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重判任志強 習權力更不穩/蓬佩奧誓言反擊中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24日訊】蓬佩奧威州演講,點名3中領館,誓言全面反擊中共滲透!紐約藏裔警員充當中共線人被起訴,為何事關重大?重判任志強,習近平權力更不穩 | 橫河 陳破空 |熱點互動

任志強被重判18年,輿論譁然。任志強在3月曾寫文章,不點名嚴厲批評習近平;7月被抓;週二(9/22)則以經濟罪名被判。然而外界均認為此案是「政治迫害」。

任志強身兼紅二代,富商及公知等多重身分,其與王岐山的關係也一直受到矚目。對他的判決是否將引發中共政壇更多的驚濤駭浪?

嘉賓:橫河  陳破空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熱點互動 點擊訂閱: http://bit.ly/2ONUBfx

(責任編輯:李敏)

【熱點互動】蓬佩奧威州演講,點名3中領館,誓言全面反擊中共滲透!紐約藏裔警員充當中共線人被起訴,為何事關重大?重判任志強,習近平權力更不穩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9月23號星期三。就在今天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威斯康辛州的議院發表了一個重要的演講,全面揭示了中共對美國的滲透,並誓言反擊。同時他在演講中也提到了前兩天,紐約警局的藏裔警察,因為充當中共線人,而被起訴一事。那麼節目後半段我們討論一下任志強被重判,引發的震盪。今天還是兩位嘉賓,一位是在現場的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先生,橫河先生您好。

橫河: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那麼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跟我們連線的政論家陳破空先生,破空先生您好。

陳破空:主持人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好的,謝謝。觀眾朋友也歡迎您節目中間發手機簡訊,或者在我們視頻下方留言。那橫河先生我們先來談一談今天蓬佩奧的這個演講,我覺得這個蓬佩奧的演講,今天雖然說不長,但是真的是滿重要。而且是相當全面和深入的,把中共在美國的這樣一個滲透,非常詳盡的揭示了一下,並且提到不少具體案例,特別還點名了三個中領館等等。所以先請您談一下您怎麼看蓬佩奧今天的演講,就是他的一些比較重要的方面跟我們談一下,另外您覺得他釋放了什麼樣的訊息?

橫河:重要的方面一個看他演講的地點,他自己開宗明義就說了,當他要到威斯康辛州去的時候,他在威斯康辛州的參議院進行演講的。有人就說他你去幹什麼呢?那又不是外國。

主持人:對,不是個國家。

橫河:因為他是國務卿,國務卿實際上就是外交部,只是說美國因為是世界大國,所以他的國務卿是排所有部的第一位。那麼這就很說明問題,美國在很長時間我們都說對中共全面反擊,這個全面反擊指的是各個方面,就是所有的領域都在全面反擊。但這一次是不同的,這一次是帶來一個新的信息,這也是個全面的意思,但這個全面是什麼呢?是除了聯邦政府這一級以外,州市各級政府都要承擔起對中共反擊的責任。

主持人:對,就是美國國內自上而下。

橫河:對,這就是一個叫做立體型的反擊了,就不一樣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開闢一個全面反擊的領域,這是一個。另外一個他舉了很多例子,你剛才講三個領館,實際上這代表了中共對美國地方政權的滲透的幾個典型案例。你看第一個講的就是威斯康辛州的州參議院議長,就是今天他演講的主持人。他就講到當時,這個我們以前討論過,就是說中共為了在疫情當中要給他自己樹一個自己的新形象,就要求州參議院議長去給他通過一個決議案。

主持人:這是芝加哥中領館做的事。

橫河:對,叫表彰中共在疫情當中所起的正面作用,當然被拒絕了啦,後來他起草了另外一個議案,就是譴責中共隱瞞疫情。

主持人:對。

橫河:那這是一個,就是說明什麼呢?就是它要控制州議會的這種決議案,要對它有利。另外一個舉的例子就是舊金山的領館,舊金山當時在2017年的時候,舊金山的議會要通過一個決議案,是支持法輪功反迫害。結果舊金山總領館就去聯繫上了議會,就說這會影響到中國和加州的關係。你看這就不對等的,一個是國家中央政權,一個是加州。

主持人:對。

橫河:你怎麼能去威脅一個州政府跟中國的關係呢,你要就威脅美國政府。結果後來加州就屈服了,加州的議會就屈服了,就沒有提出那個決議案了,這是第二個案子。第三個案子是在市一級水平的,那就是紐約的這個警局的警察,他被起訴就是說做中共的線人。那麼也就是說中共的黑手不僅是在聯邦一級,在州一級,甚至到了市一級。

主持人:對,這個案子他是聽命於紐約領館的,所以相當於把紐約領館也說了一遍。

橫河:所以他舉了這三個例子。那麼這個其實就是給出了一個非常強的信號,就是對怎麼樣保護美國人民的利益、美國人民的權利,是要大家努力的。他特別提到了,在你們威斯康辛州,你們怎麼保證中國的異議人士,臺灣、香港的學生在你們的大學裡面,不受這種親共社團的威脅和騷擾,你們要保證這一點。所以說將來我們可以看到這個會滲入到每個角落,在美國的每個角落來抵制和清除中共的影響。

主持人:另外他還提了一個,我覺得還滿重要的。他提到中共的統戰部門,就是United front。然後他專門說現在國務院在調查兩個在美國的中共統戰機構,統促會和一個什麼美中友好協會,這兩個是什麼樣的機構?

