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布拉特:中國經濟所有紅燈亮了

(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楊傑凱採訪報導/秋生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0月10日訊】「與一個控制一切的極權政體不存在『自由貿易』。極權政體不存在牟利動機,對吧?它們控制了每一個公司的資產負債表和財務報告。沒有人知道這一點。」大衛·布拉特說。

在美國上市中國公司的全部市值超過了五千億美元,但是它們卻毋須遵守美國的金融法規,中共限制美國對它們進行全面審計。美國兩黨的國會議員們,都要求它們增加透明度。川普政府已經下令禁止美國退休基金投資中國公司。

那麽美中關係將駛向何處?美國會和中共徹底脫鉤嗎?為什麽中共領導層看上去對他們繼續控制權力的能力感到緊張?

在本期節目中,我們將訪問前弗吉尼亞州聯邦眾議員、現任自由大學(Liberty University)商學院院長大衛‧布拉特(David Alan “Dave” Brat)。

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楊傑凱,歡迎你再次來到《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大衛·布拉特:謝謝你,很高興參加這個節目。

為中共防火墻之內14億中國人

楊傑凱:我也很高興參與這次活動。你組織了這次活動。自由大學這幾天為什麽要來到華府?你們的動機是什麽?

大衛·布拉特:自由大學福爾柯克(Falkirk)中心發起了這次活動。福爾柯克是兩個人名的組合:自由大學校長福爾維爾(Jerry Falwell)以及學生組織領袖查理∙柯克(Charlie Kirk)。這個中心致力於信仰和自由。因此我們注重基本原則、猶太-基督教傳統、美國憲法、法治、自由市場、支持企業的態度和為美國打下基礎的國父們。

此次活動是為了中共防火墻之內的十四億中國人而舉辦。他們沒有自由、得不到信息、受到的壓迫,超出外界想像,對不對?他們工作一週七天,每天十二個小時,外界沒有人知道。

如果你抗命,社會信用系統會介入,你的信譽會被摧毀,你會受到懲罰。我們厭惡這些。因此我們想讓世界知道,這十四億上帝按照自己形象創造的中國人正在經歷什麽。

武漢爆發疫情 中共代表到白宮

我們剛剛舉辦了數個衆星雲集、包括阿肯色州聯邦參議員科頓(Tom Cotton)參與的小組討論會。德州聯邦參議員科魯茲(Ted Cruz)、查理∙柯克今天也來了。田納西州聯邦參議員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和眾議院共和黨自由黨團(Freedom Caucus)參加了昨天的活動。中心議題是如何讓美國人獲得更多有關中共壓迫的消息。他們開始獲得一些信息,但是很難。

我們甚至連第一個障礙都很難逾越:不管其動機如何,中共把武漢肺炎病毒(中共病毒)輸送到了美國。該病毒來自武漢。我覺得美國人還沒有認識到這一點。我認為還不止如此。

我相信中共有動機,而且很明確。他們關閉了武漢的機場、在其首都北京封城,但卻沒有禁飛四十萬架次的航班去米蘭、紐約市以及舊金山。

中共代表去了白宮。在明知道存在中共病毒人傳人的情況下,其高層和美國總統以及白宮的領導層握手。這很令人震驚。然後還有世界衛生組織的謊言等等。

我們只是試圖告訴人們那些基本事實。出於某些原因,一些報章不願意發表任何和中國有關的消息。人們想知道它們的動機是什麽。我教了二十年經濟學。我認為,應該根據它們的財路順藤摸瓜。

楊傑凱:那我們就來談談這一點。

大衛·布拉特:好。

每個國會議員收中國日報 中共在入侵

楊傑凱:昨天我和聯邦衆議員班克斯(Jim Banks)談了一件事。他一直在追蹤一件幾乎所有人都不願意報導的事情:每一個國會議員辦公室,都會收到中共的宣傳喉舌之一《中國日報》的報紙。

大衛·布拉特:令人吃驚。

楊傑凱:在疫情期間,不管下雨還是天晴。迄今為止,沒有人知道是怎麽回事。你剛才提到了經濟目的。媒體為何會同流合污?你能談一談嗎?

