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員命運早已定 唐代女相士能預知

文/劉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11日訊】中國歷朝歷代都不乏具備預知功能的人。大概在唐武宗時期,婺州(今浙江境內)有名叫婁千寶呂元芳的兩個女子,就身懷異術,能夠預知人的生死未來。

時任浙東道巡察使的李褒聽說後,便派人將她們請到官府。婁千寶呂元芳到後,先被安排在從事廳休息,從事好奇地問道:「我的上司已經位列朝中八大重臣之列,將來還能做更高的官嗎?」遠遠看過李褒面相的兩名女相士都說恐怕沒有升職的可能了,從事默然。

等婁千寶和呂元芳休息好,與李褒和其他官府中幕僚正式見面。李褒直接向二人詢問自己未來的命運,二人沒有直言,而是說道:「會稽山高聳疊翠,湖邊綠柳垂陰。在如此的美景下,您還有百艘畫船,供您覽此佳景。古人說,人生一世,如塵土、如小草,微不足道,又何必談什麼將來的榮華衰敗呢?要知道,榮華與衰敗皆有定數,我們不敢當面說給您。」

李褒明白了兩位女相士的暗示,便不再深問,轉而詢問自己的幕僚們的未來命運。對此,呂元芳坦言道:「巡察副使崔芻言、正推官李范,器度相似,只能做到省級官吏,最高到郡守的位置。團練判官李服古,好酒,自此不過再醉幾次酒罷了,還談什麼官運?觀察判官任轂,最多做個小諫官,根本升不上去。支使評事楊損,雖然身體清瘦,但在您的所有下官中,無人能趕上他的福祿和壽數。判官盧纁,現在看來是容光煥發,但與團練判官李服古相比,雖官職能多任一段時間,但壽數卻沒有他長。至於崔芻言、楊損和李范三個人,所任官職的品位等級還是有所不同的。」

聽了女相士所言,在座的官員們都將信將疑。他們沉默不語,等待時日的證明。

李褒明白了兩位女相士的暗示,便不再深問。示意圖,圖為宋高宗書孝經馬和之繪圖 《廣至德章》。(公有領域)

過了五日,李服古突然醉酒死去,果然是大醉不過幾場啊。看到女相士所言開始應驗,李褒和幕僚們敬之如神。

彼時郎中羅紹權到明州赴任,少卿竇弘余到台州赴任,都途經浙東。在宴請他們的酒席上,李褒詢問兩位女相士他們未來的命運如何。婁千寶說:「竇大人一定會再來浙東,在望海亭上再度喝醉酒的。羅大人此去,恐怕要到四明山上求仙訪道,遠離塵世了。」

後來,竇弘余辭去台州郡守的官職,在返京途中,重到李褒這兒作客,應了「重醉」之說。而羅紹權則死在明州,婁千寶以「求仙訪道,遠離塵世」之說暗示他的結局,因為知道他不會活著回來。

兩位女相士預測的其他官員的命運也逐一應驗。李褒不久後就回到老家義興,以後再也沒有被授任其它官職。盧纁在改任巡官校理的第二年,死在宛陵節度使的幕僚任上。他比李服古多做了一年官,但是他死的時候還很年輕,沒有李服古的壽數長。

任轂在補缺諫官後,卻辭官回歸故里,過起了隱居生活。崔芻言則在吳興郡守的職位上離任,李范止於九江郡守之職。兩人都是進士出身,都任過名郡的郡守。他們為官的等級差不多。

而被預言「無人能趕上他的福祿和壽數」的楊損,在三十年中,先後兩度作門下省的給事中,後任京兆尹,防守華州,出任青州節度使。年過六十歲了,還多次擔任守國衛疆的重要官職。對比當年在浙東的同僚,他的確是官運亨通、壽命久長。

任轂在補缺諫官後,卻辭官回歸故里,過起了隱居生活。此為南宋 馬遠繪 《松泉雙鳥》局部。(公有領域)

婁千寶和呂元芳在杭州時,還曾給給事中杜勝算過。杜勝詢問自己當宰相之事,婁千寶卜卦後說:「根據占卜得到的是震卦,卦象是有聲而無形。這說明是只聽到傳言而未成為現實。在這個時候,也許是陰險的小人在背後誣陷你。如果讓你去鎮守險要的州郡,你一定會鬱悶成疾的,你可以用祭禱的辦法來消除災禍。」

其後,杜勝升任掌管朝廷財務的戶部度支侍郎。在中唐時期,度支司掌管的財賦出納日益重要,因此由宰相和戶部度支侍郎共同負責,杜勝也有望再上一步,甚至有官吏已經派人來到杜府按宰相的規格改造房屋,就等著皇帝下詔書了。

不過,在正準備鋪設宰相車馬通行的黃沙大道時,突然有東門驃騎將軍抓住杜勝的一點小錯誤,向皇帝上奏。皇帝遂下詔書任命侍郎蔣伸為宰相,改任杜勝為天平刺史,將他調離京城。

杜勝憂悒不樂地離開京城去赴任,他想起了女相士的話,感嘆道:「金華婁山術士的預測果真應驗了啊。」忐忑不安下,他命人去尋找兩位女相士,不得。如閒雲野鶴般的兩位女相士此時不知到哪裡去遊歷了。最終,杜勝抑鬱而終於鄆州。

此外,太子少詹事鍾離侑從前閒居東越時,也曾親眼目睹過婁千寶、呂元芳二位女相士的異能。他每每向二人請求預測一下自己的命運,都沒有得到回應,大概他沒有這樣的緣份吧。@*#

參考資料:《太平廣記》出《雲溪友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