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事變‧蔣宋夫婦】騎虎難下 叛將悔禍

系列之九 作者:章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題記:本系列文章,筆者以蔣宋夫婦的視角,回顧西安事變前後的歷史,一覽蔣公「安內攘外」決策超越時代的洞見,同時呈現蔣公伉儷的做人理念、傳統價值觀。雖鼎鑊在前,刀鋸在後,蔣公身在虎穴威武不屈,為萬世樹楷模,留正氣在人間。本系列也將再現信仰的力量。面臨國難壓頂,蔣夫人宋美齡於難中不亂。聖誕之日,上天再降神諭。蔣公夫婦依靠正信闖過危難,南京四十萬國民歡迎國主安然歸來……

西安事變之前,張學良和中共有過數次密談,每次密談都會討論到是否能得到蘇聯的援助。他打算投靠蘇聯,聯合中共在西北割據。他想做獅子,不想做綿羊,因此公開叛蔣,發動了西安事變。然而,蘇聯為了自身的利益打算,犧牲了張學良,中共為了自身的生存,出賣了張學良,使張的計劃落空,造成他騎虎難下的局面。

蔣介石剿共,張學良、楊虎城二人抗命,打著「抗日」的名義,反對繼續剿共。張的心腹黎天才曾對蔣介石說,張學良的抗日主張「乃由於其所屬幹部一般情緒反映」。蔣介石睿眼犀利,一語道破真相,說:「這都是共產黨代表你們製造的假士氣。」蔣認為,如果張學良、楊虎城二部真有心抗日,「九一八事變之後,隨時都可以和日本人拚命,何至鬧到今天這種局面」。

在蔣的眼裡,張學良想做兩方面代表,又想代表國民政府,又想代表共黨提出請願,「一人絕對不能代表兩方面」,蔣介石讓黎天才勸張清醒清醒,不要被惡化分子攪亂了。黎天才本就是共諜,聽到蔣的話,立即反駁。蔣介石當場震怒,期望他們能夠回頭是岸,頂天立地地做人。

張、楊二人發動兵諫劫蔣後,張學良向蔣介石提出了八個條件,「並明言此時有共黨參加其間」,蔣一聽大怒,痛斥他無恥無信。

對於張、楊二人這次的舉動,宋美齡認為,他們不僅擾亂了國家秩序,也令其人格掃地。他們身為軍人,以下犯上踐踏國法綱紀。更令人痛惜的是,蔣介石帶領國府,數年來嘔心瀝血,為了一統國家運籌帷幄,所幸已告完成。這正好能在國際社會上增進中國的信譽,造成萬世福利之事,如今也被張、楊等人幾乎毀於一旦。

西北軍、東北軍人數眾多,軍械精良,倘若西安事變不能和平解決,就會釀成空前內戰,召致慘痛的浩劫。日本和蘇聯等國也正在虎視眈眈的盯著事變進展,盼著中國爆發內戰,好趁機大規模侵華,完成統治中國的迷夢。

這些對於宋美齡,都如同魅影,在心裡揮之不去。當她聽說國府主戰派堅持出兵討逆的論調後,心中對未來增添了許多擔憂。

從一開始,宋美齡就主張和平解決西安事變,而且她是抱著很大的信念來到西安。中共從一開始是主張審蔣、殺蔣的,後來在蘇聯主子的介入下,態度突然大變。

斯大林命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向中共傳達指示:倒蔣會引發內戰,這會有利於日本,命令毛釋蔣,和平解決事變。在蘇聯的授意下,這才有了毛、周、朱所宣布的中共主張和平解決西安事變的電文。

中共收到蘇聯的「釋蔣」令後,就出賣了張學良,並派周恩來去西安,轉告張「不能動(蔣)一根汗毛」。據共黨份子張國燾《我的回憶》一書記載,「周恩來於十四日與張密談,逕行表示蘇聯大致不會援助西安,張學良最初的反應甚為憤慨,他似覺得為共方所賣,以往共方老是吹噓蘇聯可以援助,現在他已成騎虎,中共竟臨陣抽腿,不兌現了。」

張學良想割據西北的計劃落空,一時騎虎難下,感到非常憤怒。他被蘇聯拋棄,被中共出賣,他本人又沒有能力解決叛變事件。叛軍內部分裂、分歧,各方疑慮,籠罩著西安,氣氛令人緊張焦悚。

西安事變當年,蔣介石與黨員合照。(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12月14日這天,張學良來見蔣介石,站立在門後,禁不住地落淚。他說,蔣委員長的日記以及重要的文件,他和那些叛將們都已經閱讀了。今天才知道,原來委員長的人格如此偉大。張學良直嘆,委員長對革命的忠誠,對救國的苦心,實在不是他們這些人所能想像得到。

