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銘:天災不可怕 中共才噬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08日訊】明慧網近日刊登一則報導,住在北京市順義區的法輪功學員劉桂錦,兄弟姊妹四人同遭中共殘酷迫害,經歷如同人間煉獄,讓人一掬悲憫同情之淚。

劉桂錦在二十六歲時遭遇唐山大地震,腰椎一、二、三節粉碎性骨折,胯骨骨折,恥骨聯合骨折,右腿肌肉嚴重萎縮致殘,失去排便功能十八年。一九九四年三月,她修煉法輪功後,全身疾病不翼而飛,完全康復了,還摘掉了五百度的近視眼鏡,走路生風。

二零零八年五月,劉桂錦在家中第三次遭到中共警察綁架、搶劫,被非法勞教二年,在臭名昭著的遼寧省瀋陽市馬三家勞教所遭受酷刑折磨,九死一生。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九日,流離失所的劉桂錦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五歲。

劉桂錦的妹妹劉桂芙,堅持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一年二月在北京被綁架、非法勞教一年半,在海澱區看守所,一男預審站在她身上胸前和腹部踩踏,致她大便失禁;在北京女子勞教所,劉桂芙被連續罰站十八個晝夜不准睡覺,又連續三個月每天睡一兩個小時,之後又關進小號,天天遭毒打,昏死醒來時,發現身上被澆滿了涼水,腰被打成重傷,被迫爬著上廁所;警察還強制給劉桂芙灌不明藥物,致使劉桂芙頭暈、眼黑、噁心、嘔吐、腹瀉。

二零零五年二月,劉桂芙再次被綁架,並非法勞教兩年半,在北京女子勞教所遭受了慘無人道的酷刑與精神折磨,被關在單間裡,長達兩年半的時間不見天日,長時間不讓睡覺,體罰、毆打、餓飯、灌不明藥物,被迫害的皮包骨像骷髏一樣。

劉桂錦的大哥劉桂漢,北京運輸公司退休職工。一九九四年一月,劉桂漢開始修煉法輪功。二零零六年五月,劉桂漢遭警察綁架、非法抄家,被非法勞教兩年。劉桂錦的三弟也是法輪功學員,因堅持修煉,被非法勞教兩年。劉桂錦的母親也煉過法輪功,全身的病都痊癒,駝背也直了。

中共與江氏集團為了迫害法輪功學員,採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等陰狠手段,迄今至少有四千五百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劉桂錦有幸逃過唐山大地震,卻在這場迫害中蒙冤去世;她們兄弟姊妹承受的那些酷刑,細節讓人不忍卒讀;全家人歷劫的悲慘遭遇,盡顯中共滅絕人性的邪惡本質;他們的艱苦魔難,是中國大陸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無辜被中共恣意迫害的寫照。

劉桂錦修煉法輪功而喜獲新生,卻遭中共迫害致家庭破碎。天災不可怕,中共才噬人。類似劉桂錦的事例,明慧網的報導裡數不勝數。

河南省洛陽市洛寧縣東宋鄉陳家三兄弟:老大陳躍民、老二陳少民、老四陳孝民,堅持修煉法輪功,努力提升道德、學做好人,他們三人相繼被中共警察綁架構陷而迫害離世,現在家裡還有七十多歲老母和老三相依為命。陳孝民遭鄭州市新密監獄迫害至骨瘦如柴,今年三月十日含冤去世,年僅五十一歲。

陳孝民曾經在河南省勞教三所遭受酷刑,被警察賈子剛、劉天勛、徐水旺三人親自「上繩」折磨,用電棒電擊全身。「上繩」此刑罰極其殘酷,是拿細尼龍繩將人用特殊的方法捆綁,把兩手反背捆起來,往上拉得能挨住脖子,繩子緊得勒到了肉裡,一動也不能動。一次半小時,不斷的緊繩子,半小時後鬆開,緊接著再綁,綁一次為上一繩。此酷刑可導致繩子深勒進肉,雙手失去知覺,難以恢復。

二零一四年四月,雲南省昆明市石林縣法輪功學員高翠蓮一家,與親友共十六人在家中吃飯。一幫警察闖入家中,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十六人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周瓊輝和張光奇被迫害離世。高翠蓮左手臂被警察擰成「螺旋式粉碎性骨折」,與大妹高翠芳、弟弟高誇柒、小妹高瓊芳,都遭非法判刑入獄。

高翠蓮二十三歲時得了重病,進行性肌肉萎縮。醫院束手無策,醫生斷言最多能活兩年。一九九八年,高翠蓮有幸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個好人,至今二十多年來再沒吃過一粒藥。雖然不能走路,卻比前更年輕、更健康快樂。只因為堅持信仰而遭中共非法迫害,高翠蓮一家四口同入冤獄。

劉桂錦兄弟姊妹四人、陳少民三兄弟與高翠蓮一家四口的遭遇,是無數法輪功學員遭受中共迫害的縮影。警察濫施酷刑、殘害無辜好人、罔顧基本人權,讓世人看清了中共偽批人皮的魔鬼真面目。

讓人們不捨又敬佩的是,法輪功學員經受了百般酷刑的非人折磨,仍然矢志不移的堅定信仰,無怨無悔的用非凡意志實踐「真、善、忍」;他們在豺狼橫行的五濁惡世中篤守正道;他們超越生死,捍衛信仰自由;他們體現了修煉者的威嚴,浩然之氣驚天地而泣鬼神。

邪惡可能逞兇一時,但終究不能長久。善惡必有報,只論早與遲。中共迫害佛法修煉人,罪行罄竹難書,惡人都逃不過人間法律的審判、宇宙天理的懲治。二十一年來,法輪功學員勇敢無畏的抵制迫害,堅百忍以圖成,他們將會秉持初衷、持續不懈,直到迫害停止、邪惡被滅盡,讓中原大地子民,重獲信仰與煉功的自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