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魯克斯:合法選票必須被計算 拒絕非公民投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18日訊】阿拉巴馬州眾議員莫‧布魯克斯(Mo Brooks):議長女士,多年來,民主黨及其媒體盟友一直欺騙美國,說川普與俄羅斯有勾結,(誇大了)外國勢力干預2016年大選的程度。然而,在2020年,民主黨通過幫助非法外國人和其他非公民在美國大選中投票,推動外國對美國大選的大規模幹預,從而取消了美國公民的選票,從美國公民手裡竊取了選舉。

證據展示A,在1993年,民主黨在國會強行通過了《全國選民登記法案》,使得要求(提供)公民身份證明,以防止非法外國人和非公民登記投票,成為非法。民主派為什麼要這麼做?很簡單!當然是要竊取選舉。

證據展示B,非公民投票問題有多嚴重? 2005年,民主黨前總統吉米·卡特(Jimmy Carter)發起成立的“聯邦選舉改革委員會”警告說,“非公民在最近的幾次選舉中登記投票”,並建議“所有州在登記選民之前,應盡最大努力證明選民的公民身份。”

證據展示C,2005年6月,美國政府問責署的一份報告發現,選民登記名單上,多達3%的人不是美國公民。

證據展示D,在2008年對339名非公民進行了選舉研究調查中,8%的人承認在美國大選中投票。順便提一下,我在其他研究中,看到了更高的百分比。
證據展示E,2010年的人口普查,統計到美國有1100萬非法外國人。

證據展示F,2018年耶魯大學的一項研究估計,在美國有多達2200萬非法外國人。

證據展示G,數學計算意味著在2020年選舉中,有88萬到172萬非法外國人非法投票。

證據展示H,2014年,老道明大學和喬治梅森大學教授對非公民和非法外國人進行了調查,發現他們當時大約80%的人投票給了民主黨人。

證據展示I,依然是簡單明瞭的數學計算,拜登60%的得票率乘以非法外國人投票總數(172萬),這意味著喬·拜登從非法外國人投票中獲得大約103.2萬張選票,這個數字很大。

證據展示J,沒有人知道非法外國人投票群體有多大規模,我們確實知道,喬•拜登在他的競選中,相信它足夠大,足夠關鍵,足以贏得總統競選。在10月22日的總統辯論中,喬•拜登公開徵求非法外國人群體選票,承諾「在(我上台)100天之內,我要向美國國會,為超過1100萬無身份人士,送上一條獲得公民身份的途徑。」

女士們,先生們,議長女士,這是就是在彩虹盡頭為非法外國人準備的那罐金子。喬·拜登很清楚他在尋求非法外國人群體投票中所做的一切。畢竟,在1993年5月11日。當時的參議員喬·拜登投票贊成《全國選民登記法案》,該法規定,在非法外國人和其他非公民尋求登記投票時,要求其提供公民身份證明是非法的。

議長女士,證據是令人信服的,無可辯駁的。非公民壓倒性地投票給喬·拜登,以換取承諾的特赦和公民身份,以此在美國各地幫助(民主黨)從唐納德·川普、共和黨候選人和美國公民那裡竊取選舉。

議長女士, 在我看來, 如果只有符合條件的美國公民的合法選票被計算在內,喬 · 拜登就輸了!川普總統贏得了選舉團!因此,我的憲法責任是,促成誠實和準確的選舉,拒絕選舉制度存在嚴重缺陷的各州提交的選舉團投票,他們提交的選票不可靠、不值得信任和不值得接受。

賓州聯邦眾議員 斯科特·佩里 (Scott Perry):謝謝你,議長女士!這是為保衛憲法而黯淡的日子。看,憲法只是一張紙,它不能自衛。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領導人宣誓維護和捍衛憲法;這就是我今晚在這裡做的。 《憲法》規定,舉行選舉的時間、地點和方式應由立法機構規定,而不是由法院規定;也不是由州長規定;不是由州務卿或其他官僚或民選官員,州議會一層規定。

在賓夕法尼亞州,最高法院單方面將投票截止日期延長至選舉後3天,實際上為10天。最高法院不是立法機構,最高法院授權接收郵戳選票,破壞了及時投出的所有選票的有效性。最高法院的行動違背了法律、立法和人民的行為。最高法院授權使用可以收集選票的投票箱。立法機關從未授權過這種投票形式,法院絕對無權這樣做。