橫河:先講一下統促會,統促會就是和平統一促進會,這是中共最高級別的統戰機構,它的級別高到什麼程度,統戰機構大家知道是個統戰部在管,但是它實際上在行政等級上,有一個比統戰部更高的就是政協。政協是常委管,他每個常委分擔一個工作,那麼分管政協的這個常委就管統戰工作,所以統戰部在黨內就歸這個政治局常委管。那麼這個統促會的級別有多高呢?統促會是這個政治局常委擔任會長。

主持人:哇,夠高的。

橫河:對,它是延伸到世界各地,在各地它都在當地註冊,但是都聽命於北京,這個是統促會。那麼統促會當然毫無疑問的,就是所有的統戰組織當中它級別最高,明確的就是中共的統戰組織。

主持人:它在美國的存在是在社區存在,還是在學校存在?

橫河:是在美國的各個城市和州都存在,你比如說美國最大的統戰組織就是統促會,中心是在華盛頓DC,在紐約就有三個和平統一促進會。和平統一促進會95%以上的是用同樣的名字,和平統一促進會,但是在有些很老牌的組織原來就存在了,它兼有這個功能的,那麼還保留原來的名字。你像美國美東僑團一個聯合會,它就是屬於這種類型的,它也是統促會的。那麼還有一個就是美中友好協會。

美中友好協會是一個類似於文化交流的協會,它大概是應該隸屬於僑辦,就是直接它沒有關係,但是你可以從它組織的活動,它組織過一次大的活動,據說奧巴馬和中共中央統戰部和僑辦都發了賀電來,就組織過那麼一次活動。那麼既然是僑辦發賀電的話,就是說在統戰系統當中,它應該歸它管。還有一個證明是它有一個名譽顧問,這個名譽顧問是原來的中新社副社長。

主持人:中新社?

橫河:對,中新社就是僑辦系統的,也就是統戰系統的,所以它應該是屬於這個系統的。

主持人:它也是在全美各個城市或者各個州都有?

橫河:它的規模倒沒有這麼大,它主要是在紐約地區。另外一個組織規模大多了,就是叫美中人民友好協會,這個是70年代的時候陳香梅她們搞起來的。那個是美國註冊的,基本上是美國公民,那時候是美國公民搞的。它倒不是,我認為不是。

主持人:那是兩回事。

橫河:是兩回事,美中友好協會應該,如果它這次講的統戰沒有講錯的話,這個美中友好協會就應該是統戰系統的。

主持人:好的。破空先生也請您談一談,您聽了蓬佩奧的演講,您有什麼樣的解讀?您覺得他發出什麼樣的訊息呢?

陳破空:這個在美國歷史上第一次,作為主管外交事務的國務卿,到了一個州議會去發表演講。那麼目的顯然是防範外來威脅,就是所謂外國勢力入侵或者威脅。那麼他提到這些例子,可以說都只是一個開端。因為這些他提到的例子,在過去40多年中共是得心應手,越來越猖獗。比如說通過芝加哥總領事的老婆,一個姓吳的,居然寫信給威斯康辛州的參議院議長,要求他們按照中國的版本,文字都擬好了,通過一個決議。

說中共抗疫成功,還說美國對它們批評是好像一種歧視啊什麼東西。所以當時的議長羅斯覺得是不是搞錯了,以為有人在惡搞開玩笑。但後來發現真的是中領館的官員給他寫這封信,而且還來跟蹤,還附了一個修改版,所以他真的憤怒了,他說他是要提出議案,這個議案就是譴責中共,所以可以看到中共大膽到什麼程度。另外在蓬佩奧這個講話裡面提到了很多史無前例的事情,你比如說他這裡面提到法輪功。

那麼以前的美國政府官員很少提到法輪功,因為中共是在這方面施加壓力最大的一個方面。那麼他提到像在舊金山就因為,這個議會本來要通過一個法輪功相關的決議,由於中領館施壓,竟然議會就撤下來了。這個在全世界範圍都可以說存在,其他國家更為嚴重,就說明法輪功問題對中共是最敏感,所以提到這個問題就在背後使最大力氣去推動,那麼現在蓬佩奧把這個問題挑明了,不僅是為法輪功在聲張正義,而且把中共最大施加壓力的部分給指出來,這在美國政府尤其是在國務卿層面非常罕見。

