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中共黨媒亂炒美國國會事件的背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月6日,美國國會發生暴力事件後,種種疑團尚待揭開,但中共黨媒連續大肆渲染,不但馬上描繪為美國國會大廈遭「圍攻」,還很快評論為「特朗普(川普)自編自導的一出鬧劇」。中共黨媒的說法應該並不令人意外,類似的說法也似曾相識。

中共黨媒不斷唱衰美國,自然是期望美中關係的轉機,幾乎迫不及待地再度向拜登喊話。

新華社的亂評似乎輕車熟路

1月7日,中共黨媒新華社迅速報導,《現場直擊美國國會遭暴力衝擊 國際社會震驚》,文中表述,「新華社記者從現場發回的報道——國會大廈遭『圍攻』」。

美國國會是不是被「圍攻」,很多現場視頻都可以證實。中共黨媒熟練地使用了「圍攻」一次,或許透露了背後不可告人的某種聯繫,也不禁令人聯想到,中共曾頻頻使用構陷的手法實施暴力迫害。

1999年4月25日,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府右街的信訪辦上訪,時任總理朱鎔基提出派代表交談後,釋放了在天津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承諾了法輪功的合法修煉環境,民眾和平散去,也被稱為4.25事件。但事後,4.25事件被中共誣衊為「圍攻中南海」。當天,按照警察的引導,眾多法輪功學員為了不影響交通,沿著人行道一路站到了中南海的圍牆外。中共顯然早有預謀,但中共沒有預料到法輪功學員如此和平理性,當天無法找到暴力鎮壓的藉口,只能事後誣衊,中共也很快成立了「610」辦公室,開始殘酷迫害法輪功,至今沒有停止。

1989年6月3日夜,中共派出特工人員製造暴力,幾乎同時就誣衊眾多學生、市民「暴亂」,坦克很快開進了天安門廣場鎮壓手無寸鐵的學生和民眾,血流成河,製造了6.4天安門慘案。之後,中共聲稱沒有死一個人,至今還在掩蓋真相。

2001年1月23日,大年三十,中共在天安門廣場一手導演了5人「自焚」偽案,企圖栽贓法輪功,為迫害法輪功尋找藉口,但因為漏洞百出,已經被國際社會認定是中共製造的一場世紀騙局。

2019年下半年,香港「反送中」運動中,中共同樣派出大量特工人員,偽裝成示威者,大肆縱火、破壞財物等。之後,中共黨媒也稱香港民眾為「暴徒」、「蟑螂」,並指使港警或偽港警對香港民眾實施暴力、當街開槍。2020年更強推「港版國安法」,大肆破壞香港自由民主。

美國國會1月6日發生暴力事件後,新華社1月7日立刻描繪為「圍攻」,之後還發出評論文章《國會山「淪陷」!特朗普「自編自導驚天鬧劇」?》。此文中,中共外交學院副院長、國際關係學會副會長王帆直接稱,這「就是特朗普(川普)自編自導的一出鬧劇,他個人從中可能獲得了一次惡作劇式的滿足」。

作為外交學院的副院長,如此信口開河的評論,自然充當了中共御用的喉舌工具;他竟然還稱是個人「惡作劇式的滿足」,完全沒有半點外交專業的水準。他最後稱「美國的內亂完全是由它自己造成的,是由它的制度造成的」。

中共繼續給中國人洗腦,同時卻試圖盡快改善與美國的關係。

習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副主任評價拜登挑戰
1月8日,中共國際問題研究院常務副院長、習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副主任阮宗澤在新華網研討會上演講,新華社隨後總結報導《拜登政府將面臨四大執政挑戰》。

阮宗澤稱,「為擺脫被動局面,美國外交政策可能做『回擺』調整」。作為習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副主任,他的說法當然不是隨口亂說的,這恐怕也是中共最期望看到的變化。

他評價,拜登的挑戰之一是如何控制疫情,並認為,雖然美國疫苗接種已經啟動,「但不可能取得立竿見影的效果」。

他可能沒有想到,如此評價也等於戳穿了中共的謊言。新華社正在宣傳,中國產疫苗被授權緊急使用、推廣注射,既然不可能「立竿見影」,對目前中國大陸的疫情爆發,效果應該也一樣。何況,中國產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備受質疑,最易感染的59歲以上人群還不能打。

文章還評價,拜登還面對美國經濟「將在衰退中掙扎」,在「氣候變化問題上會有所回歸」,並稱「如何彌合分裂將極其考驗其執政能力」。

中共羅列美國一系列問題,試圖在描述美國的衰落,應該也在暗示中共政權可能又有機會了。

中共公開向拜登喊話

1月10日,新華社還發表另一篇文章,《阮宗澤:中美現在面臨一個機會之窗》,專門談論美中關係,實際也是習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副主任阮宗澤演講的一部分。

文章稱,「拜登上臺後,美國對外關係將會修正,中美關係亦然」。文章還承認,「中美關係現在到了最艱難的時候」,並向拜登喊話,提出了「三個方面」。

一是「相互尊重」,文章再度稱「美國出現方向性錯誤」,但迴避了美中脫鉤,更沒敢提到川普政府實際正在拒絕承認中共政權。這顯然是中共高層最害怕的執政合法性問題。

二是「不幹涉內政」,文章並未直接提及人權問題,也未提及香港問題,更未提一系列制裁,只是含混帶過。中共當然希望拜登能取消各種制裁,特別是中共官員在美國的財產能保留,中共也當然希望拜登取消川普政府實施的高關稅。

三是「同舟共濟」,文章期待「以往那一段時光」,當然希望拜登的對華政策盡快回到奧巴馬時代。

中共雖然唱衰美國,仍然幻想與美國平起平坐,但也自知實力不濟,最後稱,「中美現在面臨一個機會之窗,但球在美國的一邊」。

可見,中共高層深知,能決定美中關係走向的,仍然是美國,中共除了不斷喊話,實際束手無策。傳聞楊潔篪將很快赴美接觸拜登團隊,中共的迫不及待可見一斑。這也透露出,美中關係對中共政權相當重要,實際直接牽涉到中共政權是否還能延續。

拜登能否很快把美中關係擺到首要事項還很難說,拜登不可能不顧慮他兒子與中共的醜聞,也不可能不顧慮中共全面參與了美國選舉舞弊的事實,更不能不顧慮中共的全面滲透和挑釁。中共向拜登喊話的同時,也一直在不斷測試拜登的底線,拜登團隊如何應對這些棘手的問題,才真正是一個挑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