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核查:美國總統大選的首場辯論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30日訊】週二(9月29日)晚,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Joe Biden)在俄亥俄州的克利夫蘭市進行2020年總統大選的首場辯論。

開場不到十分鐘,雙方就進入火力交戰狀態,讓主持人福克斯新聞節目「Fox News Sunday」主播克里斯·華萊士(Chris Wallace)相當難做,只得多次打斷雙方的發言。

本場辯論會持續100分鐘,共涉及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之爭、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美國經濟、抗議和暴力、美國大選的公正性和候選人記錄等方面。

傳統的總統辯論本會聚焦更多的政策議題,但在美國兩黨政治對立的背景下,兩位候選人都很難展開政策論述;不過,這種辯論至少能讓選民清楚候選人的政治立場。

大法官提名人

當大選辯論的第一個問題是新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川普剛剛提名第七巡迴法庭的法官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為大法官,填補剛去世的自由派大法官的空缺。

川普在週二的辯論場上說:「巴雷特將和其他在最高法院任職的法官一樣出色。」

「我們贏得了(2016年的)選舉,我們有權這樣做。」他說。川普強調,他是四年期總統,非三年半,有權提名大法官人選。

拜登卻巧妙地迴避了大法官提名人這一話題,直接跳轉到奧巴馬醫保。

他說,從大法官提名人過去的觀點看,她會廢除奧巴馬醫保,所以,他認為,應當由下一屆新政府來選舉大法官;若他當選,將最終把奧巴馬醫保變成全民健保。

事實核查:

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仍然是川普任期內的特權。

《國家評論》評論說:「選擇不填補最高法院的空缺將是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單方決定行為,這在美國歷史上從未發生過。」

應對中共大流行

拜登批評川普說,2月就知道病毒的危險性、卻不告知美國人民;同時,指責川普沒有計劃,沒有保護措施,也沒有紓困金。

他還在佩戴口罩上反駁川普,「我們相信科學家,不相信你。」拜登說。

川普反駁說,大流行肆掠美國是中共的錯;而如果讓拜登在他這個位置,不光反應慢,就連民主黨主張全面開放美國邊境一項也可能造成上百萬人死亡。

他還批評說,在他1月底宣布頒布對華旅行禁令時,拜登罵他是種族歧視和仇外心理。

在戴口罩上,川普說,他隨身帶有口罩在身邊,如果需要他會使用;但像今天的情況,大家都通過檢測,並保持社交距離,那麼大家就不用戴口罩。

事實核實:

川普政府曾多次向中共當局施壓,要求美國疾控中心代表進入武漢,但遭到北京拒絕。

就在拜登3月提出應對疫情的措施時,比如要求啟動《國防生產法》,川普政府早已對此展開行動。

而拜登本人是到4月初,才改口不再批評川普的旅行禁令。

川普當晚說:「你不知道中國有多少死亡人數,您不知道俄羅斯有多少人喪生……他們並沒有給您一個準確的數字。」

這也是真實的,中共和俄羅斯的死亡以及確診數據偏離全球疫情平均水平。

集會規模迥異

在被主持人問到,兩位候選人的競選集會截然不同,川普的都是大型集會,而拜登的則是小型集會。

拜登再次借疫情指責川普不負責,說他鼓勵大家不戴口罩。

川普馬上回了一嘴:「因為沒人去拜登的集會」,「如果你能吸引那麼多民眾的話,你也會做同樣的事情。」

事實核查:

《紐約郵報》兩週前報導,在過去的兩個月中,川普所回答的記者提問大約是拜登的5倍。在美國勞工節假期結束後,拜登才開始大幅增加行程,但他從不接受記者提問。批評者認為,他可能無法應付激烈的提問。

從上週四(9月24日)開始,拜登突然宣布暫停競選活動。據《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24日報導,拜登整日待在特拉華州威爾明頓市(Wilmington),疫情大流行期間,他曾一直在那裡自我隔離。

在過去兩週裡,拜登的競選活動在每天中午之前就停止。相比之下,川普則在全國範圍內舉行了多場公開的競選活動,頻率比拜登高得多。

棘手話題:稅表

川普被主持人追問,是否如《紐約時報》幾天前的爆料,他在2016年和2017年僅支付了750美元聯邦稅。

川普說,他支付了數百萬美元的稅款。

他還補充說,是拜登當年的政策給了他抵稅機會。他提到自己的財務報告有180頁,且承諾將會全部公布所有資產情況。

拜登插嘴要他公布報稅資料,川普回答,「你很快就會看到」。

棘手問題:種族仇恨

拜登指責川普在引發美國的種族仇恨,其治下存在系統性的種族不公問題,並表示,人們對種族認知不明顯,需要培訓。

川普則表示,極端暴力跟種族沒有關係;他批評,現在的種族敏感性培訓是在教育美國人仇恨美國,培養「種族主義者」。

事實核查:

在5月非裔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引發全美範圍的騷亂和動亂,激進左派更藉機發起一場「取消文化」運動和反警情緒,並試圖摧毀美國的歷史遺產。川普曾稱,他們的行為是推崇「暴政」,而根源是「學校數十年來左派灌輸的直接結果」。

川普批評,紐約時報的1619項目「改寫美國歷史,並教育我們的孩子:我們是建立在壓迫而非自由原則上的」;同時,批判種族理論是馬克思理論的分支,被人用來撕裂美國。

減少對警察的注資

拜登在辯論中翻轉了他過去的言論,他週二說,反對減少對警察的資金。

川普對拜登的立場反轉表示驚訝,並諷刺拜登說,「說出一個支持你的(警察)團體名字」。

主持人提問拜登,民主黨人口中說的和平抗議最後在波特蘭變成了暴動,那麼拜登有無跟波特蘭的民主黨市長通話,比如建議要求讓國民警衛隊進入。

主持人說,拜登應該停止暴動。拜登則簡單敷衍說,「我沒有公職」。

拜登反過來指責說,川普的顧問曾說,暴動能幫到川普,是川普在暴動上火上加油。

川普回應說,他支持的是和平抗議者,他看到暴動的源頭是激進左派導致的,而不是右翼。

事實核查:

康威的話並沒有推崇暴動。

白宮前高級顧問康威(Kellyanne Conway)在接受福克斯採訪時的原話是:「混亂、無政府狀態、故意破壞和暴力越多,人們就越好清晰分辨誰在公共安全和治安上更優秀。」

安提法(Antifa)

川普與拜登在這問題上火拚。民主黨人從不公開批評安提法,拜登也一直迴避這一話題。

拜登週二說:「安提法是一個理念,不是組織。」

川普回應說:「你一定是在跟我開玩笑。」

川普表示,民主黨人治下的芝加哥、紐約,自從5月的暴動活動以來、犯罪率瘋狂飆升,但拜登不敢公開批評暴力,因為害怕失去極端左派支持。

事實核查:

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9月初接受CNN採訪時說,全美各市警長均將安提法視為美國國內暴力事件的推彈桿(ramrod),他們在暴動活動前購買武器,投入騷亂。

巴尓8月9日已將安提法定義為在美國實施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的革命團體。

不過,本場辯論會全場也並無笑點。在接近尾聲時段,經過川普的一段搶白快攻後,拜登已經記不住主持人的提問。

拜登說:「問題是什麼?我記不清了,因為川普他漫無目的地講了一通。」

主持人華萊士也說:「我自己也遇到麻煩了。」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視頻:【重播】2020美國大選首場辯論 新唐人全程直擊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