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間】透視川普拜登辯論 誰勝一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0月02日訊】大家好,這裡是《薇羽看世間》,我是陳薇羽。

昨天原計劃是要翻譯美國總統大選的首場辯論,但沒有想到,辯論現場的情況會這麼混亂,很多時候是三個人同時說話,聲音太混雜,我們團隊商量後決定放棄翻譯。非常抱歉!知道會讓一些朋友失望了,不過,網上應該可以找到一些翻譯的片段。

說實話,昨天的辯論確實出乎我的意料,我沒有想到會這麼亂,只想說,主持人小華萊士讓人失望了,本來以為他是福克斯新聞的主持人,而福克斯新聞一向是偏右的媒體,所以預計主持人至少會比較公正。但實際情況大家也看到了,昨天川普總統在他的臉書頁面也發了一張圖,很明顯是對主持人表達不滿。

小華萊士為何偏袒拜登

我確實有點奇怪,為什麼小華萊士表現會這麼明顯偏袒拜登呢?倒是沒有想到,福克斯新聞會有民主黨黨員的記者,還以為至少是理念一致才會選擇到福克斯工作吧。

小華萊士很早就是民主黨成員,只不過他可能把自己看作是比較中立,所以,他有時候也會投票給共和黨。但是上次大選,他擔任第三場辯論的主持人,後來是受到左派的一致好評的,認為他不同於其他福克斯新聞的記者們,認為他是最棒的。這應該才是他能成為今年首場辯論主持人的原因吧。

所以,大家也不要對他的表現感到驚訝,川普總統也表示並不驚訝會出現這種情況。

我們可以從大家統計的數據來看看小華萊士的表現。在整個辯論中,川普講話的時間大約39分鐘,拜登說了44分鐘。主持人華萊士向川普提出了18個問題,向拜登提了14個問題,追問川普15次,而向拜登追問4次,全程主持人打斷川普76次,打斷拜登只有15次。

從這些數據,我想大家已經看到美國當今的現狀,整個社會在往左轉。哪怕像小華萊士這種自認為比較中立的,他也在關鍵的總統大選中表現出左傾的態度。我記得前幾天在時評人何清漣女士的推特下看到一段非常有意思的文字:

美國一個反左派團體的傳單上列舉了極右翼的特徵。傳單上寫著「你的孩子是極右翼極端分子嗎?注意這些警示:厭惡吸毒、酗酒和色情。喜歡健身和精神健康;收集更多經典文學;一夫一妻,願意結婚生孩子;在戶外和大自然中度過更多時間;欣賞國家、歷史和文化;鄙視現代主義和後現代主義。」

何清漣表示,「對比後,我無法否認自己成了極右翼。」

其他網友也紛紛表示,按照這個標準,自己也是極右翼。有網友指出:「這不是極右翼,這是正常人,正常人站在原地不動,極左們瘋狂向左,使得正常人看起來都變成極右了。」

也有網友說:「我也是中間略偏右,但是如今左派朝左的方向一路狂奔,我們這些停留在中間的就成極右了……」

所以,我現在也變成了極右,難怪有些人留言說我太不客觀。我其實只是用我的價值觀來衡量一件事情,我贊成就是贊成,反對就是反對,絕對不是模稜兩可,故意裝作沒有立場。

拜登表現出乎意料

再來說另一件事情,大家之前都覺得拜登可能會放棄辯論,因為在大選前,連佩洛西都替他捏一把汗,希望他不要參加辯論。可是在辯論現場,拜登的表現完全出乎大家的意料,思路一直都是清晰的,雖然說話語速不快,反應也不是很快,但是他並沒有出什麼錯。這一點是讓我很驚訝的。以他平時表現出的失智狀況,在這種特別消耗腦力、體力的場合,他能不出錯,我覺得有點意外和蹊蹺。

正好今天收到網友的爆料,我先給大家看看這張圖。圖片顯示,在拜登的胸前露出一小截類似耳機線,然後在他的左手腕袖口露出一個類似電子裝置。有網友分析,他使用了某種特殊的電子產品,用於溝通交流。甚至有網友根據他放大後的眼部照片,判斷他戴了某種高科技隱形眼鏡,可以看到空中的虛擬畫面。這些爆料是否屬實,我沒有辦法做fact check,只能留給大家自己去判斷了。

但是這位網友的建議非常有意思,他建議下次的辯論應該設在澡堂子裡,讓拜登邊洗淋浴邊回答問題,給拜登洗洗白,證明他沒有加什麼零件,不需要額外的電池進行遙控。

這位網友還說,剛剛結束的是川普和民主黨牌機器人拜登進行的辯論。如果這些都是真實的,那說明控制這一切的勢力很龐大,甚至小華萊士都是一顆棋子。

拜登綠色新政和川普稅務問題

這次辯論中有兩個話題我想拿出來討論。一個是後來加進去的關於氣候的話題。民主黨為了保護環境,要出台綠色新政,其中就包括減少吃牛肉,說美國人吃牛肉漢堡太多了,消耗大量的牛肉。而養牛會對綠色植被造成破壞,牛放屁也釋出大量溫室氣體。

