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間】川普的後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13日訊】大家好,這裡是《薇羽看世間》,我是陳薇羽。

這幾天我們的rumble頻道有很多朋友加了關注,電報群也有很多朋友加入了。還有大家別忘了收藏我們的網站。這些信息我都會貼在視頻下方的描述區。另外我們也開始嘗試將節目做成英文版本,大家可以去我們的英文的頻道,轉發給講英文的朋友。

今天最新消息,是一個讓人很失望的消息。聯邦最高法院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駁回了德州的訴訟,除了阿利托和托馬斯兩位大法官同意受理,其他幾位大法官都不同意。給出的理由是,沒有足夠的證據表明德州的利益因為這四個州而受到損害。

德州的訴訟到今天早上,已經有19個州加入,126名共和黨眾議員簽署了法庭之友陳述書表示支持。從我們對過去曾經發生的案例來分析,本來大家都覺得是非常有勝訴的可能性的,畢竟這是關係到《憲法》中平等原則。

但是不知道什麼原因,現在的結果竟然是大法官認為這跟德州沒關係,他們不認為德州或其它州的利益因此受到損害了。CNN今天報導,川普沒有機會翻盤了。

為什麼會產生這種結果,最大的可能性還是大法官被收買。這是大家最擔心的。現在貌似已經發生了。那麼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德州人會不會心甘情願地接受這個結果?如果法律戰沒有辦法獲得公義,那麼就會變成一個歷史上常規的結果,那就是官逼民反。

而在美國,最具反骨的就是德州人。如果了解德州的歷史,就知道德州的紅脖子是不好惹的。紅脖子其實沒有貶義,他們雖然民風彪悍,但熱情友好。德克薩斯也被稱為「孤星之州」,德州的人口和面積都是美國第二大州,因為石油業繁榮,德州也是美國第二富有的州。而且,最重要的是,它是美國50個州裡面,唯一一個以德克薩斯共和國加入聯邦的州。

2009年,德州州長里克‧佩里(Rick Perry)曾經說,德克薩斯是個獨特的地方……1845年我們加入聯邦的時候,有一個條件就是假如民意同意、我們就可以脫離聯邦。我希望美國政府,尤其是華盛頓的那些人,能好好注意這一點。當然,這個國家挺好的,我看不出有任何理由要去拆散它,但假如華盛頓的那些人繼續對美國人民自己的事指手畫腳、橫加干涉的話,誰知道會發生什麼呢?

德克薩斯州的抗爭歷史

德克薩斯州的歷史是一部抗爭的歷史。曾經被西班牙殖民,又被部分割讓給法國,後來又被墨西哥占領。對於墨西哥而言,德克薩斯是偏遠地區貧窮並且落後,美國人說服了墨西哥政府允許美國人移民到德克薩斯開發土地。於是,成千上萬為了土地的美國人移民到德克薩斯,墨西哥與美國的邊境如同擺設,到了1835年底德克薩斯已經有了近3萬美國移民。

1835年,桑塔‧安那(Santa Anna)成為了墨西哥總統,對德克薩斯實行了軍事化管理,對德克薩斯地區的移民政策朝令夕改。德克薩斯的當地移民認為墨西哥政府違背了當初制定的《1824年憲法》,於是開始反抗,桑塔‧安那帶兵鎮壓,鎮壓導致了墨西哥政府與德克薩斯人的對立逐漸加劇,最終爆發了德克薩斯革命。

1836年德克薩斯人共同起草了德克薩斯共和國獨立宣言,正式宣布獨立,德克薩斯共和國成立了。雖然墨西哥不承認德克薩斯獨立,但是德克薩斯共和國得到美國、法國、荷蘭、比利時等國的承認。

1845年,獨立九年的得克薩斯宣布加入美國,並引發了美墨戰爭。雖然只有九年的德克薩斯共和國,但足以成就德州人獨特的歷史情懷,對於德州人來說,如果聯邦政府不能尊重憲法,公平對待各州,根據《德克薩斯州憲法》,他們有權改革或廢除聯邦政府。

德州人除了獨立精神,物質的富有,德州還是美國50個州當中唯一擁有自己軍隊的州。德州擁有的軍力至少包括一個整編陸軍師,兩個整編陸軍作戰旅,一個空中作戰旅,五個戰鬥機大隊,一個空中運輸大隊,還有七個獨立團外加大量後勤保障部隊。

今天聯邦最高法院的決定,直接將德州人尋求憲法公平的念頭給否定了。對德州人來說,這會不會成為他們拿起槍桿子,脫離聯邦,再次獨立的一根導火索?如果美國人民不答應這場連法律都被操縱的選舉,可能不是德州獨立的問題了,一場美國內戰很有可能發生。揭竿而起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德州人。

