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世大觀】韓戰後翻臉 金日成怒砸毛岸英墓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09日訊】各位看官好,也不知道哪個節目觸及了哪個敏感人或者事,油管紅標了大紀元頻道,連累我們【欺世大觀】沒能及時和各位見面。不好意思了。喜歡我們節目的各位老鄉以後多動動心思,大紀元或我們遇到衝關時刻,您就經常兩邊看看啊,謝謝了!

書歸正本。

「中國於今年10月迎來了參加朝鮮戰爭70周年紀念,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參觀了在北京一家博物館舉辦的主題展覽,強調中國曾經抗美援朝,與美方一戰。據觀察,由於近期美中兩國持續對立,習近平此舉意在激發民眾的愛國熱忱。」——這是日本媒體NHK 10月20日以「習近平參觀『抗美援朝』70周年主題展」為題的報導。

看片久了的看官都熟悉了,【欺世大觀】不注重新聞,我們的使命就是揭騙子和騙術,時髦的叫法叫打假。而且是要打翻它們騙了大家伙兒幾十年、已經深入腦髓的那些邪惡騙史,這事,難度大就大在,那個騙人黨一直沒閒著。所以我們需要挖根搜底,把它們昨天和今天連起來,避免大家再上當。

今年10月是中共派兵參加韓戰70周年紀念。北京軍事博物館還舉辦了主題展。19日開幕第一天,黨魁習近平還領著最高班子全體來捧場。習在現場發言稱:中國人民志願軍同朝鮮人民和軍隊一道,捨生忘死、浴血奮戰,贏得了抗美援朝戰爭偉大勝利。

據我們看,他的這個定義是沒看本組系列片所致。至於說「抗美援朝精神……必將激勵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克服一切艱難險阻、戰勝一切強大敵人」,我們想糾正他:所謂抗美援朝沒什麼「精神」,如果非說有,定義成「送死精神」還比較恰當。至於說「激勵中國人民戰勝一切強大敵人」更是吹泡泡,而且,中國人民沒有敵人,非說有,不是美帝,而是你黃俄。

據站在第三方的NHK觀察,習近平這麼高調紀念韓戰,一是要突出和美國打過一仗,二是展示中共與朝鮮金家有傳統友好關係。

那麼真是這樣嗎?老辦法,我們來拆解一下。所謂「抗美援朝」說白了,就是三個共產黨一起對抗文明世界,最後中共、朝共被打殘,前邊已經說了幾集。這次主要說說北韓、西韓兩家共產黨互掐,中共死傷百萬共軍,換來家門口蹲著一隻白眼狼的故事。

三個朝鮮族師白送給金日成

前面一集咱們粗粗提到過三個朝鮮族師白送給金日成的事。咱再細說說他們的悲慘命運。

朝共金家一代魁首金日成原名金成柱,十幾歲隨父親逃到中國,先後在吉林省撫松縣第一小學、吉林市毓文中學就讀。1931年加入中共,參加過東北抗聯,曾任師長。抗戰結束,1946年,金日成在蘇聯和中共支持下,返回朝鮮北半部,成為那裡的山大王。

老毛為了讓他站住腳,沒少給他輸血。不僅送武器送糧食,竟然還多次贈送軍隊。您看這像不像大家說的黨衛軍、私家軍哪?金日成剛回朝鮮時,為了號令群雄,就學習中共、蘇共搞清洗,清除懷疑和不信任他的人。為了挺金,中共1947年送了吉東警備一旅二團的兩個營1,200人給金。這是第一次贈送。

共產黨在哪國都是殺人奪權搶位。有了中共大哥撐局,金日成迅速消滅了朝鮮共產主義者代表玄俊赫和民族主義者代表曹晚植,掌握了最高權力,於1948年9月9日建立了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韓國、日本、台灣和香港叫它北韓或北朝鮮。因為和中共國一樣,共產黨加上「人民」也和人民沒有毛關係。它建政選了9月9,後來老毛死也是9月9,看來這是個放共產黨的日子。

