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政府將法輪功學員馬春玲一家營救到美

華府法輪功學員10.1抗議迫害 聲援三退 文/林樂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0月02日訊】在中共篡政71年的「十一」國殤日到來之際,美國首都華盛頓的部分法輪功學員於9月30日晚在中共駐美大使館前集會,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聲援海內外3億6千萬中國人退出共產黨相關組織。華府法輪功學員10.1抗議迫害 聲援三退

9月30日晚,美國首都華盛頓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中共駐美大使館前集會。(林樂予/大紀元)
9月30日晚,美國首都華盛頓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中共駐美大使館前集會。(林樂予/大紀元)
9月30日晚,美國首都華盛頓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中共駐美大使館前集會。(林樂予/大紀元)

多位來自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講述了中共暴政給他們帶來的痛苦傷害,呼籲中國同胞看清中共的實質,拋棄共產黨是重建中國社會道德、通向美好未來的必經之路。

曾受邀到白宮與川普會面的前南京師範大學系主任張玉華表示,她的丈夫馬振宇在經受三年冤獄後,於9月19日獲釋,但至今仍被南京公安限制人身自由,無法與妻子取得聯繫。

剛剛從泰國抵達華盛頓的馬春玲一家也參加了這次集會。她因堅持信仰在大陸屢遭迫害,2014年和家人逃往泰國,滯留六年後,終於被美國政府營救抵美。

歷經坎坷 馬春玲一家被營救至美國

吉林省法輪功學員馬春玲在泰國流亡六年後,於9月29日被美國政府營救至華府。(林樂予/大紀元)

吉林省法輪功學員馬春玲一家在泰國流亡六年後,於9月29日被美國政府營救至華府,與姐姐馬春梅和妹妹馬春霞團聚。姐妹三人因為堅持信仰,屢遭中共迫害。

馬春玲1997年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曾兩次進京上訪,想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她曾被多次抓捕,兩次被關入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教所,遭受酷刑奴工虐待。為了能有一個安全和平的環境,她和家人於2014年逃往泰國,向聯合國難民署申請庇護。在泰國流亡的六年中,十多歲的兒子失學在家,馬春玲和丈夫也無法工作,歷經坎坷。

因堅持修煉法輪功,馬春梅(左)、馬春玲(中)、馬春霞(右)三姐妹屢遭中共迫害。(林樂予/大紀元)

馬春玲說,來到美國她終於感受到了久違的自由,但想到滯留在泰國的一百多名法輪功同修和大陸仍受中共毒害的同胞們,她的心情仍然非常沉重。馬春玲感激美國政府的收留和幫助,她無以為報,只有盡自己所能讓更多同胞了解中共的邪惡本質,遠離中共。

非法刑期結束 南京馬振宇人身自由仍受限

張玉華表示,她的丈夫馬振宇在經受三年冤獄後,於9月19日獲釋,但至今仍被南京公安限制人身自由,無法與妻子取得聯繫。(林樂予/大紀元)

南京師範大學俄語系主任張玉華曾在去年7月獲得川普總統接見,她在白宮向川普當面陳述了丈夫馬振宇受迫害的情況。兩個月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聲明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以馬振宇案為例,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虐待和凌辱,釋放因信仰被監禁的法輪功學員。

儘管這一案件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但是馬振宇在非法刑期結束後仍未獲得人身自由。

馬振宇是原中國信息產業部南京第14研究所的雷達工程師,被控給中共領導人寄有關法輪功的信件而被判刑三年,今年9月19日刑滿。江蘇省蘇州監獄稱已於9月19日將馬振宇交給南京公安,但是張玉華表示,至今未能與丈夫取得聯絡。

據了解,馬振宇現遭到南京市玄武區鎖金村派出所控制,居住在南京市夫子廟附近的公安某單位收發室旁邊的一個房間裡。公安對馬振宇的家人施加壓力,包括其八十多歲的老母親,不准他們與張玉華聯繫。南京市幾個派出所威脅各自管轄區域內的法輪功學員,不許和馬振宇聯繫、不許看望馬振宇,否則就要抓捕他們。

張玉華說:「我擔心馬振宇的安危,我不知道他的食物是否是南京公安提供。如果是,食物是否安全都不得而知。在大陸被『突發心臟病』、被『自殺』的案例太多了……」她質問南京公安,「你們怕什麼?你們對馬振宇做了什麼?蘇州監獄對馬振宇做了什麼?為什麼要切斷馬振宇和外界的聯繫?」

張玉華表示,中共如此限制、剝奪非法刑期結束後的馬振宇的人身自由,是對司法的嘲弄,是對國際社會的愚弄。她呼籲美國政府和國際社會譴責中共及南京當局,要求全面歸還馬振宇的自由,通報馬振宇目前的身體狀況和行蹤,調查馬振宇在監獄中遭受的酷刑折磨。