大衛·布拉特:美國人觀點多元,我們已經習慣了。因此一份報紙出現了,沒有什麽大不了,直到你發現它是中共的宣傳長臂。現在大多數美國人不知道中共是什麽東西,對不對?因此如果一份報紙出現了,只不過是另一份報紙。

我們生活在一個歡迎任何觀點的國家,但現在這個傳統正在受到威脅,對不對?

在美國大學裡,新馬克思主義教員占據了主導地位,教授宗教、哲學、倫理和歷史以及其它課程,都變得很難。這很瘋狂,但這一切和發生在中國的文化大革命非常相像。他們破除舊的東西,是吧?舊歷史、舊語言、舊倫理、儒家思想、所有舊的一切,他們都要破除。中國人首先攻擊宗教和思想,因為那些是對統治階級的威脅。

美國人沒有認識到其動機、沒有認識到這就是中共的緩慢入侵。每一個明白人都知道中共在和我們戰鬥,是信息戰,而不是武力對抗。他們不想和我們武力對抗。他們看到了我們在海灣戰爭中的作為。他們知道他們不是對手。因此不會有武力對抗,但是信息戰是可以慢慢來的。

對中國人來説,政治就是戰爭,政治就是玩弄語言。而玩弄語言最有效的就是通過媒體和意識形態。因此中共把這套帶到美國,影響了我們的小學到高中教育,大專院校最明顯的例子是孔子學院,但是(中共的)滲透程度遠超於此。這就是我們要在這次峰會中所傳達的消息。

與極權政體不存在「自由貿易」

楊傑凱:你提到福爾柯克中心推崇自由市場,我知道你個人也支持這一點。我想有些人過去曾指責、有些正在指責某些與會嘉賓甚至包括你的立場,都是貿易保護主義。你能談談嗎?

大衛·布拉特:當然。這對我個人來説是新鮮事。我在世界銀行工作過,我研究經濟學。我對數據集裡面所有國家做過回歸分析——世界上總共約有180個國家。你可以用所有的獨立變量對經濟增長率進行回歸分析。這些分析包括巴羅(Barrow)、曼昆(Mankiw)等哈佛大學著名教授,以及曾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研究論文。

他們的數據集不包括共產黨國家、計劃經濟,因為微觀經濟學和宏觀經濟學的所有支柱,都建立在這樣一個的假設上,即定價系統運轉良好、自由市場運轉良好。在計劃經濟中,沒有這樣的條件。因此在純經濟學研究中,它們被排除在外。

回到你的問題上來。對至少部分經濟學者來説,越來越明確的一點是,和一個控制一切的極權政體不存在「自由貿易」,特別是在政治層面上。

極權政體不存在牟利動機,對吧?它們控制了每一個公司的資產負債表和財務報告。沒有人知道這一點。我們卻允許他們的公司涉足我們的指數基金和交易所,並且不需要受到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的審計。但是我們自己的公司卻需要。

這對美國人來説令人震驚。你可以擁有一家中國公司的股票。像過去中國每年經濟增長10%的時候,無疑你會賺錢。但是現在中國的經濟增長率是4%,甚至因為病毒的原因更低。所以你最好盯緊你的錢。我們正在關注這件事。

回到你的問題上來。因為根據自由市場的假設,我們並不是在和一個自由貿易夥伴交易。

在二戰之後,我們和歐洲以及其它國家,建立了布雷頓森林自由體系。每個國家都認同這個體系,並且都變得富裕。我們和過去不共戴天的敵人日本、德國成了朋友。我們現在是朋友。我們互相貿易,共同致富。我們有著同樣根本、自由和基礎性的制度設置。

