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京生:2020年回顧 全球反共 五毛無用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20年裡國際國內的局勢發生了什麼變化呢?對我們中國人以及中國的前途有什麼影響呢?這是大家都關心的問題,甚至比過去更加關心。

第一個最大的變化,就是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的流行。至今已造成七千多萬人感染,一百七十多萬人死亡。這裡邊還不能計算中國的數據。因為中國政府從一開始就隱瞞疫情,編造數據,所以不帶偏見的人都不會相信中國政府的數據。疫情深刻地影響了全球的政治經濟。

第二個最大的變化,就是中美兩國關係跌到了歷史的谷底。在特朗普川普)政府的推動下,四分之三的美國人認為中國是美國最大的威脅。習近平的戰狼外交促使全世界都看清了共產黨的狼子野心,共產黨對各國的全面滲透和收買,促使各國人們提高了警惕,並採取措施應對。世界政治格局發生了根本的逆轉,中國共產黨陷入了空前的孤立。

第三個巨大的變化,就是香港人民和新疆人民堅決抵抗中共的鎮壓,獲得了國際社會普遍的同情。這反過來加大了對習近平政權的壓力,加劇了中共的外交滑坡。同時也加快了全球對中國人民反抗暴政的進一步支持。

與此同時,習近平政權對內的鎮壓進一步升級。在一些鎮壓手段上,比文革時期有過之而無不及。在中共最高層的縱容和授意下,暴行已經普及到最基層的政權。割韭菜已經割到了最高層的人士。中國從上到下的各階層,都陷入到極權政治的恐怖之中。

在過去一年中,利用高科技手段全面深入鎮壓,是習近平政權的一個新的特點。2020年是鎮壓性科技爆發的一年。中國老百姓知情和表達自由的空間本來就不大,去年更受到了高科技項目的進一步擠壓。老百姓陷入到進一步的恐懼之中。

由於這種深度的壓迫,也由於世界反中共的潮流對中國民主自由的關注度的上升,海內外的中國人的民主運動也進入一個上升的階段。許多已經對民主運動失望和疲憊的人,重新燃起了熱情。被壓迫到麻木的國內人民,反抗的行動也逐漸復甦,對民主自由的關注度也重新高漲。

這集中表現在這次美國大選,很多民運人士和關注民運的人士對特朗普陣營的支持上。這個熱度遠遠超過華人之前對美國選舉的關注度。特朗普團隊改變了過去幾十年對中共的綏靖政策,在經濟政治軍事上加大對中共的反擊。特別是最近一年多來,隨著美國民意對中共邪惡政權認識的覺醒,特朗普團隊反共的步伐在加大加快。海外華人對特朗普的支持也在加大加快。

另外一些民運人士和華人,對特朗普本人幾年來對反共的猶猶豫豫,以及對過去多年來民主黨更加關心中國人權民主的信任,站在支持民主黨的一邊。這本來就是很正常的現象,民主派內部從來也不是只有一種觀點,從來也不是輿論一律,不得議論中央。

但是一方面由於中國人民主素養的不足,於是容易激動且容不得不同意見;另一方面明的暗的五毛特務們冒充他人身分惡語相向,胡攪蠻纏起到了挑撥離間的作用;使得支持民主反對共產黨的朋友們之間,產生了一個短時間的分裂。這是民主運動的一個新形勢,新問題。

我相信這只是一個短時間的現象,很快大家就會冷靜下來,撥開五毛的畫皮,重新團結在反共民主的大旗之下。為什麼呢?就在大家情緒最分裂的期間,我們海外民運的聯席會議召開了三天的會議。之後又開了幾個小時的會議,專門討論美國大選。與會的既有川普的支持者也有民主黨的支持者,大家理性討論,擺事實,講道理,完全沒有網絡上那種惡語相向。

雖然不能說取得了意見一致,但沒有影響對民主自由反共的共同理念。所以我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熱度的下降,人們會很快回歸理性。中共和五毛的與時俱進陰謀詭計,最終也是做了無用功,改變不了全球反共,民主人權的大潮流。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