【新聞看點】華為斷芯曝科技軟肋 北京把路走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16日訊】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天是9月15日,星期二。還有半個月,我們會員區要轉換到自己的平台,會員朋友請不要忘記。另外,現在視頻的流量還不正常,還是需要大家多幫忙轉發。下面進入60秒看全球。

【60秒看全球】

巴林與以色列關係正常化簽字儀式,今天在白宮南草坪舉行。川哥(川普)主持了簽字儀式,也為他的連任提升了希望。

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昨天宣布,上週四在芝加哥國際機場,截獲50萬個來自中國的假N95口罩。

英國外交部今天更新了對中國的旅遊建議,警告打算前往中國的英國公民,可能會遭到中共的任意拘留。

去年甘肅蘭州藥廠布魯氏菌洩漏,造成大量人員感染。當局當時通報感染人數為204人。但大陸財新最新報導指出,實際感染者十數倍於此。

香港近來出現很多豪宅打折出售的廣告。親共的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哀嘆:富豪對香港已經死心。

————

對許多人來說,今天是一個普通的日子。但是對華為來說,今天卻是大限之期。華盛頓已經手起刀落,切斷了它獲得芯片的商業渠道。雖然華為不一定馬上倒閉,但如果明年仍然無法拿到芯片,一樣還是會死去。

9·15對華為來說是黑暗的日子,但對中共來說,芯片還不是軟肋的全部。「厲害國」還有多項科技短板,命門都捏在美國人的手裡,我們一會重點說說中共還有哪些命門被美國掐著。但即使這樣,北京仍然假充橫愣放硬話,習近平又一次說「中方不接受人權教師爺」。

美國下殺手,華為斷炊

從2018年3月到現在,今天是美中科技戰標誌性的一天,美國在5月15日頒布的禁令正式生效了。任何企業只要使用了美國技術或設備,那麼生產出的芯片如果想出售給華為,必須先徵得美國政府同意。

華為成立三十多年,旗下的許多產品,從手機、電腦、5G基站到服務器、各種物聯網設備,都在使用著芯片。此前,台積電、英特爾、高通、聯發科、美光等等這些芯片製造企業一直向華為供貨。

但是美國的禁令頒布,這些企業都表示大限後無法供貨了。就連大陸最大的芯片製造商中芯國際也不得不表示「絕對遵守國際規章」。雖然有部分企業已經向美方提出了申請,希望繼續向華為供貨,但有業內人士認為,並不樂觀。

華為高管余承東在公開場合表示,「在芯片製造這樣的重資產領域,華為並沒有參與。9月15日後,旗艦芯片無法生產了,這是我們非常大的損失。」

到今天,可以說華為已經被徹底斷糧了!

其實今年第二季度,華為手機的出貨量首次超過了三星,占據了全球銷量第一。但是屁股還沒等坐熱,華為可能得被迫讓位了。

華為沒有B方案

其實美國禁令不只是影響華為手機這一類消費者業務。它的5G等業務也面臨著風險。BBC表示,因為華為海思設計的服務器芯片鯤鵬系列、5G基站芯片天罡系列、5G終端芯片巴龍系列,還有人工智能芯片升騰系列等,都會受到影響。

華為副總裁余承東此前稱,使用麒麟處理器的華為Mate 40系列,在芯片斷供後將無法生產,這系列手機將成為絕唱。華為也趕在制裁大限前,加緊通過台灣等代工廠商把芯片運回大陸。

昨天(14日)下午,有接觸華為高層的華為合作夥伴向大陸《證券時報》透露,「華為沒有B方案」。具體對策,可能主要還是尋求國產替代方案。而後續,華為可能被迫降維,從高端手機改為做汽車、OLED屏驅動,或者還有一些軟件和手機周邊產品等。

一位熟悉華為產業鏈的半導體專家表示,「華為現在真的『沒路』了,高端方面確實做不了了,後續只能降維做汽車或者OLED驅動等,以及發展發力筆記本電腦、平板等其它手機周邊產品。」

不過我認為,華為死去已經進入了倒計時,或許我們現在就可以提前跟華為說「bye-bye」了。

提前說「華為,bye-bye!」

其實前段時間就有消息,華為在大量採購囤積芯片了。大陸媒體曾報導,華為對供應商表示「有多少,收多少」,甚至半成品都囊括其中。華為究竟囤了多少貨,華為和芯片企業都是三緘其口。

從華為財報中也可以看出,它的囤貨量是在按年增長的。2018年華為的存貨是945億人民幣。2019年在這個基礎上又按年激增了75%,超過1600億人民幣。

根據這個情況,觀察人士認為,今年前8個半月的囤貨規模可能更大。不過外界揣測,庫存量最多可能為華為續命一年左右。

假設華為真的庫存了一年的用量,可是一年之後呢?

