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言《紐約時報》:認清局勢勿做「樑上君子」

作者:曾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第一條推文:關於行爲

看完《紐約時報》攻擊《大紀元時報》的長篇「雄文」,我在推特上發的第一個英文推文是在轉推斯伯汀(RobertSaplading)將軍的一條推文時加的評論。

斯伯汀將軍的原推是這樣寫的:「大紀元是所剩不多的還在做著了不起的新聞報導的報紙之一(TheEpochTimesisoneofthefewremainingpapersthatdoesgreatjournalism)。」

斯伯汀將軍是在轉推英文大紀元駁斥《紐約時報》的文章時說這句話的。

我的評論則是這樣的:「同意。紐時居然抱怨『大紀元多次拒絕其採訪請求,並在一名記者未經宣佈就造訪其辦公室後,用律師來威脅』。你如果『未經宣佈』就闖入別人家裡,面臨的可能是更糟糕的結局。就這麼簡單。(Agreed.Howridiculousisitfor@nytimestocomplainthat@EpochTimes”turneddownmultiplerequestsforinterviews,andareporter’sunannouncedvisit…wasmetwithathreatfromalawyer”?Ifyoubreakintosomeone’shome”unannounced”,youcangetworsethings.Period.)」

其實,我本來是想寫不經許可就私闖民宅的話,按美國法律,人家是可以開槍的。考慮到最近推特審查很嚴,怕它們說我宣揚暴力或以暴力威脅等等,我寫成了「更糟糕的結局。」

我當然不想宣揚暴力,只是想說明這個道理。

我這條推文是在質疑《紐約時報》的行爲。

第二條推文:關於動機

那條推文之後,我又接了一條推文說:「大紀元時報與紐約時報一樣,只是一家媒體而已,手中並無任何公權力可以搞什麼腐敗。爲何紐約時報如此熱衷於要挖出大紀元的『根底』?一個媒體好不好,讀者自會根據它的報導自行作出判斷,這還不夠嗎?紐約時報到底爲何對大紀元時報如此感興趣?(EpochTimesisjustamediaoutletlike#NYT,whyisNYTsoeagertodigoutsomethingaboutEpochTimes,whichhasnopublicpowertopracticecorruption.Readerswilljudgeamediaoutletbasedonitsreporting.Isn’tthatgoodenough?WhyonearthisNYTsointerestedinET?)」

我這條推文,是在質疑《紐約時報》的動機。

如此看來,我真不愧是「法律世家」出身的。法官考察一名罪犯的犯罪行爲時,通常要考察三個因素:犯罪動機、犯罪行爲、犯罪行爲所造成的後果,然後才來給罪犯量刑。

我們比照這個三條來考查一個《紐約時報》攻擊大紀元這件事吧。

「嫉妒羨慕恨」

首先,動機是什麼?

第一條非常明顯的,很多人也在說的,就是大陸網民常說的「嫉妒羨慕恨」,它把大紀元視爲其競爭對手,要狠狠的打擊一把。

這一點,在它文章的第一段就開宗明義地自己說出來了:「多年以來,《大紀元時報》一直是一份有反華傾向的低預算小報,在紐約的街角免費派發。但在2016和2017年,該報進行了兩項變革,使其轉型為這個國家最有影響力的電子出版商之一。」

也就是說,如果《大紀元時報》今天還是一個在「街角免費派發」的報紙,而不是「最有影響力的電子出版商之一」,紐時大約也不會如此大動干戈大打出手。

中共的因素

第二條比較不那麼明顯的,卻也很容易想到的,就是中共的因素。許多讀者在《紐約時報》攻擊大紀元文章中文版下留言說,以爲自己在看《人民日報》,或《環球時報》呢。有的讀者諷刺說,以後《紐約時報》應該改名叫《環球時報》紐約版。

爲什麼許多中文讀者看到《紐約時報》會覺得像看到了《人民日報》呢?這些讀者一定對《人民日報》和《環球時報》的謾罵、誣陷、妖魔化法輪功的文章記憶猶新,所以看到《紐約時報》的文章明明在說大紀元,卻屢屢出現「法輪功」三個字,就一下感覺是看到了中共的抹黑宣傳。

法輪功是中共最痛恨,卻又最害怕的民間修煉團體,相應的,經常報導法輪功被迫害真相的《大紀元時報》,當然會是它的眼中釘。

《紐約時報》多年與中共官媒《中國日報》合作,中共是《紐約時報》的大廣告金主,《紐約時報》想進入中國,這些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實,那麼它選準大紀元出手,也就絲毫不奇怪了。

