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馬三家教養院的罪惡(3)

——曝光中共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的發家、衰敗與解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05日訊】(接上文)

第三部份(2001年─2004年):瘋狂的「攻堅戰」

一、酷刑無法扼殺信仰,「自焚」偽案釋放迫害升級信號

1. 絕境中的堅守

馬三家教養院,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心裏非常清楚,自己信仰「真、善、忍」沒有錯,也沒有違反任何國家法律,所以很多法輪功學員拒絕穿囚服、拒絕背監規、拒絕轉化。隨即她們被酷刑折磨,有的被電擊、有的被毒打、有的被關小號等等。在馬三家,經常看到被迫害後面目皆非、步履艱難的法輪功學員。一位女學員因拒絕轉化,多次遭電棍電擊,造成記憶喪失、大小便失禁,甚至連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周圍曾熟識的人也不認得,智力彷彿只有三、四歲小孩的水平。

【被迫害實例】

(明慧網)

2000年10月17日,中央和遼寧省負責人、部份記者(中央電視台、遼寧電視台等)來到馬三家。在「法輪功政策兌現大會」上,一位解教人員發言說:「馬三家教養院根本沒有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36歲的撫順市法輪功學員鄒桂榮不畏恐嚇,站起來反駁道:「說的不對,馬三家教養院有迫害大法學員的行為。」

因為鄒桂榮揭露馬三家迫害真相,一大隊隊長王乃民指使惡人給鄒桂榮強行注射破壞神經系統的藥物,這種藥物注射到人身上,不到五分鐘,人就不能動了,表情呆滯。隨後,鄒桂榮被調到四分隊,被隊長張秀雲用四根電棍同時電擊、毒打。後來馬三家教養院對她進行加期迫害。她又被送到沈新教養院、大北監獄地下監管醫院,遭強制灌食致吐血,奄奄一息時,才被放回家。2002年4月底,鄒桂榮在撫順市醫院去世。

雖然馬三家教養院採用各種非人的酷刑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但大批的法輪功學員仍堅持自己的信仰,拒絕「轉化」,強制根本就改變不了修煉人內心對「真、善、忍」的堅信與堅守。

【被迫害實例】

2001年4月,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女一所的全體法輪功學員,聯名起訴馬三家教養院和迫害元凶江澤民。馬三家獄警們氣急敗壞的把起訴書全都撕毀了。大隊長王豔萍說:「進了馬三家,就是沒有法律、沒有人權。法輪功學員不允許寫上訴信,沒有上訴權。」許多學員4月5日開始,不出工,拒絕被奴役、絕食、絕水以示抗議。同時以書面形式提出五點要求:要求釋放法輪功學員張秀英,不許關禁閉;還法輪功學員上訴權,允許寫上訴信;不能非法超期關押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允許與家屬接見;不允許使用打、罵、體罰、電棍威逼等酷刑。

馬三家教養院以送瀋陽大北監獄為威脅,恐嚇說再起訴江澤民就打死法輪功學員,強制阻止、剝奪法輪功學員申訴、控告的權利。對大批不肯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即使非法勞教到期,也拒不放人。遼寧省司法廳及省「610」辦公室對此指示:「寧可違法,也絕不釋放。」

(明慧網)

更多法輪功學員陸續開始絕食,抗議這種非法行為。直至2001年7月底,馬三家教養院內約有130多名法輪功學員集體絕食。此事件在國際上被曝光後,居住於美國華府、紐約、芝加哥、休士頓、洛杉磯以及加拿大多倫多、渥太華、德國柏林、澳洲堪培拉、香港等地的法輪功學員,不約而同的在當地中共大使館、領事館前靜坐、絕食,聲援在馬三家教養院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形成一個對北京當權者(江澤民)的一項國際性抗議活動。其中加拿大溫哥華法輪功學員晝夜24小時持續請願,至2003年5月仍未中斷。

