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間】一份報告曝光亨特與中共關係 拜登在其中扮演什麼角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26日訊】大家好,這裡是《薇羽看世間》,我是陳薇羽。

9月23日,美國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與財政委員會發布了一份87頁紙的中期聯合調查報告,這份報告是國土安全委員會主席、威斯康辛州共和黨籍參議員詹森(Ron Johnson)和財政委員會主席、愛荷華州共和黨籍參議員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完成的調查報告,這只是其中一部分。

內容涉及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和中共之間的利益關係,他在烏克蘭天然氣公司——布瑞斯馬控股公司(Burisma Holdings)董事會中扮演的角色,以及他和外國公民之間「廣泛而複雜的金融交易」,這些交易當中不乏一些有中共背景的商人和有影響力的俄羅斯人。

大家還記得通烏門事件吧,因為亨特·拜登收到來自烏克蘭的數百萬美元和來自中國的十億美元的資金,川普總統打電話給烏克蘭總統請他調查亨特是否涉及貪腐行為。結果被民主黨利用這個電話,抨擊川普總統濫用職權,藉助外國政府調查政敵,干預美國內政,以此彈劾川普總統,鬧得滿城風雨。這個調查報告就是通烏門的後續故事。

幾次都想談談拜登,不過他完全不是川普總統的對手,讓我感覺沒有太多必要,今天既然說到這個話題了,我們就還是來說說拜登和他兒子的故事。

拜登跟兒子亨特父子情深,但是不像川普的女兒伊萬卡給川普帶來的是加分,亨特給拜登帶來的是麻煩。他在輿論中的標籤是酗酒吸毒、風流成性、愛上嫂子、生意失敗、藉父蔭圖利等。

拜登跟第一任妻子有三個孩子。亨特1970年出生,是他們的第二個兒子。他兩歲的時候,母親帶著他和哥哥、妹妹去挑選聖誕樹,不幸遇上車禍,母親與妹妹當場死亡,他和哥哥博伊重傷倖存。當時拜登剛當選參議員,為了照顧孩子,每天需坐3小時火車來回華盛頓和特拉華州的家。

拜登再婚後育有一女。長子博伊當上了特拉華州總檢察長,與當時加州總檢察長的賀錦麗關係很好。不幸的是,2015年,46歲的博伊因腦癌去世。說起來,拜登的人生好像很可憐又可悲。他的第二個兒子亨特更是令他頭疼、成為包袱。

亨特從耶魯大學法律系畢業後,當上了律師,卻因為毒癮、酗酒而中斷。他曾加入海軍預備役,幾個月後因為被驗出體內有可卡因而被遣返。博伊去世後,亨特與嫂子發生感情,離開了結婚22年的妻子。之後又爆出很多風流韻事,使得他跟嫂子的關係也告終,他和一名南非女子認識六天後閃婚。

事業上,雖然藉著父親的名字,做過很多工作,但是都沒有起色,因為揮霍無度,又有家庭負擔,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過著入不敷出的日子。大約十年前,他跟人合作建立了諮詢公司。正是這家公司後來牽涉到烏克蘭事件當中。他在缺乏烏克蘭認知和能源經驗的情況下,被任命為烏克蘭一家天然氣公司董事,收入頗高。

2013年12月,亨特陪同父親拜登訪問中國。回到美國12天後,亨特和時任國務卿克里之子克里斯托弗成立的Rosemont公司,收到了來自中方的大禮:中國銀行為亨特與中國合夥人新註冊的渤海華美基金注入10億美元,第二年提升到15億美元。

中共通過亨特的關係收購含軍工技術的美國瀚德汽車公司以壯大中共的軍事力量。而亨特在中國的合夥基金投資的曠視科技,協助中共參與人權迫害。這兩位貨真價實的太子黨在隨後的七年中,隨著他們的父親在美國政府外交事務決策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他們的生意版圖也離奇般地拓展到遠東和西伯利亞地區。這些內容在《祕密帝國》這本書中有詳細的記載。大家感興趣可以找來看。

