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懸了!中南海 「滅蟻」背後五大懸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05日訊】阿里巴巴持股的螞蟻集團原計劃11月5日上市,突然被叫停,馬雲也被四部門約談。外界聯想,他近期的演講可能得罪了中共最高層。有分析指,中南海「滅蟻」涉及高層混戰,牽扯五大懸疑問題,馬雲這次懸了!

螞蟻金服集團原計劃11月5日於上海和香港同時上市,預計吸金350億美元。該計劃若完成,馬雲身家有望升至855億美元,晉身全球富豪第6位。

然而,從11月2日晚開始,中共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管理局等四部門,大動作聯合對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馬雲、董事長井賢棟、總裁胡曉明進行了監管約談。

約談方沒有公告約談馬雲等人的動機,但已驚動金融市場。3日晚,上交所和港交所已先後宣布延期螞蟻集團上市,螞蟻集團此次IPO宣告暫停,拖累阿里巴巴股價急跌,令馬雲的財富一夜之間縮水28億美元,身家跌至全球排名第18位。

據估計,螞蟻集團僅散戶申購就創3萬億美元紀錄,總市值或可達到2.1萬億元人民幣,是全球迄今規模最大的IPO(首次公開發行)。

外界普遍猜測,螞蟻集團上市觸礁,與馬雲批評中共金融監管有關。也有分析認為,習近平擔心5年前的金融政變重演,藉機大肆整頓金融,背後是打江澤民集團。

另有專家分析,螞蟻上市可稱為史上最大的IPO盛宴。習近平突然掀翻了這場盛宴的桌子,說明「滅蟻」背後涉及到的高層混戰,已經到了白熱化的程度。

綜合多方觀點,中南海「滅蟻」背後,牽扯四大懸疑問題。

位於中國浙江杭州的螞蟻集團總部大樓上的企業徽標。(STR/AFP via Getty Images)

馬雲遭當局窮追猛打

在10月24日舉辦的上海外灘金融峰會上,王岐山發表視頻講話警告,近年來金融新技術廣泛應用,新業態層出不窮,在提高效率帶來便利的同時,也使得金融風險不斷放大。

馬雲則炮轟中國當下的金融問題不是存在系統性風險,而是缺乏健康的金融系統,並批評官方把風險控制為零是「最大的風險」。

馬雲還說,中國銀行還是當鋪思想,害了很多企業家。他批評中國過分嚴苛的金融監管,在扼殺創新,導致「誰都幹不了什麼事」,「誰都可能出事情」。

有台媒說,馬雲的言論被外界解讀為炮打金融監管系統,硬槓王岐山。

馬雲的言論捅了馬蜂窩。連日來,中共金融高官和黨媒相繼發聲,針對馬雲的觀點窮追猛打。

中共財政部副部長鄒加怡大講建立和遵循市場規則的必要性,強調要防止金融科技成為規避監管和非法套利的手段;中共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主任尚福林也宣稱,發展金融科技存在防範金融風險的問題,強化金融科技監管必不可少。

中共黨媒則質問馬雲,支付寶、螞蟻金服是應該歸類於「該管」項目,還是「該管沒管」的項目?甚至呼籲動用國家維穩機器進駐,堅決剷除各種金融風險和金融領域腐敗問題產生的根源,加強與公檢法等部門聯動配合,淨化金融生態環境」。

馬雲遭當局窮追猛打。(PHILIPPE LOPEZ/AFP via Getty Images)

馬雲懸了!

有分析認為,馬雲高調批評金融監管體制惹怒現當局,從當局對螞蟻的打擊力度來看,馬雲想翻身很難。

有中資投行人士直言,螞蟻被叫停明顯是政治事件,官方用詞「非常嚴重」,螞蟻未來上市恐怕是遙遙無期。

東亞研究協會研究員至清向《大紀元》分析:上交所的公告裡提到螞蟻集團「不符合發行上市條件或者信息披露要求」等內容,基本等於被否決。馬雲能否翻身,要看在中共體制下背後雙方勢力的較量。

馬雲惹惱習近平?

署名「LIFETIME 視界」的政經人士認為,馬雲的講話與習近平的「金融安全」有衝突。馬雲說,中國沒有系統性金融風險因為沒有系統,本意是說,如果金融系統把自己弄得沒有任何風險,那麼整個社會就處於很大風險中。

而習近平近期多次強調:「金融是國家重要的核心競爭力,金融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金融制度是經濟社會發展中重要的基礎性制度。」

111月2日,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會議,強調健全上市公司退市機制、從嚴打擊證券違法活動,維護國家生態安全,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等。

有分析認為,習近平的最新講話,以及王岐山針對中國金融問題的講話,都釋放出「山雨欲來」的信號,也就是北京當局可能要對金融證券行業動手。

自由亞洲電台【耳邊風】分析說,螞蟻上市觸礁事件,習的態度很清楚:銀行和金融等上游產業必須牢牢掌控;他要通過控制阿里巴巴來操控螞蟻金服;但螞蟻金服融入支付寶後,阿里巴巴擁有的股權是大不過三分之二,即是沒有否決權。阿里巴巴沒有了否決權,就控制不了螞蟻金服,控制不了螞蟻金服,就一隻手指「捽死」馬雲!

