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話十一:牆倒眾人推

荷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949年後的10月1日,被中共描述為是一個「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的日子」。這一「站」就是71年,中共號稱領跑全國人民進入了世界第二經濟體,卻諱談6億人月收入1000元,更不敢提及71年一直被當作牲口吆喝著「站起來」的國人中,8000萬冤魂倒在暴政血泊中的事實。被中共帶向地獄的中華民族

早在2014年,經濟學者茅予軾就發表文章說,「其實中國在抗戰勝利的時候已經站起來了。」「抗戰勝利中國真正做到了『消滅國恥』,和孫中山所希望的『以平等待我之民族』。我們不但消滅了國恥,而且和世界大國平起平坐。」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的二戰中,美國共投入12萬兵力,最後打到日本本土,國民政府軍隊和美國外援驅除外侮的成果,被八分養兵、專搞內亂的中共竊取了,中共篡權後立刻翻臉不認人,掉轉槍口助陣金日成侵略軍,一邊倒地靠向蘇聯,從此以後把美國污衊成了中國的頭號敵人。

之後的三十年血雨腥風,傳統文化遭到前所未有的破壞;後四十年所謂改革開放,黑白貓論與悶聲大發財,將普世的誠信價值扔進了垃圾筐,權錢交易成了國人眼中的最高幸福指數;1999年以來對法輪功正信信仰的瘋狂打壓,徹底摧毀了信仰文明與現代法制土壤;現任黨魁將數字化極權全民監控發揮到了極致,並將共產主義精神毒品包裝成人類命運共同體,推向全球。

捷克作家米蘭昆德拉說過:「受到烏托邦聲音的迷惑,他們拚命擠進天堂的大門,但當大門在身後砰然關上之後,他們卻發現自己是在地獄裡。」71年過來了,特別是去冬今春的新冠疫情,中共肆意掩蓋導致的百萬生命大消亡的疫情與世界停擺,使全球清醒地認識到:1949年後的中國人原來是被中共帶向地獄了,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

2019年的十月一日是中共所謂70年大慶,黨魁習近平站在天安門城樓目空一切、檢閱三軍。僅一個多月後的11月17日,就爆發了武漢肺炎首個病例,整整一年時間,中共從封口、封城到閉關鎖國的封川,從疫災、洪災到糧荒,從禁一國兩制、禁蒙語到禁現鈔,中共正在把全國打造成一個全球巨大的中心監獄,以此輻射世界,圖謀毀滅人類。

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也僅僅一年時日,中共收穫的是什麼呢?今年的十月一日,中南海已四面楚歌,不再風光,共產牆國到了牆倒眾人推的局面。

美聯邦眾議員:將把中共視為跨國犯罪組織

2020年10月1日,正當國內某些民眾被「歲月靜好、現世安穩」的假相欺騙時,來自全球150多個團體在世界61座城市舉行「抗中(共)護自由」行動。

這一天,華盛頓特區國會大廈上空,自由的旗幟迎風飄揚。自由西藏學生運動、維吾爾運動、南蒙古人權信息中心、華府香港關注組等十幾個人權團體的代表,紛紛在國會大廈前輪番演說,譴責中共對少數民族的迫害。抗議者們高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黑色旗幟,與「自由西藏」、「自由南蒙古」等標語,將中共十月一日國慶日變「全球反共日」。

來自加州的聯邦眾議員佩里面向大眾演說,宣布了一項令台下觀眾鼓舞雀躍的消息:將推動一項法案,將把中國共產黨視為跨國犯罪組織

佩里痛斥中共道德盡失,是邪惡的政權,「因為中國共產黨自行宣布是中國的合法政府,所以他們可以為所欲為,包括各種壓迫、建集中營……這些犯罪活動最終都會得到國際社會的反對,在這之中美國必須發揮領導作用。」佩里此話一出,掌聲雷動。