2014年4月,拜登出訪烏克蘭。當時烏克蘭正處於危機之中,2月份發生的革命席捲街頭,總統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逃離。3月,俄羅斯軍隊控制了克里米亞和烏克蘭東南部。奧巴馬政府譴責俄羅斯的干預,並於4月派副總統拜登訪問烏克蘭。

拜登訪問烏克蘭幾週後,亨特就加入了布瑞斯瑪控股公司(Burisma Holdings)董事會,那時後,亨特剛剛被從海軍解僱。他的商業夥伴阿切爾(Devon Archer)也加入了董事會。

美國參議院國土安全財政委員會與財政委員會在報告中提到,2015年初,前美國駐烏克蘭基輔大使館副團長喬治·肯特(George Kent)向拜登辦公室官員提出,亨特在布瑞斯瑪董事會任職恐存在利益衝突。2016年9月,肯特在給同事的郵件中強調:「對於所有在烏克蘭推行反腐敗議程的美國官員來說,亨特·拜登出現在布瑞斯瑪董事會是非常尷尬的事情。」但奧巴馬政府對此置若罔聞。

除了布瑞斯瑪支付給亨特及其商業夥伴阿切爾超過400萬美元的董事身分報酬外,他們還從有特殊背景的外國人那裡獲得數百萬美元。其中包括阿切爾從哈薩克斯坦的拉基舍夫(Kenges Rakishev)那裡獲得142,300美元的「車費」。亨特還從莫斯科前市長遺孀巴圖里納(Elena Baturina)那裡獲得350萬美元的電匯。

雖然亨特和奧巴馬政府都堅持認為,拜登到烏克蘭的訪問跟他兒子的工作之間沒有任何關係,但是亨特在烏克蘭公司的應聘有幾個疑點。

第一,在亨特進入布瑞斯瑪董事會的前一天,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Gazprom)威脅,除非烏克蘭預付能源款,否則就中止向烏克蘭輸送天然氣。在那種情況下,烏克蘭自然急需找到一個靠山來應對來自俄羅斯的威脅。

第二,亨特以前從沒有在烏克蘭待過,又缺乏石油天然氣方面的專業知識和管理經驗,更沒有投入一分錢,而且布瑞斯瑪公司正受到烏克蘭檢察官紹爾金的腐敗調查。

第三,拜登本人在亨特應聘前,訪問了烏克蘭並同烏克蘭領導人談過能源安全問題,包括資助烏克蘭自己生產天然氣的計劃。這一切是不是拜登的安排呢?

2014年5月,《華盛頓郵報》發表了一篇報導,披露亨特在烏克蘭天然氣公司的新工作對美國軟實力構成風險。報導說,當時拜登為了使自己的兒子和他所在的布瑞斯瑪控股公司能逃避烏克蘭發起的腐敗調查,出面進行干預。

拜登干擾調查,施壓烏克蘭政府的行為被他自己證實。2018年1月23日,拜登對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說,他本應對烏克蘭宣布還有另外十億美元的貸款擔保。他得到了承諾,他們將對其檢察官採取行動。拜登還繪聲繪色地描繪了當時他與烏克蘭方面的對話場景:

拜登說:「我不會,或者說我們不會給你們十億美元。」

烏克蘭方面:「你沒有權限,你不是總統。」

拜登:「總統說了不給錢,你們可以打電話問他。我告訴你們,你們將得不到這十億美元。我將會在6小時內離開這裡。如果那個檢察官沒被解僱,你們將得不到錢。」

拜登得意地表示,他的威脅成功了,烏克蘭政府很快就解僱了最高檢察官,並且安排了很「穩定的」一個人。

對於拜登自己吹噓的這段對話,倫敦政策研究中心高級成員默多克(Deroy Murdock)在福克斯新聞評論中說,「拜登的行徑完全是勒索和妨礙司法公正。」

拜登還聲稱自己從來沒有跟兒子亨特談論過他在海外的生意,後來也被證實撒謊。亨特自己曾告訴過《紐約客》(The New Yorker),父親和他討論過烏克蘭的生意。亨特提到:他爸爸說,「我希望你知道你在做什麼」,然後他說:「我知道」。

