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翟東昇視頻瘋傳 中共搞定拜登?川普會動用反叛亂法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08日訊】中共搞定拜登?翟東昇視頻瘋傳,如何影響美國大選局勢和民意?川普會動用反叛亂法嗎?| 熱點互動 12/07/2020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12月7號星期一。這兩天有一則中文的視頻在美國社交網絡上熱傳,大律師鮑威爾也轉發了這條視頻。而今天晚上福克斯新聞的著名主持人Tucker Carlson也在他的節目中播放了這個視頻片段。這是個什麼樣的視頻呢?那麼另外有關美國大選最新的局勢到底如何?那麼下一步川普總統是否有可能動用《反叛亂法》,或者是2018年他的行政令的一些法規?

今晚我們請來兩位嘉賓一起來解讀這些最新的熱點事件,一位是在現場的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先生,橫河先生您好。

橫河:方菲好,李先生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那麼另外一位嘉賓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旅美作家、評論家李劼先生,李劼先生您好。

李劼: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觀眾朋友也歡迎您在我們的視頻下方留言,或者在節目中給我們發手機簡訊。橫河先生我們先來談談這個流傳甚廣的視頻,我知道剛剛在直播中您也談到了這個視頻。這個視頻是一個叫翟東升的人,翟東升是中國人大的國際關係學院的副院長。他這是在國內做的一個演講,結果被自媒體人Jennifer Zeng她拿過來,把這個中英文字幕都上了,結果引發美國輿論的一片譁然。

先請您跟我們講一下,他這個視頻主要講到了,我覺得一句話說一下,他這個視頻主要講到了中共如何搞定美國的政商界菁英。這個視頻的主要內容您稍微給我們介紹一下好嗎?

橫河:這個視頻很長,其實大家只是看那一段,因為那一段專門講怎麼搞定美國的。他主要講的是從1992年到2016年的時候,這段時間之內,不管中美之間發生多大的爭端,多少麻煩,兩個月一定搞定。其原因就是因為在美國的政治核心層裡面,所謂有他們的人,有中共自己的人,就是老朋友。然後就談到川普總統上台以後,就搞不定了。因為華爾街在川普那裡說不上話,所以他主要講的就是華爾街。

那麼這裡頭有一個例子,當然後來他談到了,最後就是在這一段裡面最後談到了,現在拜登來了就好了。為什麼好呢?然後他就講到了。

主持人:等一下我們可以看一下視頻。

橫河:說川普不是說了嗎,說他兒子有什麼全球基金,那基金誰給他建的?都是買賣關係嘛,也講得很清楚。那這裡有一個例子,他舉了個例子特別有意思。就是當年2015年的時候,習近平要到美國訪問,底下的人就給他造勢。那造勢其中就有一個把習近平治國理論這本英文版的,首次在美國發行。但是因為那家書店他們指定就是在華盛頓DC。

主持人:就中共指定一家書店。

橫河:他們部裡面部長指定的,就是在這家書店。這家書店是華盛頓非常有名的一個政治書店,重要的新書都在那裡發,所以習近平必須在那裡發。再換其他的店,就達不到那個檔次,他們就覺得這個不夠。但是第二天就要開會,前一天他就去了,帶了很多錢去。他覺得他說他就是這個風格,就是用錢買下來,用錢搞定,一疊錢不夠就兩疊。

主持人:一疊這樣的。

橫河:對,一疊不夠就兩疊。他說他就用錢,但是這個書店老闆曾經是在中國好像當過記者,還是怎麼回事,對中共非常不滿意。他說他對中共很了解,非常不滿意,所以就不要,再多錢也不要。然後他就回來匯報了,匯報以後,第二天他得到通知,因為他做主持人。他而且還說了,說他怎麼能夠忽悠美國人呢,就因為他最會忽悠美國人,所以就讓他去作主持人,就是發行的主持人。

那麼結果呢,副部長都來了,就告訴他還在原來的地點,原來的時間,就去了。去了以後是怎麼搞定的呢?是通過華爾街,就為了一個書店的當天要發行一本習近平的書,華爾街頂尖的一個金融機構的駐亞洲總裁,來搞定這件事情的,而且不是說花錢搞定的。因為當時他就看到書店的老闆是黑著臉,帶著員工在布置,就是非常不滿意,顯然不是用錢搞定的。就是說他們的級別不一樣。

