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大法無邊法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25日訊】我是一位農村大法弟子,小名叫華子,修煉大法才三年。修煉時間雖短,可師父時刻都在保護著我。下面就把我這段親身經歷寫出來,感謝師恩,證實大法的神奇。

一、師父救我

二零一七年九月三日,我住進了縣城醫院。當時處於昏迷狀態,人事不知。做了各項檢查,結果是:高血壓200,頸椎狹窄,醫生給開了七天備用的藥。

妻子將我安排好,就立即趕回家把法輪大法師父的講法錄音拿來給我聽。我聽了一天一夜,醒過來了。我每天掛吊瓶,吃口服藥,還做每次30分鐘的理療。三、四天後,不見好轉,醫生說:「這不行,轉市級醫院吧。」

這時妻子與我說:「現在這種病,轉到哪兒也解決不了根本問題。就說這個理療吧,不就是個超聲波嗎?我修煉的法輪大法裏,甚麼次聲波、超聲波、電磁波、紅外線、紫外線、伽瑪射線、中子、原子這些微量金屬元素都有。不用花錢,就能從根本上解決醫學無力解決的問題。我修煉大法二十年來,無病一身輕,從未上過醫院。從我身上,你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你現在機緣已到,只有師父能救你,咱就回家,咱倆一起修煉大法吧!」我同意了。

出院時,我臉灰青色,走路一點點挪。醫生給開了一些口服藥,並說,頭不能單獨動,與身子一起轉。

回家後,我心裏還是沒底,想服藥。妻子用大法法理與我交流,講了業力與病的區分,修煉人與常人的區別,也就是說,你要把自己當作修煉的人,按師父的要求做,那就不是病,是業力。如果真正修煉,師父就會給弟子清理身體。從此,我堅定了信師信法的心,與妻子一起學法煉功。

學到第四天,突然覺的天旋地轉,上吐下瀉,妻子說這是好事,不用擔心,不要害怕,把心穩下來,這不是犯病,是師父在給你淨化身體(給我往下拿病),要信師信法,堅持修煉。

第七天,我真的基本恢復正常了,臉色紅潤了,頭能隨意動了,走路也正常了,煙、酒、色慾、附體等,師父也都給我清理了,拿掉了。

謝謝師父救了我!

二、見證大法的超常

聽話的四輪車

秋天,我與妻子去山坡地運玉米,本應通過鄰家地裝車,省時省力,可妻子說不能損壞鄰家的地壟,按師父說的「做事先考慮別人」[1]。這樣,我把車停在自家地稍平一點的地方,用石頭把輪胎墊上,就和妻子開始往車上裝玉米。

車周邊的玉米裝完了,四輪車斗滿了,還剩距離車有四十米遠的一些玉米要裝。我與妻子用袋裝完,當我要扛起來去裝車時,看到車轉向了,墊車輪的石頭錯位了,車正順著山坡往下滑。這個坡地上無任何障礙物,只有蒿子、草。這一車玉米往下衝,這個慣力,這個速度,別說追不上,就是追上也擋不住啊!這時,車已到了最陡的地方,我無望的說:「完了,這下完了!」

妻子聽到了,抬頭一看,車下去了,說時遲那時快,一邊往下跑,一邊喊:「停、停、停!」喊了三個停,我們還沒跑到,車立刻奇蹟般的停了下來。我們到那一看,車前後無任何阻擋物。妻子忙說:「是師父、是師父在幫我們!」我也說:「是呀!是師父在幫我們!」

可是這個位置是山坡最陡的地方,如何往出弄啊?!我說:「找個四不像拽吧。」妻子說:「沒事,師父一定會幫我們弄出去的,你別急,穩下來,上車,按我指的方向往後倒。」我心裏很打怵,能行嗎?可妻子一招手,我往後一倒車,就感覺車後邊有一股強大的力量,硬是順順當當的把車拽到道上了。謝謝師父!再一次讓我見到了大法的神奇。

妻子說:「我這頭像似銅,又像似鋼」

年底三九天很冷,我要去縣城辦事。城裏的朋友讓我買兩隻大鵝給他帶去。我開著三輪摩托,帶著妻子,要去東街買。由於天冷,又著急,我就加大油門,從院子裏往公路上衝(我家院子比公路低很多)。

妻子站在車上的車擋板上,面朝後,後腦勺朝前,雙手穿插在棉衣袖裏。兩邊大門柱上,有兩根三公分塑料護線管,從水泥大門柱裏外露著,管上橫連一根四寸木方,四米長,準備新年貼對聯橫批用的。當車衝出大門的瞬間,就聽妻子慘叫一聲:「哎喲──!」車開的太快,衝出去六、七米遠才停住,就聽車後──「嘭!」「叮!」「鐺!」「噹!」好大的幾聲。我下車一看,門框上那根四米長、四寸木方從妻子後腦勺彈起,並把兩根塑料管繃斷後,又彈出四、五米遠。