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9月2日表示,自主研發關鍵元件並非不可克服,本質上是「工藝問題、成本問題、時間問題」,「(我們)要與時間賽跑」。

這意思是說,華為可以自己製造,但是需要時間。

華為能跑多快呢?中國芯片產業有一個現實問題:沒什麼基礎。

大家知道,芯片產業是有瓶頸的,這個瓶頸來自摩爾定律的失效。1965年,英特爾聯合創始人戈登·摩爾(Gordon Moore)提出集成電路上可容納的元器件的數量,每隔18~24個月就會增加一倍,性能也將提升一倍。

在後來近半個世紀當中,半導體行業基本都是按照這個模式狂飆突進。每年一代的速率快速更新,後來者幾乎不可能趕上這樣的發展速度。

華為不是超人,不過是一家硬件為主的科企,它在芯片製造領域幾乎是0。如果不出現巨大的奇蹟,華為不可能追上現代的技術發展。

如果沒有奇蹟出現,華為只能是使用囤積的芯片,坐吃山空。一旦囤貨用光了,而且美國仍然沒有放生,華為自然生產不出產品。如果生產不出產品,這個企業還會存在嗎?

行業內知名的天風國際分析師郭明錤認為,「最好情境是華為市占份額降低,最壞情境是華為退出手機市場」。

打個比喻,使用庫存生產的華為,就像是彌留之際的人。當熬乾了心血,也就死去了。

至於華為降維,生產低端產品,那對華為來說,只不過是一個慢慢死去的過程。雖然說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但是它終究還是會徹底死去。

商飛C919國產?

如果說華為因為芯片問題正在慢慢死去,那麼看看中國大飛機C919所依賴的一連串的美國尖端技術,就會知道曾經被高調吹噓的「厲害了,我的國」,其實有不少技術「命門」是掐在美國手裡的。

截至目前,中國已經生產了6架C919試飛飛機。航空與防務諮詢公司蒂爾集團資料顯示,C919的開發成本估計達到了600億人民幣。

中國商用飛機公司(簡稱「中國商飛」)表示,C919都是「自行研製、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產品」。中共官媒宣稱C919國產化達到60%,力爭全部國產化。

但實際上,目前參與C919的外國供應商扮演了極為關鍵、甚至是決定性的角色。在多項重要技術上,C919嚴重依賴著國外,比如飛機動力系統、航電飛控系統、燃油系統、電源系統、起落架等等。這些關鍵領域,都是直接採用了外國成熟的產品和技術,或者是中外合資企業製造。

中國大陸的航空工業部門做了什麼呢?主要參與設計製造的是機身、機翼、尾翼和內部裝飾等等。

蒂爾集團副總裁、航空分析師理查德·阿布拉菲亞(Richard Aboulafia)的評價非常尖銳,「沒有美國技術,中國的大飛機工程將整個『脫軌』」。

阿布拉菲亞對美國之音說,「沒有西方的發動機和航空電子系統,中國根本無法做成。真正的挑戰不是造飛機,真正的挑戰是發動機和航空電子設備,這是飛機的肌肉和大腦。建造一個機尾畫著國旗的鋁管並沒有什麼意義。」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高級顧問甘思德(Scott Kennedy)表示,C919的「中國身分」只是個名號,「它只是名義上的中國飛機。所有能讓這款飛機飛起來的東西都是西方的」。

甘思德指出,人們在談論中國公司面臨的挑戰時,會說到華為等公司因為依賴重要的半導體而面臨著挑戰。而在航空領域,中國的飛機部件和組裝上(對西方)的依賴(比華為對西方的依賴)更強。