2. 世紀謊言──「天安門自焚」騙局

其實,鎮壓法輪功剛開始就非常不得民心。到 2000年下半年,江澤民邪惡的鎮壓就越來越難維持了。即使邪惡至極的馬三家使用了各種非常殘酷的手段,也無法改變法輪功學員的內心。江澤民為了維持鎮壓,消滅法輪功,與羅幹預謀和導演了一場世紀謊言──「天安門自焚」。

(明慧網)

2001年1月23日,除夕日,在天安門廣場發生了一起震驚中外的自焚事件,一女子當場死亡。「國際教育發展組織」於2001年8月14日在聯合國「促進與維護人權小組委員會」第53屆會議中,從中共官方公布的「天安門自焚」錄像慢鏡頭分析,得知事件背後的真相。會議就「天安門自焚事件」,強烈譴責中共當局的「國家恐怖主義行徑」:所謂「天安門自焚事件」是對法輪功的構陷,涉及驚人的陰謀與謀殺。整個影片有完整的遠景、近景和特寫鏡頭,完全不是突發事件能採集到的畫面。聲明指出:從錄影分析表明,劉春玲是被人故意擊打頭部致死;王進東是在擺拍;整個事件是「政府一手導演的」。該聲明已被聯合國備案。

江澤民不惜以公開謀殺他人來栽贓法輪功,想利用這一事件製造效果、激起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為進一步升級迫害法輪功鋪路,這是江氏集團升級迫害釋放出的明確信號。自「天安門自焚」偽案後,曾慶紅、羅幹就在全國各地大肆誣蔑、誹謗、攻擊法輪功,明確指示:要把迫害法輪功「作為一項重要的任務抓緊抓好,決不能含糊。」自此,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致殘的人數迅速增加,邪惡程度更是令人不寒而慄。

二、滅絕人性的攻堅戰

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從1999年10月末非法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開始,幾乎每年都要搞所謂的「轉化」成果驗收,向中共中央彙報「轉化」成果。所以每年不定期的搞所謂的「攻堅戰」,全面酷刑「轉化」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自「天安門自焚」偽案後,馬三家教養院從原來單獨、隔離、隱蔽的方式,走向群體的、公開的「轉化」模式。教養院集中所有警力,在一段時間內,對所有拒絕「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實施群體酷刑,暴力轉化,並稱之為「攻堅戰」。

(明慧網)

「攻堅戰」期間,天天灌輸造謠污衊的謊言。獄警們使用的酷刑有:不讓法輪功學員睡覺、吊銬、冷凍(零下二十多度的氣溫下,將法輪功學員的外衣剝掉,門窗打開,只穿內衣)、上大掛、毒打、精神摧殘、摧殘性灌食、奴役、折磨性盤腿(用黃色膠皮纏死)等等。獄警們揚言:「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

1.2001年「車輪式」攻堅

2001年4月,第一次攻堅

2001年4月,曾慶紅在全國農村「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學習教育活動聯席會議第四次(擴大)會議上發表講話,要求打擊法輪功和「轉化」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功學員群體實行滅絕政策。這次講話被作為中組部《中組發[2001]11號》文件發往全國。隨即,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空氣驟然緊張,蘇靜指令各大隊打「攻堅戰」,要求100%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

這次「攻堅戰」始於2001年5月8日,馬三家教養院最先使用的手段是「熬鷹」。就是不讓人睡覺,甚至5至6天不讓法輪功學員眨眼。這是世界上被公認最為殘忍的酷刑之一。馬三家教養院就是想通過這種方式摧毀法輪功學員的意志,且不留外傷痕跡。

不放棄「真、善、忍」的法輪功功法學員全部被強迫到走廊、廁所蹲著,兩腿緊閉,雙手放在膝蓋上,蹲到下半夜兩點,甚至通宵達旦。許多法輪功學員蹲著蹲著睏極時,猛然跌坐倒地,立即就被一腳踢起,或被立即撲上來的打手上提下摜,並抓住頭髮「咚咚」的往牆上撞。