他另外講到這個紐約這個案子,就是這個藏裔警察本來是從中國出來的,他居然成了中共的間諜,這個藏人叫昂旺是雙重的奸細,如果說他是華裔,他就是漢奸、華奸,針對中國人民;如果說他是藏族人,他是藏奸,是危害西藏人民。不過這個例子為什麼蓬佩奧會提到,因為這種事情由來已久,流亡藏人明明知道中共滲透擺著那裡,甚至滲透到了美國機構,就是說不出話來,有的東西又拿不到實質的證據,因為流亡藏人本身不是偵查機構,他可以上報,他可以去報告向FBI,但是往往得不到回應,以前。

同樣道理民運人士也好,法輪功人士也好,特別是海外民運,明知道這裡面有特務、有線人,有人在裡面起壞作用,但是你就是抓不到他的具體的把柄和證據,你就算是向FBI報告,最後也是不了了之,眼睜睜看著中共的第五縱隊,中共這些特務奸細就在海外民運人士、在流亡藏人中,甚至可能在法輪功還有宗教人士中,就是活動,但是拿他沒辦法。但是現在看來,這一屆美國政府真的不同,這屆美國政府是相當認真、相當的專業,真是進入了戰鬥狀態,就說要把這些東西清出來。

所以今天蓬佩奧提到兩個組織,一個所謂中美友好協會,一個所謂統促會,這只是一個開始,因為中共在這些組織背後還有很多,比如說,各地的同鄉會是中共領事館、大使館的背後,還有大學裡學生學者聯誼會也是中共領事館、大使館的背後。我相信只要把統促會,所謂友好協會這個刀子一開,那麼絕對前後組織都會受到清理,甚至現在搞的所謂美國微信用戶聯合委員會去控告美國政府,要法官阻止這個微信禁令,這背後都是強大的親共力量,背後都應該是中共在背後。

所以美國當真了。而且蓬佩奧提到一個事情很重要,就是習近平和共產黨以為美國是一個民主國家、聯邦制,州有自治權就有漏洞可鑽,所以習近平前一段時間親自指示,要在美國的各個州、各個地方和企業展開全方位合作,全方位、多方位、多層次的,意思說避開聯邦政府,所以這就是王滬寧等人宣傳的四個自信。就認為在統治層面中共有它的自信,它從頭到腳都是一個體系,一聲令下中國中央省市縣村鄉,甚至街道都是一體的,來嚴防美國或者反對所謂亡我之心不死。但是美國這邊它認為有漏洞,它認為美國是聯邦政府各州有自治權,法律也不相同,中共就認為這是一個漏洞。

所以這次川普政府,國務卿蓬佩奧的出動也在美國歷史上兩百多年史無前例的,就是說主管外交事務的國務卿到了地方政府去打招呼,那就是說現在美國要全方位的防範,從聯邦到州到市到縣,甚至到下面全方位的紮緊泥巴,嚴防中共的入侵。這一切都是一個開始,也可以看出過去40多年,中共的上下其手給美國造成了多大的漏洞。

蓬佩奧說了一句關鍵的話,大家要記住,他說。這個還不是冷戰,他不用冷戰也不用新冷戰,因為他以前講過跟蘇聯不一樣,他說美國跟蘇聯兩邊是隔開的,隔洋相對在地球的東西方。現在非常複雜,中共在過去40年,全方位滲透到了美國社會,通過什麼留學,通過什麼外交、新聞,甚至移民,像藏人就是移民、政治庇護,全方位滲透美國的各個方位,你在學術機構找的到這些人,你在新聞界在外交界在僑界,到處都找到這些人,也就是中共這個滲透無所不在,過去40多年可以說美國犯了重大的歷史錯誤,那麼現在可以說是亡羊補牢為時不晚,就從川普政府就從國務卿蓬佩奧開始。

主持人:是,我覺得您講的非常準確,像蓬佩奧在講話中提到,他說習近平總書記提到這個合作這個詞,他說我提醒大家這裡的合作其實就是中共把它的獨裁模式輸出給西方而不是真正的合作。所以這個基本上,他等於是要提醒所有各層面的政府官員。

橫河先生就是剛才陳破空先生提到的,我也想問您一下,他專門提到了紐約警局這個案子,其實我覺得在蓬佩奧他作為國務卿這樣一個演講中,把這個案子單獨提出來,所以這個案子應該有它自己特別獨特,或者重要的意義,這方面您覺得有什麼樣的,就是它有什麼不同尋常之處,會讓蓬佩奧在演講中把它提出來呢?

