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東:與趙紫陽二子見面後 我被列入黑名單十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月17日是趙紫陽先生去世16週年。趙紫陽先生曾經作為中共總書記,我對他在這裡不做評價,但是在1989年發生民主抗議運動時,他站在了民眾一邊,就值得紀念。

我偶然翻出一張老照片,是與趙家老二趙二軍的合影。我與二軍不熟,僅僅是因為照片上最右側的石磊先生是我的友人,所以有一聚。這是2009年的春節在廣州。當時我們可能犯了一個錯誤,我們合影的地點,其實也是中共的一個狼窩,只是我們當時都不知道。

我根本不會想到,就這次會晤會給我帶來十年的監控。我回到上海的第二天,上海公安局政保處的陳友武(音)就找上了我,從此我就有了整整十年的公安部黑名單待遇。而石磊在一年後去世。他原是空軍的一個退役師長,他一直在搞低空飛行機場。現在猜想也許他也是帶了一些我不瞭解的祕密,所以他死得不明不白。我現在還相信他是被暗殺的。

後來發生的很多事情,雖然至今還是迷霧重重,但是有一點可以確認,中共對趙家是極端不放心的。否則不會出現殃及池魚(火燒池魚)的嚴重後果。

這一點從後來我再次回到廣州,遭遇到的殘酷和無恥的騷擾迫害中可以得出結論。他們甚至為了趕我離開,殺了收留我的朋友家的一條狗和派一群老人每天在我門前唱紅歌。就監控而言,上海最兇狠,廣州最無恥。上海派人死盯,偶爾上門騷擾一次,而廣州是使用一切下流手段。

中國人可能是人類中最善於在絕境中忍耐的一群人,因為這是個在一千多年裡被屠刀不斷改變基因的民族。我也不例外,所以即使經歷了牢獄和政治迫害以後,但為了生存,一有寬鬆機會就尋求生存出路。

2009年前五年,我以為還可以修復生活,所以苦苦奮鬥。我做的不錯,我以為可以就此安穩後半生,結果還是被逼上了裸身逃亡之路。因為我不幸生活在一個人類社會中最邪惡的政權和一群最邪惡的人群中!

所以,今天有在蓬佩奧推文後的美國人告訴我,中國人對共產黨滿意,我恨不得當面吐他一口吐沫。我讓他去問問被殺的幾千萬中國人,去問問被活摘器官的大法弟子,去問問我們這種被中共逼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不得不流亡海外的中國人!
我最後告訴他的話是你就這麼去認為吧,如果你是美國人你會有一天後悔的,如果你是中共的人,那麼我恭喜你,你佔領了美國。

我這次去紐約,有個人來說服我,因為你要擔任議員競選助理,你必須放棄你的反共主張,否則你會得罪紐約親共的團體。我的回答只有一句話,無論任何理由,你都別指望我放棄反共。除非你把中共奪走我的人生最好的三十年還給我!我可以放下仇恨,但絕不對邪惡妥協!

逃亡到美國,我們認為回到了自由民主燈塔國,一切都將回歸到人類的正常生活中。至少應該有一個平穩安寧的後半生了。但事實卻令人悲哀。那邪惡的黑暗勢力居然已經滲透到了美國。自由民主燈塔面臨著是不是也會變色的危險。

翻到那張老照片,有很多感慨,但最終只有一條,永遠不要對邪惡勢力心存幻想,永遠不要放棄堅持公義和真相。我們沒有退路!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