主持人:通過各種手法施壓。

橫河:施加壓力,我估計是政治壓力,老闆沒辦法,所以就黑著個臉。大概這一段就這個意思,那麼對於美國人來說這個是非常震驚的事情。對中國人來說,覺得和諧很正常,這種事情中國大陸共產黨搞這一套是很正常的,因為他們是把它當作成就去吹噓的,在國內。

主持人:對,這個專家在說的時候非常的,你可以看到流露掩蓋不住的這種自豪,或者說是一種怎麼樣形容。我覺得我們現在給大家放一段這個視頻,這個視頻剛開始談到的那個美國人,美國的一個老太太,其實就是剛才橫河先生提到的這個去幫助搞定這家書店老闆那個人。我們看一下視頻。

(播放視頻開始)

很驕傲的,老太太狡詰的一笑,「我跟他講道理。」大家知道這話來路吧?美國著名黑手黨電影《教父》裡面的經典臺詞。把人家馬頭給砍了,塞人家被窩裡面。當然老太太不是黑手黨,老太太身分是什麼?她為什麼在中國住了三十年?為什麼講一口流利京片子?就剛才我們講的,全球華爾街某著名金融機構,頂級金融機構的亞洲區的總裁。當然再說下去可能政治不正確了。但現在我們看到拜登上台了,傳統的菁英、政治菁英、建制派,他們跟華爾街的關係是非常密切的。

所以大家看到吧,拜登的兒子被特朗普說,你在全球有什麼基金公司,發現沒有,誰幫他建的基金公司?這裡邊都有買賣。那麼所以這個時候。

(播放結束)

主持人:這個視頻這一段對於拜登來講,和對於川普來講,會有什麼樣的意義和影響?

橫河:其實在拜登兒子硬盤門出來以後,主流媒體是一概封口。到現在還有人在把這個推做是黎智英的《蘋果日報》調查的結果。其實這是完全兩回事情,那件事情跟這件不是一回事情,就故意混淆。但是這是第一次從中共的官方,因為這是人民大學,人民大學是中共培養幹部的學校。

主持人:對,而且他本人也是習近平智囊團的成員,據說。

橫河:對,從他的口裡講出來的,他就不是道聽途說的了。你看很多重大事件,他自己就是當事人。這是從中共方面第一次得到了證實,在這之前,人家可以說這是假的。但是再假,現在從中共一個核心人物,他雖然不是權力核心,他至少在智囊裡面是比較核心的,因為他畢竟是學院的副院長。

主持人:他接觸到高層的核心。

橫河:對,所以他知道這些事情。從他這裡得到了證實,這是我第一次聽到來自中共方面證實這件事情。當然主流媒體絕大部分中共,就是美國的左派媒體,還是不會報導。但是因為這個傳得很廣,在社交媒體上現在已經傳了兩天了,我覺得。

主持人:鮑威爾律師也轉推了。

橫河:對。

主持人:所以很多人也肯定看見。

橫河:現在加上福克斯已經又播了一遍,那傳得就更多了。其實就是證實了人們在這之前,一直知道的一個事實。只是說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證實了而已,這個很清楚。而且也充分說明,這麼多年不管有人怎麼說,川普在和中共的關係裡面,是沒有任何私人關係的。沒有個人情緒在裡頭的,他完全是為了美國。

主持人:我覺得這個視頻看了以後,你就基本上可以說明說,唯一對中共強硬的一個總統川普總統。如果你現在讓拜登上台,基本上就是一個被中共,就像福克斯主持人他採訪那個時候,被中共收買已經妥協了的這麼一個人。相當於這樣的一個人,如果成為美國的總統,那簡直是不堪設想。

橫河:對,是這樣子。因為前面那段還沒有放,他專門就談到搞不定川普的那個。

主持人:對,搞不定川普,他說華爾街對美國政治一向有很大影響,而中共對華爾街又有很大影響,所以過去是呼風喚雨。然後川普上台以後,華爾街搞不定川普。那李劼先生您看了這樣一個錄像,還有這個視頻今天在美國社會的流傳,你有什麼樣的感想?

