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遠快評】5國財富版圖及美版太子黨的中國夢

解析拜登危機3大關鍵點/何時司法調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0月21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0月20號星期二,歡迎大家繼續關注我們的節目。在討論今天的話題之前我有一件事情需要向各位朋友告知一下。由於現在的工作量比較大,難以各個方面都兼顧,所以我可能會儘快把現在的唐靖遠快評轉移到我在Youtube新開的自己的頻道中去,我的新頻道名字叫做「遠見快評」,遙遠的遠,看見的見,大家無論用簡體字還是正體字(也即是繁體字)搜索,都可以看到這個頻道。非常歡迎大家訂閱我的頻道,以後我可能會集中在這個頻道來和大家分享我對重要時事的一些看法和解讀,也希望各位朋友多多分享並留言互動。

好的,下面我們就進入今天的話題。我們來重點討論一下拜登醜聞這一系列的爆料中的幾個重點問題。

從昨天新一輪的爆料後到今天,拜登醜聞基本上開始進入到一個發酵期,也就是大家都非常熟悉的那個「讓子彈飛一會」的狀態。由於這幾輪爆料的信息量非常龐大,各種內幕幾乎是轟炸式的密集出現,導致很多人都有一種目不暇接的感覺,同時也感覺相關信息有點亂。

我們今天就利用這個短暫的發酵期來和大家梳理一下,這個爆炸性新聞的幾個重要關節點。

首先一個最重要的問題,也是大家都非常關注、甚至都有點感到奇怪的問題,就是為什麼這麼多有分量的證據曝光了,美國司法部門還沒有對拜登父子啟動司法調查?

這個問題其實恰恰也和今天拜登醜聞的最新的信息是吻合的。

今天早上美國總統川普在接受福克斯新聞的「福克斯與朋友」(Fox&Friends)節目獨家採訪時,直接說亨特的電腦是一個「來自地獄的電腦」。他公開敦促司法部長巴爾應該儘快採取行動,任命一個特別檢察官來啟動對拜登父子的調查。

實際上,在川普總統之前,已經有至少12名眾議院的共和黨議員聯合寫信給司法部長巴爾,敦促他任命一名特別檢查官,調查拜登兒子亨特的筆記本電腦中曝光的醜聞,尤其拜登在奧巴馬政府任職期間,是否獲得過外國資金?另外,拜登是否允許他的兒子向外國商業實體兜售與他父親的聯繫等問題。

這就涉及到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就是這個特別檢察官制度。

特別檢察官是美國負責對國家高級行政官員違法犯罪行為進行調查和起訴的官員。這一職位出現於1973年對尼克松總統「水門事件」的調查,其初衷是為了排除政治干擾,更有效地反對政治腐敗。

「水門事件」導致尼克松總統辭職下台後,這個獨立於行政、檢察系統之外的特別檢察官名噪一時。於是在1978年的時候,美國國會先後通過了《政府行為道德法》和《獨立檢察官法》等法案,將獨立檢察官制度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了下來。

1983年,美國國會對《政府行為道德法》進行了修改,將特別檢察官的名稱改為獨立法律顧問,這就是特別檢察官也被稱為獨立檢察官的由來。這個獨立檢察官的權力非常大,簡單來說,他既不隸屬於司法部長領導的聯邦檢察系統,也不屬於聯邦法院系統,而是一種為調查國家高級官員犯罪情況而設立的臨時性職務。他有權動用無限財政資源,以無限時間調查案件,直到查明真相為止。

但這樣一來也就引發巨大爭議,主要是因為兩點:1、獨立檢察官事實上成為不受立法行政和司法系統制約的第四權,所以被質疑違反了三權分立的基本原則。2、由於法律賦予獨立檢察官近乎無限的權力、財力和時間,導致獨立檢察官本身成為一種幾乎不受監督的絕對權力,這無疑是民主制衡原則下不能允許的。

所以,當《獨立檢察官法》在1999年到期時,國會經過長達數月的聽證會後,一致認為該法的實踐已失敗,理由就是「企圖在現行的三權分立制度中強行加入第四權」。所以獨立檢察官制度在實行21年後走向了終結。

儘管如此,獨立檢察官的部分職權按照司法程序,仍然重新落在美國司法部的身上。一旦需要,司法部長有權任命一位檢察官對有問題的高官進行調查,而且會制定相應的制約機制。

自「水門事件」以來,美國曾八次啟用獨立檢察官,如果這次對拜登啟動調查,將是第9次。川普總統和國會議員的集體表態是一個標誌,意味著拜登父子醜聞的焦點,開始從「拜登父子做了什麼」的輿論爆料,向走入「應調查拜登父子做了什麼」的司法程序轉變。

