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百種酷刑】性摧殘(下)

羅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11日訊】尹麗萍和另外8名女性法輪功學員被馬三家勞教所祕密轉押到瀋陽張士教養院,在那裡她被一群男犯人輪姦。

大連劉俊鷺於2013年7月27日結束了12年冤獄回家,在遼寧女子監獄,她曾被扒光衣服吊起來遭到性虐待

成都市祝霞被劫持到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後,又相繼被關押在三個洗腦班裡,遭到惡人強姦,被放回家後哭笑無常、生活不能自理。

被譽為「中國良心」的人權律師高智晟於2005年致信當時的中共領導人,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他在信中寫道:

「幾乎是百分百的女同胞的女性性生殖器、乳房及男性性生殖器,在被迫害過程中都遭到了極其下流的攻擊,幾乎所有的被迫害者,無論你是男性還是女性,行刑前的第一道程序那就是扒光你的所有衣服,任何語言、文字的功能都無法複述清或者再現我們的政府在這方面的下流和不道德!」

中共自1999年迫害法輪功以來,為了達到讓法輪功學員「轉化」(強迫放棄修煉)的目的,極盡邪惡之能事對女性法輪功學員進行性迫害,給他們身心帶來極大的摧殘。

接上文:【中共百種酷刑】性摧殘(上)

那極度恐懼痛苦的一夜

「他們四五個男犯人把我扔到了床上,有摁胳膊、摁腿的,其中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騎在了我身上猛砸我的臉和頭,我被打得記憶就停留在這裡……等我醒來時,我的身旁已經躺了三個男人。我被他們群體性侵害的時候,還被錄了像。」

2016年4月14日,從中國遼寧逃亡到美國的法輪功學員尹麗萍,在美國國會大廈裡舉行的題為「中國廣泛使用酷刑」的聽證會上,曝光了中共監獄對她實施輪姦的犯罪事實。

尹麗萍在聽證會上講述她在瀋陽「黑監獄」遭受群體性侵害的恐怖經歷。(李莎/大紀元)

2001年4月19日,9名女法輪功學員被送到關押男犯人的瀋陽張士教養院的小白樓。尹麗萍被分到第一房間,裡面有一張大雙人床,四個男人早已候在那裡。

她上廁所時看到一個大房間裡至少躺著三十多個不同年齡的男人在睡覺。

她被四五個男人扔到床上,後來被打昏,再後來⋯⋯被輪姦。

等她醒來時,發現身邊躺著三個男人。緊挨著她右邊的男孩不到20歲,在她身上一陣亂摸。其他兩個男的手腳都不閒著,其中一個撓她的臉,用腿來回頂她的下身。

她的頭部旁還坐著一個男的,手不停地摸她的臉和頭。她腿的間隙處還站著兩個,一個在錄像,另一個在看,嘴裡說著不堪入耳的髒話。

她的腳下不知還有幾個男的,有人撓她的腳心,有人說著髒話並狂笑。

「我無法相信眼前這一幕,一口鮮血湧到嗓子眼。我的思維又一次靜止下來,床上、床下、床左、床右的一切喧囂,好像離我是那麼的遠、那麼的遙遠⋯⋯那個聲稱『偉大、光榮、正確』的黨它原來如此的流氓。」許多年後,她在曝光這段血淚史時寫道。

受迫害前,尹麗萍和孩子。(大紀元)

她被扒光衣服吊起來

劉俊鷺於2001年7月26日在大連租住的房子裡複印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西崗分局非法抄家、綁架,次年被非法判刑12年。

2003年她被劫持到遼寧女子監獄,在那裡遭受了種種非人的酷刑折磨:扒光衣服澆涼水;頭朝下,腿半吊在淋浴頭上;四肢綁在光板床上,開窗戶凍著;打大背銬,左胳膊致殘;用膠皮帶毒打等等。

白天,她被戴著後背銬站在辦公室門口,晚上被弄到沒人住的房間,門玻璃用報紙擋上,惡人用流氓似的邪惡手段迫害她,逼她轉化(放棄修煉);把她衣服扒下來,只穿一個褲頭,身體呈大字形綁在床上,開著窗戶,當時正值嚴冬3月;每天換著花樣來迫害她。

「有一天把我衣服扒光,弄到淋浴室,把腳用繩子綁上,搭到淋浴頭上把我一條腿吊起,頭朝下,被半吊著,一盆盆涼水澆我,開著窗戶,擺弄我的乳房及下身,說著低級下流的話⋯⋯ 」劉俊鷺說。

1998年中秋節,王洪斌和劉俊鷺(後排)在家鄉舉行了婚禮。(明慧網)

2013年7月28日,劉俊鷺結束冤獄回到家中;2016年7月1日,被劫持到大連洗腦班。後來為為了避免進一步的迫害,她被迫離開大連,流離失所。

出勞教所時她已經瘋了

祝霞習慣性地頻頻點頭,微笑著,一雙美麗的大眼睛那麼明亮透徹,那種慈悲和善使整個環境那樣和諧,與平常吵鬧說怪話的環境大相徑庭。」曾和祝霞一同被捕、關押的女法輪功學員回憶祝霞在監室裡給犯人們講修煉故事時的神情。

被迫害致瘋前後的祝霞。(大紀元)

祝霞是成都市金牛區光榮小區法輪功學員,2001年,她的孩子才1歲,她就被「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頭目何元富等非法勞教1年半。

在楠木寺女子勞教所,七中隊隊長張小芳經常抓住祝霞的頭髮往牆上碰,邊碰邊罵:「碰死你,碰死你,甩在山溝裡無人知道,把你碰成腦震盪、碰成瘋子!」

祝霞還遭受「24人輪流拖跑」的酷刑。勞教所選24個毒販,每4人一組,組成6組。六組輪流接力,把法輪功學員放在在凹凸不平的爛石磚瓦顆粒的地上拚命地拖跑,直到這6組再也沒有力氣往下跑。

祝霞當時身穿單薄的衣服,後背、腰、腿、足多處被拖掉了皮、肉,地上一片血色。

2002年10月27日,非法勞教期滿,祝霞又被劫持至郫縣洗腦班繼續拘禁,遭洗腦摧殘近半年。在那裡她被惡人多次強姦。

到2003年3月中旬,祝霞回到家中,原本120斤重的她已成皮包骨,不成人形。

在家裡,她不分晝夜地哭、笑、罵人,大小便弄得到處都是。她不願洗澡,嚷著洗澡就會被強姦。她經常用手捂住頭部驚恐地大聲喊叫:「你們要強姦我嗎?」

「殘酷迫害都會被人們知曉」

在尹麗萍參加的聽證會上,CECC主席、美國國會資深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Rep. Chris Smith)說:「最終,那些人發動和參與的殘酷迫害都會被人們知曉。以納粹為例,直到今天他們還在被追查。」

出席聽證會的美國國會憲法和民事司法小組委員會(Subcommittee on the Constitution and Civil Justice)主席、聯邦眾議員特蘭特‧弗蘭克斯(Rep. Trent Franks)說:「你們(證人)的努力不會白費,只有神知道你們今天在這裡作證的成果,你們擔當起了責任,讓你們的善和對人類的承諾在這次聽證會上占了上風。」

美國國務院國際宗教自由大使山姆﹒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於2020年7月20日說:

「感謝你們(法輪功學員)的堅持。感謝你們在非常困難的情況下,為宗教自由而奮鬥。」

「上帝祝福你們!我們將繼續與你們站在一起。」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