今天,作為對最高法院的回應,德州共和黨主席Allen West發表了公開聲明,他說,既然最高法院無視這些州對憲法的踐踏,那這些守法的州應該形成一個聯盟。即使其它州不響應,德州都會為守護憲法和法律挺身而出。這個聲明就非常符合德州人的性格。

目前美國國內外各方矛盾都很突出,中美之間矛盾,美國兩黨之間的矛盾,美國人民和竊取選舉人之間的矛盾,還有共和黨,民主黨各自內部的矛盾。我們從一些新聞也可以看出現在這些矛盾正處於激化的邊緣。

川普政府出重拳對準中共這都不用說了,最近話已經說的非常明確了,昨天,也就是中共國的12月11日,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在2020年國際形勢和中國外交研討會上講話了,不過從三家不同的黨媒竟然出來了三條不同的新聞。

王毅講話 三個不同聲音

人民日報海外版的標題是,堅定捍衛國家利益和民族尊嚴。這是戰狼式報導;新華網的報導是,溝通對話是正確理解批次戰略意圖和內外政策的有效途徑,中方願意同美方開啟各層級、各領域的平等對話,進行坦誠、深入、建設性交流。

這是什麼?這是認慫,服軟,求和;還有另一篇新華網的報導,標題是,美國反華勢力的倒行逆施該收場了,這篇文章裡,把中美關係走到今天這一步,歸結於美國反華勢力的挑撥離間。

為什麼同樣是王毅的講話,會出現三個不同的聲音?這不符合中共統一思想的邏輯啊。只有一種可能性,就是中共內部對美政策有不同的態度,內部矛盾和鬥爭已經表現到面上了,人民日報已經被習近平抓在手裡,他還是一貫的戰狼打法,而新華網一直被江派控制,他們現在的做法是反習親美,然後甩鍋給海外的反共人士。

他們把反共一律說成是反華勢力。這是他們一貫混淆視聽的方式,通過這種扣帽子方式,讓中國人都搞不清反華和反共的區別,激起他們對反共人士的民族仇恨。這是說中美之間的矛盾。

美國人民有不妥協的精神

民主黨內部的矛盾我們也看得到。最近的《時代週刊》的年度人物是拜登和哈里斯。這很奇怪,以往如果總統當選,都是刊登總統的照片,從來不會有副總統,這次連哈里斯也上鏡,大家想想是什麼意思。

拜登是不是很難過?拜登真的是隻可憐蟲,自找的。他心裡非常清楚自己的命運,如果真的當選總統,可能過不了多久就會因病告退,我似乎已經看到哈里斯得意洋洋,小人得志的樣子了。

所有這些,都是矛盾,交織在一起,很可能最後就是爆發戰爭。美國人民不像中共國的韭菜,想反抗卻無力反抗,美國人民手中有槍,他們有不妥協的精神,如果這部分人絕不答應這一場顯而易見的選舉舞弊,而法律也不給予一個公正的交代,最後的路就是人民的抗爭了。

這也是我們看到,川普的律師團隊和鮑威爾、林伍德律師之間存在的一些分歧。鮑威爾和林伍德律師代表的是人民的聲音,不論是誰,在這場選舉中舞弊,他們都絕不會答應,因為他們就是要讓美國的權力回到人民手中。如果川普總統不能以法律手段解決這個問題,或者川普總統不動用更強硬的制裁方法,這部分人都是絕對不答應的。他們會用自己的方式來解決問題。

我相信川普總統在極力地避免戰爭,其實戰爭肯定對國家和人民都沒有好處。大家應該記得我在以前節目中說過,在控制這個世界的光明會頂層的那幾個家族,他們最希望發生的就是戰爭,不管誰贏誰輸,只要有戰爭,最後獲利的就是他們。

因為戰爭就會有軍需,他們就可以繼續以此控制戰爭雙方的經濟命脈。過去歷史上,幾乎每一場戰爭都有這幾個家族的身影。我相信這就是為什麼川普總統極力避免戰爭的原因。

不過,走到今天,如果要避免戰爭,我覺得只有兩種可能,一個是川普總統已經掌握了軍隊,並實施反叛亂法,實施抓捕,推翻聯邦最高法院的任何不公平裁決。川普總統前幾天說,未來幾天會發生很多事情,我覺得他是有部署的。

另一個就是有神蹟發生,讓這些作惡的人看到惡報降臨,不過這種情況,根據華盛頓的第三個預言,我覺得還需要走到美國人民都覺醒的那一步,更多美國人開始向神祈禱和求助,才可能有神助和反轉。

不管怎麼樣吧,大家應該都有思想準備,會有最黑暗的一段時間,我不會因此喪失信心,大家也要堅信這一點。請向神祈禱,拯救這個世界,幫助這個世界回歸傳統和道義。

好,薇羽看世間,我們明天見。

《薇羽看世間》節目組

本視頻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