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在長春(1)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開 篇

遠古的松嫩大平原,冰雪覆蓋、寒冷異常,很多人因飢寒疾病離開了人間。存留下來的人們向上蒼祈求,希望天上的眾神能夠體察民間的疾苦,不要這麼寒冷,不要奪去那麼多親人的生命。他們的至誠終於感動了天神,於是派一位仙女下界,飄然來到了人間。她捧著兩把種子送給人們,並告訴他們:「你們把它播種下去,當它們都成熟以後,你們將不用再懼怕寒冷,你們的生活也會充滿歡樂。」於是人們感激的收下種子,虔誠的播洒在河畔。春天的時候,飽含著人們希望的種子終於發芽了,開花了。柔枝紛披,花團錦簇,生機盎然。人們欣喜若狂,名為「長春花」,希望春天能永遠眷顧他們。

天賜福地,也自然是人們祭天祈福之地。在上蒼的護持下,這塊開滿長春花的地方,歷經了自然的滄桑巨變,人口的遷移聚合,朝代的更替,設治的改換,由民間自稱的長春堡,到遼金時設治的長春州,經清朝和民國時期,設立長春廳、升至長春府、改名長春縣,直到民國三十六年(即公元1947年)定置為長春市。

福地長春,吉祥之寶,從久遠的歷史走過來,這個古老而年輕的城市,到上一個世紀末已匯聚成市區人口二百多萬的都市。歷史終於走到了今天!「千年的等待 萬年的期盼 神佛到人間 眾生喜相伴」(《洪吟三》〈回天是彼岸〉)。

法輪大法從這個美麗而吉祥的城市──長春開傳。

第一篇:師父傳法

一、長春的七期傳法班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首期法輪功學習班在長春市第五中學階梯教室開辦。這是李洪志師父首次面向社會傳授法輪功。從這一期班開始,有了第一批法輪功學員。

師父說:「你們來了,第一期,難得啊!我給你的是多少年也得不到的。」

緊接著五月二十五日至六月三日,在這裏,師父又辦了第二期法輪功學習班,參加人數由一期班的近一百八十人增加到二百五十人左右。

法輪功學習班的學員證和結業證(明慧網)

師父以氣功的形式傳法,參加一期、二期班的學員好多都是氣功愛好者,為了達到祛病健身的目地,而且練了好多年。還有一些佛教居士,在佛教中呆了好多年了,身體不見好,層次也沒上去。針對當時的情況,李洪志師父親手編寫、繪製了講本《法輪功》,一進門就發給大家。

師父一上來傳功就與其它氣功不同,師父說到了氣功的根本:「從低層次上講,氣功是改變人的身體狀況,達到祛病健身的目地;從高層上講,氣功就是指修煉本體。」「它實質上是我們中國純純粹粹的人體修煉的東西。」法輪功是一種佛家修煉的特殊方法,「為了使更多的煉功人得到提高,同時又滿足於廣大有志於修煉者的要求,特將本功法整理出一套適合普及的修煉方法傳出,即使這樣,他也已經大大超出一般功法所學的東西與層次了。」(《法輪功》)這樣就要求煉功者要有極高的「德」,在煉功的同時必須提高「心性」的修煉,同化宇宙特有的性質「真、善、忍」,放棄貪、利、色、慾、殺、打、偷、搶、奸詐、妒嫉等等,同時告訴氣功愛好者們:長期不見功夫上長,其實是不得「正法」和沒有在「心性」上下功夫所造成的。

二期班後,師父騎著自行車,那是最老式的很破舊的自行車,圍著長春市騎了一圈,給整個長春市清場,下氣機。師父告訴老學員說:「長春市都下上了,在哪兒煉功都沒問題。」

長春航空俱樂部(明慧網)

一九九二年八月二十六日至九月四日,在勝利公園的西北角長春市航空俱樂部,李洪志師父舉辦第三期長春法輪功學習班,參加人數一下比前兩期翻了兩番,大約五百五十人。就在這裏,李洪志師父還做了一場帶功報告,專門為這幾期班的學員和親朋好友義務調病,一分錢不收。師父開始就對大家說:「只要能救人,我可以無條件付出。」當時到場的至少有三百多人。只見師父在台上,雙手向左轉了一下,再向右轉了一下,像轉大法輪似的,就這樣師父把大家的病一下就拿下去了。全場的人都激動不已。

