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王書金死了 誰是殺害聶樹斌的真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月2日,自供是「聶樹斌姦殺案」真凶的王書金,被執行死刑。但是,法庭未認定王書金是聶樹斌案的真凶,只是指控王書金強姦、殺害3人,另強姦1人,殺人未遂。

王書金落網16年後終被殺

2005年1月18日,王書金被抓捕歸案後主動供述,自己犯下6起強姦、故意殺人案,包括發生於1994年8月5日石家莊市西郊一塊玉米地的一起強姦殺人案。

時任河北省廣平縣公安局副局長鄭成月,是王書金專案組的組長。王書金交代後,鄭成月帶王去石家莊市西郊的案發現場,王精確指認了現場。

王的供述還提到,石家莊西郊那起案子,作案後,他曾拿走死者一串鑰匙,後來想到,鑰匙可能給自己帶來麻煩,又返回現場,將鑰匙扔回死者身邊。

鄭成月到石家莊西郊調查時,不知道「聶樹斌姦殺案」。帶路去現場的村幹部說,1994年,這裡曾發生過一起姦殺案,有個叫聶樹斌的凶手,已被槍斃了。

「聶樹斌姦殺案」的現場還原圖顯示,離死者70厘米處有一串鑰匙。而在聶樹斌的所有供詞中,從未提到這串鑰匙。

2007年3月12日,河北省邯鄲市中級法院以犯故意殺人罪等,判處王書金死刑,但沒有認定王是聶樹斌案的真凶。王不服,堅稱自己是聶樹斌案的真凶,上訴至河北省高級法院。2013年9月27日,河北省高院二審宣判,也沒有認定王是聶樹斌案的真凶,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2020年11月9日,最高法院未核准王書金死刑,將案件發回重審。同年11月20日,邯鄲市中級法院重審時,堅持不認定王為聶樹斌案的真凶。

張越施壓王書金說明了什麼?

「搜狐聚焦」2016年6月11日發表文章稱,2013年9月,王書金案二審前,時任中共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張越,親自坐鎮邯鄲,住了三天,強迫王書金翻供,即不承認自己是聶樹斌案的真凶。

張越插手此案,與一位原河北省政法系統的老領導有關:21年前,公檢法曾有人提出異議,認為聶樹斌只有口供,沒有其他證據,要求改判。該領導下令要殺,而且要快殺。(聶樹斌案二審於1995年4月20日在省高院立案,22日提審,25日就出了判決書,26日出了死刑命令,27日就執行死刑了)。該領導後來調到北京任職,是張越的「盟友」、原國家安全部副部長馬建的上級。

從這些描述可見,這位「老領導」就是當年河北省政法委書記許永躍。

2014年2月24日,王書金的代理律師朱愛民,在他公布的辯護意見中首次提及,在案件進入法院審理階段時,河北省委政法委的一個工作組,非法進入看守所,對王書金先誘導,後甚至刑訊,逼迫王書金改變口供,「別蹚聶樹斌案的渾水」。

當時,王書金告訴律師說:「我說事(指聶樹斌案)是我乾的,我就按實說,他們還說,如果我不承認這起案子,他們就會給馬某某(王書金被抓前的同居女友)和孩子辦低保。我說不管你怎麼說,肯定對不起被害人家屬及聶家人,我還是實話實說。」

誰是殺害聶樹斌的真凶?

2016年12月2日,聶樹斌被槍殺後的第7890天,最高法院改判聶樹斌無罪。但是,直到聶樹斌被冤殺26年後的今天,中共沒有追究製造這起震驚世界的大冤案的任何人的領導責任或法律責任。

反常一:河北省政法委複查近十年,沒複查出任何結果。

2005年3月15日,《河南商報》發表《一案兩凶 真凶是誰?》,專門談到在河南滎陽落網的王書金供認出與聶樹斌強姦殺人案高度吻合的情節。這篇報道被全國幾百家報紙轉載後,立即轟動全國,震驚世界。河北省政法委立即成立調查組,複查聶樹斌案,承諾爭取一個月後召開新聞發布會,向全國媒體報告。然而,直到2014年12月最高法院指定山東省高級法院複查聶樹斌案時,河北省政法委複查近十年,竟然沒有複查出任何結果來。

反常二:河北省高級法院複查七年,沒有複查出任何結果。

2005年3月,看到《河南商報》的報道後,聶樹斌的家人開始了漫長而艱難的申訴。2007年11月,最高法院答覆聶樹斌的母親張煥枝:她的申訴材料已轉至河北省高院,由河北省高院負責處理。聶家歷任代理律師向河北省高院申請查閱卷宗50多次,均被拒絕。直到2014年12月最高法院指定山東省高院複查,長達七年多,河北省高院沒有複查出任何結果來。

反常三:河北省高院「調查」四年多,無一人被追責。

2016年12月2日,最高法院改判聶樹斌無罪的當天,河北省高級法院發表官方微博稱:「將汲取此案的深刻教訓,並就是否存在違法審判問題展開調查。」如今,四年多過去了,河北省高院是怎麼調查的,外界一無所知,只知道無一人被追責。

聶樹斌被殺可能涉更高層黑幕

關於聶樹斌被冤殺,追究具體辦案人員的責任並不難,因為公、檢、法辦案的人,都有名有姓。

但是,河北省政法委複查近十年,沒有結果;河北省高院複查七年多,沒有結果;河北省高院調查四年多,無一人被追責。從這些極端反常的情況看,問題很可能出在更高層。

2005年3月,《河南商報》關於聶樹斌案「一案二凶」的報道,轟動全世界。國內外媒體作了大量報道。中國法律界的幾十位專家、學者、律師為此案發聲。在石家莊、中國政法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多次舉辦聶樹斌案研討會。

2005年聶樹斌案成為社會熱點問題時,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是羅干。如果羅干將此案作為一個重點案件,責成河北省政法委必須儘快查出結果來,河北省政法委不敢久拖不決。

2007年11月,最高法院將聶樹斌母親的申訴轉到河北省高院時,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是周永康。如果周永康將此案作為一個重點案件,責成河北省高院必須儘快查出結果來,河北省高院不敢久拖不決。

但是,從媒體報道看,沒有關於羅干、周永康對此案的任何表態。

聶樹斌冤案是許永躍任河北省政法委書記時製造的。1998年至2007年,許永躍任中共國家安全部部長。國家安全部部長也是中央政法委委員。河北省政法機關對聶樹斌冤案一直採取消極不作為的態度和做法,很可能與許永躍施加巨大壓力有關。羅干與周永康對此案很可能採取了「不作為」的態度。

當初,許永躍為何要「快殺」聶樹斌?一個合理的解釋是,很可能某中共高官急等換聶樹斌的器官。聶樹斌被槍斃時,年僅20歲零5個月。或許,聶樹斌是為某個中共高官而死。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