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2020美國災難性大選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Roger L. Simon撰文/張雨霏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一切都始於郵寄投票,這種為醜聞準備的投票程序,相當於選舉人駕駛B-52同溫層堡壘轟炸機在美國領土上空飛越,好像他們處在敵軍後方,可以隨意投下選票。

如果要設計一種可以顛覆甚至破壞民主的制度,那麼普及郵寄投票(當然不是要求公民提出投票申請的一般性缺席投票)將是首選或接近首選。

這會出現什麼問題呢?

那不僅僅是明顯的死人投票、已經搬遷的人投票、非法外國人投票、無法識別卻已通過身分驗證的簽名、沒有紀錄的簽名、蓋章日期早於到達日期的信封、丟棄在溝渠中的選票、「收割選票」(ballot harvesting)、外國代理人大批暗中投票、截止日期不斷變化,如俗語所說的「移動球門柱」(move the goalposts,指在一種情景或一個行為中,通過不公平的方式改變規則,以使一些人難以達到目的),以及誰知道還有其它什麼問題。

(譯者注,「收割選票」又稱「收集選票」(Ballot collection),是指由第三方、志願者或工人收集選民的缺席選票然後送往投票站或選舉辦公室,而不是由選民本人直接提交給選票站點。該術語由加州共和黨首創,暗指不正當選舉行為。但是這一行為在2016年被加州民主黨立法,由州長布朗簽字生效,成為合法行為。)

郵寄投票為製造混亂提供真正的保證,而這是我們過去和現在一直採用的投票方式。

沒有人真正知道發生了什麼。

採取郵寄投票的理由是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大流行,但我強烈懷疑它不僅如此。我懷疑,實際上我敢肯定,一些人的意圖是以大流行病為藉口推行郵寄投票,因為他們知道這種方式會造成這種混亂,幾乎就像為選舉制度製造的另一個「安提法」。

我們如何知道它在某些方面是有意為之的呢?

有很多先兆警示。據公眾利益法律基金會(PILF)的說法,僅在今年6月初選中,內華達州克拉克縣的223,000張選票(占該縣包括拉斯維加斯選民在內的17%)被隨意地寄送到一個錯誤地址。

尚無證據表明這種情況已得到糾正。PILF主席兼總法律顧問克里斯蒂安‧亞當斯(J. Christian Adams)稱郵寄投票「很容易導致舞弊的混亂局面」。

PILF發布了一段相當滑稽的視頻(如果不是那麼令人沮喪的話),記錄他們的調查人員前往一些選民所註冊的地址,結果發現這些地址都是些商業企業,而不是他們居住的地址,可能這些假定的選民在這些地址的企業中工作過,也可能沒工作過(在一些企業中,似乎沒有人聽說過他們)。真沒想到,其中還包括一家廢棄的礦場。

(譯者注,非營利組織PILF是美國一家致力於選舉誠信的保守派法律團體,成立於2012年,其宗旨是為了協助美國各州及地方政府完善選舉誠信事業,並與美國大選中的違法行為做鬥爭。PILF憑藉該領域的眾多專家,力求保護投票權並維護美國大選的憲法框架。)

毫不奇怪,內華達州共和黨的律師團隊剛剛就目前3,062起(但還在不斷增加)選民舞弊案件向司法部長巴爾(Attorney General Barr)遞交了刑事轉介(criminal referral)。

《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在最近發布的一條推文中,堅持認為在總統選舉中宣布勝利者是新聞媒體的職責所在,而福克斯新聞(Fox News)近來看起來越來越像在實施一個「假旗行動」(false flag operation)。這些媒體一直在抱怨,沒有證據表明選民存在舞弊行為……。好了,就這樣吧。

(譯者注,假旗行動,亦作栽贓行動或嫁禍行動,該說法起源於16世紀,是一種比喻表達,指通過使用其它組織的旗幟、制服等手段誤導公眾以為該行動由其它組織策動。栽贓行動常見於諜報活動及政治選舉中。)

內華達州無疑只是一個開始。

轉介內容無疑包括費城、底特律以及其它地方的選舉官員和工人們「香蕉共和國」(banana republic-style,指政府無能、依賴外援的貧窮小國)式的行徑。儘管法院已經下令,但這些選舉官員和工人們仍阻止共和黨民意觀察員的工作,挪動投票掃描儀以逃避監督,他們就像那些俗語所說的「移動球門柱」一樣。

要是我們生活在一個公正世界的話,一旦他們(美國司法部)通過了這些轉介,應該足以使得待處理的案件卷宗一直積壓到2024年及以後的美國大選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那些選舉官員傲慢專橫,無視國家立法機關的憲法權利,尤其是在賓夕法尼亞州。而且令人好奇的現象是,搖擺州的大量支持拜登的選民卻不願意去投票選舉民主黨參議員。

一些地區的民主黨人表現得好像我們仍生活在前芝加哥市長戴利(Richard Joseph Daley,1902年—1976年)和肯尼迪父親約瑟夫‧肯尼迪(Joseph Kennedy,1888年—1969年)那個腐敗的年代,當時可以用錢買下大選,也許我們仍會這樣做【只需問問亨特‧拜登的前商業夥伴托尼‧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但這種行為必須停止。

美國娛樂傳媒的那些聰明又時髦的頭領們傾向於對這一切視而不見,他們暗示甚至是在說,所有選舉中都會出現一定程度的腐敗。無論我們做什麼,它始終會存在。我們只需要忽略掉它。

但是在我們這個高科技時代,這種腐敗的機率正在增加而不是減少。包括《華盛頓郵報》和福克斯新聞在內的一些最著名媒體發布的荒謬的、具有政治宣傳性的民意調查,僅是危險的冰山一角,最終可能會擊沉這個民主共和國,就像另一座冰山沉沒了據稱堅不可摧的泰坦尼克號一樣。

其中,《華盛頓郵報》的民調顯示川普(特朗普)以17個百分點之差輸掉了威斯康星州,而福克斯新聞(見前文)只是稍好一些。

目前正在用更高的股價來慶祝大選的科技巨頭,其操縱選舉的能力更加強大,比任何人想像的都要強大。臉書(Facebook)的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他的妻子普莉希拉‧陳(Priscilla Chan)捐贈1億美元來支持美國的選舉基礎設施,特別是在搖擺州。

正如我們需要政教分離一樣,我們現在也需要將科技和國家分離。

最具諷刺意味的是,拜登也許贏得了選舉,但我們永遠無法確信。無論是哪種情況,由於這樣或那樣的原因,他的總統生涯(如果真發生這種事)將永遠籠罩在陰影之下,而且註定是「許願要慎重」(be careful what you wish for)的一個例證。

但這是另一篇專欄文章的主題。

(譯者注,「be careful what you wish for」這種說法起源於伊索寓言,具有諷刺意味,意思是如果你得到了想要的東西,可能會導致無法預料的不愉快的後果,經常用來提醒人們在說自己想要某些東西之前多思考一下。)

原文The Disastrous 2020 Election Will Never Be Resolved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羅傑‧西蒙(Roger L. Simon)是一位屢獲殊榮的小說家、奧斯卡提名的編劇,也是PJ媒體(PJ Media)的聯合創始人。現在是英文《大紀元時報》的專欄作家。他最近的著作是《山羊》(The GOAT,小說)和《我最了解:道德自戀如何摧毀我們的共和國,如果它還未被摧毀的話》(I Know Best: How Moral Narcissism Is Destroying Our Republic, If It Hasn』t Already,非小說)。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