妻子雙手抱著頭,蹲在車上。我趕緊問:「怎麼樣?」妻子說:「沒事,剛撞上時,覺的頭爆炸了似的,但我感覺我的頭有彈力,像似銅,又像似鋼……」,接著妻子高興的大聲說:「啊!全憑師父護佑,否則腦袋就開瓢了!」妻子仔細摸了摸,頭上沒起包,沒破,沒出血,也不疼。

痛的不是我

修煉大法約八、九個月時,我在離家三公里的養雞廠打零工。一天,五點多下班,我騎著摩托車回家,要到家門口時,往家一拐,後邊一輛轎車就把我撞上了,帽子輾在車胎下,右半身、頭都和車胎擠在一起,動不了。

這時,妻子正在院子裏拔草,當聽到急剎車和撞車聲,急忙跑出來,看到此景,就大喊:「華子,沒事,師父會保護你的,不要害怕,慢慢起來,求師父救你!」這時,我也想到求師父救我。

我慢慢爬起來,感到頭暈腦脹,腿腫了,肩膀、胳膊都不敢動,擦破幾塊皮,臉色青紫,腰不靈活。圍觀的人很多,大兒子在後街聽說也跑回來了。

肇事車主想送我去醫院,妻子安慰我說:「我們是修大法的,沒有偶然的事,這是來討命債的,師父都給承擔過去了,會好起來的。咱不給人添麻煩,不訛人,甚麼也不要,讓他們走吧。」接著妻子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兒子不讓車主走,妻子說:「放他走,我們有師父管,會好的。」

之後,我有些顧慮,不去醫院看,能好嗎?妻子與我學師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師父說:「也有些新學員,真有誰能給你發過來一些不好的東西你也不要怕,你是大法弟子,有師在有法哪。也許你是在歷史上欠它的,那就把它還了。可是你是修煉的人,你的心放的下,師父一定會管你的,它雖然弄進來了,回頭用不了多長時間師父就會把它給你變成好東西。(鼓掌)因為你是修煉的人,師父會管你的。」[2]

妻子說:「別執著,不用去感受摔得如何,只要你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很快就好,你越放不下,拖的時間越長。」後來,我一痛,就想:「痛的不是我,和它斷開。」並求師父把它給我轉化成好東西吧。不知不覺的,就都好了。

大火過後只有寶書完好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五日,我在縣城鍋爐房上班,供應全縣城的浴池用水。我值班的宿舍在二樓,一樓堆放五、六百噸煤。晚上,我學完法、煉完功,把《轉法輪》寶書裝在背包裏,就睡了。

好像在夢中有人大喊:「華子!」這是我的小名,只有家鄉人知道。接著喊:「快起來出去!」我被驚醒,看看是誰在叫我?強把門推開,火一下衝了進來,把門都封住了!哎呀,晚一分鐘,門就開不了了,我也就出不去了!

我穿個褲頭,光著膀子,順手抓著床頭一條唯一能拿到的褲子,甚麼也看不見,順著三米多高的樓梯滾了下去。肩膀燙傷一塊,腿破幾處皮。

我立即想起我的書,我的大法書,就喊:「師父,快保護大法書!」我趕緊給消防隊打電話。消防人員滅火後,我急切的跑上樓,一看,所有的物品全部燒光,裝書的書包也燒焦了。我急忙把燒焦的書包打開,哇!寶書完好無損,滅火的髒水都沒沾書上!我驚訝的無法形容……

九字真言的威力

鄰居的弟弟是邪黨黨員。妻子給他講過真相後他「三退」了。妻子告訴他們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平安,能遇難呈祥。

他的妻子在外面打工,孩子跟他媽在外上學,他經常一人在家。一天夜裏兩點鐘,鄰居的弟弟睡醒了卻全身動不了,只有心裏知道,想:「不好了,來病了。」想吃藥,無人給他拿,想打電話,動不了,他突然想起我妻子告訴過他:緊要關頭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於是他就開始念,念了幾遍後全身都能動了。

他來我家說:「這大法太神奇了,謝謝大法師父!謝謝嫂子!」

後記

我的生命,家人的平安,現有的生活,這一切都是師父給我的。雖然我修煉時間不長,可師父為我承受的太多,時刻都在保護著我。可我修的不好,讀法還不流利,講真相還講不好,可我能發真相資料、光盤,花真相幣,貼粘貼,盡大法粒子的一份責任。我一定堅修到底,回報師恩!

感謝師尊的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