同時,院裏把長期堅強不屈的法輪功學員集中在一起辦起「強化班」,每天被強迫端正姿勢坐小板凳,除了吃飯、上廁所外,坐到半夜12點,強迫聽污衊大法的文章,部份學員的臀部都坐破皮了,血痂刮到內褲上,針扎一般的痛。再不屈服,獄警就上電棍,哪兒敏感往哪兒電。

(明慧網)

三分隊法輪功學員高廣清,被連續4天4夜不讓睡覺,還得幹活;法輪功學員方彩霞、魏洪波、王霞被電刑;一分隊法輪功學員邢飛、吳豔秋、李波被一分隊長周謙叫到辦公室用電棍電;四分隊隊長張秀雲用電棍電60多歲的法輪功學員何輝、楊鳳英、周海豔、張靜、劉麗娟。經常聽到電棍啪啪聲和慘叫聲。殘酷折磨進行了二十天,所有法輪功學員都受到了毒打折磨,但是沒有一個法輪功學員妥協,都拒絕放棄自己的信仰。

「攻堅戰」失敗後,大隊長王乃民又出惡招。把原五分隊的法輪功學員解散,把各分隊的法輪功學員集中到五分隊,成立「嚴管班」,企圖用高強度的勞動摧毀法輪功學員們的意志,不准放風,不讓吃飽,從早上5點半幹活到半夜12點。

2001年7月,第二次攻堅

2001年6月28日,在北京政協第九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會第十四次會議上,羅幹作報告時提出,要「深入開展同『法輪功』……組織的鬥爭,迅速組織開展『嚴打』整治鬥爭。」2001年7月20日,馬三家教養院開始了第二輪的「攻堅戰」,稱「百天攻堅戰」。

教養院將所有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集中起來進行迫害。每天晚上12點以後才讓上床。午夜以前,輪流換人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洗腦。走廊、廁所、洗漱間等地都成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場所。一分隊法輪功學員姜偉、四分隊法輪功學員王岩、二分隊法輪功學員王海萍、七分隊法輪功學員范晶華、八分隊法輪功學員張靜、十分隊法輪功學員王紅拒絕被洗腦,以絕食抗議,她們都被秘密關在一樓、四樓其他法輪功學員看不到的地方,遭暴力灌食。

大連法輪功學員張淑花是2001年7月被送進馬三家的,獄警折磨了她一個月,37歲的張淑花來時滿頭黑髮,一個月後,她的兩鬢全變成了白髮。

多名法輪功學員絕食抗議這次迫害,最後迫使教養院只得草草收場。

2001年11月,第三次攻堅

2001年9月初,由羅幹直接指揮的「610辦公室」發出各種對法輪功鎮壓的密令。12月5日,羅幹在北京召開的全國政法工作會議上講話中把法輪功列為「境內外敵對勢力」,要求「深入『嚴打』整治。」

馬三家教養院積極響應「610辦公室」迫害法輪功的邪惡密令。2001 年11月29日,女二所由少年管教所搬遷至新蓋的四層大拐巴子樓。重新劃分為三個大隊,一大隊穿紅色運動服、二大隊穿淺藍色運動服、三大隊穿深藍色運動服。從1999年來,馬三家教養院總共非法關押過3000多名法輪功學員。

(明慧網)

一樓整個東頭監室都變成了小號,「小號」室內陰冷,門窗都用簾子擋著,只留一點兒風口,樓道鐵門整天鎖著。隨時隨地把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投進小號。法輪功學員被逼迫坐在鐵凳子上,俗稱「老虎凳」,胳膊、腿和腳都被鐵條子固定在凳子上動彈不了,手碰不到臉,每天24個小時都坐著,並伴有其它酷刑。有的被強迫連續蹲了40多天的小號,小腿腫的像大腿一樣粗。小號走廊的大鐵門整天鎖著,有專人看管,封閉內外消息。

【被迫害實例】

(明慧網)

朝陽市法輪功學員姜偉自述:從2001年11月份開始,勞教所對我又進行了新一輪的迫害,並且對大部份到期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實行大幅度非法加期。我要求無條件釋放到期的法輪功學員,她們不答應,我就開始絕食抗議。我被關到一樓小號,從鼻子下管到胃部灌食,有時一天灌三次,少時一天灌兩次,灌的是苞米麵粥,灌了十來天。灌完後往上返,都吐出去了。

