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洋電話解心結 大陸基督徒退出中共少先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31日訊】生活在奧地利的全球退黨服務中心勸「三退」的義工楊先生,經常打電話給大陸各階層民眾揭露中共謊言暴政,幫助人們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去年12月份,楊先生給一位大陸的虔誠基督徒打了一通電話,經過耐心的解答,終於使對方從拒絕到欣然退出中共少先隊組織。這位基督徒是怎麼轉變態度的呢?

楊先生撥通這位男士基督徒的電話後,告訴對方自己打來電話的目的是希望他能退出中共組織,保平安。男士說自己是基督徒,跟共產黨沒有關係。

楊先生:您知道嗎,為什麼您作為一個基督徒也得退出中共的組織嗎?因為共產黨之父馬克思是個撒旦教徒。撒旦就是魔鬼,也是衝著基督,所有對神有信仰的人來的。

「馬克思死後埋葬在英國倫敦的高門墓地,這個墓地是專門葬撒旦教徒的。那裡每個月舉行一個黑色彌撒的儀式,燒一本《聖經》,不做好事,縱慾狂歡,行天主教不允許犯的七宗罪。」

楊先生問他是否加入了中共的什麼組織,比如少先隊組織。

男士:「我跟您講啊,我們是家庭教會,跟中共沒有關係。」

楊:「您入過少先隊的話,就宣過誓,那個撒旦就在您的額頭打上了一個獸印。您聽說過聖經《啟示錄》裡講過的獸印嗎?獸要人拜它,拜了以後在人的額頭上和手心打上一個印記,將來這些人受罪的時候,永生永世在地獄裡受地獄之火的煎熬。

「您看,打的這個獸印和我們當年入黨團隊時發的誓是不是很相似啊?一個在額頭,一個在手掌心打上了鐮刀斧頭。」

男士馬上說:「耶穌在十字架上擔當了我們的一切罪過。」

楊先生:「耶穌為他的信徒們承受了罪過,但是您可不是生活在耶穌的時代,那是兩千年前的事情。您也不要老是讓耶穌替你擔當,你自己也得有點擔當啊。其實,只需您表個態,徹底和撒旦劃清界線就行了。」

男士:「我勸你信耶穌。」

楊:「信仰自由啊,咱們信咱們的,我也一點不干涉您。我只是跟您說把您以前入過的黨團隊退掉,那才表明您是真正地信耶穌。否則您又信共產黨這個魔教又信耶穌。您叫耶穌怎麼辦?到底是管您呢還是不管您呢?」

男士:「我不信共產黨,我恨死共產黨了。」

男士表示,他巴不得川普(特朗普)上台剿滅中共,說自己沒入過黨、團,一想起少先隊,就起雞皮疙瘩。

楊:「您恨共產黨,您就記住「萬順」這個化名,從心裡退出少先隊。您現在就向您的主表態說:我真正地退出這個少先隊,好吧?」

男士不作聲,楊先生接著說:「您是跟您的主講,不是跟我講,先生,我只是給您做個見證人啦。您的主會看到你這個善心的。您明白嗎?」

男士:「好,好,我了解共產黨的所作所為,它是個邪惡的政權。但是我只跟我的主講,我不會跟你講的。我們禱告時不需要其他人參與。」

聽罷,楊先生就給他講了一個上帝救人的寓言:一次,洪水淹沒了一個村莊,一位神父正在教堂裡禱告。接連有三個人來救他:第一個是救生員,駕著舢板到他跟前;第二個人開著快艇過來;第三個是飛行員,開著飛機緩緩飛過來。

但是,神父每次都拒絕了,說:「我深信上帝會來救我的,你先去救別人好了。」

最後,神父被淹死了。他上了天堂後質問上帝為什麼不救他。上帝說,他三次派人來救他,都被他拒絕了。

楊先生對男士說:「也許我今天給您打電話就是你們的主派來傳福音的,您現在表態退出來就行了。」

男士:「如果你是基督徒,我肯定立馬會告訴你。」

楊:「那個寓言中上帝派來的三個人也不是基督徒吧,你去考證一下。我跟您講,主也是看每個人的人心。現在這個時間點就是需要有人來跟您講這件事。你不要對我們有什麼成見,我們師父也說耶穌是一個偉大的神,知道吧,您要拋開一切宗教的成見,您虔誠地相信主,遠離中共所有邪惡組織就行了。」

男士:「我跟共產黨一毛錢關係都沒有,我跟主表態。共產黨逼著我們信仰它,我們肯定不答應。」

楊:「你們家庭教會有一個叫王怡的牧師,他被中共判了9年。他說什麼了?他不就說了兩句牢騷話就被判了9年?多慘啊。」

2019年12月30日,大陸知名牧師王怡在成都中院被重判9年有期徒刑,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及「非法經營罪」。美國的基督教人權組織「對華援助協會」稱這是中共實施的地地道道的宗教迫害。

男士:「共產黨太邪惡了。」

楊:「中共是太邪惡,它一定會滅亡的,但是它在滅亡的過程中,我們所有打上獸印的人就要跟著倒楣了,『三退』就是抹掉獸印。」

男士:「本來我就恨死中共,我不是跟你說嘛,我跟共產黨任何組織沒有關係。」

楊:「您入隊時是宣過誓的啊,您得抹掉這個毒誓,不是光在心裡想一想就完事了。你們的主也要看每個人的人心的。」

接著,楊先生跟他講了逾越節的故事。在《舊約全書》中《出埃及記》講過,神的使者摩西要帶領以色列人走出埃及,但是法老王不願意放人。當第十次顯神跡的時候,耶和華讓摩西告訴以色列人:你們要宰殺羊羔,然後用羊羔的血塗抹在你家房門的門楣上,我經過時會越過去的。第二天早上,埃及人的長子全死了,可是以色列人全都存活了。

楊先生問男士:「如果那些以色列人不信摩西的話不塗羊血,他們是不是都會死?關鍵的時候也會有個考驗。今天這個三退保平安,咱們跨越宗教的派別,其實是向諸天神佛表態,遠離共產邪教。」

男士:「是你們的神還是我們的神?」

楊:「先生,都在其中,諸天神佛也包括你們的神都在裡面。」

男士:「神是獨一無二的,神只有一位。」

楊:「白人的神是天主,是你們耶和華,黃種人的神是女媧,還有老子、釋迦牟尼,多的是,對吧?上帝還講了彌賽亞,還講了創世主的概念,就是說,在他上面還有更高的神。先生,這個宇宙太大了,遠遠超出我們人類的想像啊。」

「我曾給基督徒打過電話,我告訴他:您退出來就表明您虔誠地信上帝。他說好,他也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其實您的退出正表明您是在更好地信上帝,對吧?」

男士:「我天天看聖經。」

楊:「作為基督徒天天讀《聖經》,就像我們天天讀《轉法輪》(法輪功的主要著作),這個沒有問題的。您退出來,您可以虔誠地信上帝啊。我也就不多講了,您退出來好嗎,先生?」

男士:「好,上帝祝福你。」

楊:「請您就記住『萬順』這個名字,我幫您退出少先隊。」

男士:「好。」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淨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