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到底選誰?川普為大選定調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Thomas Del Beccaro撰文/原泉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最後一場辯論已經結束,辯論非常熱烈。然而,誰將在這場辯論後處於更好的狀態已沒有疑問。川普把這次選舉直截了當地說成是失敗的政客喬‧拜登(Joe Biden)和實幹家川普總統之間的選擇。

請記住,辯論不是在真空中進行的﹐是在比賽的動態中進行的。

現時的動態發現,民意調查機構拉斯穆森(Rasmussen)的調查結果顯示﹐川普在過去10天的支持率上升了8%。蓋洛普(Gallup )發現,在自我認同方面,28%的美國人認為自己是共和黨人,27%的人認為自己是民主黨人。此外,蓋洛普發現,56%的美國人認為在川普的領導下比在奧巴馬/拜登的領導下生活得更好。

與此同時,川普在全國各地競選,在大批人群面前舉辦活動,這些人群總是包括民主黨人和新選民。

另一方面,對於喬‧拜登來說,他的支持率正在下降﹐美國民調機構IBD/TIP最近一週顯示,他下降了5%。更糟的是,他處於守勢。他一直在迴避關於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和他的筆記本電腦的問題。糟糕的是,他停止了四天的競選活動來准備辯論,而競選活動只剩下不到兩週的時間。這在電視時代是聞所未聞的。

鑒於這一動態,到本次辯論結束時,川普總統贏得了這場辯論,因為他將繼續保持自己的勢頭,而拜登未能創造出自己的勢頭。

首先,喬‧拜登(可笑的)稱他兒子的筆記本電腦事件是俄羅斯放出的虛假信息,這只會導致更多的問題而不是更少。一系列新的信息將被曝光,而喬‧拜登將在大選的最後10天裡避免出現更多的問題,這些問題即使沒有淹沒他的競選口號,也會給他的競選口號蒙上陰影。這對一個候選人來說絕不是好事。

其次,拜登在辯論結束時表態﹐要淘汰石油行業。這將是賓夕法尼亞州、俄克拉荷馬州、德克薩斯州等地的選民從辯論中獲得的首要信息。事實上,石油和天然氣行業提供了近1,000萬個工作崗位和約10%的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

拜登的立場得到了少數美國人的支持,他把自己扮演成了各地就業的威脅。事實上,他一再強調對雇主的監管、高稅收和其他高成本。這些也不是贏得人心的立場。

第三,如果有人對事實調查感興趣,拜登在這些方面撒謊:他的兒子、他自己與中國/烏克蘭布瑞斯馬(Burisma)能源公司的生意往來、他是否說過要禁止水力壓裂技術(他確實說過)、他是否用「掠奪者」這個詞來指代黑人少年(他用了這個詞)、在抓捕和釋放期間罪犯是否出席聽證會(他們絕大多數沒有),關於是否提高最低工資導致了失業(確實導致失業),川普在藥品價格上「什麼都沒做」(他做了),據說俄羅斯給美國軍人賞金(從未得到證實),等等。

另外,在辯論的近30分鐘裡,拜登看起來緊張和憤怒,而川普整個時間都很鎮定。

最重要的是,拜登說的話並沒有給他帶來積極的前進動力。他在任何問題上都沒有扭轉乾坤,也沒有提出任何川普總統需要改變路線的問題。

另一方面,川普總統言簡意賅的勾勒出餘下的競選活動。川普對政客:拜登47年的政治生涯碌碌無為,而川普總統卻忙碌而成功地幹了四年。

今天,川普總統可以在三十多個州進行為期10天的巡迴演講,將他對未來的憧憬帶回到美國愛國主義的懷抱中。而喬‧拜登則既沒有精力也沒有能力吸引觀眾。相反,他很可能不得不在個別活動中躲避記者。這是一個失敗的做法。

最後,川普總統提醒人們為什麼人民(四年前)送他去華盛頓。他競選是因為拜登這樣的政客以及後者缺乏領導能力。這是一個成功的論點。

原文Trump Versus The Politician: Trump Frames the Debate From Now to Election Da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托馬斯‧德爾‧貝卡洛(Thomas Del Beccaro)是一位備受讚譽的作家、演說家,同時是《福克斯新聞》(Fox News)、《福克斯商業》(Fox Business)和英文《大紀元時報》的專欄作家,也是加州共和黨前主席。他的著作有《分裂時代》(The Divided Era)與《新保守主義典範》(The New Conservative Paradigm)。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