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與江澤民會面後 開始親共內幕

美國大選的十月驚奇(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0月22日訊】美國總統候選人拜登家族越來越多黑幕和證據被曝光。據《大紀元》調查,在過去30年中,拜登對中共的態度發生了明顯轉變,其家族同中國的生意,有說不清的聯繫。

拜登首訪中國與鄧小平會面

40年前,喬•拜登(Joe Biden)初涉美國政壇時,就對中國表現出了興趣。1979年,拜登在擔任美國德拉瓦州(Delaware)參議員期間,第一次出訪中國,並同當時的中共最高實權人物鄧小平會面。

1997年,拜登進入美國國會參議院外交委員會(SFRC),參與制定美國的對外政策,並曾於2001年擔任SFRC主席。SFRC職權包括監督與提供美國的對外援助、武器銷售等,同時也負責審核國務院主要官員的提名。

SFRC對美國的外交政策有著重要的影響力。

擁有長期的外交經驗,成為拜登最主要的政治優勢之一。在擔任SFRC主席的初期,拜登被認為是鷹派人物,對中共持強硬態度。

據美國國會的討論記錄(詳情參見:1989-1998年期間美國國會關於中國最惠國待遇的討論記錄),1991年,在美國國會展開的對中國最惠國待遇的討論中,參議員拜登當時做出了態度堅決的發言,他表示不贊同時任總統布什延長中國最惠國待遇的打算。

拜登並指,「如果中共繼續在武器擴散問題上像流氓惡棍那樣行事,我們應當還以毫不含糊的信息……拒絕給予中共最惠國貿易地位。」

拜登出訪中國與江澤民會面

10年後,新任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的拜登於2001年8月出訪中國,並同中共黨魁江澤民會面。

據BBC等媒體的報導,拜登在2001年的訪問中,對中共保持了一定的強硬態度。他堅持指責中共在武器擴散上的惡行,並在人權問題上對中共提出了批評,包括指責中共的司法系統,以及中共對法輪功信仰團體的迫害。

不過,從那時起,身為美國外交政策關鍵人物的拜登,對中共的態度逐漸發生了改變。

2001年11月,中共最終成功加入了世界貿易組織(WTO)。當時美國國會通過了中共加入世貿的申請,時任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的拜登,亦未對此提出反對。

隨著拜登在美國政壇的地位不斷高升,拜登家族以及與其相關的掮客們加緊了做國際生意的布局。

2007年,拜登成功連任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拜登躋身美國政治頂層後,其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和他的官二代朋友們也開始進入國際商界。

拜登家族與中共做生意

2008年,拜登被奧巴馬選為副總統候選人後不久,亨特與後來成為美國國務卿的約翰‧克里(John Kerry)的繼子克里斯托弗‧海因茨(Christopher Heinz),共同創辦了「Seneca Global Advisors」諮詢公司。

2009年,亨特和克里斯托弗‧海因茨以及克里的顧問德文‧亞徹(Devon Archer)共同創辦了投資公司「Rosemont Seneca」。Seneca Global和Rosemont Seneca,在拜登家族與中共做生意的過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與此同時,中美經貿往來的快速發展,尤其是中共的腐敗體制,為偏好錢權交易的掮客們,提供了巨大的商機。其中與拜登家族關係最緊密的,莫過於台灣商人林俊良(Michael Lin)。

台灣人林俊良2005年移居北京,開始了其掮客生涯,遊走於美中權貴和商界大亨之間。依據林俊良開辦的桑頓集團網站(網站現已關閉)的介紹和媒體公開報導,林2007年通過美國的官二代結識了亨特,與拜登家族搭上了線。

中國企業信息平台顯示,2008年7月,與拜登家族有關聯的桑頓集團在北京市開設了索爾博瑞桑頓(北京)諮詢公司。圖為企業信息截圖。(網絡截圖)

2007年林俊良同前馬薩諸塞州參議院議長之子薄傑雙(James Bulger)等人,在美國合夥成立桑頓集團(Thornton Group)。

桑頓集團成立之初,就與在美國頗有政治影響力的「美國立法領袖基金會」(State Legislative Leaders Foundation,SLLF)關係密切。

隨著拜登、克里等美國政治家登上高位,與他們家族相關的掮客公司開始嶄露頭角,並引起中共當局等外國政權的興趣。

公開資訊顯示,中共的外交和統戰機構,為林俊良和他的桑頓集團提供了特殊的通道和機會。例如,2007年在美中貿易關係緊張的背景下,林成功的安排美立法領袖基金會的代表們訪華,並與中共官員會談,討論中美貿易。

