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編寫淫書罪深重 刑罰無終了

文/宋寶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筆底之下的紅妝粉郎,裸露的情色雲煙,是悅人耳目的「時尚」?還是引人罹禍的禍源?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編纂淫書之人,未來將繼續哪些「行程」?在先賢的著作中,從道德層面以及另外空間的角度,提供了清晰的指南。

刊刻淫書害己身 禍及家人

1927年出版的《壽康寶鑑》(增訂本)記載了以下幾個故事。

江南有一書商名叫朱祥,喜好刊刻淫書和小說,或租或賣,聽說有很多人閱覽過了。友人都勸他不要刊刻這些淫穢作品,朱祥譏笑他們太迂腐。沒過幾年,朱祥的雙眼就瞎了。

一天,發生火災,朱祥因為眼睛看不見,逃避不及,導致一半的身體被燒爛。他因極度痛苦,整日悽厲地哀號,三天後就死了。俗話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臨死之前,他自悔自責說:「我刊刻淫書淫畫,發了一些小財,然而卻是害人不少。我的下場應該如此。希望天下的同行,早早劈毀刻版燒掉淫書,不要像我一樣,到頭來痛苦懊悔不已。」然而他的醒悟來得太遲。因為淫業罪行之重,禍及家人,不僅絕了子嗣,他的妻女也淪落到娼家。

筆底雲煙 竟成害命之物

張某天賦異才,然而他將滿腹才華都用來編寫淫詞小說,並且刊刻售賣。他自認為,淫詞豔曲淫書不過都是筆底雲煙,不會損傷自身的陰德。

一天夜裡,張某夢到他故去的父親。張父厲聲苛責:「你著作的淫穢小說,令人看了眼花繚亂,神飛魄散,因你的書使多少人墮落,行為不檢點。陰曹地府對這一類案子,向來降罰最為殘酷。你原本前程遠大,壽數綿長,如今卻都因為這些淫書,將你一生的福分都銷毀折盡了。唉,可惜祖先幾代人積下的福德,竟然喪在你的手上。你還說無損陰德嗎?」張某從夢中驚醒,心中痛悔不已。然而罪業已成,禍及全家跟著遭殃,竟都全部溺死。

編寫淫書罪深重 刑罰無了期

渤海國有一人名叫全如玉,雖然家境貧窮,卻很熱衷從善,時常不忘幫助他人。每當他看見別人做好事,就會發自內心地為別人高興,勉勵別人行善,始終不覺疲倦。他也不惜花費精力,動手抄寫書籍教人向善,勸化更多的人。

有一年,他泛海而行,途中遭遇颶風,船被颶風吹到一座大山前。全如玉上岸,攀到山頂時,忽然出現了一位道者,一派仙風道骨的氣象。道人對全秀才說:「世人崇尚虛假,而天帝喜悅真心。你生平勸人行善,修纂善書,這都是出自真心,而且你也不求別人知曉,善德之功真是最大。」

全秀才連連謙稱不敢當。道者接著說到一些儒生的弊病,憑著聰明才智,編造淫詞豔曲,流害天下。那些人去世後會墮入地獄,遭受無量之苦,且永無出頭之日。道者就帶著全秀才到地府走了一遭。

道人帶著全秀才來到「森羅之殿」。兩邊的柱子貼著對聯曰:「爾既如斯,任爾奸,任爾詐,任爾作惡,少不得庭前勘問。我誠無奈,盡我法,盡我理,盡我奉公,又何須堂下哀求。」對聯的意思大意是說,你在陽間,任憑你奸詐,任憑你作惡,死後一樣要到森羅大殿前接受審判。我主管地府,職責所在,定會盡職盡責,依據法理奉公而行,你又何必堂下苦苦哀求。

這時,一位王者走出大殿,恭敬地迎接道人。道人說:「淫詞豔曲,最能為害人心。讓人在陰間受罰,陽世卻不知情,所以犯邪淫者,一犯再犯,我行我素,依舊如故。可令人帶這個秀才往裡面看明白了,好傳話給世人。倘若人心能夠回心向道,也是大慈悲呀。」

說罷,即出現二名差役,帶著全秀才來到一個地方,看見那裡有幾個人正在受刑,或受刀砍,或受犁耕,或受碓舂(用杵臼舂米或搗物),或下油鍋。每次受刑完畢,遂即恢復原形,接著受刑。經差役介紹,全秀才得知他們生前編纂淫穢小說,毒害了許多人,未來將在地獄萬劫沉淪,哪怕求轉生蛆蟲之道,也不能行。刑罰沒有終了之時。

全秀才心裡萬分恐懼,想要回去。差役就將他引到大殿中。道人辭別森羅殿大王,仍舊拉著全秀才,回到山上。全秀才拜別道人,乘風揚帆,順風而去。

全秀才回到家鄉,逢人便講他的所見所聞,諄諄勸勉世人,守真向善。在渾渾噩噩的塵世,保住那份天良和真心,最能讓上天喜悅。

事據 1927年《壽康寶鑑》(增訂本)@*#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