遭受慘烈迫害 磨難中堅持信仰

曾出席美國國會作證的法輪功學員尹麗萍在集會上講述了她被酷刑虐待的細節。因為堅持信仰,尹麗萍在遼寧省七次被抓捕,六次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抬回家。她的腰骨被警察郭勇毒打錯位,導致下肢習慣性癱瘓、大小便失禁,還曾被男女警察扒光衣服,任男犯人觀看。

因為堅持信仰,尹麗萍在遼寧省七次被抓捕,六次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抬回家。(林樂予/大紀元)

在中共對法輪功長達二十一年的鎮壓中,尹麗萍身邊先後有十名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失去生命。就在近幾個月,她的家鄉又有多名法輪功學員被抓,其中有一位她熟識的同修劉慶香在今年5月被抓,非法關押至今。劉慶香今年64歲,因為不放棄信仰法輪功,曾陷入冤獄長達九年。

另一位在集會上發言的法輪功學員鳳屏來自上海。2000年,她到北京上訪被關入豐台看守所,因為制止警察對年長的法輪功學員施暴,警察指使囚犯們對她惡毒報復。她說:「囚犯們用膠皮的鞋底對我猛抽耳光,『啪啪』的聲響能傳出去很遠,然後又強行把我的雙手手指放在地板上,犯人們就用腳使勁地在我的手指上面一個指頭一個指頭地踩,再用縫衣針往我的手指上一個挨一個地扎,鮮血直流,痛得我是撕心裂肺。」

來自上海的法輪功學員鳳屏在集會上講述了遭受酷刑迫害的經歷。(林樂予/大紀元)

在迫害中,她失去了婚姻和令人羨慕的工作,多次被抓捕,並遭到野蠻的插管灌食。在上海閔行看守所期間,她和其他法輪功學員背誦經文時,七八個男警察向她們衝過來,「當時一個男惡警準備對其中的一位法輪功學員實施暴力,我用身軀攔住,結果瞬間我就被這個男惡警使勁地按倒在地上,他使用很大的力氣讓我口腔裡的舌頭直接舔在地上,不能有絲毫的動彈。由於受到了突如其來的嚴重驚嚇,在那之後,我不敢見到任何一位異性,而且只要一聽到有異性的聲音靠近我,就會渾身顫抖而驚慌。這種狀態直到出獄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才稍微有了好轉。」

警察不斷給她製造生存壓力和精神痛苦,就是為了逼迫她放棄信仰。她說:「人格的羞辱與在肉體上的被摧殘,每一秒鐘的煎熬,都是在承受著人們難以想像的痛苦,使我真正體會到什麼是生不如死啊!而那時我才二十幾歲!」

拋棄共產黨 迎接中國的美好未來

2020年9月30日,法輪功學員賀賓在中共駐美大使館前的集會上闡述了「三退」大潮和停止迫害法輪功對中國社會的重要影響。(林樂予/大紀元)

「共產黨垮了,中國怎麼辦?」法輪功學員賀賓說,許多人擔心中共解體後是否會重蹈蘇聯混亂腐敗之覆轍,實際上,這與當前的「三退」大潮和停止迫害法輪功有著密切關係。

賀賓表示,如今全世界迎來了反共潮流,法輪功學員堅持反迫害,發起的退出黨團隊的「三退」大潮,有著其非常獨特的意義。法輪功不參與政治,沒有政治綱領,沒有民主轉型的具體措施。法輪功關心的只是修煉法輪功、信仰「真、善、忍」的自由。「三退」是法輪功學員在2004年《九評共產黨》發表後發起的。

「『三退』是自己有意識地拋棄共產黨,與共產邪靈切割。共產黨能夠存在,也是因為在人間有一個物質場,公開聲明退出黨團隊,用民間的話說,就是驅邪,讓共產邪靈在民眾身上再也沒有附體生存的空間,徹底擺脫共產魔咒的控制。『三退』是一種心靈淨化,是一種道德覺醒。」賀賓說,這個心靈淨化的過程,恰恰就是蘇聯和一些東歐國家沒有過的,雖然共產黨解散了,可是在這些國家共產黨的幽靈從來就沒有散去。

擺脫共產邪靈之後,重建被共產黨敗壞的社會道德也是不可或缺的一步。他說:「法輪功學員爭取的信仰自由,表面上是為了個人的信仰,客觀上就是在為整個社會的道德重建鋪路。信仰自由能夠帶來道德昇華,人們相信善惡有報,相信三尺頭上有神靈,就有了來自正信對心靈的約束。有正信的人,自己發自內心願意做好人,這種正氣就會影響到家人朋友同事,正氣就會擴散到全社會。」

「沒有了共產邪靈的陰魂,社會道德又在回升,中國怎麼辦都沒有問題。」賀賓說,「今天我們在這裡聲援『三退』大潮,停止迫害法輪功,是為了法輪功學員的信仰自由,也是為了中國人民能夠有個美好未來。」#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