李劼:我的感想是,首先我一點都不感到意外,其次我想稍微梳理一下,就是中國對美國的這種戰略。其實在中美關係剛剛建交的時候,中國是非常的困難的,他們那個時候建交,主要的目的是想獲得美國的幫助。所以從1972年建交,一直到六四前,這段時間中共的主要的對美的關係,實際上是要想從美國獲取盡可能大的幫助,他們還沒有想到對美國動什麼壞腦筋,還沒有想到那個上面去。我覺得他們開始對美國開始滲透,開始甚至到後來就準備顛覆,這一步步走啊,我覺得這個轉折可能是1989年六四,因為六四的時候呢,當時鄧小平是沒有把握,就是第一他沒有把握鎮壓肯定能夠成功,他當時在鎮壓之前他都準備開溜了,因為當時全國的運動都甚至非常非常大,他沒有把握。然後鎮壓成功了以後,他第二個沒有把握呢,是國際社會,他不知道國際社會會怎麼樣制裁中國,他絕對沒想到美國當時的在任的總統會私下裡給他遞話,叫他不要擔心 。

然後呢,他這一下子真是大喜過望了,就是他就是覺得,噢!美國原來是這麼回事。我覺得雖然現在沒有任何的什麼文件流出來他是怎麼怎麼設計,但是呢,轉折就從那裡開始的。也就是說從90年代開始中國一方面從美國獲取幫助,同時向美國開始滲透。然後呢,滲透的主力軍就是許多從各個學校,北大、復旦、人大、國際關係學院畢業的人,這些人是非常重要的主力,因為這個國際關係學院本身就是培養這種人才的地方,今天在這個台上演講的據說就是人大的國際關係系的,很多我自己在美國也碰到過不少這種人物,那麼當然就是不止是這個系,反正它全面的滲透,從政治層面,政治層面他剛才講了有老朋友,我想老朋友那就是肯定這個是一個很長的名單了。

還有呢就是商業、金融、華爾街,還有高校,高等學府是他們的重點的進攻對象,你像哈佛的校長,和他的太太到北京去見了習近平那種諂媚啊,這種簡直是好像是見了皇帝一樣的感覺,就是一個美國大學的校長去見這個習近平會那樣的一種表情,這要是讓當年形而上俱樂部時代的哈佛的教授們看了,簡直是瞠目結舌啊,那個羞愧難當啊!但是在他們已經自然習慣了。那麼我就說,他除了這個對大學以外,還有媒體,有很多什麼什麼,比如說New York Times的中文網啊,什麼什麼大報的中文網,100%都是被滲透的。所以在這一次美國的主流媒體一面倒的造謠、撒謊、抹黑川普,狂捧拜登搞政變的時候,所有的這些大報的中文網全部是一面倒的跟著這些主流媒體。

包括美國之音,美國之音這一次是完全裸奔,完全是裸奔,而據說在這裡面主事的人可能他的出生來源也跟我剛才講到的那個國際關係是有關係的,當然我現在這個沒有深入調查過,但我是聽有人跟我講過。所以這種滲透已經嚴重到了什麼程度呢?美國的那些所謂的菁英階層已經習以為常,然後這些滲透者他們沒有覺得他們在做壞事(主持人:是,他很揚揚得意),他們覺得他們很光榮,在為黨立功。這個是在什麼呢,向觀眾炫耀,他是怎麼戰功赫赫,所以那種他們已經不把無恥當作無恥,而是把無恥當作光榮。

所以像這樣的視頻出來,就是我是一點不意外,但是這個視頻來得很及時,正好給拜登一個沉重打擊,然後呢,給川普一個很大的助力,就證明川普是乾淨和拜登不乾淨,我覺得這個視頻在這樣的一個雙方交戰的關鍵時刻出來是非常有意思的,對川普很有力。