橫河:實際上就跟指控他的罪行有關係。第一個罪行講的就是做中共代理人,沒有向司法部註冊。那麼這個中共代理人他舉了三個比較典型的例子,在這個起訴書裡面有三個方面比較大的,一個就是替中共去刺探藏人社區的情報,就是說瞭解藏人的活動,他自己是藏裔嘛,所以他很容易就打到藏人社區裡面,他本來就是藏人社區的一部分,那就很明顯了,因為這個情報他是提供給領事館的,那傷害是誰呢?是傷害被中共認為是對手的或者是敵對分子的這些人的情報,他幫它收集了這是一個。

那麼第二個是把紐約警局內部甚至高層官員的情況透漏給領事館,這樣領事館就可以對他們進行統戰工作,譬如說邀請他們參加一些酒會,這種情報也是屬於提供情報這一類的。所以我不知道華人社區現在居然還有人在替他說話,怎麼替他說話?這些是不能做的,作為一個警官在入籍的時候和加入警局的時候都有誓詞的。你是為憲法,你保衛憲法,保衛這個國家,你不能夠給外國勢力去提供這些情報的。第三個就是他在警局裡他是一個中文社區聯絡官,那個這裡就舉到在24節或25節提到了一個新唐人採訪的問題。

當時新唐人記者去找到紐約警局,還不是找到他,找到警局說我們想採訪一下你們的中文聯絡官,然後警局就找到他,然後他就說他要去問一下,他跟記者說我要去問一下,結果這個記者以為他去問紐約警局,結果他是去請示中領館,能不能接受採訪?這就是完全就是代理人了,因為你這是紐約警局交給你的任務,你怎麼也不能夠去告訴中領館,更不要說是請示中領館了。而且這個法庭文件還專門強調說明了,法庭經過調查核實這個採訪最後沒有成功。這就是一個罪狀就是說,不是說他不接受採訪是個罪狀,而是說他是根據中領館的意圖不接受採訪的。

主持人:根據中領館的指示。

橫河:對,根據中領館的指示。這就是他第一個罪行,作為外國人代理人的最主要的三個方面,當然裡面還有很多具體例子,這是一個,我覺得這是最重要的。當然還有虛假陳述,虛假陳述指的是他無論是在警局…他不是原來是在軍隊的嗎?又是後備役的,在安全審查的過程當中,他隱瞞了他和中共的關係。他特別容易隱瞞,因為他是一個藏裔,而且又是聲稱是被迫害,所以申請到政治避難,然後成為公民的,所以在政治審查方面一定是他最容易通過的。

別人還難通過,漢人可能難通過一些,他特別容易通過,他就利用這個做虛假陳述,當然還有電匯欺詐,那不重要的。我覺得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像這一類的人非常多在美國,美國華人社區當中向領館匯報的東西,在他這個水平的,每個領事館、線人至少成百計,包括你看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向領館匯報學生當中的思想情況,和學生參加民主活動的這個情況,肯定是比他要頻繁的多。

主持人:對,在某種程度上你也就是代理人了。

橫河:就是代理人,只不過是說這個人因為他是屬於紐約警局的,又是預備役,所以從美國安全考慮,而且從拿證據考慮更容易一些,因為你有虛假陳述,而一般的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或者是親共社團,它不存在安全檢查過程當中虛假陳述的問題,所以這是一個明確的證據。這個事情我覺得值得關注是什麼呢?就是他從2014年就開始給領館的官員打電話,被監控的有100多個電話。

主持人:但是那個監控紀錄好像是從2018年開始的是不是?

橫河:監控紀錄他說2017年到2019年之間,是有監控紀錄的。這就有一個問題了,是領館的電話被監控的呢?還是他的電話被監控?我個人覺得領館電話被監控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因為作為外交使團,他本來就是反間諜機構的一個觀察重點。不管怎麼樣,華人社區當中一些親共的份子,他們把華人社區的情報或者是美國的情報提交給領事館的時候,很可能也記錄下來了,只是說美國聯邦政府現在沒有打算動到他們,但是一旦有勢頭這些都是罪狀。

你去看他公布出來的對話,連幾個right對對對,一個不差的都寫在上面,那個非常細節,完全是原本的,比如說他談到新唐人,其中講他們這些人都在名單上,他講的是新唐人都在名單上,當中有一個括號,這一句聽不清,就這幾個字沒聽清,完全是錄音下來的。也就是說真的是你想不讓人知道的話,你就不能做這些事情,你要做,一定會留下蛛絲馬跡,一定會留下證據,只是說什麼時候來找你麻煩的時候,那時候就已經晚了。

主持人:在你不知道的中間,你的很多東西已經可能被人錄音錄像了,所以現在還沒找你麻煩,但是你不要以為大家都不知道。

橫河:不要以為美國政府不知道,美國政府只是沒有動到這一步而已。

主持人:是,而且我覺得蓬佩奧提到這個案件,可能也是因為對於美國政府來說,這是個相當引起警覺性的案件,因為中共的滲透已經滲透到了紐約警局,這相當於它執法部門的核心執法部門,對於國家安全,這些部門應該來保護國家安全的,可是你保護國家安全的部門中,都已經被中共滲透了,所以這個應該是相當讓美國的安全部門有提高警惕性的,我想這也是一個原因。

破空先生,也問您一下,因為這裡提到這個案件中,他去向中領館的官員去匯報,去尋求指示,而且他把中領館官員稱為老闆。實際上我們看到,中領館在這其中扮演相當關鍵的角色,這至少讓我想起前一陣美國關閉休斯頓領館,好像真的是有非常正當的原因,因為從這種角度來看,中領館基本上就成了一個協調指揮,一個當地的諜報網、間諜網的中樞。現在蓬佩奧提到了舊金山、紐約領館、芝加哥領館,是不是這些領館也面臨著很大的被關門的風險?或者至少說他們已經在美國政府的監控之下了?