九二年九月八日至十七日,第四期班是在勝利公園猴山南面,僅一路之隔的省委禮堂舉辦的。之後,師父到全國各地傳功講法,直到一九九三年六月二十六日,又在這辦了第五期班,此時人數增加到了約一千。

前五期辦班,都是師父先講法,學員教功,然後手把手的糾正動作。一邊糾正動作,一邊給大家清理身體,一把一把的往下抓,往外甩。六期班以後,師父就整體為學員清理身體了。

一位學員回憶說:師尊在講完第一堂課後,給學員們清理身體。師尊當時叫大家站起來,叫大家放鬆,心裏只想一個病,師尊站在講台稍後的位置說:放鬆!放鬆!然後師尊右手用力一揮說一聲:下去!然後師尊兩手拍打兩下。好像撲掉甚麼東西一樣。在師尊揮手的一瞬間,我看到師尊右手有一道淡藍色的閃光。到晚上班師尊再做淨化身體時,我又看到了跟上午同樣的閃光,我相信這是真的。後來有人說也看到師尊右手的閃光了。

走過了師父親自給清理身體這個階段,師父鼓勵大家自己通過修煉提高心性來淨化身體,達到往高層次上修煉的目地。

在長春四期、五期傳法班期間,即一九九三年四月,《中國法輪功》由軍事誼文出版社正式出版發行。

師父讓修煉的人們認識甚麼是真正的「佛法」。明確自己是在佛法中修煉,要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傳統的、僵化了的觀念,跳出愚見所劃的框框,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成為一個真正的得道者。

那個時期,《中國法輪功》這本書就是早期指導法輪功學員修煉的第一本正式出版的大法書。後來師父作了修訂,1993年12月出版了《中國法輪功(修訂本)》。1995年1月4日,指導修煉的根本大法《轉法輪》出版發行後,《中國法輪功(修訂本)》中文版便停止了再版發行,並更名為《法輪功》,作為大法洪傳最早期的讀本。

長春七期班的後兩期班都是在吉林大學的禮堂鳴放宮辦的。

吉林大學的禮堂鳴放宮
(明慧網)

學員們回憶說:在第六期傳功講法班(1993年6月27日至7月4日)上,師父講的法比較高。當講到天目時,師父講了另外空間的問題,同時同地存在著另外的空間,任何物體在另外空間都有他的存在形式。師父看到我們理解不了,就拿起講桌上的水杯,放到右手上,讓大家注意看,天目開不開都可以看到。這時師父用左手的中指和大拇指,從水杯中慢慢的拽出一個小水杯,和原水杯一模一樣,但是只有原水杯的四分之一大小,師父問大家看清了?大家激動的回答看清了,然後師父又慢慢的把小水杯送回原水杯裏,這時可以清楚的看到,小水杯漸漸的同原水杯重合起來。師父讓我們切切實實的看到了另外空間的東西,這是現代科學研究突破不了的東西。所以師父說:「人們問宇宙有多大,我告訴大家,這個宇宙它是有邊緣的,可是在如來這樣一個層次上,都把它看成是無邊無際、無限的大。而人身體的內部,從分子到微觀下的微粒和這個宇宙一樣大,聽起來很玄的。造就一個人、一個生命,在極微觀下已經構成了他特定的生命成份、他的本質。所以我們現代的科學研究這個東西,還是差的很遠,和整個宇宙中存在著高級智慧星球那些生命比起來,我們人類的科技水平是相當低的。就在同時同地存在著另外的空間我們都突破不了,而外星來的飛碟就直接在另外空間裏走,那個時空的概念都發生了變化了,所以它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快的使人的觀念接受不了。」(《轉法輪》)

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九日至五月八日,師父在吉林大學禮堂鳴放宮舉辦長春市第七期法輪功傳授班。除吉林省學員參加外,還有來自青海、內蒙、山東、北京、黑龍江等十多個省市地區的七百多名學員。遠隔千山萬水,為了尋求大法,有坐著飛機來的,也有家裏人用擔架抬來的,還有偏遠山村夫妻挑著擔子來的,擔子裏坐著孩子,「大法一線牽」啊!為了讓學員都能聽到講法,師父同時開了白天、晚上兩個班,滿足了三千多人聽聞大法的願望。