主持人:對,我看今天晚上就是福克斯主持人Tucker Carlson他放這個時候,可以說他也是相當的,你可以看出那種震驚和憤怒,他就說:現在大家知道了吧!為什麼過去當中共做了很多損害美國事的時候,這些主流所謂的菁英啊、政治、商界都站在中共一邊,因為他們都是其中的一部分,都是其中勾兌的一部分,所以您覺得這樣的視頻出來,就是對於美國這個社會整體的,特別現在處於大選這樣一個關鍵膠著時期,對於大選局勢,對於美國人民的心態,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李劼:我覺得這個對於美國人民是一個非常生動的教育吧,因為這一場法律戰非常重要的一條就是什麼呢,或者說一個維度,就是讓人民覺醒,就是讓人民獲得一個自我教育、自我覺醒的機會。他們的覺醒是要看到大量的證據,然後呢,他們因為長期被這個主流媒體洗腦,主流媒體就是告訴他們是什麼,他們就相信什麼。那麼現在像這樣的視頻流傳出來,正好給主流媒體也打了一個耳光,然後呢,讓美國民眾看到了真相。

這個真相,就是因為主流媒體那裡已經沒有真相,真相在哪裡呢?真相在像鮑威爾、林伍德這些大律師的那個演講裡面,和他們發的推文裡面,和他們的在聽證會上,在新聞發布會上所講的那些演講裡面和證人。還有就是宣示過的那些證人證詞,還有一些在聽證會上當場顯示出來的許多證據,包括那些錄影、錄像,真相在那裡。不是在主流媒體,然後呢,今天這個視頻又是加上了一個證據,非常有力的證據,而這些證據,這些視頻主流媒體是從來不報導的,所以呢,這樣一個對比讓美國人民更加驚醒了。

主持人:是,橫河先生您怎麼看這個視頻流傳出來的影響?據說現在中共現在那邊習近平很撓頭,不知道怎麼處理這個人。

橫河:對,其實就是對於他來說的話,他一直認為就是在中國大陸這是很正常的,中國大陸其實特別有這種風氣,就是怎麼樣搞定美國人,或者怎麼樣去忽悠美國人,這不是今天開始的,就是我們小時候在中國大陸受教育的時候就經常去講周恩來怎麼樣去收拾美國人,就是他們實際上是這是一個仇美心態繼承下來的。

主持人:他已經不知道正常社會是會怎麼樣去看他這樣一個演講。

橫河:對,他根本就,你看他這是在百般警惕的情況下,他已經說了,說:聽說這個今天有百萬人在線觀看,所以呢,他必須掌握一個度,在掌握度的情況下講出這麼多東西來,

主持人:噢,他說他必須掌握一個度。

橫河:對,他說不能政治不正確,所以要掌握一個度,但是就是在中共的這個教育系統裡面,就是這個系統裡面已經是,你想他是國際關係學院的副院長,也就是說在政策方面應該掌握得非常好的,他居然把這個認為放出來的東西是掌握了度的東西,就可想而知在中共的官場上面就是他的是非觀,他的黑白顛倒程度到什麼程度了,這已經他認為是講得非常好的了,可以被百萬人看都不成問題的。所以說如果不出問題,不是現在被大規模的在海外翻成了英文,然後到處去播,然後被人家評論,那他還會升級,還會去提拔他。只是現在很難說了,因為這牽涉到習近平一本書在這個地方,就等於習近平當了一個靶子了,所以很可能他不見得會受到表揚,那很可能說法是有道理的,習近平不知道拿他怎麼辦。因為他實際上是替他賣命的、做事情的。

主持人:其實這樣一個視頻,我覺得確實讓美國人看到,中共對美國的滲透和對美國的操縱。這個跟這兩天國家情報總監John Ratcliffe說的是一樣的,他在《華爾街日報》前兩天不是寫了一個評論文章,說中共是對美國的最大威脅,中共是美國最大的敵人。所以這樣一看,一呼應,我覺得美國人會更深刻的認識到,中共真的是對美國社會直接的威脅。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讓他們認識到拜登是中共已經收買的人,您覺得這會對這個社會,對這樣的選情會有什麼影響?

橫河:現在選情已經沒有影響了,現在選情已經選完了,現在實際上是打法律戰,但打法律戰或者是…….

主持人:但是在打法律戰過程中,更多的人是不是會覺得他同情川普,或者他後悔投票給拜登?