陳破空:根據蓬佩奧的說法,這就是一個暗示,如果下一步要關更多的領館的話,首當其衝的就是三家中領館,紐約、芝加哥和舊金山。因為舊金山的中領館不僅是負責一般中共的統戰,和這些指揮工作、間諜工作,更重要的是那裏靠近硅谷,靠近美國的科技城,高科技城,中領館在那裏指揮對高科技城的滲透可以說對美國的危害極大,上一回就差點關,中共把它的特務唐娟推了出去,才避過一劫。

紐約更不用說了,所有中領館最大的中領館,統促的範圍非常大,裡面既有間諜機構、統戰機構,恐怕還有很多跟對外偵查相關的,特務活動相關的一些龐大的機構,芝加哥也是如此。芝加哥的總領事他託他的夫人,已經犯了干涉他國內政,已經是伸出手了,伸出了鹹豬手,可能幹了跟外交人員不符,身分不符的事情。按道理芝加哥的總領事和他的老婆是要被驅逐的,完全可以被驅逐。

藏裔這個事情嚴重性質在哪呢?如果在香港或中國有民主運動,香港有反抗運動,中共動不動就栽贓香港人後面,或者中國的抗爭者後面有外國勢力,所謂外國勢力無外乎就是人權溝通了一下,在人權方面互相支持,人權是跨國界的,人權是高於主權的,然後就是有外國勢力。但是這個在紐約這個警察是什麼?不管他是不是美國公民,還是永久居民,他是美國政府的一員,是警察局的幹員,居然聽命外國政府的指揮,這個問題相當嚴重,這就完全應驗了中共所說的話,外國勢力背後的黑手是外國勢力,是外國政府在指控。

中共指控別的國家,指控美國,完全就是指控它自己,這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你想一個紐約警局的幹員,甚至是一個號稱華人聯絡官,是一個有官員級別,還在美國軍隊服役的人,聽命於外國政府,這對美國多大的危害,這外國政府還不是一般,菲律賓政府、越南政府,而是中共政府,美國的頭號敵人,那就是明擺著是對美國構成巨大危害。

而這裡面可以看出來,偷電話紀錄,雙方都有主動的一面,中領館是無所不在,無所不滲透,到處去利誘、拉攏、腐蝕,但是這個人,這個藏奸也好,漢奸也好,叫中奸也好,這個人也很主動的態度,還主動去請示,把中共稱為老闆,也就是說這個人到美國徹頭徹尾的在欺騙美國,所以可以說敲下了一個警鐘,對在美國的中國人。你要麼就不要來,你要衷於共產黨那一套,你要吃共產黨那一套,吃共產黨的飯,你回到中國去,回到西藏去,你該幹什麼幹什麼去,一邊歇著去。

你要到美國來,你如果入籍的話,如果你是永久居民的話,那就在美國這個土地上工作和生活,居然在坑害美國,其實這樣的中國人很多,面積很大,量很大,對美國來說僅僅是一個開始,就把這個人作為一個開始。所以現在可以說是敲下了一個警鐘,不僅是奸細敲下警鐘,對中國人社區、華人社區巨大的鼓舞,大家都可以去舉報,這些有特務嫌疑的、間諜嫌疑的這些中共的代理人也好,間諜也好,都可以去舉報。以前舉報可能沒用,大家眼睜睜的看著沒辦法,現在舉報就可能有用,美國可以進行仔細的偵查,像FBI已經說了,如果你們發現了異常情況,請跟FBI聯繫,聯邦調查局聯繫。

主持人:是,我覺得蓬佩奧今天的講話,可以說是發出一個全面反擊的信號,因為他專門提到,他說我們已經在做了一些事,比如他提到前一陣子把一千名左右的留學生的簽證取消,因為他們跟軍方有關,他還專門提到國務院已經在開始審查這些統戰機構,在美國的這種行為。所以接下來在您看來是不是全面的,在各個階層,各州市縣還有在各個領域,美國政府層面的反擊是不是力度越來越大?