與此同時,這也是拜登危機的一個重要關節點,就是這場危機從拜登家庭的腐敗,可能引出美國司法系統的腐敗,這當然是危機在迅速擴大的標誌。

到目前為止,我們看到無論FBI還是司法部長巴爾,都對拜登系列醜聞保持沉默,沒有任何公開表態。因為特別檢察官的任免權在於司法部長,所以巴爾本人對拜登的命運可以說起著決定性因素。

根據《政府道德法》的規定,司法部長在收到有關政府高級官員涉嫌違法的信息時,首先可以進行為期90天的初查,初查結束後,如果司法部長不能認定受調查對象是清白的,案件就要移送給哥倫比亞地區聯邦上訴法院,由三名法官組成的合議庭來任命特別檢察官並決定特別檢察官的調查範圍。

也就是說,從某種程度上看,對「為什麼還不調查拜登」這個大眾最關注的問題,巴爾完全可以合理合法的在大選之後來給出解答。

下面我們簡單總結、梳理一下拜登父子財富版圖的幾大來源。

截至目前為止,已經曝光的信息顯示,拜登父子的財富路線圖至少涉及到了5個國家,他們分別是中國、俄國、烏克蘭、哈薩克斯坦和羅馬尼亞。

這5個國家中,拜登父子在前4個國家的貪腐行為都已經有比較確鑿的證據被披露了,這些證據要麼是郵件,要麼是國會調查報告。只有最後一個羅馬尼亞,目前有高層人士口頭曝光,但暫時還未看到實質性的東西。

這部分信息是白宮辦公廳主任馬克•梅多斯在昨天福克斯商業網「晚間編輯」的廣播中披露出來的,他表示在流向拜登家族的款項中有一些來自羅馬尼亞,烏克蘭和中國,而非常湊巧的是,拜登在擔任副總統職務期間,恰好就是這三個國家的特使。

這是第一次有相對可靠的渠道透露出來,亨特與羅馬尼亞有密切的關係,但梅多斯並未對此有進一步詳細的說明,所以大眾只能繼續等待後續的爆料。

不過,這個信息倒是很容易讓人聯想起參議院委員會在9月23日發布報告,這份報告提供的記錄顯示,亨特•拜登曾向以下個人有過匯款交易:1. 可能涉及東歐的人口販賣交易;2.與成人娛樂業的聯繫;3.與賣淫可能有關聯的個人。

而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這些東歐國家,長期一來一直都是人口販賣和賣淫集團犯罪的重災區。所以,就我個人來看,亨特在羅馬尼亞的財源,不排除就和這些人口販賣等犯罪行為有關。

第三個比較關鍵的問題,就是亨特在中國參股合作的那家「渤海華美」公司。這條新聞可以說早就進入大眾視野了,但很多人依然只是了解個大概,對其中的來龍去脈不甚了解,我們就借這個機會來跟大家梳理一下。

實際上,亨特早在2010年4月就通過在波士頓的一家叫「桑頓集團」的諮詢公司,與中共金融界高層搭上了線。當時他前往中國會面的對象包括下面這些單位: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中國人壽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中國郵政儲蓄銀行、高瓴資本以及方正集團等。

我想,任何對中共體制稍有了解的人,看到這些名單都會明白,這實際上就是一個美國官二代與中共官方金融機構的勾兌。因為那個時候的亨特,只擁有一家小小的沒有任何業績的顧問公司,他唯一值錢的東西就是「美國副總統拜登兒子」這個頭銜。

2011年1月,當拜登在華盛頓首次與來美出席峰會的胡錦濤會面之時,亨特同一天也在北京與幾位客戶見面,其中就有他後來的中方合伙人。

2012年,亨特那家原本毫不起眼的顧問公司收穫了一個巨大的業績,促成了美、中一筆有12.5億美元的美國最大外資創投案,而在洛杉磯簽約的時候,中方代表就是當時的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

2013年12月4號,亨特•拜登隨時任美國副總統的父親乘坐「空軍二號」訪問中國。當拜登一行返美10天後,12月16日,渤海華美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在上海註冊成立,亨特成為該公司9名董事之一。其他的股東都是誰呢?是如下這些每個中國人都如雷貫耳的名字,包括了:中國銀行、社保基金、國家開發銀行、天津泰達等國字號金融機構和大型國企。