她們把草墊子放在水泥地上,讓我白天晚上在上邊躺著,一隻手始終被銬在暖氣管子上,大冬天躺在那上邊,可想而知是甚麼滋味!32天晝夜我不能睡覺,我當時被她們折磨的有點糊塗。即使這樣,她們不但沒給我就醫,反而把我抬到床上,手腳分別銬在床上,胳膊、腿固定扣住,折磨了4天4宿。4天後不定位了,繼續灌食,灌完後還是全部都吐出,她們就把我的嘴撬開,用勺灌飯,灌完後捏著我的鼻子堵住我的嘴,但還是都吐出來了。嘴被她們用乾毛巾塞得都蹭破皮了,又過了20多天,我已經被折磨的生活不能自理、記憶恍惚、生命垂危。

2.2002年瘋狂的「春雷」行動

2002年,當時的馬三家教養院非法關押著1300多名女性法輪功學員。

紅色恐怖下的和平反迫害

2002 年1月,「610辦公室」主任劉京在遼寧友誼賓館部署對法輪功學員的進一步迫害,下達了對法輪功「徹底鏟除」的死命令。2002年2月5日下午,中共遼寧省委副書記王唯眾來到省馬三家勞動教養院,部署新一年的迫害工作。馬三家教養院攻堅戰一直在持續,在這個人間地獄裏,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酷刑非常慘烈。

明慧網不斷曝出馬三家教養院的黑幕。法輪功學員知道,只有真相才能讓人們明辨善與惡,只有真相才能喚醒人內心的正義與良知,只有真相才能讓人們升起戰勝邪惡、擺脫中共控制的勇氣。也只有真相,才能讓邪惡的中共解體,停止做惡。

【被迫害實例】

2002年3月5日晚8時左右,法輪功學員在吉林省長春市有線電視八個頻道成功插播《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等法輪功真相電視片,播放時間長達四、五十分鐘。長春有線電視網幾十萬用戶看到了法輪功真相。江澤民對此大怒,他極其害怕民眾知道真相,因為只有謊言才能維繫這場禍國殃民的鎮壓。

對此,江澤民對電視插播的法輪功學員發出「殺無赦」的密令。全市地毯式抓捕,5000多名長春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至少有6名法輪功學員被打死,15人被非法判刑4至20年,可以想像江澤民集團對真相恐懼到何種程度。雖然電視插播面臨極大的危險,但是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各地成功插播法輪功真相的消息仍不斷傳出,青海、北京、河北、甘肅、華南某市……

2002年4月,江澤民再次嚴令公安系統在5~7月對法輪功實施更加嚴厲的迫害措施,意欲消滅法輪功。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教養院的法輪功學員境況更加惡劣,二分隊全體學員採取了不幹活,絕食抵制邪惡的迫害。

【被迫害實例】

2002年8月22日,中共瀋陽市中級法院、檢察院直接到馬三家教養院開所謂的「審判會」,準備將三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李黎明、宋彩虹、李冬青非法宣判批捕,關押到瀋陽大北監獄。三位法輪功學員在會場上高呼「法輪大法好!」隨即近五十名法輪功學員也一起高呼「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我們修真善忍,做好人沒有罪!」呼聲響徹雲霄,迴盪在馬三家的上空,嚇壞了在場的馬三家獄警們。

(明慧網)

警察蜂擁而上,一會去按住這個法輪功學員,一會跑去按住那個法輪功學員。呼喊聲此起彼伏,接連不斷,氣勢宏偉。獄警們望著這些無懼生死、對法輪大法持有堅不可摧正念正行的法輪功學員們也慌了手腳,他們連忙給李冬青戴上手銬,並拖拽到警車上。即使這樣,李冬青還在一直善心的規勸這些獄警不要再助紂為虐,替中共邪黨賣命了。她說:「我們是在做好人。我們沒有罪!我們是無辜被迫害的!」「我們修的是宇宙真理『真善忍』。大法師父告誡我們,作為一個修煉的人,對一切生命都要慈悲,要善待一切,與人為善,你們去看一看《轉法輪》,看看那裏面究竟說了些甚麼,當權者用那些惡毒的謠言、欺世的謊言來陷害大法師父和法輪大法,矇騙眾多的百姓,是有罪的!」