陳破空:我們看到兩個數據就知道,現在美國政府所採取的動作有多大。去年七月份,美國批准了中國學生簽證是4萬多個,一個月4萬多個,今年七月只有一百多個,大概是一百四十多個,一下子下降了多少?下降了如果是10倍,是四千多,一百個是400多,比一百倍還要多,四百多倍一下子下降了。這就證明美國的確提高了警惕,開始亡羊補牢為時未晚。

就在留學這個領域,他三步,第一步是限制軍方的人過來,留學生也好、研究生,第二步限制理工科STEM這個領域的人過來,再接下來可能對文科領域都限制。這是中共自找的,中共自己要搞閉關鎖國,自己要搞內循環,美國非常配合你。就像中共砸爛了香港,砸爛的一國兩制一樣,那美國非常配合你,你搞你的一國一制。

所以從留學領域,美國強化就可以看出來,而且我們看到以前親共中國留學生多麼的猖獗,不僅是在校園裡大搞五星紅旗,一遇到西藏、新疆、台灣、香港的事情,舉五星紅旗,招搖撞騙,沒有人拿他們有辦法。另外他們還舉報教授、舉報老師,來威脅美國的學術自由,還有它們的孔子學院上下其手,搞種族歧視、搞間諜活動、干涉學術自由、新聞自由,甚至還妨礙達賴喇嘛到大學去演講。

而且我們看到以前一個個案多麼猖獗,2008年有個學生叫王千源,是在杜克大學,出來希望協調漢藏兩族不要衝突,就被這些中國人罵成漢奸,老家青島被人攻擊,潑水、潑糞。前兩年,一個留學生在馬里蘭州大學叫楊舒平,發表畢業演講,空氣清新來比喻言論自由,和自己的言論上和思想上的清新,又遭到親共中國留學生的攻擊,群體攻擊,家裡也遭到攻擊,還要被迫讓他來認錯點頭。

所以共產黨通過這些留學生,這些所謂的親共華僑,把共產黨的腐敗專制推到了美國,推到了世界的民主堡壘,就眼睜睜演給你看,過去美國沒有採取行動,沒有辦法,但是現在我們看到,同鄉會低調了,學生學者聯誼會低調了,這些小粉紅低調了,舉五星紅旗的低調了,當然他們是暫時避風頭,並不是意味著時機到了,他們又不會在瘋狂的活動,在這個時候,就像美國所預告的一樣,把這些共產黨也好,這些親共份子也好,要麼是驅逐,要麼拒絕他們來。總之,要把他們清除這個民主自由的陣地,除非他們認同這片自由的土地,反共一擊,倒戈一擊對中共。但這一次行動也可能能夠促成一些人倒戈、反思,讓中共自己的人能夠反正、棄暗投明,這個對他們來說也是一個出路。

方菲:非常感謝,我們這個題材就先討論到這裡。還有一點時間,我想跟2位談一談任志強被重判這樣一件事情。橫河先生,我們看到任志強他是3月份寫的這篇文章,然後7月份被抓。當時他被抓的時候,很多人就感到很吃驚,結果現在是9月中。大概是兩個月的時間,他就已經被判了,這個速度是非常快的,而且判了十八年。以前可能不少人會覺得那就判個幾年,或者是怎麼樣象徵一下,沒想到判十八年讓很多人非常吃驚,您覺得為什麼重判任志強?

橫河:毫無疑問這是政治原因,這跟他的經濟活動沒有任何關係。因為經濟活動,他在離開的時候是審計過的,他在離開公司的時候是全部是審計過的。

方菲:沒有人認為是經濟問題。

橫河: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情,所以現在沒有認為這是經濟問題,是很自然的。另外中共內部是有一個政策,政治問題用經濟來解決,所以用經濟的形式來判,這是有一個規定,我還能查到那個文件。

方菲:但是為什麼這麼重?

橫河:對,這麼重。其實它就是要給出一個非常明確的信息,就是你不能反習。這個信息怎麼送出來的?就是你這個經濟,它實際上沒有往狠的說。

方菲:對,聽說百萬。

橫河:很多貪的比他多,就算這個數字是真的話,那比他多幾倍、幾十倍的人也只判十幾年或者甚至不到十年。它判這麼重的意思就說得很清楚,告訴你這就是個假的罪名。因為要是真的罪名的話,它就不能判這麼重,所以這是給出非常明確的信息。為什麼會給出這麼一個信息來對任志強要判的這麼重呢?實際上這個是習近平本人覺得地位不牢固的一個最明顯得徵象。他現在對黨內的一些作法或者對任志強的作法,有一點像延安整風。

延安整風是毛澤東剛剛掌權,所以他要清洗掉一些以前別的派系的。因為毛澤東是本土派,還有留蘇派、留法派、留德派都很多,勢力都很強大,他要把那些清掉。但是毛澤東當時佔了一個絕對的優勢,就是確實它把紅軍保留下來了。別人都不能把它保留下來,最後他保留下來了。所以已經歷史證明當時在中共的革命當中,他是走的對的一步,這樣的話他就有理由把別人都清掉。而習不一樣的是,習得到政權實際上是所有的人都認為是個偶然的,當然這是共產黨把他推舉上去,就是黨需要這一步。但是很多人都會認為…

