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情報界異動頻頻 美國軍界也政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19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月18號星期一,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過去的這個週末看上去很平靜,但華盛頓DC的空氣仍然很緊張,看上去大局已定的拜登和哈里斯仍然對就職典禮當天的安保抱有深切的擔憂。直到昨天下午,都還有部分州的國民警衛隊依然還在繼續向首都進發,印第安納州就派出了620多名成員啟程前往DC。而一些真真假假的消息也在看似平靜的氛圍中不斷流傳。

其實整個週末我們還是能夠看到好幾個不尋常的現象,今天先和大家來聊聊。

首先是週五關於麥克·林德爾、也就是大家稱呼的「枕頭哥」的一個消息,率先被左媒華盛頓郵報報導出來。

這位「枕頭哥」林德爾是一個經營枕頭生意的商人,同時也是一個川普的堅定支持者,與川普私人關係不錯,也因此有機會見到川普。

上週五下午,他面見川普後從白宮西翼出來,被華郵的記者遠距離拍到他手上拿著一份文件,放大後可以看到文件中有一些敏感信息。

這些敏感信息主要包括了幾個詞彙,諸如「拯救憲法」、「戒嚴」「外國干預」以及「讓卡什·帕特爾代理CIA」等等。

這個消息一度讓左媒大為緊張,不過林德爾自己在事後接受媒體採訪的說法,似乎證實了這是一次左媒神經過敏的一次虛驚。

他說這並不是白宮的官方文件,自己只是一個信使,受一位律師的委託,將這位律師的建議分享給川普,如此而已。他沒有透露這位律師的姓名,但說自己和川普只進行了大約10分鐘的會面,川普閱讀了文件並將其退還給他了。

就這份文件被拍到的這些敏感詞而言,其實戒嚴什麼的一點不新鮮,弗林將軍和林伍德等人早就公開呼籲過了,川普如果要做,不會拖到現在才考慮。文件中真正稱得上敏感的,其實反倒是看起來不太引人注目的帕特爾入職CIA這個建議。

為什麼說這個是真敏感,因為左派媒體AXIOS在第二天,也就是週六,馬上就發表了一篇獨家報導,聲稱CIA局長哈斯佩爾曾經反對帕特爾到CIA任職,並以辭職相威脅。

這篇報導繪聲繪色的描述了一番哈斯佩爾如何表達她的抗議,然後六神無主的川普最終不得不收回成命以安撫哈斯佩爾這個愛國者的憤怒情緒的場景。

當然,很多人質疑該報導的真實姓,但我覺得,這篇獨家報導是否真實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林德爾這個信使釋放的信息,和左派超常規的激烈反應,可能在告訴我們,現在情報領域是一個關鍵所在。

這是我的一個初步判斷,我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在週末的另外一個備受關注的消息,也是和情報緊密相關。

在週六的晚上,代理國防部長米勒突然發布命令,任命邁克爾·埃利斯為國家安全局(NSA)的最高法律顧問,或者說是首席律師。

這個任命看上去毫不起眼,但卻反常的成為眾多媒體的焦點,民主黨一方更是公開表達反對態度。

原因何在呢?

我們都知道,NSA是美國政府機構中的情報部門,專門負責收集和分析外國及本國通訊資料,隸屬於美國國防部。而埃利斯這個職務屬於行政職務,這意味著即便拜登上台了也很難罷免他,所以,這又是一個關於重磅情報機構裡面發生的故事。

這個消息的敏感之處,首先涉及到的就是邁克爾·埃利斯這個人。

埃利斯這個人的敏感性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首先,他是保守派中典型的少壯派人物,也是川普的堅定支持者。

在加入川普政府之前,埃利斯曾擔任加利福尼亞州眾議員德文‧納恩斯(Devin Nunes)的首席法律顧問,並擔任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委員。此後,埃利斯又擔任了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副法律顧問。從2020年3月起,埃利斯擔任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NSC)情報部門的高級主管 。

從這份資歷可以看出,埃利斯對情報領域並不陌生,而他引起輿論普遍關注,是因為他曾拒絕在眾議院2019年彈劾川普總統的調查中作證。

另一方面,埃利斯與國防部副部長埃茲拉·科恩關係密切,他們都曾經與川普盟友、議員努涅斯共事,並在阻止對川普的第一次彈劾中聯手作戰。

而科恩這個人是經由弗林將軍帶入國家安全委員會的,他也正是發現並報告川普競選團隊曾受到奧巴馬非法監視的那個人。

更重要的是,這個科恩是負責特種作戰和低烈度衝突的實權少壯派。所以,這個格局很清楚,埃利斯進入到美國最大的情報機構中擔任了一個拜登政府都難以撤銷的要職,而他的重要盟友在國防部負責祕密軍事行動。如果再加上剛才提到的卡什·帕特爾被建議取代CIA的哈斯佩爾,等於是構成了一個從獲取情報到採取行動的鐵三角。