多國出現拔紅旗行動

安大略省是加拿大的最大省份,省議會原定在9月30日下午舉行中國國旗升旗儀式,慶祝中國國慶,此方案遭到強烈輿論撻伐。聯邦保守黨外交事務評論員莊文浩(Michael Chong)批評說:「兩名加拿大公民仍被無理由地囚禁在中國,加拿大任何層級的政府機構都不應該懸掛中國國旗。」10月1日 加拿大安省議會取消中國升旗儀式。

加拿大因依法逮捕威脅西方國家安全的華為孟晚舟,而遭到中共的打擊報復,渥太華市府早前已表示:「市政廳外不會懸掛中國國旗,以聲援被任意關押在中國監獄中的兩名加拿大人。」

在柏林參加示威活動的國際筆會和平委員會副主席廖天琪女士向媒體表示:「從武漢爆發新冠病毒,中國方面不負責任的做法,造成全球哀鴻遍野說起,……乃至近期對台灣進行的武力震懾,數十趟軍機飛越過台海中線,這不僅是口頭的文攻,是事實上的軍事挑釁和威脅,令人感覺戰爭已經劍拔弩張。」「拿洛杉磯的抗議活動來說,……示威群眾要衝到當地的中國商務辦事處去,把五星紅旗拔下來。這就是『拔旗行動』。」

中共利用「愛國主義」宣傳誤導民眾五星紅旗代表中國和中國人民,以國欺民愚民,早在3000年前,姜子牙就對周文王說:「王者之國,使民富。霸者之國,使士富。僅存之國,使大夫富。無道之國,使國富。」

其實,每一個中國人在那面旗幟上能找到自己真正的位置嗎?大五角星代表中共,四顆小五角星分別代表工人、農民、小資產階級和民族資產階級。71年來,工人、農民和資本家哪個階層沒被鐮刀斧頭黨迫害過?利用你時你就是主人翁,打擊你時你就是階級敵人。直到今天,哪個階層能躲過中共一波一波的割韭菜?工人沒有生產資料,農民沒有土地,民企要姓黨,中共內部要服從核心,要看齊,站錯隊就違反了中共黑幫幫派規矩,你就是罪大惡極的階下囚,國家敵人。

美國會重磅報告:全面反制中共

9月30日,美國國會眾議院共和黨「中國工作組」發布一項已獲得跨黨派支持的報告指出,中共為美國世代挑戰。

這份長達141頁,包含178項為立法措施(其中三分之一的法案項目已獲得參眾兩院其中一院會通過),400餘項政策建議的最新報告被外界評為具有劃時代的意義。眾議院中國工作組主席麥考爾在記者會上嚴肅表示,「現在,我們這個時代最大的挑戰就是中共,這是一個世代挑戰,這份報告是世代文件,它將為國會未來多年政策指引方向。」

報告指出美國川普總統之前的領導人針對中共策略的失敗:「美國領導人所推行的接觸戰略是奠基與這樣的一種假設,那就是擴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雙邊經濟關係將促進美國的國家利益,並促使中國共產黨發生變化。這樣的接觸戰略導致以往常常對中共侵犯人權、經濟惡行、擴張主義侵略、空洞的承諾視而不見,也忽略了中共致力於以敵對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而進行的惡意行為。」

麥考爾表示,中共病毒疫情終於讓美國人醒了過來。他指控中共官員起初試圖隱瞞地方疫情、藏匿相關證據,導致這個病毒蔓延全球。眾議院少數黨黨鞭斯卡利斯(Steve Scalise)表示,中共對全世界隱瞞疫情導致無數民眾喪命。

身為眾議院少數黨領袖麥卡錫星期三在記者會上說,「今天的報告取得了國會史上從未有過的成就:一份全面應對中國威脅的真實藍圖,內容包含了數百項大膽、可實現的想法,這些想法是在與一百多位持各種政治立場的領袖進行討論的基礎上產生的。」