誰想到,金日成一坐穩,就患上了妄想症,急著要吞併南方,想把朝鮮半島統統吃下。先徵得了斯大林同意,但金知道兵力不足,無法取勝,於是1949年初派出心腹、朝軍的文化副司令朴德三,中文名叫金一的訪問北京,懇請中共把東北林彪四野編制內的三個朝鮮族師送給朝軍。

據俄羅斯國家解密檔案資料顯示,1949年5月18日毛澤東向斯大林通報與金一會談的電文中提到:「可以提供這種援助。在中國東北有150萬朝鮮人,已組成兩個朝鮮師(每師一萬名士兵)。其中一個師有作戰經驗,曾積極參加過同中國東北的國民黨軍作戰。這些師我們可以隨時根據他們的要求轉交給北朝鮮。當朝鮮同志現在暫時不需要時,我們負責全面保障和訓練這些師。此外,我們還訓練了200名軍官,他們正在接受補充訓練,一個月後可以派往朝鮮。如果北南朝鮮發生戰爭,我們將提供力所能及的一切,特別是上述師的給養和武器。」

老毛匯報完就開始行動,滿足金日成的需要。當年6月18日,中共吉林省委被緊急要求在一個月內擴充了17歲到30歲之間的朝鮮族新兵1,500名。

到7月20日,原林彪所轄164師、166師攜帶全部裝備進入朝鮮,編為朝鮮人民軍第5師、第6師。1950年4月18日,中共軍156師加上139、140、141師中的朝鮮族士兵,組成一個新的步兵師,下轄兩個步兵團、一個機械化旅和一個摩托車團,攜帶全部武器裝備,抵達北朝鮮元山,編為朝鮮人民軍第7師。自此完成了老毛將三個朝鮮族師送給金日成的計劃。總兵力共37,000餘人。而且其他朝鮮軍隊編制中也插進了原中共軍的部隊。

金日成發動戰爭大敗 原中共軍中倖存軍官均被追責

得到中共實錘的軍援後,金日成野心衝頂,僅兩個月後的1950年6月25日,就發動了對南方的進攻。毫無準備的韓國,猝不及防之下,很快被朝共新編第6師,也就是由原中共軍為主力的朝軍一直打壓到了朝鮮半島最南端,眼看全境淪陷。

懵登了一下的聯合國,醒過夢兒來立即通過決議,出兵朝鮮半島,幫助韓國擊退朝鮮侵略者。9月17日,美國麥克阿瑟將軍指揮聯合國軍登陸仁川,僅一週就扭轉戰局,中共朝鮮族師為主力的朝軍全線崩潰。十萬朝軍最後逃回三八線以北的不到三萬。至此,朝鮮人民軍主力部隊已經不復存在。

各位看官,這就是中共黨魁標榜的戰勝美帝的「偉大勝利」真相。

更可悲的是這些炮灰的命運。參戰的原中共軍中倖存的師團級軍官均被追究責任。第2軍團軍團長金武亭被撤銷一切職務並開除軍籍,最終吐血而亡;軍團長金雄戰敗後,帶幾個參謀進入太白山打游擊,後來輾轉回歸中共志願軍,還又擔任了副司令,好像還行是吧,別急,韓戰結束後,金副司令被打成反革命宗派分子,秋後算帳。

進攻南韓的急先鋒第6師將領方虎山、李權武先被金日成追究戰敗責任,後被打成反黨反革命分子,方虎山竟還被處以死刑。

1958年中共全部撤出在朝駐軍

韓戰結束後,剛開始中共在朝鮮還留有幾十萬駐軍,可能還是為了幫助驚魂未定的金日成吧。時間來到1958年3月12日,中共軍總部卻發布了撤軍公報,稱將於年底之前,分批全部撤出朝鮮。3月15日起到10月26日,中共分三批全部撤出了在朝駐軍。