橫河:現在我覺得法律戰也好,或者是立法戰也好,這幾條路走得其實都是喚醒美國民眾,就讓美國民眾更多的了解這一次大選的真相,候選人究竟怎麼樣,讓很多人了解。其實上次硬盤門出來以後,曾經有過一個調查,因為這一次是預寄選票,很多人選票已經寄出去了。曾經做過一次調查,有相當比例的人說,如果我再投票的時候,我們知道有這個硬盤的話,我們會改變我們的投票方式,投誰我們會改變。這是投票以後發生的事情。也就是說,社交媒體的封殺,其實是起到一定作用的,現在就是要廣傳這些東西。

Jennifer Zen她把視頻給翻成了英文加了字幕,所以才在主流社會到處傳,她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長期以來,這幾年來,她一直在把中共方面的,來自中國大陸的一些消息,她認為比較有助於讓美國民眾,了解中共的這些東西,直接翻成英文,什麼也不加,就是翻成英文讓美國人看。所以她積累了很多很多美國觀眾,這次又做了這件事情。其實中共很多東西,它也是一個屬於一個議程,它不可能隱瞞起來,這種這麼大規模的要什麼統戰,或者要什麼樣,收拾美國,它是每個人都知道,因為它是一個人海戰術,無論是組織角度還是個人角度都是非常多的人,每個人都知道中共的政策。所以要讓美國人知道的話,很簡單,就是選一些東西直接翻成英文,然後公布,這就是中共哪一個人說的,什麼說的什麼說的,只是說現在做這方面事情比較少。

所以美國現在有一個外語教育計劃,外語教育計畫就是專門讓美國人,更多的人能夠讀中文,直接知道中共在想什麼、做什麼,對美國怎麼說、怎麼看,他們現在有這麼一個計劃。我覺得這個很重要,讓更多的人可以直接了解,因為最終決定的是一個民意,還是一個民意。為什麼要舞弊、為什麼要做,其實是假造一個民意。舞弊的意思就是,現在它現在這麼高的民意,有這麼大的民意在那個地方。

主持人:是,沒錯。所以這個國家情報總監週末的時候,接受福克斯的採訪,他就說因為福克斯這個主持人就跟他列舉了幾個人,他說拜登如果他組閣的話,這是可能人選,而這些人選一個一個說都跟中共有勾結、有關聯,他說你怎麼看,如果你說中共是美國最大的敵人的話,拜登所謂的內閣會對中共保持原來的政策嗎?這個情報總監我覺得他說得很好,他說中共是對美國最大的威脅,他說這是我要告訴美國人民的,不管誰來做情報機構或者國家安全機構的這些官員,他必須對美國人民負責,美國人民必須要要他們負責。所以這個我覺得非常有趣的發展,我覺得這個視頻其實可能引發的後效應會比較大,我們來看後續發展。

說到這裡,我想請李劼先生來談一談,我們下面來看一看川普總統的,現在這樣一個法律戰也好、立法戰也好,這樣一個進展。法律戰高院,就是賓州這個案子進入高院了,高院就是阿利托大法官說他在明天上午幾點之前,要做一個回覆,看起來高院好像有可能受理這個案子,而參議員Ted Cruz也說,他願意幫控方去打官司。

其他的法律戰似乎進展還不大,比如說鮑維爾律師今天在喬治亞州的那個案子,就被法官扔出來了,這是法律戰方面。然後立法戰就是現在,賓州的似乎州議院已經公開說了,說他們不會另行推舉選舉人,現在亞利桑那州、喬治亞州還有密西根州,朱利安尼說這三個州的州議員是有可能考慮,另行推舉選舉人,這個立法戰也是在過程中。

第三個可能性,就是我們等一下要重點討論的,現在越來越多的呼聲說要考慮軍管,甚至戒嚴的可能性,這條路川普總統有沒有可能走?所以請您跟我們先做一個總的分析。

李劼:好的。我覺得明天在賓州的開庭,就是由阿利托開庭,我覺得有兩個可能,一個可能阿利托直接就否決了他們的認證,這是一個可能性。第二個可能性,他可能叫九個大法官全部到賓州去,當場判決,就是當場投票判賓州的判決,我覺得這個可能性也是會有的。這個就是判決,賓州的這個判決確實很重要,因為等於是聯邦最高法院,第一次面對州送上來的案子,所以明天是一個很有看點的,很有觀察點的一個重要的案例,非常重要的案例。