2008年7月,林俊良的桑頓集團(Thornton Group)在中國北京市開設了索爾博瑞桑頓(北京)諮詢有限責任公司,由桑頓集團共同創辦人薄傑雙(James Bulger)任法人代表。

拜登對中共態度轉變 

2009年1月,拜登成為美國副總統,約翰‧克里(John Kerry)接任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同年,林俊良被SLLF指定為美國立法領袖基金會的亞洲/中國總監,負責聯絡中共官員。

拜登在美國政壇地位的擢升,似乎成為林俊良和中共統戰機構加強往來的催化劑。

2009年11月,林俊良和桑頓集團在北京舉辦了首屆中美省/州級立法領導人論壇。

該論壇由美國立法領袖基金會,和中共的中國人民外交學會 (CPIFA)、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CAIFC)、全國人大外事委員會(FAC)等外交和統戰機構贊助、協辦。

中共當局與林俊良的交往,直接與拜登家族產生了交集。

據桑頓集團官網(現已關閉)介紹,2010年4月,林俊良將亨特介紹給中共的金融機構,在介紹中林俊良稱亨特為Rosemont Seneca公司主席,並表示亨特目的是「加深相互了解並探索商業合作的可能性」。

幾天後,時任美國副總統的拜登在華盛頓核安全峰會上,與到訪的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會面。

2011年8月,拜登訪問中國,在同習近平的會談中,對中共的態度大幅軟化。(網絡截圖)

拜登對中共的態度大幅軟化

2011年8月17日,拜登訪問中國。在這次出訪中,拜登對中共的態度大幅軟化。

拜登在與時任中共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會談中稱,「美國充分理解台灣、西藏問題是中國(中共)的核心利益,將繼續堅定奉行一個中國政策」。

根據美國政府的紀錄,拜登在這次出訪中,再沒有直接批評中共在武器擴散和中國人權上的劣跡,反而鼓吹大力發展美國和中共之間的緊密關係,與他在10年前和更早期的強硬態度,形成了鮮明對比。

根據大紀元最新調查,2012年2月,習近平訪問美國與拜登會面的同時,亨特的Seneca 諮詢公司,為美國能源新創公司Great Point拉來一筆來自中國的12.5億美元的投資,這也是當年美國收到的最大一筆外國風險投資。

2013年12月,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訪問中國,與習近平會面;亨特也隨同拜登出訪。根據BCC、美聯社等外媒以及中共黨媒的報導,拜登當時應該向習近平抗議過東海防空識別區。

公開資訊顯示,拜登當年對中國的訪問,與其家族同中國的生意混攪在一起。在這次出訪10天後,亨特敲定了拜登家族與中共的第二筆大生意——中方提供募資的10億美元投資基金。

2013年12月16日,由中方的渤海產業基金、嘉實基金,和亨特參與創辦的美國投資機構Rosemont Seneca,以及與亨特有關聯的桑頓集團(Thornton Group),共同成立了渤海華美(BHR Partners)私募基金。

BHR初始基金規模為10億美元,由中方募資;半年後,中共將BHR資金規模調漲為15億美元。(詳情參見大紀元調查報導)

2014年,南海爭端繼續升級。拜登2013年對中共的抗議似乎沒有效果。

不過,依據美國政府紀錄,2013年拜登在出訪中,對中共的態度進一步軟化。

2014年10月,拜登在哈佛肯尼迪學院發表演講(拜登演講原文)時稱,「我不知道聽到中國正在打敗美國這種說法有多久了,但我想要中國(中共)成功,因為他們在經濟上的成功,符合我們的利益。」

拜登在這次演講中,透露了他去年底出訪中國時與習近平的對話內容,以及他對中共的一些看法和改變。

例如,拜登在演講中提到,他在2013年12月的訪問中,向習近平提到要保障南海的航行自由,但拜登並未將中共視為威脅和對手,反而調侃式的安撫美國聽眾,稱中國存在缺乏能源和水等「壓倒性的問題」。

拜登在演講中還透露了一個重要變化——他對中共的態度。

拜登稱在2013年與習近平對話中,談到了人權、包括香港青年和平抗議的自由,但他重點向習近平解釋了,為何美國政府不得不談人權。

與他向習近平解釋人權的謙卑姿態相對應的是,拜登隻字未提自己是否向習近平提出過,中共對中國人民的迫害問題,以及是否要求中共改善人權。

2014年拜登在演講中表現出對中共的態度,十分明確,那就是發展同中共的關係。與13年前出訪中國相比,拜登對中共的態度已經判若兩人。

隨著美國大選選情的變化,特別是隨著拜登電郵門曝光出越來越多的內幕,總統候選人拜登發布的對中共政策,再次開始了轉變,只不過這一次,拜登和他家族的中國生意已被世界聚焦。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文馨)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