他坦誠:「委員長不是在日記中罵我無人格嗎?我今天自己思考,實在覺得沒有人格。」如果能知道蔣介石在日記中所說的話,哪怕十分之一二呢,他也決不會發起西安事變,做出這等輕率鹵莽的行動。

張看了蔣的日記,悔罪萬分,他想設法祕密地送蔣回南京。蔣介石拒絕了,他一再強調「人格重於生命」,行事要光明正大,堂堂正正,絕不能鬼鬼祟祟地潛行。張學良見蔣介石不肯隨他遷居他處,在一旁哭了很久。

宋美齡抵達西安後,親眼目睹了蔣介石所遭受的傷害,想到中國面臨的局面,她抱著鎮靜且又誠摯的態度,和張學良商談。她坦誠相告:他們想要以武力強迫委員長做任何事,都不會有成功的希望。宋美齡告訴張學良,他們發動事變自以為得到全國各界的支持,這實在是他們的錯覺。如今大錯已成,應當如何補救,則是張楊等人眼下面臨的問題。

西安事變時的張學良。(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張學良當即表示:夫人如果在這裡,決對不致於發生這種不幸之事。這句話令宋美齡深感驚訝,張學良公開承認:「我們劫持委員長,自知舉動不當。」他被中共出賣後,很想與蔣介石對話。然而,蔣拒絕與他們對話,自被囚禁以來,一直閉口不願多說一句話。張學良非常希望宋美齡能婉勸委員長息怒。為了能找到出路,他一再退讓,並表示:「其實我們並沒有什麼要求,不要錢,不要地盤,即便簽署任何文件也不是我們的願望。」目前對於他們最重要的是:如何保命。

宋美齡相信他說的話,然而對於當前的窘迫困境,她希望張學良能立即恢復委員長的自由,才能在世人面前證明他確實沒有其它計劃。張聲言,以他個人的意願,願意當即恢復委員長自由。然而他也表示,事變一事涉及到諸人,他不得不徵求眾人的同意。宋美齡敦促他,趕緊轉告涉事眾人,儘快安排與她面談。凡是蔣委員長不想見的人,她都可以代為接見。

張學良統帥數十萬大軍,曾主政整個東北,說起人生閱歷和見識頗為豐富,然而此次他實在不知該如何面對蔣介石,應該如何解決此事。他曾多次試著向蔣介石申述,但都遭到蔣的嚴厲呵斥。

宋美齡勸慰他,說:「那是你還不了解委員長。委員長斥責誰,是因為對其寄予厚望。倘若鄙視你,視你為棄材,他決不會再浪費這麼多精力,嚴加斥責你。你常稱事委員長如事父。他相信你講這話時的誠意,自然對你不假顏色,不會客氣。」

叛軍囚禁蔣介石時,張學良的部下從蔣的身邊搜出一些文件,其中有二封是宋美齡致蔣的信函。信中,宋美齡告訴委員長「深感我二人共同救國之事業,未能盡責之處甚多,此後當加倍努力,一方面不負人民付託之重任,一方面不背我二人結婚時為民服務之誓言」。張學良讀到這番話感動萬分。他說:「在這二封信函中,夫人為民眾謀求福利流露出至誠之心,所以深信夫人此來,一定可以調解現局,使委員長早日離開陝地。」

宋美齡很有智慧,順著張學良所說的話,順勢勸導他:「你應當還記得,那封信函中還有一句話,即我等救國之努力,會隨時默禱聖靈啟導,才能免於過錯。你若有誠意有所建樹,也應當隨時祈求聖靈嚮導。」

張學良表示,發動事變的將領們仍舊一致推崇蔣委員長為國家唯一領袖。他請宋美齡婉勸委員長,幫助他們解決這場危局。

參考資料:

1.陳鵬仁主編:〈西安事變回憶錄〉,《蔣夫人宋美齡女士言論選集》一、論著。中正文教基金會研究平台,http://www.ccfd.org.tw/ccef001/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3278:2015-04-20-05-51-14&catid=453&Itemid=258。

2.秦孝儀主編:〈西安半月記〉,《總統蔣公思想言論總集 》 卷三十五 甲、文錄,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委員會,1984。中正文教基金會研究平台,http://ccfd.org.tw/ccef001/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3149:2014-06-12-06-17-19&catid=277:2014-06-12-03-27-33&Itemid=256。

3.葉永烈:《毛澤東與蔣介石》(四川人民出版社 華夏出版社),http://www.dushu369.com/mingrenzhuanji/mzdjjs/。

4.張國燾:《我的回憶》,第3冊,332頁,東方出版社,1991。@*

點閱【西安事變‧蔣宋夫婦】系列文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