方菲:他沒有資本。

橫河:他並不比其他任何人多、資歷更豐富,或者更有資本坐這個位置,這是個妥協的結果。這樣的話他的資本就比毛澤東當時就要差一些,就沒有那麼足。毛澤東當時其實有很多人支持他,包括康生、劉少奇還有林彪,就是中央紅軍過去的那一線全都支持他的。而四方面軍不支持他的,被到新疆跑了一圈就打玩了,就沒有人了,所以他已經有了相當的基礎。

而習他其實是沒有自己的基礎的,他除了後來所說的資鄉新軍都是沒資歷的,相比起來各個派系其實都不服氣。這時候如果說他有自己有足夠的信心的話,他完全可以不要整他,這恰恰是對自己沒有信心,因為畢竟任志強是屬於紅二代,他太子黨系列當中的一個代表人物,至少在現在是代表人物。當然他的目的很可能是打擊了他以後,讓同樣這一批人都沒有聲音。但是同樣存在的是打擊他以後,可能同樣這一大批人認為和平道路已經走不通了。

方菲:就是誰都自身難保。

橫河:誰都保不住了,在這種情況下很可能會激起更大的反對力量。而這些人是有資源的,相比較底層的訪民、維權律師,這些人的資源要強大的多。

方菲:所以您覺得狠打任志強,並不是因為任志強對他構成什麼威脅,而是就是要在黨內立威?

橫河:不構成威脅。因為實際上任志強是在局外人,雖然他自己也是個紅二代,但是實際上他是在權力中心之外。他已經退休了,他沒有什麼權力,真正對他形成挑戰的,應該是權力中心的人物。因為共產黨有「人走茶涼」,雖然說保留一定位置、保留一定生活待遇,但是實際上他是不能調動,他有指揮系統的不能調動任何東西。所以真正的威脅應該還在黨內,而且在黨內高層。

方菲:但是有人說他打任志強,是因為他認為任志強代表了反習勢力,也就是說他後面可能有反對他的勢力。

橫河:對,這就是我講的,他打的方式不會消除掉那種勢力,相反的很可能使那種勢力更集中、團結起來,或者是更心懷不滿,這可能性很大。就達不到真的叫人家銷聲的目的,因為他實際上是達不到毛澤東當時的那個地位。

方菲:就有可能反而使他權力更不穩。

橫河:對,當然權力不穩在中國現在是大家都不行。就是經過這麼多年大家都不行,也不見得會有真正挑戰他的力量。但是對於中共整個統治核心來說,實際上是分崩離析的一個象徵。

方菲:破空先生您怎麼看重判任志強這樣一件事情?以及它可能帶來的後果?

破空:重判任志強可以說是習近平、王滬寧當局是一箭三雕。他有個話叫做殺雞儆猴,第一個他要儆的是恐嚇太子黨、紅二代。因為任志強是太子黨、紅二代代表人物,而太子黨、紅二代的主流派是反習的,他們是反對極左路線的。很多人是被習近平排斥,這個杯酒釋兵權靠邊站,非常不滿。第二個就是警告反習勢力,殺雞給猴看是震懾反習勢力。因為反習勢力不僅有紅二代、太子黨,還有團派的主流派,還有政治老人的主流派,包括胡錦濤、溫家寶、朱鎔基、李瑞環這些。

再一個他要震懾的是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因為都知道任志強是王岐山亦師亦友,而且在今年以來都知道,王岐山跟習近平基本上分道揚鑣。包括他的人馬都被整肅,包括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現在有個傳聞說是王滬寧要重判任志強。因為王滬寧實際上是權力最大的書記常務書記、政治局常委。管意識形態還管政法委,還甚至涉及經濟領域,管的範圍非常大,甚至跟國務院李克強爭權、奪利。那麼他成立了專案組,他拍板是定性為反黨,那麼這個反黨就跟文革中定性一樣。

毛澤東說文革前十七年是資產階級路線佔了上風,而中央是有兩個司令部。資產階級司令部、無產階級司令部,發動了文革。王滬寧這個口氣就是文革口氣,也在講資產階級,講無產階級。而且說任志強是紅色資本家,是資產階級的代言人,所以就定性為反黨之後,就上升到非常高的高度。所以習近平用王滬寧當打手來打任志強,習近平也就假裝表示說是黨性強烈的表現,從黨的角度。

但是這一次中共所發出的新聞稿,和法院發出的文告自相矛盾。他們說任志強這也認了、那也服了、那個又是什麼法院判決承認了,然後又說不上訴了。如果真的是這樣,根據中共的用詞,接下來就一句話,就是從輕發落、從輕審判。但是它接下來一句話是數罪併發,判處十八年。這就說明前後矛盾,這是中共完全造謠,因為法院是它開的,媒體也是它的,反正由它來報導。這個媒體姓黨、法院姓黨,現在都姓習。