美國捏著C919多處命門

大家知道,C919使用的發動機型號是LEAP-1C。這種發動的生產廠家是美國通用電氣和法國賽峰的合資公司CFM。2015年7月,CFM就向中國商飛交付了第一台發動機。

發動機對飛機來說,就相當於是人的心臟,這是動力生命線,但是牢牢掌握在美國人的手中。

今年2月,《華爾街日報》曾披露,川哥曾考慮停止向CFM國際公司發放向中國出口LEAP-1C發動機的許可證,也考慮限制通用電氣為C919提供航空電子系統的出口。

這個消息傳出,中國航空工業發展研究中心高級工程師陸峰立刻表示,「此時停止供應發動機,無異於釜底抽薪」。

圖為中國商用飛機公司的C919飛機(ALY SONG/ Getty Images)

當然後來美國並沒有實施這個禁令,但這場虛驚讓中方始終擔心,美國如果禁止向中國提供航天發動機等關鍵技術,中方的航空業就將徹底趴窩。

除了發動機由美法合資企業提供之外,在C919的一級供應商中,至少還包括幾家美國企業。

比如:C919的核心航電系統、顯示系統、機載維護系統和航電系統,這些部分是由俄亥俄州的通用電氣航空集團民用航電系統提供的。

C919的飛機液壓系統、主飛控作動系統、燃油系統和油箱惰化系統,這些部分是俄亥俄州派克漢尼汾(Parker Hannifin)公司旗下的派克宇航提供的。

C919使用的飛行控制系統、機輪和煞車系統、輔助動力裝置和導航系統,這四個關鍵系統是北卡羅來納州的霍尼韋爾提供的。

C919的電源系統產品,研發和製作都是來自康涅狄格州的漢勝公司(Hamilton Sundstrand)。

C919的綜合監視系統、通信和導航系統和全動模擬機。是愛荷華州的羅克韋爾柯林斯與多家中國公司合資公司提供的。

C919高升力系統也有紐約州穆格(Moog)公司的參與。

2018年6月,大陸《科技日報》曾有一篇專欄文章「亟待攻克的核心技術」。其中細數了中國有35項嚴重受制於外國的「卡脖子」的技術。包括芯片領域的光刻機、射頻器件和超精密拋光工藝,飛機製造領域的航空發動機艙室、適航標準和航空鋼材,軟件領域的操作系統和工業設計軟件等。

可以想見,如果美中真的實現脫鉤,中國將會什麼樣?

甘思德認為,如果北京試圖尋求自力更生和獨立的戰略,只會減緩中國的技術進步,「如果這是他們最終走的方向,他們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

歐盟向北京攤牌

不幸的是,人們看到北京已經越走越遠了。

昨天(14日)的中歐領導人視頻峰會,雙方也暴露了明顯的分歧。歐盟理事會主席米歇爾在會後聲明中表示,歐盟與中方在一些問題上有著實實在在的分歧,歐盟不會掩蓋這些分歧。

聲明表示,貿易上歐盟需要更公平,需要「對等和公平的競爭環境」;數字化領域需要「自由、開放和安全的網絡空間」;民主和人權問題上,歐盟對香港、新疆、西藏以及被抓的加拿大和瑞典公民都嚴重關注;在國安事務上,敦促中共不要在南中國海問題上採取單邊行動,尊重國際法等等。

從米歇爾的這份聲明內容來看,最重要的人權自由等問題已經都說得很明白了。換句話說,歐盟已經向習近平攤牌了,嚴厲批評了中共對人權的侵犯。

但是德國總理默克爾表示,雙方確實沒能在人權議題上取得多少共識。她說「習近平只是重申了中方的觀點,這與歐洲的觀點當然有所不同」。

默克爾在會後表示,歐盟還會持續就人權問題與北京對話。但是外界質疑,雙方會在人權問題上有交集嗎?因為習的表態,用中國民間的通俗說法就是「橫愣不怕」。

習近平再放「教師爺」一說

其實從中共官媒的相關報導中,也能間接感覺到,歐盟明白無誤地向習提出了中國人權的嚴重問題。

新華社報導稱,習近平在視頻會議上強調了中歐要做到「四個堅持」:和平共處、開放合作、多邊主義和對話協商。

這「四個堅持」,其實是中共老掉牙的說法,沒有什麼新意。而且中共向來是說得多,做得少,口號喊得響,行動卻很遲緩。所以歐盟幾乎沒有提到這部分。

報導中表示,對於歐盟指責中國人權問題,習近平辯解稱「世界上沒有放之四海皆準的人權發展道路」。他還強硬地說,「相信歐方能夠解決好自身存在的人權問題。中方不接受人權『教師爺』,反對搞『雙重標準』」。

