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讀書 江蘇多位民眾遭中共綁架判刑

李潔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16日訊】2020年9月10日晚上,在江蘇省南通市啟東市匯龍鎮多位法輪功學員閱讀《轉法輪》時,門突然被快速撬開,衝進來三十多個警察,當場綁架了5人。

2018年3月24日,81歲的葉榮貴等四位老太太和往常一樣在一起讀《轉法輪》時,被經濟開發區分局警察綁架、非法抄家,最後均遭冤判、罰款。

64歲的雲南省昆明市法輪功學員王任權於2018年3月因攜帶一本《轉法輪》乘坐高鐵遭到車站警察的綁架,後被非法判刑1年4個月。

《轉法輪》是法輪功的主要著作,教導人們按照「真、善、忍」原則做好人。1996年,該書多次登上北京市暢銷書榜單。2004年,《轉法輪》被選為澳洲最受讀者歡迎的書籍第14名,至今這本書已被翻成四十多種語言,在國際社會公開發行。

而唯有中共把此書列為禁書。人們在一起讀《轉法輪》就成了莫大的罪證而遭到迫害,中共甚至連耄耋、古稀之年的老人也不放過。有的老人因此遭非法判刑、罰款,給他們及其家人造成極大的傷害。

八人在家讀書遭綁架

2020年9月10日晚上,在江蘇省南通市啟東市匯龍鎮的法輪功學員丁永生的家裡,八位法輪功學員閱讀《轉法輪》,後來衝進來三十多個警察,當時在場的五人被綁架,其中包括丁永生夫妻。

緊接著,警察又綁架了已回家的兩名法輪功學員,第二天,又綁架了一名七十多歲的老太太。十多個小時之內,共綁架了八名法輪功學員。他們分別是:丁永生、茅愛琴、戎麗娟、戎麗琴、黃玉如、黃衛楠、陳秀芳、潘菊芳。

有七家法輪功學員被警察非法抄家,警察劫去了大量的法輪功書籍、資料、電腦、播放器等。

後來獲悉,警察在丁永生的家蹲坑已多時,去那裡讀書的人均被蹲坑的警察偷拍照片、跟蹤。

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中,黃玉如、黃衛楠被「取保候審」1年;丁永生、茅愛琴、戎麗娟、戎麗琴已被釋放回家;陳秀芳、潘菊芳被非法拘留在看守所。

四位老人遭誣判

2018年,安徽銅陵市葉榮貴(81歲)、汪香芝(70歲)、房小桃(七十多歲)和孟德秀(69歲)四位老太太,經常一起讀《轉法輪》,遭銅陵市經濟開發區分局公安警察長期跟蹤。

2018年3月24日,她們和往常一樣在一起讀《轉法輪》時,被經濟開發區分局警察綁架、非法抄家。4月28日,被獅子山檢察院非法批捕;6月20日,被經濟開發區分局取保候審。

同年7月份,四位老人被強制送到洗腦班,由銅陵市的四個專門做所謂「轉化」(逼人放棄修煉)的人對她們輪番洗腦迫害。她們堅持信仰「真、善、忍」,不被謊言蒙蔽。

11月28日,獅子山區法院對四位老人非法庭審。她們都做了自我無罪辯護,但法院依然對她們非法判刑。

葉榮貴被非法判刑4年、汪香芝3年10個月、房小桃3年、孟德秀2年,均被勒索罰款3,000至4,000元。

因攜帶法輪功書籍陷冤獄

王任權原是昆明市昆船教育培訓中心實習教師,因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曾多次遭中共迫害。

2018年3月3日,王任權從昆明要到彌勒縣參加女兒的結婚典禮,在昆明火車站候車室等待乘坐高鐵時,一自稱安檢的人員過來查看他的身分證,又檢查他的提包,發現有一本《轉法輪》,遂將他強制帶到車站值班室。

安檢人員向鐵路公安處匯報,公安處指示由昆明火車站派出所處理此事。車站派出所警察來盤問後,覺得無法處理,就將王任權交由地方轄區西山區永昌路派出所處理。

西山區永昌路派出所警察以王任權曾經被勞教和拘留過為由,在無任何法律文書的情況下,對他非法進行了抄家,搶走了朋友寄放在家中的電腦、打印機、刻錄機,從早上一直折騰到深夜,又把王任權劫持到了西山區看守所關押。

警察將構陷王任權的所謂案件報送到昆明檢察院後,最後又輾轉送到西山區檢察院,西山區檢察院曾經以案情不清三次退偵,要求派出所重新補充材料。

直到王任權被非法關押一年多後,西山區法院於2019年5月21日下午對他進行非法庭審。他被枉判1年4個月,罰款2,000元。

「憲法賦予公民的基本權利」

在西山區法院對王任權的非法庭審中,公訴人指控王任權製作法輪功宣傳品、刻錄光碟。辯護律師指出,王任權持有法輪功書籍、家中收藏法輪功資料屬合法行為。

王任權在自辯中也說:「法輪功學員持有法輪功書籍很正常,是憲法賦予公民的基本權利。」

中國新聞出版署已於2001年3月1日發表了第50號文件,其中第99條和第100條,廢除了江澤民1999年「7·20」打壓法輪功時發布的「禁止法輪功書籍出版」的命令,因而法輪功學員擁有法輪功書籍完全合法。

此外,中共《憲法》第36條: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國家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不得強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視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

「人類的希望」

大陸維權律師謝燕益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他本人非常欽佩法輪功群體。很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遭受冤獄,他作為維權律師,代理了很多法輪功的案件,為他們辯護。

「我認為我非常有幸能夠給法輪功學員去辯護,在這個過程當中,我自己的生命也得到了淨化和提升。」

「我覺得他們始終是堅持堅守站在善的立場上,而且堅信善的力量,善的力量必然能夠戰勝邪惡的力量,相信正義必勝。」

「我接觸的每一個法輪功學員,可以講都是真的是非常的誠實、正直、善良,並且有擔當、堅忍,非常了不起的。我覺得他們是民族的脊梁、人類的希望,是中華兒女的驕傲。」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