在傳媒界,對埃利斯入職NSA的任命也有另外一種解讀,認為這是川普政府在即將離任之際,往最大的情報機構安插一個難以撤銷的自己人,以保持在離任後的影響力。據說這種做法在圈子裡面被稱為「挖洞」。

也就是說,一種解讀認為這個人事安排是著眼於現在,而另一種認為是著眼於將來。哪種更符合實際情況呢?我個人更傾向於前者,因為左派的重磅人物佩洛西對埃利斯這個任命非常緊張,甚至可以說感到害怕。

就在今天,眾院議長佩洛西公布了自己在昨天晚上寫給代理國防部長米勒的一封信,要求他立即撤回邁克爾·埃利斯(Michael Ellis)擔任國家安全局法律總顧問的任命,理由是埃利斯是川普的忠實追隨者,同時他資歷太淺,不適合擔任這樣的職務。

在信中,佩洛西只是強調了NSA法律總顧問這個職位高度敏感,但沒有詳細說明為什麼這個職位敏感。有意思的是,佩洛西也提到了「挖洞」這個詞,並聲稱這個任命可能對未來的新政府以及美國的國家安全都是威脅等等。

這的確很不尋常對吧。我們都知道佩洛西此前干預軍權,直接與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和海軍陸戰隊司令通話,要求他們拒絕聽從川普的命令,結果雙雙碰壁。現在她又直接干預國防部的人事任命,實際上也是干預行政權力。

我不是法律專家,但從佩洛西冒著再次被人抨擊越權干涉的風險,也要急於阻止這件事,我們只能得出一個結論:這個人事任命的重要性在佩洛西的眼中,與阻止軍隊聽命於川普幾乎同樣重要。

反過來,如果這個任命不能撤銷,我們也可以合理推斷,埃利斯在這個位置上可能會做出很多對左派非常難受的事情,所以他們才會這麼緊張並強烈反對。

當然,不管那種解讀,都說明當前美國國內微妙的政治形勢下,情報領域的異動是最受關注的焦點之一,而且這種異動還不止這兩處。

昨天,美國國家情報總監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一封轉交給國會的信被曝光。他在信件中援引情報界分析監察員巴里‧祖拉夫(Barry Zulauf)的報告明確表示,中共尋求干預2020年美國大選,而有關中共干預選舉的情報被中情局(CIA)管理層壓制了。

拉特克利夫在信中表示,一些分析師不願意將中共行動描述為干預美國選舉,因為他們不贊同川普總統的政策。同時,也有中情局高級官員向祖拉夫這樣的分析師施壓,要求其撤回評估。

拉特克利夫在信中寫道,基於所有可用的情報來源,在排除政治考量或不當壓力的情況下,得出的結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尋求影響2020年美國聯邦選舉。

值得注意的是,這封信是在1月7號送交到國會的,而情報界對2020年大選干預的評估報告也在同一天正式送交了國會。但我們看到這段時間媒體鋪天蓋地都在報導國會衝擊事件以及對川普的彈劾等等,卻對外國勢力干涉大選的這份重要報告避而不提。

這再次印證了一個事實:美國的立法、行政以及司法這原本分立的三權,基本上已經都被左派集於一身,一黨獨大將在很大概率上成為未來美國政壇的基本格局。

說到美國的政壇,我們再接著和大家討論一下即將到來的1月20號就職典禮。

今天關於就職典禮最引人注目的消息,無疑要數拜登的搭檔哈里斯。她終於在今天正式向加州州長紐森發出信函,辭去自己的參議員職務,時間從今天中午12點開始生效。

這是哈里斯繼成為美國歷史上首位女性當選副總統之後,創下的又一個歷史記錄,一直拖到了就職儀式前2天才正式確認自己接受這個職務。

為什麼哈里斯一直拖到現在才辭職,不外乎是因為她對自己能否真正坐上這個位置並不確定。其實到今天才辭職,也不一定就代表她確定已經萬無一失。她更像是實在無法拖下去了,因為今天就要正式舉行就職儀式的彩排,她實在無法繼續頂著參議員的頭銜坐上彩排副總統的位置。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彩排,我估計她可能會一直等到1月20號的中午12點才會正式辭去參議員的職務。