七期班的晚班講法內容遠遠超越了初期氣功的層面,直接講的是宇宙大法,後來師父根據各地辦班的內容,講法錄音,讓學員一個字一個字摘錄下來,包括了講法中的口語、口氣,那個摘錄下來的文字大家複印下來,一大摞。摘錄師父在長春講法文字的是早期學員,聽一句,停下錄音機,寫一句,再放開錄音,記錄下一句。這些摘錄彙集到師父那,師父整理之後,形成了這部天書──宇宙大法──《轉法輪》。

這期班上,還有個特殊的故事。

慈航寺(明慧網)

離鳴放宮不遠,有座長春最大的廟宇──般若寺,旁邊的慈航寺(尼姑庵)的住持法號叫淨空,當時八十多歲了,嘴歪眼斜、口齒不清、行走不便,也吃不下東西,表現的是中風偏癱的症狀,打點滴一年多了,由幾個小尼姑伺候著她。參加七期班寄住在這裏的一個學員,告訴她到長春是來學法輪功的,法輪功是修「真善忍」宇宙大法的,是佛法,還有五套功法。淨空看完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的演示後,馬上說:「真佛來了!山外有山,佛外有佛,廟裏沒有佛,我佛在門外,我師父來了!」然後說:「快帶我見李洪志師父去!請幫助我給師父上香,說我心中有師父,請你幫助我見李洪志師父一面,了我心願吧!我一定要出去見我師父!」第二天,淨空到師父辦班的會場,師父把淨空讓到一間辦公室裏,還親自倒水、搬凳子,笑瞇瞇的不說話。後來,慈悲的師父讓淨空坐在自己的一側,聽了第七期講法班的最後一堂課。聽完課,淨空非常高興的抱住了我,說:「我甚麼都明白了,甚麼都放下了!」她還說,師父幫她把病因解決了,並告訴她將在兩年後圓滿。

回到淨空住處,眾尼姑看到淨空眼也不歪了,嘴也不斜了,精神十足,還吃了一大碗餃子,都很驚訝。而且,以前不會打坐的淨空自此經常打坐。一九九六年,淨空在打坐中離世,火化時煉出了五光十色的舍利子。尼姑們都說:人真的能在大法中修成圓滿,這回我們親眼看見,相信了。

從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到一九九四年五月八日,師父在長春辦了七期班,僅長春一地直接聽到師父講法的,有七千多人次。學員們每每回憶起師父講法的那段日子,如同回到當年在師父的身邊,如沐佛光。正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我覺的能夠直接聽到我傳功講法的人,我說真是……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的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

看到師父給學員講的、做的這一切,大家開始明白甚麼是「不講條件、不講代價、不計報酬、也不計名的,比常人中的模範人物可高的多,這完全是出於慈悲心」(《轉法輪》)。這是佛在世度人啊!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至二十八日,師父在廣州辦第五期學習班,這是師父在大陸的最後一期面授班。長春好多學員都知道,放下手中的一切,緊隨師父去廣州聽法。回長春時帶回一張師父打大手印的照片。師父小腹部位有一個法輪,平立著的,呈淺綠色。學員們看到這張照片,明白了師父在小腹部位給下法輪,法輪在另外空間是甚麼狀態,法輪的顏色,法輪的顏色變化,不能摻進其它的東西使法輪變形,師父把這個法借用現代照相技術直接展現給了大家。大家互相傳看著,由新奇變的對師父對大法的信實,大法的真實存在,「是真正的科學而不是說教與唯心」(《精進要旨》〈證實〉)。

二、傳法班中的神跡

師父在傳法教功過程中,顯現出來的神跡非常多,凡是見到的人無不驚愕讚歎。直接聽到師父講法的人體悟更多。這些神跡的展現,使在中共統治下、在無神論的灌輸下洗了腦的中國人破除了固有的觀念返出人的真本性,尋找佛法真理,走上返本歸真之路。

