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亂局背後 專家揭曉深層原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06日訊】美國總統大選日沒有選舉結果,並在宣布計票結果階段風波迭起,有關民主黨候選人拜登陣營選票舞弊的各種消息、證據海量曝出。各媒體給出的數據也分散混亂。面對諸多亂像,有專家分析了背後的深層原因。

美國總統大選3日開票日結果未出爐,4日凌晨,川普(特朗普)在幾個主要的關鍵州賓州、喬治亞、密歇根、北卡羅來納都取得了明顯領先優勢,有些州甚至比拜登高出幾十萬張選票。川普出面宣布自己已獲得勝利,並指計票工作應該停止。

然而,多個州叫停計票,4日早上,大選結果出現了離奇的逆轉。川普領先消失並被拜登反超。隨後,有關拜登陣營選票舞弊的各種消息、證據不斷曝出。川普和拜登雙方實際得到的選舉人票,各方媒體給出的數據分散混亂,美國多個州曝出選舉欺詐。

如美國民調網站「538」傳出一張照片顯示,在威斯康星州4日凌晨,開票結果出現顯著變化,拜登得票數一下子增加了10萬。另一張圖片顯示,該州的計票率從94%升至95%時,新增票數為近4萬,而拜登多出6萬多「幽靈選票」。

一張密歇根州選舉地圖的截圖也顯示,拜登在密歇根忽然收到13萬8339張選票,是該州更新選票的100%。從統計學的角度來看,這種情況出現的概率無限接近於0。

正是這些來源不明的「選票」令拜登選情逆轉。

華人網友慧雲發推文說:「每一個州他們都能作弊,足見他們的網布得之深之密!這次民主黨如此張狂作假,計算在拜登頭上的選票數超過了歷屆總統,並且作弊手法如此拙劣。」

慧雲表示:「他們要麼太自信認為自己幾十年的布局把美國人變得好愚弄,要麼就是垂死掙扎要掙個魚死網破。這樣大面積大規模競選作弊,已經算是一場戰爭了,沒有硝煙而已。」

旅美政論家曹長青也表示,左派以疫情為由大量發郵寄票,「我好幾個只有綠卡的朋友都收到選票,這種票真實統計也是造假。」

著名經濟學家何清漣女士也發推說,「人們對這種前所未有、幾乎是美國國恥的大規模公然選舉作弊深感震驚、悲痛,來不及做出反應。」

她強調:「這事的爭議,已經超出川普、拜登誰當選這個議題,事關憲政國本。如果不追究這種美國歷史上從未出現的選舉舞弊惡行,美國將墮入地獄。」

美國歷史學者李江琳認為:「這件事已經超出了黨派之爭和川普個人是否當選,而是直接動搖聯邦基石和美國人的基本價值觀取向。所以必須徹查並且依法處理,否則就是向世界昭示美國正式淪為三流國家。」

多證人揭拜登選票午夜暴增祕密,民主黨「梭哈」豪賭有何後果?(合成圖片)

悉尼科技大學教授、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對《大紀元》分析說,川普本來在搖擺州,處於領先地位,計票停數小時後民主黨候選人拜登突然超越川普,川普的支持者無法接受這一點的。

他說,現在爭議的重點是,那幾個搖擺州的郵寄選票應不應該算,是不是有問題?這些搖擺州的州政府大多在民主黨的手上,他們成功地改了一個規矩,就是因為疫情原因選民大規模的用郵寄投票。

馮崇義說,這是巨大爭議的地方,本來以前申請用郵寄投票是一個個例,操作起來相對容易,但大規模改成郵寄投票後,就可能作弊、出差錯,這個概率增加很多。

他認為,如果沒有這個疫情,川普本身在經濟方面取得很大成功,外交上也有很大成就,穩拿連任,可是疫情一來,千家萬戶受到很大的衝擊,因為川普當政,所有事情民主黨都往他頭上扣過去,所以讓川普處於非常被動的局面,甚至危及他連任。

除了大選作弊之外,馮教授說,現在還有一個很糟糕的事情,就是現在人們擔心美國的民主政治遇到挑戰,其中一個大問題就是所謂的「主流媒體」。

他表示,本來應該是一個比較受信任的傳播真相平台,但是因為它們的黨派意識太強,很偏心,變成不可靠,從而造成相信主流媒體的人與相信社交媒體的人之間的隔閡、撕裂。

美大選詭異陷僵局,料另一場大戰。(合成圖片)

馮教授還提及,中共這些年在海外滲透得很厲害。現在美國左右之爭帶來的裂痕很深,中共想插手加大惡化這種裂痕。如果說中共有捐錢或有人員介入,可以直接去跟「安提法」(Antifa)等組織勾連起來,在美國的法律框架下,沒法採取措施來應付這種暗地裡的勾連情況。

不過,他也說,從長遠來講還是應該相信美國這個成熟的民主制度,它有糾錯機制,會做一些修補,這也是美國能夠打敗中共政權的依靠,如果自己自亂陣腳了麻煩就更大了。

對於很多中國人支持川普,希望他繼續掌權,馮教授指,這是因為川普有力地打擊了中共政權。而民主黨政府以前的表現,特別是拜登和奧巴馬跟中共關係走得太近,而拜登父子現在也被曝光涉嫌跟中共搞腐敗被中共收買。

10月中旬,拜登父子「電腦門」曝光,爆出拜登父子與烏克蘭和中國企業往來密切,並涉及淫亂、腐敗涉嫌賣國。然而在人證物證俱全的情況下,大多數西方主流媒體視而不見,推特、臉書更是封殺相關報導和網民推送轉貼。

作者陣雨刊文說,2020年美國大選本是一部充滿激情的勵志片,如今卻在拜登和他團隊的努力下,生生把選舉變成了懸疑片。本應是燈塔國向全球炫耀民主的高光時刻,卻突然峰迴路轉,在全世界面前鬧出一連串大笑話,從而讓一些最不民主的國家看了笑話。為此,陣雨問拜登,是怎麼做到的?

(記者李芸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