與過去敵人德日成朋友 中共不守承諾及規則

但是中國不一樣。我們指望了30年。基辛格、尼克松,直到現在,我們幻想:「好,我們現在開始,我們讓他們的下一代富裕起來。他們會喜歡上市場經濟。他們會喜歡上資本主義。民主也會隨之而來。」民主沒有到來。證據很久以前就有了。

民主不但沒有到來,1999年他們(中共)還出版了一本書叫做《超限戰》。他們説:「我們在和你們打仗」。我們沒能馬上理解。美國人想:「你們和我們打仗是什麽意思?」每個人都應該看看這本書。他們是在打仗。

病毒,即使不是100%故意的,他們在利用疫情,在美國流傳不穩定的信息和增加分裂。他們參與了,這無可懷疑。我們辦公室每天收到的中國報章中,都有這些。

楊傑凱:就像你提到的,在德國、日本、美國以及其它國家,有一套規則。當然,總有人想繞過這些規則。但是大家一般來説遵守這些規則。有辦法讓大家負起責任,等等。但是對你提到中共發動的不對稱戰術,中國一直裝出一副遵守規則的樣子,嘴上説遵守規則,但是行動上卻不一樣。請告訴我你對此事的了解。

大衛·布拉特:最明顯的我想是去年,他們(中共)在白宮玫瑰園表示,他們絕不會軍事化南中國海的島嶼。六個月之後,他們開始武裝南海上的島嶼。我們發現美國為政府雇員、國會議員和軍人服務的退休基金系統,投資了中國的武器系統。我們投資了瞄準我們的中國武器系統和公司!幾週前川普總統終止了那些投資,叫做TSP(節儉與儲蓄計劃)。

楊傑凱:對。

大衛·布拉特:參議院以98比0票通過。令人震驚。我們獲得了兩黨的支持。我對此有些驚訝,但我非常高興。下一步就是對中國公司的審計。像總部設在開曼群島的阿里巴巴未被審計過。他們的資產負債表,跟中共的資產負債表是一回事。如果中國說:「你明天早上清零。」他們就得清零。美國的其它中國公司都是這樣。

還有信息戰,比如TikTok以及其它中國信息公司。美國兒童用這些東西上了癮。根據中共法律,在這些信息科技公司的後台,所有的信息都流向中共。我要澄清一點,我提到中國的時候,都是指中共。我們的目的在於,把中國人民從中共的壓迫下解放出來。

楊傑凱:這很有趣。我想你指蓬佩奧國務卿最近的講話。

大衛·布拉特:對。

楊傑凱:那次是我第一次看到一名現任國務卿,談及直接和中國人民溝通,並在同一講話中指出中共是敵人。你認為在不久的將來這會如何展開?

大衛·布拉特:司法部長巴爾的一個講話也建立在同樣的基礎上。他在美國國內做了同樣的事。他説,如果你是在美國的一家公司,和中共合作,你得注意了,我們在觀察你。在美國國內,巴爾已經發出了一個清楚的信號。你要謹言慎行,對你分享的信息非常小心,因為這會產生法律上的問題。

中共撒了太多的謊

蓬佩奧國務卿也同樣,在民族國家關係上,發出了清晰的信號:中共不可信。他重申了里根總統針對蘇聯的一句話:「信任,但要驗證」(trust, but verify)。但是中共的威脅更大,因此蓬佩奧說「不信任,加上驗證」(distrust, and verify)。

這是相當強有力的措辭,對吧?首先,我們不信任你(中共),因為你撒了太多的謊,在白宮玫瑰園、在世界衛生組織、在病毒人傳人問題上等等。我們設法處理了這一切。

前幾天我聽説一些有名的中國人開玩笑説,文化大革命(大饑荒)中幾千萬人死於飢餓,農業一團糟,中國的官方聲明說「大豐收」。簡直讓人震驚。數千萬人餓死,中共的官方報紙宣傳說「大豐收」,糧食多得吃不完。