這個政策讓大家覺得很好笑吧?照這樣的邏輯下去,不久的將來,人不准打嗝,打嗝也會製造溫室氣體,不准發展畜牧業,因為養牛和羊都會吃草,會破壞生態環境。難怪加州的野火到現在也滅不了,連牛和羊都不讓養了,人也不許剪掉雜草,那就只能讓大火來幫忙除草了。

其實有很多人是反對綠色新政的,所以,在說到民主黨要搞2萬億的綠色新政時,拜登被逼急了,說他不接受綠色新政,說新政不來自他。從這一點可以看出來,民主黨內部其實也是有很大分歧的,搞綠色新政這些人都屬於極左,就像哈里斯,曾經為綠色新政背書。

為了不得罪選民,虛偽的拜登開始推卸責任,說他不支持。其實不管他支不支持,這個綠色新政就是個悖論,裡外都會不討好。最後還是華萊士幫拜登解圍說,「我們換個話題」。他幫助拜登換了好幾個話題。

還有一個我想說的,關於他們質疑川普逃稅。這也是金斯伯格帶病同意審核川普的稅務報表,最後被他們找出來的問題。說川普在2016年到2017年只付了750美元的稅。川普回答了他們,他付了上百萬的稅。

這750美元的稅,是因為民主黨奧巴馬執政時期,有某項稅收抵免政策,川普作為一個建築商,符合這項政策,能夠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享受稅收抵免。如果這是一個政府的政策導致的,那是應該質疑納稅人有問題還是應該質疑政府的問題呢?如果川普真的逃稅,我相信,佩洛西絕對不會放過任何彈劾川普的機會。

辯論會三方 誰勝一籌?

這次辯論確實沒有怎麼談關於中國的問題,僅僅是在講到疫情的時候,川普提出來這是中國的錯。但是一度被小華萊士打斷。有好幾處我想聽川普往下說詳細的時候,都會被主持人打斷。這一點確實是太明顯。

總體說來,對於這次辯論,如果排除前面我們說到的拜登作弊,因為如果是作弊,其實一切都免談了,無效了。排除這一點,我對這次辯論的總體感覺是,第一,太混亂,主持人要麼是水平有限,沒有辦法控制局面;要麼是故意讓現場變得混亂,好使一些事情在混亂中不被注意。第二,川普總統太輕敵。

我估計川普總統都沒有好好準備那兩分鐘要怎麼樣呈現最精華的事實,他平常回答記者提問的數量都是拜登的五倍,他可能想他隨便就能贏了拜登,而拜登根本就會自己出錯,但是拜登就是一個傀儡,他身後的那群人才是川普真正的對手。

電視辯論是川普跟那些平時不看保守派媒體的人隔空溝通的機會,應該儘量用事實和數據來闡述自己的政績,兌現了哪些競選承諾,以及未來四年的打算。辯論的立足點還可以再高一些,不局限在抨擊拜登。

當然川普總統仍然保持他一貫的大大咧咧,口無遮攔。比如在說到自己避稅的問題時,他說,我不想繳稅,因為我之前是一個開發商,我跟其他人一樣,除非他們很愚蠢。言外之意,就是除非很蠢才會去繳稅。他說這話的意思,我理解就是,一個商人,如果有合理避稅的方法而不去做,非得去繳稅,那就很蠢。這句話其實沒說錯,是大實話,每個人都會想辦法在法律允許的情況下,合理避稅。不這麼做的人,確實是腦子有問題。

就算有心要為國家做貢獻,也可以通過做慈善的方式去捐錢。但是這樣的話,一般人也都不會說,即使人人都這麼做,但很多人會說得很光鮮漂亮。這就是川普的大嘴巴總是會說出一些不利於自己的話。

但這就是他,只有川普才是這樣,如果他不是這樣,他也許就不會是那個面對各方勢力還要堅持去做自己的那個人了。這是說了下川普的問題。

再說說拜登,其實,拜登和他的競選團隊為這次電視辯論做了大量的準備,前白宮顧問鮑勃·鮑爾(Bob Bauer)還扮演川普,專門陪拜登閉門演練。

在昨晚的辯論中,拜登在每次輪到他發言的時候,他時不時就低頭像念稿一樣,也許是看提示器;如果抬起頭來,那他基本上就是一個姿勢不動,眼睛也平視只看一個方向,看起來是在背稿,或者就是在看虛擬屏幕。現在高科技作弊手段,只有我們想像不到的。

從另一個側面也說明,拜登很可能已經提前拿到了題目。這樣他們早就已經做好充分準備,才能幫助拜登順利作答。但是,越是準備完美,越是值得懷疑,就是一個平時總是考試不及格的人,突然得了99分。真實性就會被質疑了。

我只是提出自己的質疑,並沒有證據能下結論。大家也自行判斷吧。好,今天就說這些了,薇羽看世間,我們明天見。

《薇羽看世間》節目組

(本視頻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