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義:700 英里發傳單 為川普而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昨日(12月7日)開始了一次近700英里的兩日漫遊,從維吉尼亞出發,經馬里蘭、賓夕法尼亞到紐約上州伊薩卡,今晚7點歸家。散發傳單,傳播12月12日將在華盛頓DC舉行挺川集會消息。

這次大選違規,造成嚴重分歧分裂。往日老友,有些是很不錯的人,也彼此傷了感情。故此我不願介入爭論,還是友情為重。但感覺局勢嚴重,不可掉以輕心,還是要盡一份力。我不諳新技術,但發傳單還會。想起多年前逃中共,擔著木匠挑子挨家挨戶找活兒的流浪本色,決心一個人開車出去轉轉。6日晚,我把此打算告訴友人,Gmail居然發不出去:MailDeliverySub說:「你寄到××@gmail.com的郵件已遭封鎖。詳情請參閱下方的技術詳細資料。」一一點開鏈接,找到「郵件遭到退回的原因:郵件含有可疑的文字或連接。」

明白了,確實有可疑的文字:

我在傳單中寫了四個「Fight」:

Fight for freedom !
Fight for US !
Fight for Trump !
Fight for the great cause of Washington and Lincoln !

不管我如何操作,我的信箱是被嚴密封鎖了,連空白信都發不出去。但電話還通,汽車還能發動,安替法也不認識我我也不怕他。次日晨,便開上我那輛上世紀的老車一路北去。

上了路,才琢磨方略,邊走邊摸索。

只印了幾百份傳單,要省著點,只發給:1,門前有為川普助選牌子、旗子的人家;2,商業區;3,開大Truck和Pickup的人;4,教堂的人;5,面善的人。我倒不是怕安替法,他們讓我害怕還不夠格。我實在是不願冒犯支持拜登的人,不要讓人家感覺是打上門去。

早上8點許開車,走北向15號公路,只發路右側的挺川人家。起不了多大作用,彼此鼓舞吧。

帶了膠條,原打算在在商業區張貼,算盤打錯了:沒有可張貼的地方,到處整潔乾淨,無一處可下手。電線杆也乾乾淨淨,既無前例可循,也不會有人駐足觀看。

常去的薩斯奎漢納河沿岸有許多極美的小村鎮,今日不趕路,見感興趣的地名就從大路上下來。比如那個Whitedeer(白鹿),每次路過總想彎下去看看,這回看到了,一座古老秀麗的小城。藍色的薩斯奎漢納河從城邊流過,城中心十字路口兩座漂亮的老教堂,對面是一個小警察局。街邊有民眾豎立的的標語牌:「回到藍色支持我們的警察!」到處是令人讚歎的老木房,卻年久失修,掩飾不住的凋敝。這小城中心,倒還殘存一塊古老的廣告牌,供居民交流信息。從過了年的變色的貼紙上摘下三枚圖釘,總算張貼了一張傳單。到教堂發傳單的想法受挫:因疫情教堂關門了。就給那些門前掛了川普旗的人家一一派送。若敲門有人,必笑臉相迎,還會問問你從何處來。「維吉尼亞,哦,北維州,好遠啊!上帝保佑你!」敲不出人來,就把傳單順手用菸灰缸或卵石壓在門廊下的茶几藤椅上。

開Truck和Pickup的人最是豪爽,搖下車窗接過去,瞥一眼就沖我伸出大拇哥。沒有一個人拒絕。我想,一個白鬍子老頭舉著一張紙走過來,有點怪,但總不是攔路打劫。

從威廉斯港離開薩斯奎漢納河,翻越阿巴拉契亞山進入紐約上州,在下小雪,天也黑盡了。(因此紐約上州一張未發。)如此隨心所欲,邊走邊發,這一日發出越200來張。不多,盡心意而已。

今晨辭別友人上路,走了另一條路,從96號公路上81號高速再轉15號路返回維州。沿途都是小村莊,Owego是個大村。說是個村,實在壯觀。壯觀的大教堂,壯觀的法院,壯觀的內戰紀念碑。只是農捨都凋敝了、倒塌了,小雪覆蓋,就很是蒼涼。這麼個被城市化、全球化衝擊的村莊,據說居然也有安替法來折騰。北紐約州的一眼望穿的沒落,川普當選了實在應該來看看。市場真那麼公平嗎?誰能替鐵鏽帶和小城鎮說話呢?Owego的教堂居然還有活動,大約是聖經學習小組,停了20來輛車。我敲開門,發了一張傳單。

81號高速公路,我在路邊停了兩次車,每次都惹了一個人。第一次是一個警察,問我出了什麼問題?我遞過傳單,那張年輕的臉上立刻綻開笑容,連聲說謝謝。第二次,後面又停了一輛Pickup,我詫異望去,那開車的中年漢子在駕駛室裡沖我比大拇指。我回了一個大拇指,人家招招手開車走人。還有一個笑話:我在一休息站向大卡車小卡車司機發傳單,一開小卡車的中年人一目十行,看清了大號黑體字印刷的集會日期地點,傻笑著說,我可是住在佛羅里達!我也大笑,說你確實太遠太遠了!

歸程,到葛底斯堡已是初暮。趁天還亮,熟門熟戶地去發傳單。天快黑時,在戰場出口處等出來的車。見一老頭立路中,都搖下車窗收了傳單,道謝,遞給旁邊的人看。

路過聖瑪利亞山大學(MountSaintMary’sUniversity)時天已黑盡。這是一座200多年歷史的著名天主教大學,排名很靠前。山巔的鎏金聖母雕像在燈光照射下金光閃閃。我開車彎進去發了幾張傳單。據說這座學校也支持「黑命貴」運動。我只是很好奇:師生們會掀翻那座大學得以命名的聖母像嗎?

到家吃完晚飯就寫這篇報告。我的E-mail被封鎖了,但《獨立評論》還上得去。就請網友們幫我轉發。明天我準備再印些傳單跑維州、賓州、馬里蘭州、德拉瓦州。美國憲法的起始句是「我們人民」,而不是「我們各州」。在任何艱難複雜的局面下,最可靠的是直接訴諸人民。我能力很小,但願意試著做點小事。

朋友,可以幫助我嗎?

附傳單原文:

Fight for freedom !

Fight for US !

Fight for Trump !

Fight for the great cause of Washington and Lincoln!

America is in danger !

America belongs to “WE THE PEOPLE” !

Pro-Trump Rally to be Held in DC on December 12 at 10:00 AM—3:00 PM.
Please tell everyone to attend !
Our America will be brighter than a thousand suns on December 12 !

My name is ZY.

I am an American citizen.
I live in Virginia.
I am a writer who fled Communist China 30 years ago. I know what leftism and socialism are.

中文:

為自由而戰!

為美國而戰!

為川普而戰!

為華盛頓、林肯開創的偉大事業而戰!

美國在危急中!

美國屬於「我們人民」!

支持川普集會將於12月12日10:00AM-3:00PM在華盛頓DC舉行。

我名叫ZY。

我是美國公民。

我住在維吉尼亞州。

我是一名作家,30年前離開中國。

我知道什麼是左派和社會主義。

2020年12月8日週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獨立評論》/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