我們再看看這家公司的股權結構。

亨特花了42萬美元,購買了該公司10%的股權,其他股權是誰的呢?中國郵政儲蓄銀行、中國國家開發銀行、一支退休基金和中國銀行,這4家機構組成的大財團,占有30%股權;中國四大基金之一的嘉實基金拿了30%股權,然後另外還有三家中共權貴公司各持10%。

所以,這個結構一看就非常清楚,各自持股30%的兩大財團是用真金白銀出錢入股,而4家各占10%股份的顯然就是各路政商權貴勢力,用出人出關係入股。

為了搞定拜登,中共也的確捨得下本錢。就在亨特跟著他父親、當時的副總統拜登訪問北京後僅僅12天,僅中國銀行一家就給渤海華美注資了10億美元,一年後這筆資本增加到15億美元。

我們再看看渤海華美的投資規模。這家公司從2014年開始,在一系列的國際併購中一路暢通無阻,收購的企業遍及美洲、非洲和澳洲,涉及的行業從軍工生產、金屬礦產到情報技術。

截至2016年,僅僅2年時間,渤海華美已完成包括中石化銷售公司、美國瀚德汽車、中廣核電力、滴滴出行、龍頭新能源電池企業等多個具有市場影響力項目的交割,資產管理規模超過120億元人民幣。

其中僅僅在中石化加油站網絡上添加電動汽車的充電樁這一個項目,投入就是60億人民幣。

值得注意的是,亨特是在2017年買下這10%股權的。在當時,以如此規模的基金公司,其出售10%的股權只開價42萬美元,基本上和送錢沒多大區別。

拜登一直聲稱外界對亨特的指控毫無根據,亨特是不拿薪水的董事而且亨特的生意跟他沒有關係。那麼大家想想看,要中國銀行、嘉實基金這種金融大鱷才可以入股的基金公司,出手就是數十億美元的公司,亨特憑什麼可以入股?是憑他那點塞牙縫都不夠的42萬美元,還是憑他長得帥?

好的,最後簡單討論一下拜登危機對美國帶來的影響。

這次醜聞對美國社會的衝擊可以說是前所未有的,包括當年希拉里電郵門都沒能造成如此之大的影響。從某種意義上說,美國這次大選,已經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大選,而是一場沒有硝煙、沒有槍聲的不流血的內戰。我們看到在這次醜聞爆發的時候,從白宮、國會這些政治精英最頂端,到各大政府部門,再到整個媒體系統、科技大公司以及社會大眾,都表現出了如同內戰一樣的涇渭分明的態度,以及雙方都把對方視為敵人的決絕的立場。

我簡單列舉幾個數據:川普10月17號在密歇根州的競選集會,11,842 選民參加,其中51.7%非共和黨人,36% 的人在2016大選沒投票。

10月15號在愛荷華州的競選集會,有 10,139 選民參加,其中48.5%是非共和黨人,差不多占了一半。而這裡面有29.4%是民主黨人。25.0%在2016大選沒投票。

10月14號的賓州集會,有14,000 選民參加,其中19.9%民主黨人,有22.5% 的人2016大選沒投票。

再往前,10月13號在佛州的集會,15,000 選民參加,有31.8%非共和黨人,24.4% 的人在2016大選沒投票。

以上所有競選集會中,平均每場都有大概15%左右的人已經至少4次大選沒有參加投票了。

這些數據說明了什麼?只能說明一點,大量的中間選民,包括一部分民主黨人,開始意識到這次大選的與眾不同之處,他們都有了非常深切的危機感,因為感覺到美國的未來即將被社會主義主宰,所以他們都必須站出來保衛自己的自由與美國之所以成為美國的最根本的東西。

過去的美國內戰,是奴隸制度與廢奴主義之間的戰爭,實際上也是兩種價值觀的戰爭。現在的美國,同樣是要自由與光明,還是要極權與黑暗的兩種價值觀之爭,只不過過去的內戰是用槍來對決,而這次用選票來對決。

儘管在形式上沒有硝煙炮火,但其激烈的程度,對美國命運的重要性,一點都不差到哪裡去。這就是我們所說的,拜登危機為什麼也是美國的危機的最重要的原因。

好了,今天的討論就到這裡,謝謝大家的觀看,也歡迎大家訂閱我個人的「遠見快評」頻道,我們以後會在這個頻道和大家繼續進行我們的討論。我也會繼續參與熱點互動的直播節目,也歡迎大家繼續關注熱點互動的節目,謝謝。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