同樣的事情正在中國發生,是不是?大壩快要決堤,這將對受大壩影響的地區產生巨大衝擊,影響當地三分之二的農業生產。他們已經開始受害。中國還在說同樣的話,對吧?「我們發展很快。形勢大好。中產階級很好。農業大豐收。」不,全是假的。他們自己人什麽都不知道。這是個悲劇。

楊傑凱:我想你是在説文化大革命之前發生的大躍進(大饑荒)。

大衛·布拉特:對。

醫藥製造將會全部回歸 這是國安問題

楊傑凱:非常吸引人。人們在談論的是把製造業搬回美國,或至少是不要把製造業放在中國這個想法,因為在那兒會造成國家安全威脅。值得注意的是,我採訪過羅絲瑪麗∙吉布森(Rosemary Gibson),她的書揭示了大多數美國藥品前體在中國製造。你怎麽想?有很多辯論。大製藥公司對此不感興趣。這是我們看到的。這在多大程度上是國家安全問題?

大衛·布拉特:羅絲瑪麗的書叫做《中國處方》(China Rx)。毫無疑問,醫藥製造將會全部回歸,因為這是個國家安全問題。我們救命的抗感染藥不是美國製造的,零。因此這些部分必須回歸。

現在有趣的是,這些公司,所有哈佛大學畢業的工商管理碩士,卻不懂得經濟常識(Econ 101),包括反壟斷,不要把你的所有鷄蛋放在一個籃子裡。

他們不懂得金融常識(Finance 101),不要把你的所有鷄蛋放在一個籃子裡。可他們正是這麽做的,令人震驚。他們違反了經濟常識、金融常識的全部規則:分散投資。現在他們被困,一定會有震蕩的。

不管你想不想要,那些供應鏈正在回歸,因為公衆的壓力和中國GDP增長率的下滑,是吧?現在中國的市場需求不像以前了。因此供應鏈回歸有多個理由。但這對企業的運營方面構成了嚴重問題。你需要想辦法讓供應鏈運轉並想辦法讓它快速回歸。這些都是很難回答的商業問題。因此我們在今後幾年可能會有點混亂。我想每個人都知道這一點。

楊傑凱:日本撥款資助那些想把供應鏈遷回本國、至少是移出中國的公司。你怎樣看待這種政策?美國如果這麽做,你會怎麽想?

大衛·布拉特:那太好了,為供應鏈遷回本國提供某種稅收優惠。阿肯色州參議員科頓昨天説他有這樣一個法案。你剛才提到了日本。川普總統致力於「美國優先」的政策。乍聽起來,這好像狹窄、自私、短視。

美國建立自由聯盟 好人對抗壞人

但是令人驚異的是,我們正在建立一個自由聯盟。日本是我們最好的朋友之一,莫迪總理的印度、澳大利亞、整個東南亞國家聯盟、甚至撒哈拉以南國家的總統都在抨擊中國,因為中共在一帶一路計劃上欺負他們。

中國試圖在聯合國購買選票,他們欺負撒哈拉以南國家,極為糟糕地對待他們,比如非洲之角的國家、埃塞俄比亞等。情況糟糕透了。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美國優先政策讓英國的「伊莉莎白」號航母和艦隊穿越南中國海。這難道不讓人耳目一新嗎?我們盟友再次團結在一起。這就是好人對抗壞人。英國站在我們一邊,歐洲站在我們一邊。

我相信德國和英國正在重新考慮其基礎設施中的華為投資,他們往這個方向走,簡直令人震驚。因此在國際上傳來了很多好消息。美國被證明是一個好朋友,對不對?我們只是希望所有人都遵循同樣的規則,共同分擔支出。

楊傑凱:你説這是好人再次對抗壞人。真的這麽簡單嗎?