講到喬治亞州否定鮑維爾的案子,這個鮑維爾的案子主要訴的是機器舞弊,其實機器舞弊民眾都已經看到那些錄像了,所以這個其實也是已經擺在大家面前的事情,但是這個法官據說是小布希任命的法官,就把他扔出來了。從他們扔出來的人心態來看,他們可能不願意承擔這個責任,他們想把這個責任推給聯邦高法,但是從鮑維爾這邊來說,也樂得他仍出來,趕緊送高法,而且剛才我看到消息,鮑維爾團隊已經準備把這個案子送到聯邦去了。

主持人:11號巡迴法庭。

李劼:就加快了送聯邦高法的速度,所以這個跟前面就是賓州一個法官,把案子扔出來情況有點相似,他雖然也是表明了一種態度,因為賓州據說是奧巴馬任命,因為那個案子扔出來,他們一方面表明他們的態度,其實這是用政治的立場,政治的態度來處理一個法律案件,這樣一種很惡劣的例子,從他們來說是不願意擔這個責,但是從另外一方面來說,不論是鮑威爾也好,朱利安尼也好,正好,你送出來了,我趕緊上聯邦最高法院。所以這裡面也加快了,無意當中加快了送聯邦高院的速度。

現在在這個法律戰程序戰,我覺得這個裡面最有看點的是什麼呢?擦亮憲法,因為我前面講整個法律戰第一點是讓民眾醒過來,因為選票意味著什麼?選票意味著民眾跟……是有沒有國家,香港人沒有選票,香港人就沒有國家,中國人沒有選票,中國人也沒有國家,所謂的中國是中共國,中國人民沒有擁有這個國家,美國人手裡有選票,所以他們有美國。所以當他們的選票受到侵犯,受到盜竊,那個是天大地大的事情,所以法律戰第一個層面,最主要的層面就是要讓民眾知道,你們的選票被偷了,你們的國家被偷了,這是最重要的。

第二點,我覺得也非常重要,所謂護憲,護憲什麼意思呢?擦亮憲法,因為現在可以看到很多的是違憲行為。

主持人:包括賓州這些。

李劼:包括賓州,他們在14個月前。

主持人:2019年10月。

李劼:就出台了,州政府就出台一個Act 77,翻成中文可能是叫77條例吧!大概是這樣的東西。他們完全是違法的,就是沒有任何憲法依據的,所以憲法在這裡被踐踏了,然後在其他州也大量存在這樣的情況。所以像這種情況,就是憲法蒙塵,所以要把憲法擦亮。現在我們看到的美國憲法是整個美國的鎮國之寶,因為很多事情美國立國的先賢他們好像都預先想到了,都寫在憲法裡面。所以這個是擦亮憲法的一個非常重要的一個時刻,讓憲法像燈一樣的重新亮起來,所以這個是程序戰和法律戰,實際上另外一個意思就是擦亮憲法。

主持人:確實是這樣。

李劼:那麼第三個就是你後面要講到的,我這裡稍微點一下,我後面再細講。

主持人:對,請先簡單的。

李劼:就是沼澤。讓沼澤裡面的各種各樣的腐敗,充分暴露出來。第三點我講到《反叛亂法》的時候,我再講這個問題。

主持人:好的,橫河先生也請您先談一談,您對整體的這樣一個看法,就是川普這樣一個獲勝的路徑。特別是我覺得剛才李劼先生講的擦亮憲法,我也滿有感觸的。今天在亞利桑那不是有一個集會嘛!就是要推翻亞利桑那州的認證。然後其中有的人演講的時候,他就專門手裡拿個憲法,他說這個憲法是我這些天一直在看、在拿著的。他說我們要按照憲法或者保衛憲法。所以確實是憲法的一個教育,而且我相信很多人通過這樣一個階段,對於美國憲法特別多的了解,我自己都去看了很多。