從新華社的報導來看,雙方的會談實際並不愉快。我想,歐盟應該對中共有一個更清醒的認識了,也會理解為什麼川哥非要採取關稅制裁,現在又在科技領域制裁中共,因為跟中共根本談不通的。

意識形態不同,價值取向不同,怎麼可能談到一起呢?如果談到一起,只有一方作出改變,要麼中共改變,要麼歐盟改變。但是中共會改變嗎?你讓蛆蟲離開腐敗的環境,它就會死去。那麼歐盟會改變嗎?當然不會,就像一個正常的人,他怎麼可能去和豬一起到豬圈生活呢?就是說,歐盟和中共根本談不到一起,那是盲人點燈——白費蠟。

其實「教師爺」這個說法,並不新鮮。早在2018年12月的時候,習近平也曾說過一句,「沒有可以對中國人民頤指氣使的教師爺」。

習第一次說的時候,更多的是在針對美國批評中共的不公平貿易政策,而這次是針對歐盟批評中國人權。

這兩次的說法,其實都是一種意思。習的意思就是說,中共的貿易政策和人權如何都是自己說了算,美國和歐盟無權干涉。我總覺得,這種說法感覺像是社會流氓打架時的語言,橫愣不怕,油鹽不進。

北京這種態度,歐盟會怎麼辦?我覺得,或許我們會看到,歐盟也將與中方漸行漸遠,甚至也要限制對中方的技術出口。甚至也像美國一樣,對中共發起制裁。

就是說,北京自己已經把路都堵死了,西方國家跟他交往非常困難。

北京把路走絕了

昨天(14日)我們說到了,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將要辭職離任,將在10月初離開北京。

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主任夏偉(Orville Schell)對美國之音表示,大使卸任,這是美國對中共的「接觸政策已死的又一個跡象」。

夏偉說,布蘭斯塔德去北京就任是帶著希望去的,甚至白宮也希望能與北京達成某種突破。布蘭斯塔德「確實是很好的人選,因為他認識習近平。但是一切都沒有成功」。夏偉指出,「這完完全全是被惡化的雙邊關係所破壞的,而且我認為他一定感到無法在那裡發揮建設性的作用」。

夏偉把美中關係惡化的責任,完全歸結於習近平的身上。他說,「得到美國8位總統全力支持的接觸政策」,曾經「或多或少使兩國關係保持穩定」,但現在「基本上被中國(中共)在南中國海、台灣海峽、香港、新疆及東中國海的非常侵略性的行動所扼殺了。這是不必要的」。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美國國務院高級官員對美國之音直言:「中國(中共)政府在很多方面把路都堵絕了」,「(布蘭斯塔德)大使待不待在那裡,基本上已經無所謂了」。

不知道大家什麼感覺,我是覺得,美國對習當局已經徹底失望了,甚至可以說已經是絕望了。因為有兩層關係,都沒有拉回來一意孤行、越滑越深的習近平。

大家知道,川哥和習近平曾有著很好的私人關係。2017年第一次川習會後,兩人就建立了很好的私人關係。很長一段時間,甚至包括後來發生了關稅戰,川哥還是把習看作自己的好朋友,甚至兄弟相稱。

但是作為好朋友、好兄弟,習卻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騙川哥。同樣是國家領導人,還有著很好的私人關係,竟公然說話不算數。這讓川哥簡直無法相信,更無法接受,怎麼可以這樣呢?

