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朱軍性騷擾案閉門開庭 受害人兩項要求被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03日訊】央視主持人朱軍性騷擾案2日在北京海淀區法院開庭。受害人弦子(網名)申請公開庭審,以及朱軍本人到庭的兩項要求被拒。當天,上百民眾聚集在法院外,並手持「性騷擾可恥」等標語,聲援弦子。

網易視頻畫面顯示,12月2日下午,在北京海淀區法院外,聚集了百餘名自發前來為弦子助陣的民眾,人們舉著「性騷擾可恥」、「打破黑箱」以及「#MeToo」等標語。路透社等少數外國媒體也在現場關注,但中共媒體集體缺席。

弦子到場後則打開一張寫著「必勝」的海報,向眾人道謝,並一度掩面而泣。

12月2日,央視前主持人朱軍性騷擾案開庭。(推特截圖)

弦子在受訪時表示,從2018年前到現在,即使最後沒法取得司法意義上的勝利,但是能夠讓很多人看到和她一樣的性別暴力的受害者,就已經是一種勝利。

同時,弦子也安慰她的聲援者,即使結果不好,希望大家也不要因為她的案例而氣餒。

她對英媒BBC表示,無論輸贏,她都不後悔。「如果我贏了,那肯定會鼓舞更多女性站出來說出自己的故事;如果我輸了,我會繼續上訴,直到討回公道。」

開庭前,弦子在微博發文說,即使她和朱軍都申請了公開審理,法院依然拒絕公開庭審,她提出要求朱軍本人到庭的要求也依然得不到回應。

多家外媒認為,此案是中國類似案件中,極少數能正式走入法庭審理階段的案例。有分析認為,這將對中國的MeToo運動影響重大。

弦子表示,做好了堅持下去的準備,不管是輸還是贏,一定會有結果。(視頻截圖)

朱軍性騷擾曝光於2018年反對性侵害的「Me Too」運動席捲全球之時。弦子的朋友、網名「麥燒同學」的非政府組織工作者徐超,於同年7月26日轉發了弦子舉報自己4年前遭朱軍性侵猥褻的長文。

「弦子」在長文中披露,2014年到央視實習時,遭到主持人朱軍性騷擾,甚至性侵。事發後,弦子曾在老師和朋友的陪同下報警,警方也曾立案並進行了取證。

但警方以朱軍具有「對社會巨大正面影響力」為由,規勸弦子放棄起訴,事件不了了之。

財新網同年7月27日發布《女實習生指控主持人朱軍性騷擾》,詳細講述了朱軍性騷擾女生的細節。

當時,朱軍向北京市海淀法區法院提出終止審理的要求,但法院於2019年1月18日開會後,決定駁回朱軍的要求。

受害人弦子一度遭遇各方施壓,北京警方甚至到武漢弦子父母家中恐嚇,要求他們簽不聲張保證書。

中共官方對這起事件的打壓處理方式,引發民眾質疑、憤怒,不少網友在微博發貼,支持「麥燒同學」將指控朱軍性侵一事進行到底。

弦子對英媒表示:過去的這幾年給她帶來了很大傷害。被告甚至謊稱她有妄想症。為此,她還專門去醫院做了精神鑑定。在蒐集2014年證據的過程中,她無數次重複自己的經歷,每一次表述都是一場折磨和羞辱。

2019年4月19日,弦子發文說: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必須自證是「正常人」,她曾因此在相當長的時間裡非常痛苦,直到法院調取了5年前的病例。這是折磨受害人有效且無聊的手段。

當時她也強調:即使朱軍給1億元的精神補償她也不和解,她希望自己是最後一名受害者。

事後,朱軍以「名譽權遭到嚴重侵害」和「受到嚴重精神傷害」為由控告弦子和「麥燒同學」。

目前在英國攻讀碩士學位「麥燒同學」對媒體說,如果法庭判決弦子敗訴,那這就意味著朱軍對她們的名譽權侵權指控會正式展開。即便她在英國,她也做好了繼續回應的準備。

(記者李芸綜合報導/責任編輯:范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