第三條,正如有的讀者指出的那樣,是因爲《大紀元》沒有按照它所定的「調子」來寫報導,挑戰了它的敘事方法。

「樑上君子」

那麼再看一下它的行爲。

它花了八個月的時間做調查,其中包括記者「未經宣布」就闖入辦公室。

我很想知道這位記者是怎樣「未經宣布」就闖入辦公室的。撬門跳窗大約還不至於,我能想像到的最可能的場景,就是尾隨大紀元員工,在他/她用門卡開門後,偷偷混進去的。

這種做法,已經跟中國古人說的「樑上君子」一樣,讓人相當不恥了。

明明知道對方並未接受採訪請求,你這樣混進去能幹什麼、又到底想幹什麼呢?如果不是前面所說的要整點什麼「黑材料」的動機實在太強烈,一個堂堂百年老報,怎麼也不至於如此吧?

紐時與中共大外宣、大五毛的統一行動

另一個非常可疑的「行動」是一名西人讀者發現的。他10月26號在《紐約時報》攻擊大紀元文章的作者的推特下留言說:「在這篇文章出現後的數分鐘之內,無數美國境內的中文媒體平臺紛紛發表中文報導。他們要麼是知道有這麼一篇文章要發表,安排了翻譯人員在線等;要麼是發表前就已經拿到文章並翻譯好了。(withinminutesofwritingthisarticleitappearedonnumerousChineselanguagemediaplatformsacrosstheUSA.Eithertheywerewaitingwiththeirtranslatorsinanticipationofthisstoryortheyhadcopiesofitpriortoyourpublishingdeadline.)

我轉推了這位西人讀者的留言,並加了一句評論說:「動不動就攻擊人家是陰謀論。這個瞅著倒真像陰謀呢。」

那位西人讀者還附了幾個其他中文媒體翻譯、轉發紐約時報報導的截圖。

我根據截圖查了一下,果然,西雅圖中文電臺的中文翻譯稿在第一時間,10月25號就刊登出來了,另一個叫」MoreLess」看起來像個個人網站的,也在幾乎同時刊登出全文翻譯,而紐約時報自己的中文稿,卻是10月27日才刊登出來的,比這些網站反倒晚。

在第一時間,也就是紐約時報文章的英文版發表的10月24號,一個臭名昭著的高級五毛也在「北美華人網」、「軍事天地「上轉載並發表評論。我用他的評論標題到網上一搜,出來多篇同樣標題的不同地方的帖子,也基本是第一時間同時發表的,其中有一個是發在推特上的,我到那人的推特主頁上看了一下,發現此推主在這個攻擊貼子之上的所有推文全是色情圖片,只有這一個轉發的那個五毛的推文在那一堆色情圖片中呆著,顯得分外的「不合時宜」。

一個平時只發色情圖片的人,爲什麼巴巴會轉一個跟他的其他推文十分「不搭調」的東西呢?

這一番不需要「破門而入」就能進行的簡單調查,卻足以讓人看到:中共大外宣、高級五毛對《紐約時報》的文章早就知情,中文版也事先準備好了,開跑令一響,大家就同時出籠了。

後果

下來再說說後果。

我是因爲有推友向我報告說,紐時中文版下面已經變成大型「翻車」現場了,於是親自去圍觀了一下。果然,我看到絕大部分留言都是大罵或諷刺紐時的,比如:

「紐約時報」也被中共滲透收買了,成為中共大外宣的外圍組織,攻擊獨立良心媒體大紀元。美國政府應該把紐時也劃分為外國政府代理機構了.

為了名副其實,建議紐時即日起改名為「環球時報(紐約版)」

SuggestNewYorkTimeschangestoGlobalTimes(NewYorkEdition)

以前不知道有twitter,FB,youtube,是CCP查禁公開報道後,才開始關注這些平台;以前只是偶爾看看大紀元,以後會持續follow,以示對你的「尊重」。還有,你紐約時報以為自己是什麼玩意?你是大報,就掌握主流民意了?照你這邏輯,我中國有5000年歷史,以後你們只管聽我的就可以了。讓人噁心、令人作嘔!

「反華」是一個偽命題,是中國用來打擊一切不同意見,不同聲音的一頂帽子,是中國統治這愚民御民的工具,是華人自我撕裂內部鬥爭的根源。紐約時報給大紀元扣上,居心叵測!華人需要清醒的是,若論反華,左翼最甚!只要時機成熟和有需要,左翼的排華反華會展現的毫無底線!

相信我,你今天收的每一分錢都會變成你在監獄的每一分鐘!這已經不是新聞職業操守的問題了,完全是赤膊上陣了,除了拿錢之外找不到任何理由寫出這樣的垃圾來!

改名中國共產黨紐約分部比較合適貴報!

