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與《推背圖》預言的應驗與變換2

——東西方預言合璧 作者:古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上一篇通過天象的精確吻合,解開了《聖經‧啟示錄》預言的千古之謎,原來「婦人生子」(室女生子)的謎語,隱喻的時間、國度是當代的中國,預言中的「宇宙正邪大戰」,包括大瘟疫在內的「封印大災」,以及新天地,都聚焦在那裡。

這一篇,我們把木星運行的軌跡,換成中國天象背景,上述預言的「中國版本」也隨之展露無遺,而且更深刻地揭示了謎底。

(四)《啟示錄》室女生子,與《推背圖》天象合璧

圖2:金批本《推背圖》第52象,預言了乾坤再造。(作者古金提供)

整體解讀《推背圖》這一象預言,會發現它不但涵蓋了《聖經》中「室女生子」的天象,而且向前向後,都有延伸。

1. 謎語解析

「彗星乍見 不利東北」:指1986年2月,哈雷彗星出現,當時中國的國家環境:不利東歐和北邊的蘇聯。1986年3月,前蘇聯共黨總書記戈巴契夫開始「新思維」改革,民主自由風在國際共產陣營颳起。1989年東歐劇變,1990年德國統一,1991年蘇聯崩解,八個國家摒棄了社會主義。

國際局勢影響到中國,這只是一個方面,在高層視角看,是中國在天象的帶動下,也應運而起。1986年中國大陸學潮,順民意的胡耀邦被中共迫害、下台;1989年學潮再起,順民意的趙紫陽被軟禁,旋即中共在北京「六四屠殺」,開槍鎮壓學生民主運動。

「踽踽何之 瞻彼樂國」:趙紫陽不屈不撓,拒不認錯,默默走上了為理想、為民主自由獻身的終身軟禁的生涯。

畫謎:太陽在古代比喻天子帝王。圖中一人,背離太陽而行,喻指1989年「六四屠殺」前後,趙紫陽失去了形式上的國家元首地位,被囚禁迫害,但不屈服。太陽也隱喻趙紫陽的「陽」字。

「攙槍一點現東方」:彗星象徵戰亂,中國古代稱之為攙槍星。本句指哈雷彗星到來3年後,北京1989年發生「六四天安門事件」,參與民主運動的學生、市民被中共用機槍坦克屠殺。

「吳楚依然有帝王」:吳楚人氏江澤民(生於揚州)將成為中共魁首,最終掌控中國政權。

「門外客來終不久」:共產黨這個集團,是德國發源、蘇聯改進、大陸承襲,也就是「門外來客」,不會長久。中共文革,砸爛了中華的傳統文化,而今中共讓中國人民數典忘祖,宣揚無神論,戰天鬥地,造成巨大的生態災難和人禍,與敬天畏神的中華傳統格格不入,無法長久。

「乾坤再造在角亢」:乾坤再造,時間、年歲在何年?歲在角亢。隱喻,歲星守在角宿(對應西方天象的室女生子)、再經行亢宿。如圖1。

卦謎:泰卦,上為坤,代表地;下為乾,指天,簡稱地天泰。天藏在地下,人看不見。隱喻「乾坤再造」之後,人也看不見,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展現在人間。

此外,還隱喻「否極見泰」,形容倒楣到極點時,會時來運轉,看到泰卦好運。也暗示中共這個「門外來客」終究不會長久,但是中國人民會倒楣到極點——對應《聖經》預言的種種大災難經歷之後,才會覺醒,摒棄中共,新天地才能展現人間。

2. 木彗周期,億年難遇

雖然木星12年轉一圈,但是不是每12年就「歲在角亢」。木星每轉一圈,都要經過28宿,都要經行角宿、亢宿,但是普通的穿行而過,在天象學上沒有多大意義,只有拐彎留守在某宿,才有意義。

1993年歲星留守太微,歲在太微。1994年,是歲星順行守氐宿、逆行守亢宿,歲在氐亢,與《推背圖》的「歲在角亢」不符(見下圖)。

圖3:1993~1994年木星軌跡圖,1993年歲星在太微,1994年「歲在氐亢」,沒有留守角宿。 (作者古金提供)

12年後的2005~2006年,也是歲星守太微、守氐亢,也沒有穿過太微和角宿的界線[1],也與《推背圖》的歲在角亢不合。

圖4:2005~2006年木星軌跡圖,2005年的留守,歲星在太微;2006年,歲在氐亢。(古金提供)

當然,上一篇說過木星留守的大周期是344年,也就是每隔344年,如1673年,就會有與2017年極為相似的「歲在角亢」的天象,但是,這並不是說「乾坤再造在角亢」還可以指那些周期——因為解《推背圖》最忌諱的就是盲人摸象,孤立解讀。結合「攙槍一點現東方」的哈雷彗星周期(76年),那麼5000年的人類文明史,就僅有一次了。如果再結合「吳楚依然有帝王」、「門外客來終不久」,這兩個特徵,除了2017年,恐怕地球的歷史中,再難找到其它答案了。

圖5:2106年12月28日木星進入角宿範圍,2017年2月6日守角,開啟了歲在角亢的天象。(古金提供)

所以說,只有2017年2月6日,是歲星守角宿、過亢,吻合《推背圖》隱喻的歲在角亢,見圖5。

由此可見,《聖經》和《推背圖》異曲同工,「新天新地」和「乾坤再造」,一致地指向了「末後人類劫難和宇宙更新」。

(五)熒惑守尾,撒旦傷腿

上面講述的東西方天象殊途同歸,並不是第一次,還有更典型的。

圖6:2001年火星軌跡在東西方天象文化的不同展現,殊途同歸,天懲撒旦,是中共魁首的劫數。(作者古金提供)