大衛·布拉特:對,就是這麽簡單。中國人能分辨好壞,根據儒家倫理,應該尊敬老人、講真話。如果你想在一個中庸的、世俗的基礎上,實踐亞里士多德倫理學,他們也能分辨好壞。

但是中共不能,中共不會允許任何超越該黨的學説。因此中共首先攻擊地下天主教會、地下基督教會、任何和上帝有關的東西。他們説「如果你想崇拜上帝,你必須首先崇拜習近平和共產黨。它們超越上帝。」

中國經濟所有的紅燈都亮了

我認為中國正在出現裂痕。有一個稱為「(中國)褐皮書」(Beige Book)的文件。這是我們有關經濟的最佳數據。商會的一個人個跟我分享了這文件。我一下子記不起他的名字了。在2019年第三季度,中國經濟所有的紅燈都亮了。所有的經濟基本部門都亮起紅燈。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了幾年,但是紅燈全亮了。

然後,2019年第四季度,(中共)病毒爆發了。不是中共經濟的結果,而是一個罕有的巧合。當被問及:「你最恐懼的噩夢是什麽?」習近平及中共前領導人告訴布什,「我不得不維持中產階級。」但當你經濟的所有紅燈都亮起來、經濟崩跌——這還是在疫情之前——(去年)第四季度,病毒爆發了。

大家都想知道中國究竟發生了什麽。最起碼,他們利用疫情打擊我們。我認為有跡象表明,中國並不像我們想像的那樣強大。我們需要分析局勢,仔細地研究。

楊傑凱:這裡有很多人說這個讓一些人心裡擔憂的詞:脫鉤,某種徹底的切割。這絕對不是很多自由市場派人士經常考慮的事情。你對美國和中國經濟脫鉤怎麽看?

大衛·布拉特:我的看法很簡單。(中共)病毒來自武漢,在我們國家造成了十多萬人死亡。我們想知道病毒的DNA和結構組成。我們想知道其來源、它從哪裡來,以及能幫助我們研製疫苗、消滅病毒的信息。

在我看來,如果中國是一個文明的國家,你會説「中國,我們想去貴國。我們想調查你們的實驗室,和你們的人交談,因為我們想解決這件事。」如果中國説不,我們就100%脫鉤,再見。對不對?

關稅如此之大,有幾千億美元。(中共)通過華爾街的金融資金有幾萬億。如果那一個遭到打擊,中國就完了。我已經提到,褐皮書說中國經濟已經受創。他們經濟受創的一個信號就是,他們正在向消費型經濟轉型,對吧?這是他們的目標。

政府投資已經不靈了。他們的高樓大廈到處都是。他們修建第一個機場,回報率還行;修第二座的時候,回報率就會下降;到修第三座的時候,你就破產了。他們已經走到了盡頭。

中共很虛弱 害怕世界從香港撤出

現在的跡象告訴我,他們很虛弱並害怕世界從香港撤出。我認為他們願意放棄香港,但是香港不只是一個小小貿易港,對吧?那是他們美元的通道。那裡是他們搞到幾萬億美元資助中共的地方。因此如果他們願意放棄作為美元交易樞紐的香港,這告訴我中共正在轉向國內,這更讓人害怕。一個對內鎮壓的中共,讓人無比恐懼。

但這也是一個指標,如果他們願意放棄香港這個對外貿易通道,和讓他們致富的外部世界。他們更多專注於國內,這是一個虛弱的信號。

楊傑凱:他們是否指望美國大企業和國際大企業阻止脫鉤的發生?華爾街肯定有很多反對意見,似乎不願意談論此事。

大衛·布拉特:慣性一定會有的,變化不會一夜之間發生。華爾街一定會極不情願。突然間,你看到《華爾街日報》發表文章說「我們關心香港人民」,「不要操之過急,因為這會傷害香港人民」。

香港人民強烈呼籲,讓我們在這次鬥爭中,站在他們一邊。如果任何人關心香港人民,為什麽不和他們直接對話?為什麽你不關心中國的14億人?在資本準備離開之前,沒人這樣人道、寬容地關心中國人。然後同情心突然出來了。

我想這有點太遲了。但是大企業的轉變會滯後,不可能一夜之間轉變。中國也知道這一點。這些企業有大概五年或十年時間重新布局,他們必須得重組。

美中脫鉤終究發生 將重新佈局

楊傑凱:你認為這種脫鉤會延續多長時間?

