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我們離中國式社會主義有多遠:左媒體制內長征紅旗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14日訊】我們離中國式社會主義有多遠:左媒體制內長征紅旗手;網絡黑名單陰謀變陽謀;言論自由惡化;宗教自由遭打壓。

觀眾朋友好,今天是11月13日,星期五。今天和大家探討一下為什麼這次美國大選和歷次都不同,為什麼很多人都認為這次不徹底清除大選舞弊的泥沼,就沒有下一次了。在節目一開始,先提醒大家訂閱我的頻道並轉發給您的家人和朋友觀看,讓更多人知道真實的資訊。

我們先看一下我們一直認為美國優於中國的方面,法治、宗教自由、新聞自由、言論自由、集會自由、民主選舉來美國這麼多年,一直告訴美國人,你們不知道你們多幸福,把這些都當作理所當然。不過,現在大家都體會到了,這些權利已經被嚴重侵蝕了,尤其這次大選前後發生的事情證明,這種權利的喪失可以發生在幾個月甚至幾週時間內。

關於民主選舉,我們這幾天一直在談,今天就不作為重點。這次之所以質疑選舉結果,就是因為有太多的疑點,現在已經有太多的證據,如果這麼嚴重的情況都不進行調查或糾正,美國將沒有下一次真正的選舉,即公正、透明的選舉。選舉制度不會自動糾正,甚至都不會保持,只會更糟一直崩潰。

最明顯的變化是媒體。以前媒體對重大事件,無論是哪一方的,即使有觀點,1)新聞部分多少而已,是否炒作成熱點,但不會完全不報導。2)傾向性主要體現在觀點部分。現在越來越體現在新聞報導上,即根本不報導。這有個過程,我個人最先觀察到的是2016年大選,在開票晚上川普總統領先後,幾乎所有媒體都停止了更新,這是非常不尋常的事情,至少我來美國近30年,那是第一次看到。2016大選以後,媒體就幾乎一面倒的參與了炒作子虛烏有的通俄門,總統彈劾案等等。當然,如果僅僅是炒作這些,還不足以完全證明媒體的墮落,但這次大選前的另一件事卻讓人無法接受,就是亨特拜登的硬盤門,這麼重大的事件,從新聞角度絕對是不會也不應該放過的,所有左派媒體全部噤口,一字不提,要知道左派媒體佔美國媒體至少是90%。這個對比也太顯著了,對一方是開足火力,對另一方是徹底消聲。這個單用媒體傾向性是不能解釋的,在美國,一般情況下老闆不會過多干預記者和編輯的日常工作,即使在媒體有明顯傾向性的情況下,仍然會有和總的傾向不一致的報導出現。比如過去二十年,但凡在中國有辦事處記者站的大媒體,都會避免報導法輪功有關的新聞,因為中共視法輪功為最大敵人,但這麼多年來,這些媒體仍然會在有重大新聞出現時進行報導,如馬三家信件曝光後就都報導了,而且是直接採訪。

而這次的變化更重要的是,一貫被認為比較保守的FOX和曝光硬盤門的NY Post都突然轉向了,使得媒體整體更向宣傳工具靠攏。這個轉變看上去很像是長期的量變積累到了質變,但也有可能本來如此,只是在最關鍵的時刻,大選中徹底暴露了而已。

陰謀變陽謀

不是說以前沒有,但至少還不敢公開,揭露出來以後還會辯解,辯解就說明是知道錯了,現在公開到了任何反對聲音不停,聲音大了就封殺,即使在參議院聽證後還不改,這和中共的網路審查已經很接近了,在範圍上一樣,是全面的,程度上還沒有到中共的程度,但很顯然,現在還沒有一種力量可以阻止他們日益嚴重的審查。當然現在人們還可以轉移到Gab或Parley去,但推特臉書不受制約的審查行為是非常令人擔憂的。因為審查的標準是他們自己定的,執行程度是他們自己定的,社交平台在審查方面已經兼具了立法和執法的角色。還有一條沒有趕上中共的是,中共的網路審查是有現實中警察支持的,網民發表了不同觀點後會面臨被警方喝茶或逮捕的後果,依賴於言論越界的程度和網警的情緒。但就是這一點,也有很不令人樂觀的跡象。

這個跡象就是黑名單。紐約極端左派眾議員AOC提出的,把川普總統的支持者都列入黑名單。雖然這個黑名單網站現在宣布撤了,但這種想法和作法已經和中共一樣,把網路審查落實到現實中了。

言論自由被侵蝕也不是一天發生的,在大學尤其明顯,保守派和自由派的言論自由是不平等的,很多學校甚至不願意公開支持被圍攻的保守派。2016年大選後在一些著名大學裡,保守派人士預定的演講被校方以安全理由取消。但儘管如此,保守派人士還是可以在社交平台上發表自己的觀點,儘管時常有抱怨,事情到今年中共病毒疫情爆發,情況急轉直下,幾乎所有直接揭露中共病毒的視頻都被黃標,而且並不是一開始就那樣,而是後來突然發生,說明不是裡面的華裔員工自行其是,而是自上而下的命令,命令的來源是中共,因為只有中共對疫情的報導和討論有直接利益。到了大選開始,推特臉書也加入了審查,而且更肆無忌憚。臉書前天把川普的頭銜從總統換成政治候選人,這是公然造假,川普是美國人民合法選出來的總統,現在競選計票還未結束,有爭議的法律訴訟還在繼續,而且川普總統的第一個任期是到1月20日,誰給臉書的權力改變的?

宗教自由。美國的宗教自由被侵蝕是和極端自由派理念的推廣是同步進行的,一進一退,已經偏離了政教分離的原來意思,這次疫情,一些極左派控制的地區,對宗教場所的限制非常嚴格,如紐約市,市長自己參加了黑命貴的抗議活動,卻關閉猶太宗教場所。今年最高法院駁回了兩起宗教團體對州政府利用疫情限制他們活動的訴訟案,最高法院大法官塞繆爾·阿利托(Samuel Alito)11月12日在對保守團體舉行的律師會議上講話,也談到了美國社會言論自由的惡化和宗教自由收到攻擊的情況,認為這個當今最高法院面臨的巨大挑戰之一。

現在,越來越多的美國人認識到,這些自由和權利已經收到了威脅,不能再看作理所當然,而是需要努力保護甚至爭取的。極左派的社會主義共產主義主張正在行動中。

好,今天就和大家談到這裡,感謝觀眾朋友的關注和留言,有些對節目的建議,我會盡量採用。好,如果你認為這個節目對你有所幫助,請訂閱和點贊。謝謝大家。下次節目再見。

訂閱「橫河觀點」:https://bit.ly/33LovJn
關注新唐人推特:https://twitter.com/NTDChinese
支持新唐人:https://donation.ntdtv.com/
新唐人網站:https://www.ntdtv.com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