圖6上方的「2001熒惑守心圖」,一度在網上廣傳,其實是個錯畫圖。按照中國天象學的縱向分區,火星的拐點在尾宿範圍,所以不是守心,而是守尾。中國天象學有「熒惑守心死天子」的說法,這符合歷史規律。因為不是守心,天子也就沒有死劫。但是這個位置離代表天子的「心宿」很近,對天子有傷害,尾宿的分野在燕地,北京正在其中,當年中共魁首、掌控中國政權的江澤民正應了這一劫。

《啟示錄》預言:「Rev13:3我看見獸的七頭中,有一個似乎受了致命傷,那傷卻醫好了。」

對應到天象上,圖6下方,換成西方天象背景,火星拐點(最凶險的時刻)正點在天蠍座的後腿上。天蠍座,是行星軌跡穿過的星座中,唯一代表邪惡的一個,象徵宇宙的邪惡勢力撒旦。火星劍指撒旦的腿,對應當時江澤民腿得了怪病,但不致命,久治不愈,私下找高人治病。天象的影響慢慢過去,江的腿也慢慢好了。

這次東西方天象合璧,共同指向《聖經》預言的宇宙正邪大戰的焦點,明確指出撒旦對應中共的魁首,為解開《啟示錄》預言,指明了正確的方向。而《啟示錄》中兩次出現了「日出之地」,明顯指東方古國,也驗證了天象之指。

(六)象徵喻寫?歷代誤解

歷代基督徒、學者,基本都認為《啟示錄》預言是用象徵手法寫成的,其中有些學者認為是作者約翰有意而為,是這樣嗎?

1. 渾然天成,不敢改動

如果約翰看到的是一樣,寫到紙上又必須得變成另外的樣子,處處改變,處處設下隱晦的象徵、得多累?多傷腦筋?寫出來的東西得多不自然啊,而且一定會留下疏漏——可是,看《啟示錄》一文,是自然行文,渾然天成,全篇展現的是:神主、長老、天使在用象徵的語言說話,約翰處處如實地記錄。

進一步,如果是約翰用象徵手法寫作《啟示錄》,必然要把神主、長老、天使的原話也隱去真實,改成象徵的語言,以達到通篇一致的風格,和其它景象的修改相吻合,這不成了改動聖者的話了麼?這罪業太大了,約翰絕不敢這麼做。所以,約翰並沒有改動聖者的話,也沒有把他看到的景象改成象徵詞,約翰都是在一致地如實描述和記錄,這是全篇一貫而成的根源。

2. 展現即象徵,切換選時空

《啟示錄》的全部異象,都是神以象徵的景象和象徵語言演繹出來,約翰如實記錄,所以才能天衣無縫、渾然天成。

那麼,神為什麼要用象徵手法呢?三個原因。

(1)不能直接洩漏天機

(2)採用信徒能理解的文化形式

如果用未來真實發生時的時間、地名、人名、文化、景象來直接展現,巨大的文化鴻溝、時空鴻溝,約翰無法跨越也看不懂,即使他記錄下來,當時的基督徒更看不懂,認為完全與自己無關,為什麼要為基督教傳頌、獻身呢?所以,要用當時的人能理解的時間、地名、人名、文化、景象來演出異象。

(3)山川戎馬異,人眾古今同

圖7:十五世紀達芬奇名畫「最後的晚餐」復原圖。(作者古金提供)

中間是耶穌,12使徒座位順行從左至右依次為:(1)巴多羅買(Bartholomew),(2)大雅各(James),(3)安德列(Andrew),(4)彼得(Peter),(5)猶大,(6)約翰(《啟示錄》的作者),(7)多馬(Thomas),(8)小雅各,(9)菲力浦(Philip),(10)馬太(Mathew),(11)西門(Simon),(12)達太(Thaddaeus)。

這幅《最後的晚餐》,是歐洲文藝復興時期著名的畫家達芬奇的名畫,是人類藝術史上的巔峰之作。畫的是耶穌受難前夕,和他的12位弟子共進晚餐的場景:耶穌預言了自己的死難,宣布他的這12使徒中,有一個人出賣了他,弟子們震驚地凝固在了那一時刻。

這幅神來之作,構圖靈動、人物逼真,也是在神啟的靈感之下,通過達芬奇高超的技藝描繪出來。同理,《啟示錄》是約翰把神啟的異象,用文字如實描述出來。上圖這12使徒,和耶穌當年親自傳代的弟子、歷代基督教的聖徒,現在基本都轉生到了中國得法,在當代做了被撒旦迫害的法徒,國家文化、修煉法門、人種服飾有變,實質的元神、魂魄,還是那些舊人。用現代科學前沿理解的語言可以這樣說,打開「平行宇宙」中的某個時空,以該時空的高維空間的面貌展現給約翰,即是他看到的異象。

闡明了這些關鍵之處,《啟示錄》預言的千古謎團,也就迎刃而解了。(未完,待續)

注釋:

[1]註:筆者劃分星宿的分區,與古代完全不同。古代有一套嚴整的規則,非常複雜,直接下定義,並不講其中的道理。用那些系統既不能深入解開古代天象的妙諦,又無法解透當代天象的真機。筆者嘗試最簡單的劃分:兩個臨近星宿中間平分,卻能洞悉古今天象的迷局。@*

-點閱【《聖經》與《推背圖》預言的應驗與變換】相關文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