大衛·布拉特:我剛才説錯了——這取決於這次大選,對吧?川普上台,40年來直面中國的第一位總統。如果拜登獲勝——拜登和前總統克林頓,都支持最中國的最惠國待遇;他們確保了中國公司不受審計。如果拜登獲勝,他是中國的朋友。拜登的兒子從中國拿到了15億美元的投資專案。這已經被廣泛報導。如果這事成真,就不會有脫鉤。

拜登和民主黨會保護億萬富翁階層及其在華投資。在某種意義上,我們將會重新回到川普之前。但仍會有人做出理性商業決策,「中國沒有吹噓得那麽好。」部分供應鏈會因此回歸。但在國際政治層面,如果拜登獲勝,中美關係會比如果川普獲勝更加友好。

楊傑凱:假設脫鉤終究發生了。前總統克林頓給了中國最惠國待遇等等。實際上,你也許知道,衆議院議長佩洛西,當年是反對給中國最惠國待遇的領軍人物。這也許説明了在中國問題上的兩黨合作。

讓我們假設脫鉤真的發生,需要多長時間?

大衛·布拉特:我覺得需要十年到二十年時間才能脫鉤。慣性很大,生產線、供應鏈、以及各種組成部分。這可不像撕下一塊創可貼那麽容易,對不對?即使你有這樣的意願,也需要十年時間。

但由於「脫鉤」聲明的效應,市場是具有前瞻性的。如果美國政府宣布脫鉤並且開始行動,對經濟而言,心理是最重要的。雖然脫鉤會花點時間,但是每個人都會清楚地領會到這個信號。如果我們說,「我們要脫鉤。」這會令人震驚。蓬佩奧的講話,已經有這種效應,我要説我們已經完成了20%的脫鉤。他説出這句話,非常有力,以後很難有國務卿去反對他的論點。

中共是個威脅 左媒「政治化」

楊傑凱:許多數據都表明,美國人更加清楚中國是個威脅。還不止是美國人,在自由世界的幾乎每個國家,都有更多人意識到中國是個威脅,中國不是個起積極作用的實體。在你的新聞稿中,我記得你説,美國人對這個不是太清楚。怎樣才能讓美國人明白呢?究竟什麽才是他們應該明白的最重要事件?

大衛·布拉特:我想,實事之一是中國有意把中共病毒傳到美國,對不對?在多大程度上他們在實驗室中,開發了這個病毒?我們還沒有證據。他們是不是開放國門,把病毒放出來?是的。他們有這個意圖,這很清楚。如果美國人看到這個事實……

但是媒體卻不報導這個。CNN、NBC、《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都不願意沾這件事,因為它們把這事政治化了。它們知道如果事實傳播出去,非常有利於川普總統、非常不利於拜登。然後疫情襲來。六個月前,你去參加體育活動,你去教堂,你去餐館吃飯,你健康良好。

這一切都變得一團糟。我們現在在所有方面,都是災難般的噩夢。四百萬人失業,十多萬人死亡,各地有很多人感染。沒有體育活動。兩千年來人們首次不能參加復活節活動。這讓人震驚,對吧?這從來沒有發生過。這一切都是由於來自武漢的病毒,所有一切。這就是為什麽這個障礙極具破壞力。如果中共送來病毒的斷言是真的,任何其它事情都會以它做為基礎。左派知道這一點,他們十分害怕這一點。