除了在烏克蘭的金錢交易,這份調查報告還指出亨特和中國的紅頂商人葉簡明、董龔文,等等有中共政府和軍方背景的中國人有商業聯繫。其中涉及數百萬美元的可疑交易。

而且,葉簡明還跟亨特·拜登的家人有財務上的聯繫。拜登家族的其他成員「都參與了一個龐大的金融網絡,這個網絡與全世界許多外國公民和政府都有聯繫」。

報告說,亨特在董龔文那裡開了一個銀行帳戶,送給拜登的兄弟詹姆斯·拜登(James Biden)10萬美元的大禮包。亨特還將數百萬美元從他的律師事務所轉移到詹姆斯夫婦事務所。

之前《紐約時報》也報導過,2017年11月香港前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在美國被捕後,曾致電拜登的弟弟詹姆斯·拜登求助。

另外,報告還指出,亨特向一些沒有居民身分的女性匯款。這些女性來自俄羅斯或其它東歐國家,看上去與「賣淫或人口販賣團伙」有聯繫。

兩位參議員的調查遭到了民主黨人的「許多阻礙」,沒有辦法從執行機構拿到想要的文件。不過今年早些時候,他倆暗示過美國特勤局可能掌握亨特·拜登在這些國家的交易信息。目前調查還在進行當中。

就算目前沒有證據顯示拜登一家的行為構成犯罪,但這些事情足以讓拜登名譽掃地。福克斯新聞的時評人漢尼迪(Sean Hannity)直接就說應該取消拜登的競選資格。他說,想像一下,這個事情如果發生在川普身上,那左派媒體早就鋪天蓋地地大肆渲染了,佩洛西早就趁機彈劾總統了。

有人可能覺得拜登為什麼要自曝醜聞,捲入這些麻煩當中呢?是的,換了別人可能絕對不會透露一點,但是拜登的智力已經出現嚴重的問題,他可能根本意識不到這些事情對他來說意味著什麼。他的頻頻出錯相信大家也有目共睹。

今年2月,在南卡州民主黨人的晚宴上他錯誤地宣稱自己是民主黨的美國參議員參選人;同一天他在講述自己在推動《巴黎協定》的過程中,錯誤地說自己曾和鄧小平會面。

今年3月,他批評川普總統的歐洲旅行禁令時說,「一道牆不會阻擋冠狀病毒。」他把禁飛當成了建牆。他今年兩次在民主黨大會上說「我是喬·拜登的丈夫」。

9月3日,拜登在威斯康辛州基諾沙市拜票,質疑為什麼不在歷史課上教歷史,並宣稱電燈泡是由一位黑人發明,「不是一位名叫愛迪生的白人男子」。

拜登甚至記不起自己將演講用的紙條放在哪裡。

今年6月,拉斯穆森報導發表的一項民意調查表明,有38%的選民相信拜登患有某種形式的失智症。而且他在1988年曾經患過兩次腦動脈瘤,進行過高風險的腦部手術。所以,他會不記得一些事情,甚至連自己幾個孫子都不記得。

鑑於拜登目前的心智狀況,他應該回家好好頤享天年。不過,據說,拜登自己也說,他擔心自己萬一當選總統後被自殺,說不定從樓上掉下來。看來,他還是有清醒的一面的,民主黨利用這樣一個失智老人當棋子,背後如果沒有另一套打算,那就太侮辱美國人的智商了。

好,今天就說這麼多,我們明天再見。

《薇羽看世間》節目組

(本視頻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