審判是閉門的,座位佔滿,家屬只有1、2個。傳聞要麼任志強要自辯不要律師,自辯,自辯清白。第二個任志強要麼根本就是沉默,根本就不表示。先說人家什麼都認了,然後又沒有輕判,這種自相矛盾就戳穿了中共謊言,完全是對任志強的汙名化。也就是說習近平當局散發的信息是,在中國沒有一人是男兒。即便是任志強,是大家嚮往的、尊重的真正的男兒,它要把他污名化。說他最後認輸了、認敗了不上訴了,好像是認罪伏法了。這個完全是謊言、謠言,這就證明了他藉打任志強要繼續把中華民族打倒、打垮中華民族的脊梁。真正實現習近平那個話:沒有一人是男兒。

方菲:對,您剛才說他是想達到殺雞儆猴的目的。我看到在海外的紅二代蔡霞女士,她說她認為習近平這種作法,會喪盡人心,中共黨內將進一步分崩離析。所以您覺得是不是也有可能引發反效果?反而引發這種魚死網破的對立呢?

破空:對,肯定的。因為你想想任志強這麼大年齡了,七十歲了,然後你給判個十八年,就教人永世不得翻身。然後還不知道是怎麼折騰了人家,比如說有沒有用酷刑?甚至把人家的兒子也抓了。這個手段之慘烈,是極端和用刑之重,這個跟文革中的個人報復一樣。當時江青原來沒有參政,後來突然參政,當了中央文革小組的副組長掌握實權。結果江青就把三十年跟她共事過的人,全部拿來報復。什麼演員趙丹、上海各種各樣的演員,什麼上官雲珠都拿來報復,往死裡整。

現在的習近平、王滬寧就是跟文革四人幫那個做法一樣,就是報私仇。就因為任志強說了那句話,中共媒體雖然不報,說剝光了衣服都要當小丑的皇帝,說讓王倫式的人物、武大郎式的人物,想不開、心胸狹隘,一戳即跳非要報私仇不可,公器私用報私仇,這完全是報私仇,這跟文革的做法一樣。這個做法你不是嚇住紅二代、太子黨,而是激起紅二代、太子黨集體的憤怒。

對反習勢力、對團派的政治老人,也不是嚇住他們。而且他們要認為既然是這麼兇、這麼走狠,那就是你死我活,那是真正是時機到了。現在習近平、王滬寧你可以在權力鬥爭中贏99次,你只要輸1次,你就輸定了。但是反習勢力的確就算輸99次,只要贏1次,也就贏定了。所以極可能激起雙邊的對決,走向一種決鬥的姿態。

方菲:好,橫河先生您覺得以習近平現在這種狀態,他有沒有絕對的權力去壓制住反對他的聲音?特別是最近又傳來,比如說像李源潮在家自殺等等。一系列這種消息的接連傳出,讓人覺得中共內部的爭鬥的火藥桶,好像要爆發到表面了,您怎麼看中共內部這樣的真正的狀態。

橫河:謠言都是有來歷的,雖然我們現在不能核實這一點。我記得文革後期的時候,就是政治謠言七八九。那年七月、八月、九月那時候政治謠言特別多,然後就出大事了。所以政治謠言都是有來歷的,政治謠言即使事情不見得發生。政治謠言之所以能夠快速的傳播,就是人心不穩的象徵。那麼人心為什麼不穩?就對中共現在所有的行為和他們的言行,都已經到了瘋狂的程度了。

方菲:倒行逆施。

橫河:實際上是相當瘋狂的程度。文革的時候就是這個水平,基本上就是這個水平。那麼矛盾總是要爆發的,什麼時候爆發?這不是人決定的,它還有天時。就像最近這幾年連續發生的一系列的事情,包括美國、包括香港、包括印度,很多很多事情。它除了人為的因素以外,美國認識到這一點以外,其實還有很多天時的因素。比如說疫情爆發,疫情爆發以後中共的隱瞞這件事情,最後導致全世界聲討。包括美國這次川普總統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言的時候,就不停地提這件事情。

方菲:對,沒錯。

橫河:這個人家不會忘的,但是這個你可以說是神在懲罰中共當前的政權。

方菲:人控制不了的這一切發生。

橫河:對,你是控制不了的。你甚至都控制不了人們來責怪你,責怪中共。現在就是Accountable,就是對中共要它負責任,怎麼負責?現在不知道。所以問題是當出現一件重大事件的時候,各種勢力就有機會出來表演,各種勢力就有機會出來。所以中共最後倒台,是它自己倒台的,自己把自己整倒了,不是任何別人把它整倒的。

方菲:是的,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節目很快又到了。謝謝破空先生,也謝謝橫河先生點評,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還是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