楊傑凱:那麽我們如何傳播這個信息?自由大學如何參與其中?這當然是個事實。

大衛·布拉特:昨天,我對每個發言的人都提出了這個問題,從參議院的科頓、布萊克本,到眾議院共和黨自由黨團的14名成員,再到班克斯和科倫肖(Crenshaw)。他們是對中共之戰的領軍人物。每個人都認同中國送來了病毒。這個信息已經流傳出去,這是個他們如何講述事實的問題。

美國人仍舊保留了很多猶太-基督教傳統的歷史遺存:愛你的鄰居、心地善良。他們無法理解有另外一種體系存在——中共,不是中國,是中共——可以犯下那樣大的罪行。他們無法理解那種邪惡,超越了限度。

因此,美國人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明白。當他們回過神來,就像丘吉爾或某人説過的,美國人善良,他們有時候犯錯誤,但最終他們會做正確的事。如果我是中國,我會因為美國人從根本上是好人而害怕。最終,我們會做正確的事,他們會垮台。

被活摘器官的人都是善良異議人士

楊傑凱:這很耐人尋味。你剛才説的正是我在過去十五年告訴人們有關為器官而殺人的行業,現在仍然存在並且繁榮。這是個令人恐懼的雙關語,但是在中國,讓人無法理解,難以想像。你不能從表面上相信。人們會説:我需要證據,我需要鐵證。否則我如何才能相信?

大衛·布拉特:中國從活體上摘除器官,那些被活摘的人都是善良的異議人士。他們因為嚮往自由而被關進監獄、受到懲罰。但是他們沒能獲得正義,而是被謀殺。他們的器官賣給那些臨時需要器官的有錢人。

在美國人心目裡,已經有很多陰暗面的東西。你在新聞中聽到那個消息,你會説:「對不起,我已經無法承受。我不想聼。」但那是事實,並非只是單個數據。很多的異議人士被害,這個器官活摘的事情、維吾爾人、西藏人,可以不停地說下去。

楊傑凱:自由大學的學生怎樣?首先,你們有多少學生?他們怎樣獲得這些事實?

大衛·布拉特:這是其中一部分:下一代在了解。下一代確實關注這些事情,對吧?我把他們看成世界歷史上第一代喜愛他們父母的孩子。這很有希望,很獨特。他們想幫助他們的鄰居。他們想為這個世界做好事。這很正面。我們校園一共有一萬五千名學生。

楊傑凱:是Z世代嗎?

讓所有人知道真相

大衛·布拉特:我都不知道Z世代何時截止。我不太明白,但是我們校園有一萬五千名學生,世界各地還有11萬名網上學生。猶太-基督教傳統——我們培養基督的戰士,這是我們的目標——是大愛,是正義。因此有緊張因素存在,但是我們必須教育我們的學生,這樣他們才能分辨什麽是做正確的事情。

楊傑凱:我想我的問題是,你説中共給美國送來病毒是個事實。如果美國人都知道,那麽自由大學的十二萬五千名學生是否知道?

大衛·布拉特:對,這就是我的目標。我是商學院的院長。我們正在把所有的信息擺出來。在此次峰會以及別的峰會上,我們會不停地放映新聞剪輯,包括那些在這裡發言人的聲音,也許包括《大紀元時報》,使用所有這些。

此次活動是個智庫,但是我們把它叫做行動峰會,因為我們不想發布一個白皮書就完事。我們想學習,然後出去改變世界,建設上帝的國。這是我們的目標。這也許是我們時代的最重大問題。因此這將是教育的一部分,我們將會堅持到底。

楊傑凱:好。在我們結束之前,你還有什麽話要說?

大衛·布拉特:沒有了。我只想感謝《大紀元時報》和你們做的工作。我知道出於正確的原因,我們有道義責任幫助中國人。我知道你和很多中國異議人士是朋友並有合作。你的心地很好,因為每個人都知道我們有一個大問題。我們必須解決這個問題,把世界變成一個好地方。

楊傑凱:對,我們將繼續做我們所做的。很高興能訪問你。

大衛·布拉特:謝謝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