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香雅句】朋友之間的智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12日訊】上幾期我們談到家庭關係,當人走入社會的時候,就很需要另外一個關係,那就是朋友。「在家靠父母 出門靠朋友」,人在社會當中離不開他人的幫助,那麼什麼樣的朋友最值得珍惜呢?

中國文化裡講一個人最大的安頓是心靈的安頓,我曾經接觸過一個事業單位,裡邊工作環境非常壓抑,有一段時間很多個女性被查出患有乳腺癌,乳腺癌八成都是因為抑鬱壓力過大造成的,中醫認為,人的精神和身體其實是一體的,很多身體上的疾病都來自於精神上的不暢通,而壓抑抑鬱的情緒長期鬱結在體內得不到排解,人就會患病。那麼如何讓自己的精神得到紓解呢?

我曾看過一個報導,一個人如果想要很好的心靈支撐,他需要五個知心的朋友,這五個朋友就像五個渠道那樣,當我們內心有解不開心結的時候,可以找他們溝通。

但是在現實生活當中,我們很多時候翻看自己的手機,通訊錄裡可能有長長的名單,但是真正能和自己交心的又有幾個人呢,很多人都很缺少精神上能夠相互理解溝通的人。其實古往今來都是如此。

我們先和大家分享一個故事,在春秋時期,有個彈琴的高手,他叫伯牙,伯牙彈琴的時候,有個叫鍾子期的人就在旁邊聆聽,當伯牙彈出表現高山之美的旋律時,鍾子期就能聽得懂,他說:「彈得真好啊!彷彿見到了高聳入雲的泰山。」當伯牙想要彈奏出流水之美,鍾子期聽後說:「彈得真好啊!我彷彿看到了波濤滾滾的江河。」伯牙想要用琴聲表達什麼內容,鍾子期都能聽出來,伯牙感慨說:「相識滿天下,知音有幾人。」也就是說我哪怕認識全天下的人,但是能夠真正理解和懂得我的知音,又有幾個呢?所以兩個人成了非常好的朋友。然而後來很不幸,鍾子期染病去世了,伯牙就來到他的墳前,又彈了一次「高山流水」,然後他把琴摔了,從此不再彈琴。而這首「高山流水」的古曲卻流傳下來,向後世訴說著知音難求的故事。

我們常說知己可遇而不可求,如果在我們人生目前的階段,還沒有出現那麼多的知己,那麼我們也可以先找其他的途徑,比如看一些好書,書有時也像一個良師益友,很多傳統文化的典籍,看後也會讓我們看淡很多榮辱得失,比如可以聽一些中西方的古典音樂,音樂也有很好的療癒作用,可以讓煩惱消失於無形。總之我們需要找到這些「好友」,讓心靈有紓解的途徑。很多人都認為在社會中,除了安頓好親人之外,我們也要安頓好這些能夠真正理解和支持我們的知己好友,才能讓心靈得到支撐。

中國文化中講朋友在精不在多,人生有三五知己好友,便足矣,像詩文當中說:「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中國文化裡也有很多描寫友人情誼的詩詞,如「折梅逢驛使,寄與隴頭人。江南無所有 ,聊贈一枝春。」就是我在折梅花的時候,剛好碰到郵遞的人,江南也沒有什麼好的,我就折一枝梅花,請他送給我遠方的朋友吧,他看到這枝梅花,就像看到了江南的春天。比如「故人具雞黍,邀我至田家。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我的故人好友邀我到他家中做客,看到遠處的綠樹青山,一望無際的莊稼,我們邊喝酒吃飯邊聊天。希望能夠到下一個重陽日時,還能前來和你一同觀賞菊花。

這或許就是中國文化中朋友之間的友誼,君子之交淡如水,不是因為利益而交集,而是因為心靈相通而珍惜,就如同蘇軾和巢谷那樣的友誼。

巢谷是蘇軾的同鄉好友,蘇軾被貶到黃州之後,他不辭千里趕來,替蘇軾開墾荒地,幫忙種田,二人飲酒作詩,暢遊赤壁。可以說在蘇軾最落魄的時光裡,是巢谷給了他慰藉和溫暖。

後來蘇軾調回汴京,一時間風光無限,巢谷卻悄悄地消失於蘇軾眼前。直到蘇軾再次遭貶,巢谷才再次出現。而這時的巢谷已經七十多歲,年逾古稀體弱多病,但是他還是希望能夠在蘇軾困難的時候,前去見他一面。 遺憾的是,巢谷最終病死在去見蘇軾的路上。聽到這個噩耗,蘇軾悲從中來,不由放聲慟哭。

幾千年後,他們之間這份純粹的友誼依然讓人感動,對於巢古而言,蘇軾春風得意時他不阿諛攀附,而蘇軾潦倒的時候,他卻伸手相助。

有人說真正的朋友,或許並不能替你錦上添花,卻總是為你雪中送炭,年紀漸長愈發明白:那些看似「無用」的友誼,往往最為「有用」。

那在人生當中,除了有三五知己好友值得我們格外珍惜之外,關於朋友還有哪些文化和智慧呢?我們下次和您接著分享。

(責任編輯:唐佳)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