而與習關係更長久的布蘭斯塔德,離習最近,所以對習的所作所為看得也更清楚。他不僅看到了習反反覆覆的言而無信,對美國一再欺騙,而且看到了中共對中國百姓的鎮壓。

作為老朋友,布蘭斯塔德希望盡朋友的義務,規勸習改邪歸正。但是一次次努力,收穫的是一次次失望。

川哥也好,布蘭斯塔德也好,兩個人都是從失望漸漸變成了絕望。

相信大家都看到了,以後的中國,在中共的統治下會越來越孤立,越來越走向閉關鎖國。而中共也一定會在滅亡之前,對中國百姓、對國內苦難的同胞更加殘暴、更加歇斯底里。

瑞麗封城,打臉中共

今天接到一位雲南網友D先生的來信,他告訴我「雲南瑞麗封城了」。「就在給幾位『英雄』戴完dog鏈後,瑞麗封城。」

在網友發來的截圖中可以看到,瑞麗共成立22個大網格、554個小網格。「壓實網格單位責任」,形成「居民委員會——網格管理小組——戶主」條塊結合的社區管理模式。

網絡上也有了相關的消息。昨天(14日)晚上10點,瑞麗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宣布「封城一週」,如沒有特殊情況不得進出瑞麗市城區,全市城區人員居家隔離。

雲南疫情防控電視電話會議要求,雲南8個邊境州(市)、25個邊境縣(市),立即進入防疫戰時狀態;瑞麗市立即進行全員核酸檢測。

在當局的通報中看到,9月12日,偷渡入境的緬甸籍女子楊佐某被查出陽性。並且公布了這名女子的活動軌跡。

9月3日,32歲的楊佐某帶著3個孩子、2名保姆偷渡入境雲南。下午2時左右,到達楊佐某的姐姐楊貴某位於瑞麗市奧星世紀小區的家中。

9月10日,楊佐某感覺嗅覺和味覺不敏感。當天上午8點52分打車到醫院做核酸檢測。9月12日確診為陽性。

當局稱,期間楊佐某曾多次買菜,並和姐姐楊貴某等人四處走動。言外之意,楊佐某的四處走動,大量傳播了病毒。

D先生在給我的郵件中表示,「奇怪的是,每次封城都是『境外輸入』。CCP輸出那麼毒的瘟疫,現在都變成境外輸入,看來東盟不和CCP玩是明智的選擇啊。」

就在看到這些消息的同時,網友轉給我幾張圖片。第一張是一群人戴著口罩的合照。他們的背景上方,LED屏上顯示「盈江縣婦幼保健院支援瑞麗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出征儀式」。

第二張是一群身穿迷彩服的人,整齊地站在一起。上方的標語上寫著「梁河縣民兵支援瑞麗抗疫出征儀式」。

從這兩幅圖的標語看,都是準備去瑞麗支援抗疫的。就是說,這是兩群被中共當局推上生死第一線的醫護人員。我們希望他們能夠平平安安地去,平平安安地回家。

不過我這裡想問的是,既然楊佐某的活動軌跡都已經公布了,就說明當局已經掌控了她的行蹤。如果是這樣,找出與她接觸的每一個人,並不是什麼難事。

大家知道,中共有天網工程,到處都安裝了視頻監控攝像,可以說是無死角全覆蓋。既然掌握了楊佐某的行蹤,那麼根據視頻監控錄像,應該很快就能找到她活動範圍內的人。

可是為什麼盈江縣和梁河縣還要這麼興師動眾地去支援瑞麗抗疫呢?是不是疫情已經很嚴重了呢?如果是疫情很嚴重了,可能是在這麼幾天傳播的嗎?是不是之前就已經有疫情發生呢?楊佐某是不是在揹鍋呢?

如果是之前有疫情發生,那這不是在啪啪地打北京的臉嗎?中共當局在8日剛剛舉行了抗疫表彰大會,用這樣的方式表明中共抗疫已經成功了。

中共御用專家吳尊友還直接說過,「中國已經沒有病毒了」。而現在瑞麗的疫情情況,是不是在揭中共的短褲呢?

圖為2020年9月15日,中國西南雲南省瑞麗市的居民做核酸檢測。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一位網友嘲諷,「總加速師才舉行了全國抗疫表彰大會。這樣做不就等於是揭穿了皇帝的新裝。你們這些人還想不想活了?」

還有一位網友說,「剛開完表彰慶祝大會,鍾叫獸信心滿滿洋洋得意。雲南瑞麗、江蘇南京、河南等都出現病例!這次又是境外輸入揹鍋嗎?各位小心謹慎。」

今年以來,中國大陸天災人禍不斷。人們都在問,這背後預示著什麼呢?歡迎大家到會員區,了解更多內容。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並分享給您的親人和朋友。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