馬三家從那時起,就再也沒有膽量公開宣判法輪功學員了,而是改成秘密押送。勞教所對所有喊口號的法輪功學員,都分別非法加期迫害三到六個月。

【被迫害實例】

盤錦法輪功學員蘇瑩投書明慧網:

(明慧網)

我想:修煉「真、善、忍」沒有錯呀!做好人沒錯,卻反遭這樣的迫害,(2002年)6月24日開始,我也脫掉勞教服以示抗議。從6月28日晚開始,(獄警)強制給我灌食。29日開始鼻飼,灌的都是餵雞用的玉米糊。用的工具有鋼勺和木棍。鋼勺是用來撬開牙齒的,木棍是在撬開牙齒後立即插入絕食者的嗓子眼處。這也是一種非常殘忍的酷刑,非常難受。

還有一次,灌食時為防止我抵抗,邪惡將我手銬上又加幾道繩子綁住手,兩腳用幾道繩子綁在一起,固定在床上不能彎曲;胸部又加幾道繩子固定在床上。就這樣,我渾身被五花大綁,一點兒都動彈不了,連綁幾天,才允許我上廁所。每天鼻飼灌三次,大概有一個多月。

邪惡之徒不甘心,再次強迫我穿勞教服,我拒絕。她們又使一招,每天早晨鼻飼灌食,中午、晚上由幾個猶大們拖著去食堂。我一直在絕食,她們想盡一切辦法折磨我,並對我說:「告訴你,讓你死不了,活不起,活受罪,就折磨你。」9月23日,又改為每日三次灌食,因我總是噁心、嘔吐、胃脹,鼻子出血,勉強進行兩次。

直到2002年11月29日,我絕食達5個月零5天,身體極度虛弱,體重減到60斤左右,全身只剩下6克血色素。馬三家教養院害怕承擔迫害我致死的責任,立即通知我的家人趕快接回去,這樣我才獲得了自由。

2002年12月瘋狂的「春雷」行動

2002年11月13日,中共「610辦公室」對全國勞教所和監獄下達指令:對所有堅修法輪大法的法輪功學員進行不擇手段的強制「轉化」。馬三家教養院立即開始對200多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下毒手,不分日夜,連續施行酷刑。

(明慧網)

在殘酷的「攻堅戰」中,很多法輪功學員被折磨的雙腿不能行走,腿腳麻木,失去知覺;有的腳脖子紅腫、致傷,不能站立;手臂被繩子、手銬綁銬多日,導致手臂腫脹、劇痛,身心受到嚴重摧殘。但是大批法輪功學員拒絕「轉化」。

12月初,中央「610」認為馬三家女二所的「轉化」率太低,沒有達到他們要求的指標,他們直接派工作組進駐馬三家女二所蹲點。2002年12月8起,遼寧省「610辦公室」在馬三家策劃了一場為期一個月的集中迫害,馬三家教養院稱之為「春雷」行動。這一次的迫害簡直是瘋狂至極,在馬三家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幾乎無一倖免。

「春雷」行動領頭的是遼寧省公安廳孫副廳長、原本溪戒毒所所長郭鐵英,實施迫害的警察有二十多人,他們來自瀋陽龍山教養院、瀋陽張士教養院、撫順教養院、錦州教養院、本溪教養院、鞍山教養院等省內各大城市教養院。大部份人都是個頭粗壯的男警,個個兇狠,人高馬大。還有一些猶大,他們組成邪惡幫教團,協助獄警們強制洗腦「轉化」法輪功學員。

他們的到來,把馬三家教養院原本就血腥的魔窟變的更加瘋狂。2002年12月至2003年1月強制轉化期間,警察們不准回家,吃住在教養院。為達到百分之百的「轉化」率,獄警用車輪戰、疲勞戰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使用手段的卑鄙、殘忍、邪惡,難以用語言與文字來描述。