橫河:這次其實是一個普遍性的美國歷史、文化、地理的大普及教育。

主持人:沒錯,大教育。

橫河:所有的人對美國,以前大家知道的都是東西兩岸的大城市,繁榮的州。

主持人:現在對於搖擺州、風向縣。

橫河:搖擺州、中間的那些,清清楚楚,哪個州哪個縣都已經很清楚了。對於憲法來說,對美國人來說比對世界上所有的人都重要。因為所有的國家,除了美國之外,都是建立在文化、歷史的基礎上。美國現在有了很長的歷史了,但美國在建國的時候,幾乎是沒有歷史的。他的全部的國家一直發展到今天,就是一部憲法。別人是民族文化立國,每個國家都是這樣的,沒有區別的,每個國家都一樣,不管在亞洲、中國也好、日本也好,還是歐洲任何國家。美國就是憲法立國。

主持人:而且當時立憲的建國先賢,他們就說這好像是神來之筆。就是那麼複雜的一個東西,被他在那麼短的時間建立起來。

橫河:對,其實真的是神幫助他們的。因為當時他們是解決不了,最後是compromise大家妥協。因為也考慮到上次我不是講了,那些回不去。

主持人:州。

橫河:太遠了,冬天,明年這些立憲代表還能不能來都成問題。那時候生活也困難,疾病也多,人生命也短,所以誰也不知道能不能回來。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最後就妥協了。這個不是說他們真的能夠預測到很多東西,他們當然很聰明,預測到很多東西,那個實際上也是有神助的。所以他們為什麼這個國家是建立在憲法,但憲法又是建立在對神的信仰之上呢?這就是美國最重要的地方。現在就是這麼多年來,最近這些年無論是對於神的信仰,還是對憲法,都有很多這種……

主持人:偏離。

橫河:要偏離原來建國時候的方向。所謂進步主義,進步主義就是不斷的變,他就認為這個憲法也是可以變的。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就是看美國,美國其實這是一次最後的機會了。最後一次機會是徹底的走向被進步主義、社會主義、共產主義佔領,還是回歸美國的傳統成為真正美國。如果這場戰爭不能夠打贏的話,真的就是沒有美國了,因為你憲法都被否認了嘛!

主持人:對。

橫河:這麼明顯的違反憲法的行為,這麼普遍的違反憲法的行為,如果能夠讓他容忍,能夠讓他有這一次,那下次就沒有了。

主持人:是,這真的是一場Fight戰爭。所以今天很多人真的說我們要Fight。說到這裡,我就想請李劼先生,我們來談一談就是我們剛才說的第三種可能性。因為現在確實有不少的聲音在說川普總統你應該考慮,這是一個沒有硝煙的戰爭。上週保守的一個叫We The People convention我們是人民這樣的議會,在《華盛頓時報》做一個全版的廣告,他就建議川普總統應該戒嚴軍管。他說這個戒嚴總比接下來要發生的戰爭好。他說如果你不做,我們人民就會去做。

然後我們也看到不同的聲音,比如說有一些將軍也在說,說這個其實是個賣國,這不只是一個舞弊的問題,是政變、賣國。但是這個聽上去這個戒嚴也好、軍管也好,對於美國這樣一個國家似乎有一點點不可置信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所以您怎麼看這條路,川普總統有沒有可能選擇這樣的一個選擇?他的可能性和可操作性是什麼樣?

李劼:首先我想說的是川普在演講中,在喬治亞州的演講中。他一方面講了選舉的事情,他在最後的時候他還提到說我是美國總統,我有憲法賦予我的責任,保衛美國。這句話其實已經表達了他擔當憲法賦予他的重任的決心了。就說川普是有這個準備的,而且川普可以引用的一個是1807年的《反叛亂法》。《反叛亂法》的大意就是說美國總統在一種緊急狀態之下,可以不經國會批准調動聯邦現役部隊,參與鎮壓任何州的任何暴動,國內暴力。如果白宮認定某州局勢已經惡化到無法執行美國法律,或者民權受到威脅的程度,總統可以在不經州長同意的情況下,在該州部署軍隊。