一、二期班的學員大部份都是在勝利公園練氣功的氣功愛好者,好多人都是當時師父把身體調好了。有兩個羅鍋很嚴重的,就是在那兒師父把他們的囉鍋直過來,當時個頭就高了好多,現場看到的人都驚嘆不已。

在第三期班上。有位中年婦女,在糧庫上班被米袋砸了,癱在床上很長時間,所有的方法都治了,就是不好。當時她正在醫院住院,家裏人把她抬到了航空俱樂部,還跟來了醫院的幾個病友。師父講課之前讓她家人把擔架抬到講台上,就短短的幾秒鐘的時間,師父讓她坐起來,她就坐起來了;師父讓她站起來,她就站起來了;接著師父讓她走一圈看看,她就真的在台上走了一圈。家裏人和跟來的病友們感激不已,從此,全家人走進大法開始修煉。

在第四期班。師父讓幾個參加班的學員站在講台上,有一個人肚子裏有個大腫瘤,師父給她清理身體,當時連膿帶血順著褲子往下淌,腫瘤消失了,肚子平復了,褲子一下子系不住了。多少學員見證師父的神跡,大法的神奇。

在第七期班。有兩位腦血栓患者扔掉了拐杖。

五月六日白班課後,接近中午的時間,南湖煉功點學員來到禮堂門前等候與師父合影。其中有一位六十七歲的高級工程師,患腦血栓四年了,拄著拐杖坐在椅子上。師父來了,對他說:「把拐杖扔掉,椅子撤下去。」老人聽了,慢慢站起來,撤下椅子,扔掉拐杖。他試著邁出左腳,又邁出右腿,然後在禮堂門前走了幾圈。他高興的笑,又激動的哭。在場的人群目睹這神奇的一幕,無不驚嘆:「神了!」老人自己上台階走進禮堂聽課,從此不用拐杖,能自己走路了。他老伴當晚給師父寫感謝信,代表全家感謝師父,決心煉好法輪功,報答師父的恩德。

李鳳鳴照片和感謝信(明慧網)

另一件事是:那天中午,一個身穿鐵路服,五十多歲的人,突然從人群中衝出來,他雙手合十的向前跑,然後,他又回頭往後跑。他一下跑到師父腳邊跪下連連磕頭,眼淚直流。他激動的拿起拄的大拐杖,跑到禮堂花園水泥台上摔折了,說與拐杖絕緣了,他的腦血栓好了。

腦血栓好了(明慧網)

面對這樣的場面,師父就那麼平靜祥和的笑著。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了「還有一件長春的事。有個學員家旁邊在蓋樓,現在這個樓蓋的可夠高的,那個手腳架都是兩寸粗的鐵管子,四米長。這學員從家裏走出來不遠,一根鐵管子就從那高樓上垂直下來了,直奔他頭頂穿下來了,馬路上的人都驚呆了。他說:誰拍我?他還以為誰照他腦袋拍一下呢。就在這一瞬間回頭的時候,看到頭頂上一個大法輪在那兒旋呢,這根鐵管子順著頭就滑下來了。滑下之後插到地上不倒。那要真插到人身上,大家想一想,那麼重,那真是串糖葫蘆一樣,一穿到底的,是很危險的!」

那位學員回憶說:當時我家在四分局附近住,附近有一處蓋大樓。有一天我路過那裏,突然一根鐵管子從高處下來直向我頭上砸來,砸到頭上又下來扎到地上不倒,我的頭砸了一個坑,但不出血,也不疼。我說誰拍我?我回頭一看一個白色的大法輪一邊旋一邊往上升呢!當時很多人聽說我被鐵管子砸了沒事都來看我,我就講當時我是怎樣被砸的,大法輪怎樣保護我的。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我們上次在吉林大學辦班時,有個學員從吉林大學正門出去,推個車子,剛走到中間,兩輛轎車一下子就把他夾在中間,眼看就要撞上了,可是他一點都沒有害怕。我們往往遇到這種事情都不害怕,在那一瞬間,車就停住了,沒有出現問題。」

當時師父就站在吉林大學大門口右側(明慧網)