按說戰爭結束了,金日成還活著,沒你什麼事了,撤軍很正常是吧,看官,您想簡單了,直到今天,西韓北韓共產黨還是同床異夢面和心不和,根子就在那時候。好,向您爆一個祕密。

先從朝鮮勞動黨的構成說起吧。這個黨是在韓戰前不久才由四個主要派別聯合組成的,金日成為首的游擊隊派雖然人數不多,但占據了主導地位;親中共的「延安派」成員則多是掌握軍權的,戰爭期間發揮了重要作用;莫斯科派則是從蘇聯學習回來的朝鮮族人,還有個南方派(或叫國內派),雖勢力不大,但也有個別領袖人物在黨內很有影響。

金日成大清洗 「延安派」遭殃

「延安派」的主要成員是原先參加過中共黨和軍隊,1945年到1950年回國的朝鮮人,代表人物有武亭、金枓奉、崔昌益等,延安派大多數與毛澤東、林彪關係密切。

金日成為了立威,戰前就開始大力清洗各派,延安派也未能倖免。發動韓戰後,金反而看準機會,在1951年,以「平壤失守」和「作戰不力」為由解除了延安派勢力最大的人物武亭手中的權力。當時武亭任民族保衛省副相兼人民軍炮兵司令、第2軍軍團長,權力很大。武亭遭金開除軍籍後,被彭德懷接往中國,最後鬱悶吐血而亡。此外,被金認為是老毛個人代表的朝鮮內務相朴一禹也被解除職務。

1956年,赫魯曉夫上台,在蘇聯開展批判斯大林的運動,同時指責金日成在朝鮮搞個人崇拜。延安派趁金日成出訪蘇聯、東歐之際,密謀倒戈。誰想金日成回國後,得到了線人的祕報,決意剷除延安派。同年8月29日,在朝鮮勞動黨召開的中央委員會議上,蘇聯派的朴昌玉和延安派的崔昌益等人對金提出批評,遭到金的滿洲游擊隊革命派反擊,並給對手安上「反黨分子」的帽子。會議最終投票將朴、崔二人開除出黨還關進監獄。延安派商業部長尹金欽、職業總同盟委員長戌輝嚇得當天就逃到中國。

一看金小弟要犯大,蘇聯就派出第一副總理米高揚、中共派出國防部長彭德懷訪朝,要求金撤回對蘇聯派和延安派的處分,壓力下,朝共9月中央全會上,崔朴二人又被恢復了中央委員身分。他們還聯合要求金停止對他們迫害,但金無動於衷。

1956年底,朝共開始以換發黨證的方式清黨。1958年3月3日至6日,金日成在該黨第一次代表會上,公布了延安派陰謀的詳細材料,披露了黨中央第一副委員長金枓奉支持崔昌益、朴昌玉「反黨宗派集團」進行「陰謀活動的罪行」,然後徹底將金枓奉、崔昌益、朴昌玉開除出黨。一個月內,有兩千多人被整肅,一些延安派主要人物被處死,其他人逃到中國。到1961年,蘇聯派也被清洗完畢。

按說殺人不過頭點地吧,沒想金老大還不肯放過逃去中國的延安派,一路殺將過來,向老毛要人,弄得很僵。最終,蘇共中共好說歹說,金才同意放過這些人,但開出條件,要二哥把駐軍撤走。於是,前面那個撤軍公告出爐。金日成呢,在朝鮮就一步步成了毛一樣的紅太陽、共產極權組織裡又多了一個獨裁者。

「志願軍」烈士陵園被砸毀 包括毛岸英石碑

最後說說志願軍悲慘的身後事。我們前幾集說了大內宣幾十年來在幾十萬死人堆裡擇出來、瞎編拔高成「英雄」的幾個戰士。就是要洗白這場救小兄弟命的骯髒戰爭。按說為你死了那麼多人,應該感激涕零才對吧?看官,共產黨這個東西做的一切,都不是正常人類正常思維能料到的。