那麼這個憲法賦予總統的這個職責,是非常非常重大的。所以就是那一次《華盛頓時報》上登的這一篇文章,他們其實也是在暗示,假如總統不擔當這個責任,那就由我們來做了。他大概是這樣的意思,其實也是敦促總統負起這個責任來。那麼還有就是退休的三星將軍麥金納尼,他公開呼籲川普總統要認識到現在美國是處在一場戰爭之中。一場網絡戰爭對美國攻擊的嚴重性,希望川普能夠原引這個《反叛亂法》,暫停人身保護令,就像林肯當年做的那樣。然後該逮捕的就應該逮捕,那些叛國的罪嫌要逮捕。

其實我覺得麥金納尼說的這個話,並沒有誇張。其實從11月7日由美聯社帶頭宣布的這個拜登當選,就是違法、違憲的宣布拜登當選,這就已經把美國推入了戰爭狀態。更不用說這種狀態背後還有外國勢力的操縱,兩位大律師都已經講到過,由中國、伊朗、俄國,主要是中國和伊朗,最主要的是中國在背後的操縱。那麼在這樣的情形之下,美國確實是處在戰爭狀態。按理說川普確實可以宣布《反叛亂法》,可以做這個事情。再說了,他在2018年的時候就簽過一個總統的行政令,他好像預料到在選舉當中會發生這種欺詐一樣,他事先已經把這些工作已經做在他的行政令裡面了。行政令就表明假如在大選當中有舞弊、欺詐的話,那麼總統就有權終止這些、凍結,比如說外國勢力干預,他們資產什麼都可以凍結,做嚴厲的制裁。

所以這個也是川普也可以用的一個行政令。那麼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動?在網絡上有很多人很著急,說川普為什麼沒有動用這個法呢?我覺得現在是這樣,就是前面所講的因為這個沼澤太大。這個沼澤大,並不是說川普無力跟他們抵抗,而是要讓沼澤裡面的東西暴露的更多、更大。你想他裡面有很多很多的層面,最早是媒體公司的老闆,這些人現在CNN的錄音也已經放到網上了。我們已經知道這個是媒體的大鱷在幹這個事情,然後是政客,不僅是民主黨的政客,共和黨裡面的一些政客,像喬治亞州,那個州長和州務卿。那麼還有什麼?還有法官,司法系統。就是這個沼澤裡面太多太多。

然後還有最近就是為什麼有26個參議員會公開背叛,裡面還包括盧比。為什麼可以公開背叛?然後司法部長巴爾。巴爾還真的是非常囂張,他什麼事情都沒做,然後先是跟CNN說他要退了,他準備退。然後又叫他的發言人去說假如川普願意留他的話,他也可以考慮。他為什麼這麼囂張?這個跟26個共和黨議員背叛了,我覺得這兩件事情都有聯繫的。聯繫在哪裡呢?他們有後台,他們高層還是有後台,有建制派,就是共和黨的建制派好像是站在他們身後,所以他們敢這麼做。所以這個裡面有些大的鱷魚還沒有出來呢!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川普其實還在很耐心的等待,他們在給川普施壓,川普是不會怕的。所以他會在喬治亞州這麼講,這個話其實是說給他們聽的。我還有一個要履行憲法賦予我的職責,這個職責是什麼?就包括動用《反叛亂法》,包括動用他的行政令。

主持人:好的,謝謝。最後還有一分鐘,橫河先生您認為他可能動用這個嗎?

橫河:我覺得有兩點,一個是時機的問題,不能說有還是沒有,現在關鍵是時機的問題。第二個是怎麼樣能夠讓全國絕大部分的人了解真相,就是相信這個是……

主持人:您第一個說是時機的問題,不能說有還是沒有。是說有證據還是沒證據,是這個意思嗎?

橫河:不是,就是證據肯定是有的,但是這個證據要強到什麼程度?我現在一直比較覺得是為什麼到現在為止,連德國服務器都沒有出來?德國服務器不是用來打官司、作證用的,是用來justify……

主持人:宣布。

橫河:他第一步的行動。這個不是一步就完成的,是要分幾步,第一步的行動必須要有這個。

主持人:好的,如果他真的宣布戒嚴或者軍管的話,他必須要有特別的證據,服務器上就有可能。

橫河:對。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我們下次節目要繼續衍伸來談這個話題。那今天節目時間已經到了,我們非常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熱點互動 點擊訂閱:http://bit.ly/2ONUBfx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