哈里斯的這點小算盤並不難猜測,但她創紀錄的拖延的確客觀反映了拜登團隊的深深的不安全感。這種不安全感在同樣是創紀錄的就職安保規格上反覆體現出來。

我們都知道現在華府部署的軍隊數量已經超過了美國在中東的規模,所以很多朋友都在開玩笑,說美國現在也開始進入到對內維穩重於抵抗外來威脅的階段了。但即便是這樣,拜登團隊依然心中沒底難以入眠。

就在昨天,美國陸軍部長麥卡錫(Ryan McCarthy)接受美聯社採訪時表示,美國陸軍指揮官在總統就職日之前,正在留意任何潛在的內部威脅,正對所有參與行動的軍人進行審查。

而FBI已經接管了對25000名士兵的審查。他們公開的說法是要審查那些具有「白人至上主義」意識形態的軍人,但實際上任何認為存在選舉舞弊的士兵都會被提交給與紀律處分,並被從國會大廈帶走。FBI聲稱已經從俄亥俄的國民警衛隊中撤銷了一位成員在DC的任務。

但陸軍部長麥卡錫對美聯社表示,到目前為止,他和其他領導人並未看到任何此類威脅的證據,華府對國民警衛隊部隊的審查也沒有發現任何問題。

但這依然不能讓等著就職的拜登團隊放心,它們仍然要求沒收所有士兵的彈藥,以防止出現刺殺事件。

看到這樣的消息,我想可能不少朋友的腦海中都和我一樣,閃過了一個華人熟悉的詞彙:政治審查,也簡稱政審。

「政審」這個詞彙在中國已經有很長歷史了,在共產黨還沒建政以前,很多中國人就聽說過中共的政審是怎麼回事。到1949年中共建政以後,每個中國人都切身體會到了政審是個什麼滋味。

在毛鄧時代,無論入黨提幹、讀書升學、參軍就業還是出國深造等等,過不了政審這一關,你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只能乖乖呆在生存線上掙扎求活。

一直到現在,雖然大陸經濟暴富讓人覺得自己的生活條件改善了不少,但政審這把大刀依然高懸在中國人的頭上,像報考公務員或參軍等這類進入體制內的途徑,依然需要政審過關,而政審的標準,則是掌握在當權者手中,這個標準隨時可以根據政治需要而進行調整。

也就是說,政審實際上就是共產黨劃分人群,並進行分級待遇管理的一種模式。政審不過關的人,其社會地位與人身基本權利都會受到不同程度的侵害與剝奪,淪為真正的政治賤民,並接受整個社會的群體歧視。

大家是不是覺得這有點絕妙諷刺?左派靠反對歧視來發起群眾性政治運動,並以此獲得政治利益甚至依靠這個奪權,但它們的成功卻是建立在另一種歧視的基礎之上。

FBI現在華盛頓DC扮演的角色,實際上就是類似中共初期的政治保衛科,或者現在的中紀委這樣的角色。

我們看到現在科技寡頭對川普及其支持者的審查,同樣是典型的政審,而這種政審正在從單純的輿論範疇,擴大到生活的其他方面。政審不合格的人,可能出不了書、坐不了飛機,申請不了貸款甚至讀不了大學。

這些荒唐的畫面並不遙遠,已經在美國開始上演,已經在很多美國人身上實實在在的發生了。

比如紐約市長在1月13號宣布取消川普集團與紐約市簽訂的年收1700萬美元的商業合同;剛上任的喬治亞極左民主黨聯邦眾議員也在15號提議案:川普總統卸任後,禁止他在任何時候進入首都華盛頓。

而一位Facebook的前高管建議,保守派的媒體,比如OANN和Newsmax應該被有線電視公司除名。也就是說,應該像對待Parler一樣,把這兩家媒體賴以生存的平台撤掉,徹底封殺這些保守派媒體的聲音。

這一番前景,恐怕用「磨刀霍霍」來形容也不為過吧。中共為什麼在維穩的道路上加速狂奔,其根源在於對自己政權的合法性始終沒有信心。美國當前的表現,讓我們再次看到,全世界的極左勢力,其本質都是一樣的。

在這個週末,其實還有一個重要消息,就是美國國務院首次就中共病毒來源發表了聲明,並且在聲明中首次點名了武漢病毒所、石正麗,以及武毒所與中共軍方的關係。這其實也是一個重磅消息,我將在今天晚上出席新唐人熱點互動節目中來討論這個話題,歡迎朋友們觀看。

謝謝各位,我們今天就暫時聊到這裡,我們明天再見。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