螞蟻集團上海辦公樓的特寫。視圖中是支付寶徽標。(AFP via Getty Images)

「滅蟻」背後旨在「宰肥羊」?

也有分析認為,中南海「滅蟻」背後是當局要繼續「宰肥羊」、「割韭菜」。

馬雲是阿里巴巴集團的創始人。根據彭博億萬富翁指數(Bloomberg Billionaires Index),馬雲身價超過400億美元,阿里巴巴的市值超過4000億美元。

去年馬雲突然卸任的消息引爆海內外輿論。當時有一種分析認為,在中共體制控制之下,馬雲提前交權一是為了保證自己全身而退,二是避免成為被中共宰割的「肥羊」。

馬雲早前在「馬雲鄉村教師獎」「重回課堂」的活動中,曾說「我今天這些所謂的財富根本不是我的,中國首富有好下場的不多。」不要貪戀權力,「會惹出事的」。

馬雲卸任後,浙江杭州政府去年9月向阿里巴巴、吉利、娃哈哈等100多家大型私企派駐官員,外界質疑,中共對私企巨頭的新一輪宰「肥羊」行動已經啟動。

而近年來中國幾大金融大鱷的命運,似乎也印證了中共宰「肥羊」的做法。如億萬富豪肖建華被當局祕密帶走調查;前安邦集團總裁吳小暉被判刑18年沒收財產。

這些富豪均被指與中共權貴集團有利益關係,馬雲的阿里也被指有中共高層家族涉入。如今中南海高调「滅蟻」,被認為是中共內鬥擺上檯面的表現,馬雲懸了。

習近平「掀桌子」與江徹底撕破臉?(Feng Li/Getty Images)

習「掀桌子」 與江徹底撕破臉?

資深媒體人王劍分析,螞蟻上市原本是史上最大的IPO盛宴,但這場盛宴的桌子已經被「老大」掀翻了。他說,螞蟻集團如果有違規,根本走不到上市這一步,早就被監管部門拿下了。

顯然螞蟻上市被叫停跟其金融業務無關,而是跟螞蟻集團背後的政治角力有關係。金融領域外人是不可能染指的,馬雲能在其中活到現在,可見其背景是不一般的。

王劍說,螞蟻上市涉及幾百萬股民,上萬億資金,涉及面相當大。但是「老大」一翻臉,不管不顧,掀了桌子,這就是極權的任性。這也說明江澤民現在也壓不住了,誰來都不好使,習不給江面子,習江這次是徹底撕破臉。

此前有報導提及,馬雲的阿里巴巴有江派權貴子女包括劉樂飛、江志成、曾慶紅家族的影子。2015年大陸股災,也被認為是江氏集團針對習當局的金融政變。

王劍說,中共歷來是黑箱操作各派系「桌下可以捅刀子,桌上還要舉杯子」。但螞蟻事件鬧大了,宮廷鬥爭變了,不比實力了而是比影響力了。現在高層權斗已經到了赤身肉搏的級別,直接光著身子上場開打了。

習擔心2015年金融政變重演

不過,也有分析認為,中南海「滅蟻」背後,可能主要是擔心螞蟻金服資金太過龐大,無法掌控的情況下,重演2015年針對習近平當局的「金融政變」。

2015年大陸爆發的大股災發生後,大陸經濟學者、北京大學教授王建國連發微博揭露,股災是中共內部的貪腐利益集團發動的「金融政變」,目的是搞垮中國的經濟。

港媒《爭鳴》雜誌也披露,2015年7月初,在為期3天的股市及金融市場會議上,李克強怒斥洗錢活動泛濫,並指中共金融界高層、經貿界高層以及公安部門等有「內鬼」。在會上,李克強點名批評央行行長周小川、時任公安部長郭聲琨等。

股災後,習當局針對這場「金融政變」整頓金融市場,證監會副主席姚剛和張育軍落馬,中信公司高管多人接受調查。多名金融大鱷落馬,包括安邦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吳小暉等人。

但中共政權在十九大之後全面左轉,習近平反腐止步於周永康,沒有觸及江澤民,造成江勢力不斷製造危機,嚴峻的內憂外患下,高層內鬥加劇,現當局更是草木皆兵,重手壓制它們所認為的一切不穩定因素。

東亞研究協會研究員至清向大紀元表示,螞蟻集團上市對利益各方都有好處:中共可以拿到國際投資者幾百億美元;螞蟻拿到資金,公司可進一步發展;國資、紅二代也都藉機發財。

但是中共向來政治至上,馬雲掌控的金融帝國敢挑戰現當局,這是無法容忍的。從當局目前對螞蟻集團的打擊力度來看,馬雲恐怕難翻身。

(記者李韻綜合報導/責任編輯:祝馨睿 )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