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美國政商各界大選中的卑鄙和背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國2020年大選前後,政商各界的種種卑鄙背叛的展現,令人觸目驚心,它實實在在地展示了在人類的末法末劫時期,道德急劇下滑之際,各色人等急不可耐地表現。可憐的人們其實並不知道,他們的一舉一動、一思一念,無不在上蒼、世人和萬事萬物的面前充分展現。人們終將對自己的所有言行負責,不管是背叛和欺騙,都逃不脫最後的審判。

大選過去兩個多月以後,結果仍然不明朗,成千上萬支持川普的人們,從美國到國外,經歷了從傷心到失望,最後到絕望和放棄的過程。尤其是,當人們目睹政界的知名人士、國會參眾兩院的議員們,那些原來川普信誓旦旦的盟友們,在局勢出現不利狀況之際,紛紛的與邪惡勢力妥協,紛紛的變節投降,在最關鍵時刻反戈一擊。從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到川普的副手、美國的副總統,到新科的聯邦參議員和曾經受惠於川普在選舉中大力支持的共和黨候選人,這些人的變節和背叛,讓善良和誠實的美國民眾感到萬分驚詫,難以相信這些口口聲聲秉持道德理念、曾經以誠信為口號贏得人們選票的官員,居然就這樣翻雲覆雨,變臉比川劇還快!

美國國會參眾兩院的共和黨議員們,包括參議院的領袖和參議院議長,很快會在其政治生涯中面臨選民的質問和懲罰。這些人在國會山、飛機場、辦公室、自己州的地方辦公室,已經在面臨憤怒的選民時張口結舌、羞愧不已。但他們可能還沒有意識到,更高的懲罰和報應,還沒有來臨呢。

政客的背叛和變節,讓美國民眾徹底失望,但人們卻不會覺得太為驚奇,因為不道德的政客其實人們已經見慣不怪、甚至屢見不鮮了。美國商界人士的卑鄙和瘋狂,則是讓美國民眾和世界人們大吃一驚,開了眼界。因為人們還從來沒有看到矽谷科技界的這些巨頭,在利用百萬、千萬、上億社交媒體的用戶的信賴、依賴人們的點擊和參訪為他們賺錢之際,會直接動用他們未經授權的權力,直接侵害了人們自由言論的權力,和自由獲取信息的權力。當川普總統的推特、臉書、油管等的賬戶被隨意封殺,蘋果和谷歌下架人們需要的社交媒體的替代品,人們突然感到了一股深深的涼氣,從後脊椎骨貫穿下來!隱藏多年的電腦科技背後的邪惡和黑暗勢力,終於露出了它們的爪牙。這些矽谷商業和高科技巨頭的卑鄙、傲慢、目中無人和洋洋自得,出乎人們的意外,也喚醒了人們對他們深層動機的高度警覺!

從1月6日美國國會認證各州的選舉人票開始,從副總統彭斯到參議院領袖,到許多曾經信誓旦旦、言之鑿鑿的政客,其毫無誠信、罔顧事實、拒絕真相的行為,背叛了他們在宣誓就職時對美國憲法、對美國人民的承諾。這些建制派和沼澤地的表演,給美國民眾的印象,就是深深的傷痛和失望,許多人陷入絕望,認為至暗時刻已經到來。的確,至暗時刻已經來臨,但很多人沒有意識到的,是至暗之後的轉折。黑暗之後,光明就在眼前!

判斷美國這次大選最後的結局會是什麼樣的,人們可以從三個不同的角度去預期和推測。第一個是從現實的角度,川普可能採取後續的雷霆行動,從抓捕沼澤大鱷或擒拿叛國罪犯,到最後牽出背後的國際黑手——中共政權。第二個是從天意的角度,這是許多有宗教信仰的人們思考的路線。他們認為天意昭昭,神佛的意志不可違,所以作惡者和背離神的教誨的人們,一定會受到上天的懲罰,所以川普最後一定會繼續領導美國。從歷史上看,從預言的角度看,天意的實現可能以瘟疫、到戰爭、到災變,一切皆有可能。

第三個角度,就是從常識和對人類社會、美國歷史、對美國人民的特性的深刻認識的角度,去看待美國未來會如何走向。美國人民沒有屈服於暴政的歷史,也沒有接受舞弊和欺騙的習慣。不但如此,美國民眾還堅信自己的憲法第一修正案、第二修正案的權力,會使用全身心的力量,去捍衛言論的自由、痛擊科技大鱷的侵蝕;去捍衛武裝自己的自由、反擊剝奪人民權力的政客。

2020選舉舞弊和欺騙的真相一天不大白於天下,美國人民就會繼續抗爭、繼續追究、繼續尋找真相,直到所有的真相都一青二白。從這個角度看,川普一定會在真正支持他的7500萬美國民眾、乃至真實數據顯示的8000萬到一億選民的加持之下,繼續其第二任期。即便是拜登暫時上台,美國民眾尋求真相的努力也不會停止,而會以各種方式挖掘真相、披露真相、訴諸法庭,尋求選舉真實的結果。最後,也必定會以拜登狼狽下台、川普凱旋迴歸,結束美國歷史上這一段驚心動魄的時期。

科技界的有識之士、「批踢踢」(ptt.cc)創站站長、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Taiwan AI Labs)創始人杜奕瑾先生敏銳地指出,全球社交媒體巨頭在這場美國大選中,用霸權進行言論審查,獨占壟斷儼然成「社群巨獸」,這實際上已經構成了「數位極權」。這是一個非常重要而深刻的觀察,讓人們意識到在政治極權、媒體極權和濫權之外,科技巨頭的「數位極權」,他們都可能對人類造成更嚴重的威脅,正如在這次大選之後矽谷對川普的封殺所展示的那樣。

人們很驚奇地發現,美國社會已經形成了兩極:一極是支持川普的保守派人士,從7500萬選民開始,加上他們的家人,可能有1億5千萬人之眾。一極是由腐敗的建制派政客、華盛頓沼澤、華爾街巨頭、主流媒體的實際控制集團、矽谷科技大鱷等聯合組成的深層政府與全球主義者的黑色同盟。在這個兩極之間,是幾千萬的中間民眾。相信這些民眾在拜登親中共陣營的各種策略陸續出台,在華盛頓到華爾街更多的背叛和卑鄙曝光之後,在左翼社會主義的國策的危害廣為人知之後,會逐漸加入傳統和保守主義的陣營。

2020年美國大選是面照妖鏡,也是一個分水嶺。它把美國政界、商界的各種醜惡嘴臉和他們的陰謀詭計,全部都曝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拉斯穆森報告(Rasmussen Reports)最近的民調顯示:國會事件後,川普支持率不僅沒有像左派渲染的那樣下滑,反而升至51%的歷史新高。民主黨和左派媒體在國會衝擊事件發生後,乘機將川普描繪為「煽動暴力」的元兇。這種沒有事實依據的說法,絲毫沒有削弱美國民眾對川普的支持。也就是說,人民群眾的眼睛,真是雪亮雪亮的。而美國政商各界的卑鄙和背叛,從長遠來看,會導緻美國政壇和商業企業界徹底的洗牌和重組。

作者為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