整個女二所的所有建築物內都是上刑的場地。如:走廊、樓梯轉角、廁所、食堂、暖氣管上、門框上、小號等地都是徹夜通明,棍棒暴力的抽打聲、電棍「啪啪」的電擊聲、法輪功學員撕心裂肺的嘶喊聲混雜在一起,充斥著每一個角落。血腥、暴虐、變態、滅絕人性的畫面隨處可見,馬三家教養院成了人間地獄。

這期間,馬三家教養院每天的勞動及其它事項全部停止。法輪功學員在室內被強制收看誣蔑法輪大法的電視錄像,全天滾動播出,不分白天黑夜進行洗腦。每個分隊把各室拒絕「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逐一叫出來,進行強化洗腦,並體罰,直至半夜或下半夜才讓回去睡覺。有的學員乾脆被剝奪睡眠幾天幾夜,甚至十天半月。

(明慧網)

法輪功學員如果拒絕接受洗腦,獄警則大打出手,拳腳相加,拽耳朵、揪頭髮、打嘴巴、往腿上踢、往身上踹,無所顧忌,就像發了瘋一樣。二十四小時不間斷進行迫害。還不「轉化」,就被帶到單獨房間,施加更加嚴酷的酷刑,吊起來上大銬,各種姿勢,蹲、銬、背銬、蘇秦背劍。

(明慧網)

手銬不夠用了,馬三家還發明一種刑罰「捆盤腿」,就是雙盤腿,兩條腿都要盤上,再用繩子把雙腿綁上;而雙手「大背銬」,就是右手從前面拉過肩至背,左手從後腰處往上拉到背,雙手搆不著時就使勁往一起拉,然後用手銬把雙手銬在一起;有的學員被用很細的塑料繩背手反綁脖子處,勒緊反吊繩越勒越緊,不久會使雙手因血流不通而腫脹發紫,疼的全身是汗,並用膠帶把嘴層層封住;也有用手銬吊銬在暖氣管上,腳似離地非離地,長時間吊銬;把腿強行雙盤後,用繩子緊緊捆上,繩子繞到脖後再綁到腿上,使上身不能直立,五花大綁,長時間不給鬆開。最長受刑者被綁了5天5夜。

還有不讓上廁所,遭受此酷刑者開始是劇痛,後來腿就沒有知覺了,由於血不循環,腿腫脹的很粗。放開時,幾個月內不能走路,兩條腿發軟。幾年內走路都一瘸、一拐的,嚴重者雙腿致殘。有的甚至大便都拉到了褲子裏。還有用繩子把學員長時間倒掛懸空(大頭朝下吊起來打);更有關小號,讓法輪功學員坐在冰冷的鐵椅子上。當時正值寒冬,手腳用鐵鏈子鎖上。每天給吃涼窩頭、鹹菜,很少讓上廁所,有的甚至尿了褲子。

(明慧網)

「幫教團」有一個一百五、六十斤體重的男獄警,把兩個膝蓋頂在法輪功學員的大腿上,往下頂往下壓,男獄警還覺的不解恨,竟雙腳站在法輪功學員雙盤的腿上往下踩、往下跺。緊接著,又把法輪功學員的兩手弄到前面,銬在獄警坐著的椅子腿上,不停的向後拖椅子,法輪功學員的腿雙盤著,頭卻都快要鑽到椅子底下去了,就這樣殘酷的折磨法輪功學員很長時間。

(明慧網)

當要解繩子時,因為繩子已經勒到肉裏,兩隻手腫的像大饅頭一樣,繩子解不開,只能連撕帶拽,其痛苦可想而知。有的法輪功學員手被捆出了大泡,手背都爛了,往外流著膿。有個法輪功學員被捆綁了21個小時,鬆綁後全身動彈不了,隊長還指使兩個打手用腳踹,致使這位法輪功學員造成了殘疾。並且兩個多月不讓洗漱、換內衣、來月經也不讓換褲頭,一直到下個月來月經,還穿著上個月的血褲頭,全身腥臭難聞。有個被捆綁打坐18個小時的法輪功學員,放開後一點也動不了,一口鮮血從口腔噴出。