學員回憶當時的情景:那是七期班中午散場,我最後從鳴放宮出來,走到吉林大學正門,看見師父站在大門口。我過解放大路快車道,正推著車子走到中間,東西兩邊兩輛轎車一下就把我夾在中間,就要撞上了,車一下就停住了。我也沒害怕,像沒事似的走到慢行道,回頭看看,師父站在大門東側人行道上,還在那看著我呢。當時並不明白怎麼回事,九五年初,《轉法輪》出版了,一看書才明白,那次是取命來了,師父保護了我,我還了一次命債。

還有一件學員見證大法超常的奇事:這件事發生在吉林大學東側,東民主大街上。一九九四年六月的一天下午四點來鐘,丈夫騎著倒騎驢(一種人力三輪車,因為騎車人在車的前面,所以叫「倒騎驢」),拉著防盜門,我坐在防盜門上,往家走。走到一個大下坡,正看見前面一輛大拖車,拉了滿滿一車石頭子在跑。就聽「啪」一下,甚麼東西砸到我身上,力量很大,一下子就把我給砸倒了,側著身倒在防盜門上,頭還能活動,脖子卡住了。我一看,一個大燈泡,湯鍋那麼大,就在我眼前摔碎了。再一看,原來是大拖車撞倒了路邊的水泥電線桿,砸到我身上了。

此門被壓出人形後表面彎曲無法拉合,為了使用主人將其砸平,因臀胯處壓得深無法平復,這是十八年後拍攝的(明慧網)

丈夫看到這情景,臉都嚇白了,以為我沒命了。我看他嚇呆了,就喊他:「快找人把我拽出來呀!」他一聽我說話,回過味兒來:人沒死。這才想起來叫人。

大拖車上押車的八、九個小伙子都過來和我丈夫一起抬電線桿,沒抬動。又有幾個過路的人過來幫忙,費了好大勁才把電線桿抬走。我站起來,甚麼事也沒有,哪兒也不疼。衣服髒了,可身上連皮也沒破。

拖車司機也嚇壞了,連說要送我上醫院檢查檢查。我說:「不用,一點事兒沒有。你們走吧。我是煉法輪功的。」有一位媒體的記者正好趕上了這個場面,他亮出了記者證要採訪我,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我沒事兒。」

我們撥拉開人群回到家裏,一看,防盜門被印出一個人形來。

這件事情除了家裏人,誰也不知道。因為我們修煉人碰到各種危險的事,都有師父保護,這樣的例子太多了,我的事也不稀奇。

可是神奇的是:後來參加師父在外地傳法班的長春學員回來說,師父那天在班上講,說是長春學員被電線桿砸倒在防盜門上,印出一個人形來,人卻沒事。一聽,師父講法的時間正是我出事那一天的晚上六點多,說的一模一樣。這事我沒跟任何人講過,可是師父馬上就知道了。

這類的事情在長春發生了很多,師父在講法中提到的,更多的是沒提到的,大家真正的感受到師父時時都在我們身邊,看護著我們,保護著我們,我們才能走到今天。

三、師父給輔導員解法

一九九四年九月十八日,在吉林大學理化教學樓七樓禮堂,師父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解法。當時到場的輔導員有一百多人。

師父強調「應當把法理解透,真正掌握。要多看書,多聽錄音」,「我說就遵照這個法去學,只要把他吃透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最後師父直接提出來,「就是我們能不能在我家鄉帶個頭,組織一下,我們不能只是集體煉功,我們能不能找個特定的時間集體來學一學法。逐章逐節的,大家念一念、討論討論。學習時間的安排像集體煉功一樣固定下來。我想這樣更有好處,有針對性,這樣對我們將來,遇到實際問題就有法可依。我們開個頭,在全國各地輔導站能起到一個很好的帶頭作用。然後全國各地可以效仿,這樣對我們提高認識是非常有好處的,提這麼個建議。」(《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講法〉)

這以後,輔導員組織學員們背法、集體學法,對法的理解和領悟有了一個飛躍的變化,也逐漸認識到把心性的提高放在了首位。當時學的、背的還是《中國法輪功(修訂本)》這本書。