結果就是,中共軍灰溜溜被金日成趕出朝鮮。網上看到朝鮮的課文中描述韓戰的「勝利」是在「偉大領袖金日成」領導下取得的。香港《蘋果日報》記者訪問朝鮮後稱,「鮮見中國人民志願軍的痕跡」。平壤祖國解放戰爭勝利博物館12個展廳中,關於中共軍的只有一個,文字照片多是金日成和「人民軍」,甚至當年簽署休戰協議的舊地,陳列的協議樣本也只有英文和韓文的,沒有中文的。

死了幾十萬人卻換來這麼大一個諷刺,中共卻不敢吭聲。據說還有個原因:中共打內戰時,朝共也提供了很大援助。沒有金日成們的幫忙,共軍在東北戰場能否獲勝也未可知。這就是說,倆無賴碰一起,誰也別嫌對方比自己味兒大。

公平說,朝鮮半島停戰後,金日成開始表面也做了做。他下令在檜倉郡150米的山腰上,修建了朝鮮最大的一座志願軍烈士陵園。占地面積九萬平方米,1957年建成,園裡共埋葬了134名死難士兵,其中包括貪吃蛋炒飯被美軍飛機定點清除的老毛大兒子毛岸英。一尊銅像石座的碑文上寫的是「在無產階級國際主義旗幟下用鮮血凝成的朝中人民的友誼萬古長青」。

可惜,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了。金日成請求中共將長白山天池的一半與東側的三座山峰割給朝鮮成功後,得寸進尺,竟要求中共歸還被中國歷代王朝「侵占」的黑龍江省一部分、吉林省大部分、遼寧省一部分。經中方專家考證,上述領土根本與朝鮮無關。中共為此拒絕了金小弟的無理要求。此時中蘇交惡,滿心不高興的朝鮮選邊站在蘇聯一側,還簽訂了蘇朝合作、援助協定。老毛被小金踹了個窩心腳。1965年開始,中朝兩國邊界爭端多次發生。

1966年文革爆發,紅衛兵提出一條令世界震驚的口號:「毛主席是全世界人民心中的紅太陽!」還揚言要逮捕走資派金日成,甚至發生衝擊朝鮮使館事件。金日成聞訊大怒,當即下令搗毀志願軍烈士陵園,將烈士碑牌統統打爛,包括毛岸英大石碑也被砸得粉碎。

朝鮮「紅衛兵」玩得更絕,在邊境架起高音大喇叭高喊:「金日成主席是我們心中的紅太陽!」大兵還在鴨綠江上玩起「驅水戰」,就是在江心築起大壩,讓水流沖向西岸中國一側,造成水災。中國邊境這廂紅衛兵也有樣學樣,架起大喇叭罵金日成是「朝修」。而此時中共官方又選擇了沉默,但兩國關係陷入冰點。

沒幾年風向又變了。1969年4月15日,朝鮮擊落一架美國間諜飛機,蘇聯反而幫助美國尋找機上生還者。金日成感到被大哥拋棄,又想和二哥修好。

1969年10月,金日成派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委員長崔庸健來北京參加「十一」典禮,周恩來則在1970年4月回訪了朝鮮。10月,金日成祕密去北京拜會毛、周,當面道歉認慫,並答應重建志願軍烈士陵園。毛大悅,就對金說,友誼是主要的,誤會是次要的。於是兩黨「言歸於好」。之後又多次破裂,本集不表。

我們只想說,當年「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最後卻陳屍他鄉的幾十萬中國士兵,如果知道自己生前死後都不過是毛共金共的政治犧牲品,又會作何感想呢?

故事講完了。在韓戰70年後的今天,剛又聽到中共元首發言稱:現在中國人民已經組織起來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辦的!我們只能笑懟這位大哥,中國人民已經不是70年前。惹翻了我們,很不好辦的是誰,你應該心裡有數。不信沒關係,你就全民發槍試試。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