(明慧網)

用電棍長時間電擊各部位,甚至把電棍插到嘴裏電擊;手銬被通上電;有的被電棍把大半個臀部電得肉都變了顏色。還有叫法輪功學員穿很少的衣服到外面凍等等。

如果法輪功學員再不「轉化」,就會被送省聯合駐在組(幫教團),遭受更加殘酷的迫害。那些日子裏,走廊裏、樓梯上,經常會看到突然倒地的法輪功學員,人暈過去後又被獄警弄醒,拖起來繼續酷刑折磨。

「春雷」行動不僅在女二所血腥的進行著,女一所也在行動。當時,很多法輪功學員被酷刑折磨的精神崩潰,僅在女一所一個分隊裏出現精神分裂、精神錯亂的就有5例:有的只會打手勢,不會說話;有的吃屎喝尿;有的晚上唱歌不睡覺;有的日夜喊著:「我要回家、我要媽媽」;有的出現幻聽、幻覺。在馬三家高壓迫害下被逼瘋的法輪功學員,可隨時聽到她們的慘叫聲。

每天去食堂打飯時,排兩行隊,有一隊是被迫害的身體致殘、身上有傷的法輪功學員,她們一瘸一拐,步履蹣跚,有的被攙扶著,有的白髮蒼蒼。每當看到這一幕時,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都會落淚。對堅定拒絕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到期不放,超期關押更是屢見不鮮。

【被迫害實例】

酷刑:電擊乳房 法輪功學員王雲潔被電擊後潰爛的乳房(明慧網)

大連法輪功學員王雲潔,在「春雷」迫害行動中,因為堅持信仰、拒絕「轉化」,被送到省聯合駐在組(幫教團)。第一天,她被強迫站牆角,不准睡覺;第二天,被雙手反銬在椅子上,到晚上頭上又被扣上摩托車頭盔,仍然不准睡覺。一打盹,獄警就一盆涼水潑上去,再用筷子使勁敲頭盔。接下來的迫害更為殘忍,獄警用兩根高壓電棍同時電擊王雲潔的乳房數小時,致使整個乳房完全潰爛;王雲潔拒不放棄信仰,獄警郭鐵英等人把床單撕成布條,強行把王雲潔雙腿雙盤上,用布條把她的手、腿全都綁上,並將頭和雙腿緊緊的綁在一起,成為一個球狀,再用手銬將雙手從背後吊銬起來,時間長達七個小時。

從那以後,王雲潔再不能正常的坐、直立和行走。長期的酷刑迫害和超強度的奴役勞動,使得王雲潔的身體嚴重受損。獄警以為她只能活兩個月,才於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匆匆讓家人接回家。回家後,王雲潔的乳房潰爛越來越嚴重,二零零六年七月,王雲潔不幸去世。

【被迫害實例】

(明慧網)

40多歲的錦州市法輪功學員王文君在「春雷」行動中,被雙手反扣用粗繩綁上,將腿雙盤綁緊,再用繩將頭部與腿綁在一起,整個人呈「球」 型,異常痛苦難忍。受此酷刑長達9個小時。放開時,王文君雙腿致殘,又被送進綜合樓強制洗腦。王文君堅信大法,堅定修煉,被各種酷刑迫害的奄奄一息。12月28日,馬三家醫院說這個人已經不行了,在不要任何押金的情況下,被教養院匆匆釋放。2003年7月22日,王文君在家中去世。

【被迫害實例】

(明慧網)

