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廁所革命」遇尷尬 黨媒罕見爆亂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29日訊】習近平倡導的「廁所革命」遭遇尷尬 ,中共黨媒日前披露,遼寧省瀋陽市改建的8萬多個廁所存在巨大問題,超過5萬個被棄用。

1月28日,中共官媒新華社配發的圖片顯示,瀋陽官方給民眾安裝的馬桶「不但正對灶臺、沒有任何遮擋,而且還沒有上下水」。

還有圖片顯示,在一座破爛的房屋中,安有一個嶄新的廁所,顯然已經廢棄多時。當地民眾稱,「我弟已搬走10年了,按戶裝廁所不管有沒有人住,都給安」。

還有民眾抱怨,「北方冬天冷,巴掌大的糞坑用一次就結冰,也不能每次上廁所都燒熱水衝啊。」

廁所革命」是習近平於2015年針對旅遊景區公廁條件差,發起的一場廁所改造舉措。2017年,習近平再次提出要對全國所有公廁,特別是農村環境較差的公廁進行改造。

截至2018年2月,中共當局已投入210億元興建和改造城市和農村的6萬8千多個公廁。然而,這場「廁所革命」因成效不佳,成為面子工程,淪為外界笑料。而且農村民眾因「廁所革命」,搞得最後連茅坑也沒得用。

在安徽、河南、甘肅等地改造的新廁所,不僅不通水,化糞池也沒人定期清理,長期成為「花瓶擺設」,被丟棄多時。

阜陽村民劉蘭珍表示,新廁所已改造好2年,但一直沒有通水,而且是全封閉設計,只在牆上開了3個通風孔,這個廁所只要一進去,氣味會臭到讓人受不了。另一村民說,這些新廁所都是「樣板貨(中看不重用),一點也不實用」。

村民們沒有廁所用,只好在家門口搭建簡易的臨時茅坑,有的建在池塘邊,污水直接排入池塘中,最後變成全村人變相隨地大小便。

「廁所革命」還令許多村民吃盡苦頭。2019年3月2日,河南省三門峽靈寶市一位村長帶人拿著大錘、鐵鎬等工具,拆除所有戶外廁所。村民紛紛抗議,「你們說拆就拆,叫人到哪兒上廁所?」

村長不理睬村民的抗議,所有廁所被強拆後,村民上廁所成了一大難事。一大早,女的急得往莊稼地裡跑,男的騎摩托車往河邊跑,腿腳不便的老人,因找不到廁所時常弄髒了褲子。

當地一位司機說,「以前到處是公廁,現在找不到廁所,只好帶個尿桶,自己方便,可就是太噁心人了。」

2018年11月,湖北省一名村幹部要求一對貧困的老夫婦,出2000元人民幣翻新廁所。老人很為難,村幹部說,無論你是貧是富,廁所才重要,並以取消其貧困戶待遇和醫療保障相威脅。

二位老人沒辦法,只好賣掉口糧又被迫拿出800元人民幣,裝修廁所。還未完全建好的廁所,比老人的住房還要好得多。

(網絡截圖)

對於新廁所建成後不能使用,如何應付上級部門的檢查,村民透露:「村幹部要知道上級來檢查,會提前給我們講,不讓我們說實話,他教我們怎麼說,然後給我們200塊錢。」

針對「廁所革命」出現的問題,甘肅省長唐仁健曾表示,「廁所革命」是習近平「時時牽掛、親自推動」的,現在卻搞成「既不中看、也不中用的『閒擺設』」,「花了錢,買了民怨」。

此外,這場波及全國的「廁所革命」,也成了許多官員撈取錢財的新門道。中共央視曾於2019年7月踢爆,「廁所革命」淪為官員騙取補助金的貪腐溫床,一些地方政府借這一項目騙取經費補貼。

例如,河北省石家莊市深澤縣營裡村,每個廁所改造獎補資金500元,當地虛增了百餘個廁所,騙取補貼。

有觀察家認為,對習近平倡導的「廁所革命」也造假,是中共歷來「假大空」造就的官場文化使然。

此外,在推進「廁所革命」過程中,中國多地還曾大搞「五星級廁所」。江蘇鹽城建的五星級廁所,每個耗資200萬元。蘇州、揚州、廣州等地建設的公廁,單價造價高達100萬元。「五星級廁所」一度引發輿論批評。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