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萬張幽靈選票 共和黨候選人:選舉舞弊始於加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06日訊】2020年美國大選尚未定論勝負之際,外界質疑前副總統、民主黨候選人拜登陣營選舉舞弊行為,被視為民主黨票倉的加州,也有共和黨人提出反擊,要求對11月3日的選舉重新計票。

據大紀元報導,11月5日,加州第33選區聯邦眾議員共和黨候選人詹姆斯·布拉德利(James P.Bradley)在洛杉磯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擴展到其它州的選舉舞弊手段,最初就是從加州開始的,例如郵寄投票(Mail-in ballot)和收割選票(Ballet harvesting)。

因郵寄選票可能被寄錯、截獲或者丟棄,所以向來被質疑是造假的溫床。據加州投票數據公司Political Data Inc.的副總裁Paul Mitchell說,當面投票被丟棄的情況非常罕見,除非「在你離開5分鐘後,一顆流星擊中你的投票站」。也正因為此,沒有一個州為親自投票提供選票追蹤。

但當你郵寄投票時,有更多的機會出錯。自從今年發生中共病毒疫情後,加州就轉向了採用全郵寄選票的系統。

在週二的投票站開始之前,超過1200萬加州選民已經提交了選票,超過了該州登記選民的一半。與此同時,加州州長紐森(Gavin Newsom)提出,加州可能會永久性地轉向給所有選民發郵寄選票的方式,理由還是為阻止疫情的擴散。

「收集選票」是指有組織的工人或志願者收集選民的缺席選票然後送往投票站或選舉辦公室。該術語由加州共和黨首創,暗指不正當選舉行為。但是這一行為在2016年被加州民主黨立法,由州長布朗簽字生效,成為合法行為。共和黨人認為正是這一「收集選票」法導致加州共和黨票倉橙縣(Orange County)由紅變藍。他們認為,只要「收集選票」在加州是合法的,共和黨人就沒有機會贏得選舉。

加州還有42萬張幽靈選票未被刪除

根據目前非正式的選舉結果,詹姆斯·布拉德利(James P.Bradley)和對手、現任國會議員劉雲平的得票率大約是3比7。他把這一差距歸咎為洛杉磯縣政府的違規行為。他說:「我們已經知道有150萬登記選民需要從選民冊上刪除,但(洛縣政府)還沒有完成(刪除工作)。」

早在2017年,美國保守派監督組織「司法觀察」(Judicial Watch)就提起聯邦訴訟(Judicial Watch, Inc., et al. v. Dean C. Logan, et al.),指控被告洛縣書記官迪恩·洛根(Dean Logan)和加州州務卿帕迪拉(Alex Padilla)沒有遵守1993年美國《國家選民登記法》(NVRA)的要求清理選民名單。經過兩年的訴訟,2019年1月初,「司法觀察」與洛杉磯縣及加州政府達成了一項和解協議,要求洛縣從選民登記冊中刪除多達150萬的不活躍(搬遷或死亡的)選民,並要求加州其它縣採取類似措施。

據該訴訟和解案的原告之一,無黨派選舉監督組織「加州選舉誠信項目」(Election Integrity Project California,簡稱EIPCa)上月發布的最新研究報告,發現仍有42萬張選票被郵寄給可能已經搬遷或死亡的人,約2萬名登記選民每人收到2至4張選票。其中單在洛縣就有277606張「問題」選票。

據聖塔克拉里塔山谷信號報(Santa Clarita Valley Signal)報導,洛杉磯縣巴倫西亞(Valencia)的居民菲利斯·格雷金(Phyllis Grekin)收到了一張給她兒子的選票,她兒子已經在加州以外的地方住了好幾年。

「我收到了兒子的選票,但他住在明尼蘇達州,他在那裡登記了,」格雷金說:「如果我要作弊,我會偷偷摸摸把他的選票交上去,但我不會這麼做。而且我不是唯一的案例。我知道很多人都在說同樣的事兒。」

另一位聖克拉里塔(Santa Clarita)的居民也收到了她兩個兒子的選票,她的兩個兒子至少在過去7年裡沒有在加州居住過。

居民福斯特(Dennis Fuerst)說:「如果他們的父母沒有公民意識,他們可以直接填好後郵寄過去。」

據「加州選舉誠信項目」主席琳達·佩恩(Linda Paine)透露,選他們已將調查結果送交加州州務卿,但州政府拒絕接受這一調查結果。

針對上述指控,大紀元記者請求州政府官員及洛縣官員置評,發稿前尚未得到回覆。

布拉德利:黑命貴騷亂讓洛杉磯人受夠了

布拉德利說他的競選團隊也收到很多類似的舉報。為此,他正在組織律師、籌集款項來申請重新計票,加上律師費,大約每天要花1萬到1萬5千美元、共10天完成重新計票。

他並補充說:「要知道在加州,你去投票的時候不用出示身分證,甚至有些情況下連簽名都可以省略。所以當我們進行重新計票時,我們會要求簽名並進行核實。」

曾加入海岸警衛隊、退伍軍人出身的布拉德利說:「(加州州長)加文・紐森和(州務卿)亞歷克斯・帕迪拉(Alex Padilla)故意改變法律贏得這次選舉, 因為他們知道,在聖莫尼卡和貝弗利山莊的(黑命貴)騷亂發生後,他們要想贏得選舉很艱難。這就是為什麼我花了一整年的時間和選民談話,他們受夠了這些傢伙,他們需要有人站出來保護社區家庭,那就是我。」

他說如果沒有選舉舞弊,「毫無疑問我會贏,因為大部分洛杉磯人,包括很多民主黨人說:我們受夠了,我們要選出能保護我們的人。所以當看到我沒有勝出時大家都非常震驚。特別是現在大家知道劉雲平跟親共的人站在一起。」

看到川普總統在搖擺州面臨的類似處境,布拉德利說:「這一切選舉舞弊或操縱行為都是從加州開始的。一個例子就是收割選票在加州成為合法。這就是民主黨一直在全美推動的,再加上COVID疫情,他們現在說要給所有人郵寄選票,這正是加文·紐森所做的,但是他在我們這裡受到了巨大的反彈。」

11月2日傳出消息,加州最高法院法官沙拉·哈克曼(Sarah Heckman)裁定紐森的第N-67-20號行政令確實違憲。該命令要求所有在11月選舉中登記投票的加州居民都要收到郵寄的選票。該命令還要求從10月31日到11月2日,每萬名居民必須有一個投票點,投票時間至少8小時。

布拉德利說:「加州現在叫共產主義加州,因為中共現在在整個好萊塢的影響是非常深刻的。房地產投資很多企業都和中共有關。我們(加州)過去是世界第五大經濟體,現在我想是掉到了第50個左右。美國的疫情危機。讓每個人都處於恐懼之中,互相爭鬥,如果你現在走在洛杉磯的大街上,人們會記下你的名字、給你拍照,因為你沒戴口罩。我想,哇,我們的憲法權利發生了什麼?我不想聽起來像一個陰謀論者,但這顯然是他們將疫情政治化、利用疫情控制選舉,讓大家都接受郵寄選票。」

(責任編輯:盧勇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