最高法院回應州務卿凱西·博克瓦爾(Kathy Boockvar)的裁定,選票中的郵件不需要對簽名進行認證。法院再次無視憲法和人民的意願。他們這樣做創建了一個單獨的選民類別,從而違反了《憲法》規定的平等保護條款。我們怎麼能在法律上將選民以類別區分呢?而法院卻是如此(做了), 而不是由立法機關。 《憲法》在確定選舉地點和方式時沒有提到法院,因為他們無權作出這些決定,然而,他們做了。

美國最高法院拒絕審理這一案件,拒絕了證據;拒絕了賓夕法尼亞州和美利堅合眾國人民對司法的要求。這些不是我的意見;這些也不是黨派觀點,這些都是無可辯駁的事實。選舉前六天,州務卿的指導性電子郵件要求,該縣不得在星期二晚上8至星期五的5點之間,不得在選舉前,接受未參加的公民缺席選票進行預先點票、點票和郵寄。並且必須在選舉前六天、選舉前兩天將它們分開保存。卡米從州務卿那裡得到新的指示,通知各州,在收到通知時,一旦收到,應儘快對缺席者和郵寄者選票分別點票。

州務卿不是由人民選出的,她不是立法機關的成員,但她,也只有她才能決定選舉的時間和方式。違反憲法的!女士們,先生們,(這)無視美國最高法院的命令,在選舉日之後收到的所有選票都分開。州務卿知道,一旦它們被點票,打開了,與所有其它餘下的混在一起,他們將被與所有其它的一起計算進去了。

這種違抗行為的補救措施是什麼?到目前為止,法院已經裁定沒有補救辦法。這種無法無天的行為是沒有懲罰的,這種不法之徒的欺騙合法地投了票。這種對憲法的蔑視、毫無補救辦法。當州議會要求州長召開特別會議,討論未回答的問題,並試圖提供補救時,他拒絕了。

當投票在違憲手段下被接受時,如果沒有公平和平等的保障,唯一的結果可能是非法的結果,一個合法的選民不會製造這種混亂。但是,人民的行為絕對被個人的蓄意和故意行為所破壞,這些行為決定了他們的誓言、法律和憲法。在賓夕法尼亞州,我們使用全州統一選民登記或在岸系統作為決定誰可以投票的依據。

不幸的是,民主派的州審計長最近試圖進行審計,結論是,他無法以任何程度的合理保證確定在岸系統是安全的,賓夕法尼亞州的選民登記記錄是完整和準確的。這就是我們所依賴的!女士們,先生們,就在那兒。這就是用來證明與美國總統競選的極為相同的系統。

這是該州用來認證2020年選舉的非常相同的系統,儘管其數據與賓夕法尼亞州67個縣中一半以上的今天不相配。現在,當我們站在這裡,這次選舉如何用一個系統進行認證呢?讓我再說一遍,比選民多 20.5萬票?

喬州共和黨聯邦眾議員 瑪喬莉·泰勒·葛林 (Marjorie Taylor Greene):議長女士,我支持反對。我想指出, 所有被駁回的案件都已經被拋出來了,又都被擱置了,而不是選民欺詐的證據。我還想指出,四年來一直未能找到一點證據來判定川普總統是與俄羅斯勾結有罪的人,同樣相同的人試圖詆毀辛勤工作的美國民調觀察家們,他們冒著偽證的風險,簽署宣誓書,確認在多個州存在大規模選民欺詐行為。

同樣的假新聞採取了克利斯蒂娜·福特(Christine Blasi Ford)的話反對法官卡瓦諾(Cavanaugh),她自己的朋友否認發生過,也以偽證賬戶處罰駁回了那些目睹選舉舞弊人的宣誓。同樣的事實檢查者告訴你,多米尼克機器沒有連接到互聯網,不能被駭客攻擊,是同樣的人告訴你,沒有選民欺詐,也沒有違反選舉法。但事實證明,這些機器是連接的,他們可以被駭客攻擊。

我們曾多次聽到有人爭辯說,反對這些選票是違憲的,並侵犯了州立法機構的權利。他們寧願我們肯定欺詐行為,把責任推回給各州,也不願遵循麥迪森、漢密爾頓、傑弗遜和憲法制定者所設計的過程。當各州不能做好自己的工作時,我們是最後一道防線。國會正是為這種情況而來到這裡的。

當各州拒絕保護人民的選票時,我們來這裡是失敗的。通過今天的反對,我們告訴成千上萬的簽署宣誓書的證人支持我們。我們不會允許違反自己選舉法的地方官員從合法投票的人那裡竊取這次選舉,我剩下的時間都讓給北卡羅來納州議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