報告強調,對中共的遷就已不再是一種選項,為了維護世界各地的民主自由,美國必須和盟友一起採取果斷行動,重新掌握主動。

美副國務卿克拉奇呼籲推倒中國的防火牆

美國國務院副國務卿克拉奇9月28日訪問德國期間,在柏林勃蘭登堡門旁的美國駐德大使館內的里根雕像旁稱,「借用里根總統的話,習先生推倒中國的防火牆。」克拉奇將視頻上傳到推特上,「柏林牆不見了。但是,出現了新的數字牆——中國的防火牆。中國的防火牆將中國人民與自由世界分隔開來,就像柏林牆將德國人民彼此分隔開來一樣。」

1987年6月12日,美國前總統里根發表了演講,說出了預言冷戰結束的標誌性名言「戈爾巴喬夫,推到這堵牆。」據里根的演講稿撰寫人、胡佛研究所研究員彼得·羅賓遜說,那句名言數度在演講稿中被刪除,因為來自政府內部阻力相當大,當他們偷偷地把一份草稿交給了里根,得到總統的回應是,「好吧,有一段話是關於拆牆的。這就是我想對他們說的話。那堵牆必須推倒。」

兩年後,柏林牆倒塌,沒有人會想到它來的如此之快。30多年之後的今天,已經沒有人期待戈爾巴喬夫會再次降臨,但歷史前進的車輪並沒有減速,美國兩黨與世界的對中共邪惡本性,已經達成破冰的共識。

綠卡面試,黨員身分成障礙

前幾日,美國法律人士鄭存柱披露一名美國公民的父親因其中共黨員身分在洛杉磯機場落地簽證時遭拒而遣返回國。近日網友F先生爆料,在綠卡面試階段被面試官就其黨員身分盤問。F先生早年在國內讀大學時因成績優異,入了中共黨籍,在辦理美國綠卡過程提供了黨員身分說明信,表示許久沒有交黨費已經自動退黨。而他在綠卡面試當天,與同是黨員的妻子一同面試,但被要求分別進去問話。

F先生進入面試間,面試官第一個問題就問他是否為中共黨員,並稱現在移民局不接受被動(passive)的退黨方式,需要有他「主動」退黨的證明。F先生對此頗感疑惑,因為之前他的律師表示,黨員都是寫一封身分說明就可以過關,沒想到還有此要求。他表示,移民官的意思是他要寫信給黨支部,然後將證明給美國移民局看。之後,F先生的太太進屋去面試,也直接被問黨員身分問題。

但本部設在紐約的全球退黨服務中心表示,中心頒發的《退黨(團隊)證書》獲官方認可。美國《移民與國籍法》第212條規定,共產黨員不能移民美國及歸化美國;在辦理綠卡和入籍時,需要調查申請人是否曾加入過共產黨,與共產黨是否有聯繫。《退黨(團隊)證書》可以證明自己已經和中共罪惡政權劃清界限的證書,不僅對得起自己良心,也可以在申請移民或入境等時候,提供給相關政府機構,作為重要的參考文件。

結語:沒有家園只有牆國的十月一日

據推特消息,2020年10月1日早6時許,北京海淀溫泉鎮太舟塢公民韓朋的母親跳樓身亡。韓朋的家被中共強拆,9年了,上訪無果,母親悲憤自殺。因這個強權而導致的家庭及個人悲劇數不勝數,觸目驚心。

對於一個沒有家園只有牆國的國度與國慶,普通中國人的期待,就是想藉此放個小長假罷了,哪有什麼心思愛國?可是今年中共偏偏把這點難得的勞動者休息權利也給剝奪了。推特視頻中一個建築工人不無嘲諷、悲憤地說:「放假?放什麼假?只有對社會沒有用的人才會放假,像我這樣的國家棟梁之才,(中共)怎麼能放假!」

網友們紛紛寄語說:家國復興指日可待,但願來年無「十一」。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