紐約時報就是人民日報海外版!別再給大紀元做廣告了,我以前不太看大紀元這樣的報紙,現在我覺得應該關注了!

類似的評論還有很多,感興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去看。

也就是說,紐約時報歷時八個月才整出的「重磅調查」文章,對許多讀者來說,不但未能起到打擊大紀元作用,反而像有的讀者所說的那樣,幫大紀元做了1000萬元也買不來的廣告。

紐時眼中的大紀元「三宗罪」

最後,我想再稍微駁斥一下《紐約時報》那篇報導本身。

我看來看去,在《紐約時報》的眼裡,大紀元之所以「罪不容赦」,一共有三條理由:一、與法輪功有關係;二、利用臉書推廣其「數字帝國」了;三、大紀元是右翼媒體、力挺川普、在川普的內部圈子裡也開始「影響力日增」了。

這三條是罪嗎?值得紐約時報費八個月時間不惜讓記者當「樑上君子」也要去「調查」嗎?

大紀元時報是由法輪功學員創辦的,這一條大紀元從來沒有否認過,英文大紀元網站關於其總裁唐忠的介紹中,明明白白地寫道,他是一名法輪功學員,當中共在1999年殘酷迫害法輪功,鋪天蓋地的給法輪功造謠時,他很心痛,同時又沒有地方可以講話,才動了創建媒體的念頭。

這個簡介明明白白的在網站在掛著呢,還需要你去調查什麼呢?

再說,我認爲,判斷一個媒體是不是「法輪功」媒體,不能看他的創辦人和參與者是誰,而是要看,這個媒體是爲誰服務的,讀者是誰。正如不能因爲新近被任命的大法官巴雷特是天主教徒,你就說美國最高法院是天主教的法院一樣。

大紀元能不能生存、能不能發展下去,取決於讀者能不能認可、是否願意閱讀、支持這份媒體。是不是法輪功的,跟法輪功有什麼關係或聯繫,大部分讀者,根本不會在意的。紐約時報把心思用在這上,這可真是用力過度,弄巧成拙了。

至於利用臉書推廣,這條值得說嗎?一個媒體利用什麼媒介或方法推廣自己,那不是人家的自由嗎?這條也拿出來講,除非你是想窺探或暴露人家的商業祕密,不然有什麼好講的呢?紐約時報的讀者也好,大紀元時報的讀者也好,誰會關心這個?他們難道不是更關心,這份媒體有沒有報導、是怎樣報導該報導的事件的嗎?

第三點,大紀元是右翼媒體、挺川普、在川普的內部圈子裡也開始「影響力日增」了。

大紀元是不是右翼媒體,我不知道,但你紐約時報是左翼媒體,人家大紀元也沒覺得爲此就得怎麼樣你。每個媒體都有自己的編輯立場和報導原則,這你管得著嗎?值得你去「揭露」嗎?

大紀元挺不挺川普,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在奧巴馬、布什等別的總統在位時,大紀元也經常報導他們的消息。一國總統嘛,他說出來的都是很多人會關心的國家大事,那當然是要報導的。

反過頭來,我倒是要說,在90%以上的所謂「主流媒體」都瘋狂攻擊川普、對他任內取得的那麼多了不起的政績卻絲毫不報,當華盛頓的「沼澤地」四年來一直不遺餘力要把這個爲民做事的總統拉下馬時,大紀元作爲一家從「街頭免費派發」起步的,許多人還不太瞧得起的媒體,能夠「冒天下之大不韙」,不隨波逐流,支持自己的報導立場和原則,倒是真了起呢。

結語:寄言《紐約時報》

在我看來,大紀元之所以能取得令紐約時報眼紅的迅速發展,原因正在於此。你紐約時報不好好跟著學學,卻反拿這條作爲大紀元的「罪狀」來狠打,也太看不清世界局勢和潮流了吧?

十六年前,大紀元推出《九評共產黨》系列,又緊接著開通三退網站,在十年前中,幫助三億多華人民衆在此網站發表三退聲明。「中共不等於中國」的概念,大紀元也一直在積極推廣宣揚,到現在,終於在美國也變成了主流認知,包括川普總統、彭佩奧在內的許多政要,都開始在用詞和國家政策上把中國、中國人民和中共區分開來,這不正說明大紀元的認知,不但正確,還十分超前嗎?

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事,就是自由世界與中共的對決。在邪惡和正義之間,沒有第三種選擇。搞不清楚這一點,或者選錯了隊,失去的,可能就不僅是百年基業了。

真心希望,在太晚之前,紐約時報,或至少紐約時報中的工作人員,能夠看清這場決戰的實質,並選擇站在正義的一方。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