師父也明確修煉大法、心性提高對社會的正面影響。師父這次講法和解法共有五小時三十分鐘。

一九九五年八月,《法輪大法義解》這本書由長春出版社正式出版發行。書中收入了李洪志先生在長春、北京、廣州接見法輪功輔導員時的講法及答疑內容。在長春、北京、廣州接見法輪功輔導員時的講法及答疑內容。

祝賀《轉法輪》首發式的條幅

祝賀《轉法輪》首發式的條幅(明慧網)

一九九五年一月四日,在北京公安大學禮堂舉行了《轉法輪》首發式和國內傳法總結大會,李洪志師父在此會上宣布法輪功在國內傳法全部結束。長春市輔導站的幾位負責人參加了,奉上了代表長春學員心願的條幅,表達對宇宙大法的渴望。輔導站的負責人也帶回了《轉法輪》。從那開始,每個渴望得到佛法真經的人如飢似渴的徜徉在佛法中。

師父到國外傳法去了,很長時間沒回長春。但師父記掛著每一位弟子,尤其是輔導員和輔導站的建設。這期間,師父寫了《如何輔導》、《不是工作是修煉》、《再去執著》、《修煉與工作》、《金剛》、《修煉與負責》、《法會》、《負責人也是修煉人》、《再論衡量標準》等經文,及時修正存在的問題。

每次師父回長春,雖然時間很短,都要見一見輔導員,場合不同,人數多少不一,針對的問題不同,師父採用的解決方法也不一樣。甚至是一個輔導站中的某個學員,倆口子吵架鬧不和,師父都會提到,讓輔導員去幫助學員認識上來、修上來。輔導站內部、輔導員和輔導員之間,存在矛盾,自己往往解決不了,有的直接反映到師父那。

記得一次師父從國外回來,在文化廣場接見了一部份輔導員。那天正下著小雨,師父一來,雨就停了。就在雨後廣場的濕地上,大家圍著師父,師父講了法,回答了大家提出的問題。師父也沒說很多,好像一下甚麼都化解開了,對對方的一切不解、怨氣、不平衡等心結都沒了。師父的慈悲、師父的能量、師父的作風,輔導員們都直接感受得到的。師父剛剛講過:「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我不只教了你們大法,我的作風也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精進要旨》〈清醒〉)學著師父那樣做,還有甚麼做不好的呢?之後,師父和輔導員們在地質宮大樓門前留影。這次師父會見輔導員是在一九九七年夏天,八月三日師父發表了經文《取中》。

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六日,師父回來了,在香格裏拉大酒店的多功能廳為長春輔導員講法、解法。為了讓後面的學員都能看見師父,師父坐在摞起來的椅子上,整整講了五個小時。

這是師父在國內最後一次講法、解法。一年後,宇宙中最大的邪魔從天而降,一場血雨腥風橫掃神州大地,正邪大戰在全宇宙、在整個人類社會、在中原大地、也在長春驚心動魄的展開了。

師父說:「我們在修煉中,社會上和不同的人給我們製造方方面面的麻煩,我們都能針對不同的情況維護好大法,這不就是護法嗎?」「至於說這些壞人,幹壞事的人,如果他要能挽救的,我們勸說他,可能他說不定他還得度。如果他一意孤行,就這樣幹下去了,歇斯底里的這樣幹,那到一定時候,我們就會處理他。也可能是考驗學員暫時利用利用他,等我們修煉結束,他自己做的一切他都得去償還,這是肯定的。」(《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現在回想師父的講法,已經是在迫害之前對學員們的諄諄囑託了,只是大家看不到,體會不出師父對弟子方方面面的苦心叮嚀。

師父非常周密有序的把宇宙大法傳出來了,把修煉的形式留下來,千秋萬代,金剛不破,永世長存。學員們紮紮實實的學法修煉。

1999年1月,師父的詩作《洪吟》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書中收入了師父1976年12月至1998年11月的詩作72首。大家得到這本《洪吟》時,是「4.25」後,師父的法指導學員們修煉。

心明

為師洪法度眾生
四海取經法船蹬
十惡毒世傳大法
轉動法輪乾坤正

(待續)
(明慧網法輪大法洪傳二十週年徵稿選登)

英文版:English Version: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2/7/7/134325.html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