大連法輪功學員王岩,37歲左右。2001年7月,被劫持到馬三家女二所一大隊。長期被關在小號、三角屋等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地方。因為絕食抗議污衊大法的廣播宣傳,被長期壓在三角屋凳子上,不准休息。白天、晚上都在凳子上,獄警任紅讚等人對她強行灌食、灌不明藥物,致使她胃部經常不適,晚上無法入睡、害怕,人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在 「春雷」行動中,王岩被罰天天蹲在地上,獄警們使用惡毒的手段,迫使她「轉化」。王岩後被送往精神病院,把她迫害致精神失常。2003年9月由家人背回後,於10月1日含冤離世。

2002年12月27日,「幫教團」撤出,但是馬三家教養院的「攻堅戰」仍然沒有停止。

(明慧網)

2003年1月27日,遼寧省委副書記王唯眾到省馬三家勞動教養院,進一步督促「轉化」迫害。已臨近中國新年,馬三家教養院把仍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關在「小號」裏,實施酷刑。使用的刑具有狼牙棒、繩子、老虎凳、鐵板等。狼牙棒上面布滿了釘子似的尖齒,使用狼牙棒之後,身體呈現一片片青紫,表面上卻只能看出一個個針眼,但是疼起來像錐子扎進肉裏。

(明慧網)
(明慧網)
(明慧網)

老虎凳有兩種,一種是鐵椅子,一種是木凳。馬三家教養院將人固定在鐵椅子上,上大鎖。數九寒冬,被箍著的手、腳、腿都放在鐵板上,有時他們還把鐵板放在四面通風的鐵窗下;有的法輪功學員的臀部坐爛了一個洞;有的手、腳浮腫,不能走路。有個學員身上沒有穿棉衣,就這樣在零下 27~28度的小號裏關了22天。

【被迫害實例】

(明慧網)

張海燕,30多歲,錦州市法輪功學員。在「春雷」行動中,馬三家教養院對她施以吊銬、繩子捆綁、毒打等酷刑,致使她出現精神恍惚。2003年2月,家人去探望她時,張海豔頭被包紮著,手腫的很厲害,連家人都不認得。當時勞教所仍堅持不放人。又過了一個月,即2003年3月21日,勞教所通知家屬接人,這時,張海燕已經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

馬三家教養院卻對家人說:「只放她一個月的假,一個月後我們去接人。」就這樣家裏人把她接回。回來後,發現她的頭頸部有3處筷子寬、大約十幾公分長而且很深的傷痕。回來後的10個月裏,她從來不敢與人說話,甚至與丈夫、孩子都沒說過話,家裏人從來不敢和她高聲說話,哪怕是一個小孩在她身邊高聲說話,都會把她嚇的渾身發抖。她就在這種極度痛苦與恐慌中煎熬著,2004年1月18日,張海燕含冤離世。

直到2003年3月左右,馬三家的這次「春雷」行動才結束,多名法輪功學員身體被酷刑致殘,有些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3. 2003年「嚴打整紀」70天

2003年3月21日,[國務院關於機構設置的通知(國發〔2003〕8號)]聲明:「國務院防範和處理×教問題辦公室與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一個機構兩塊牌子,列入中共中央直屬機構序列」。這表明「610辦公室」的級別升級。「610辦公室」被提升一事,表明著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鎮壓再次升級。

時任遼寧省省長的薄熙來,緊隨江澤民的邪惡迫害,在遼寧省各監獄、勞教所,大肆迫害法輪功學員。他對下面說:「對法輪功,給我往死裏整。」馬三家監獄城「攻堅戰」不停,海外明慧網上不斷傳出法輪功學員被酷刑致殘、致死的消息。

2003年11月,遼寧省組織本省各市的「610辦公室」、公安局,在馬三家教養院開會,一起研究各種陰毒手段逼迫法輪功放棄「真、善、忍」信仰。隨即,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開展「嚴打整紀」活動。所長蘇境、政委王乃民親自部署,要求各大隊要達到百分之百的「轉化」率,不留死角。並與警察獎金掛鉤,重獎兌現。

為了確保「嚴打整紀」成功,11月8日,女二所非法批捕判刑三名法輪功學員,送往瀋陽大北監獄。並從11月8日起,各大隊、分隊兩人一組,輪換迫害法輪功學員,強制轉化。

12月5日,「幫教團」再次進駐馬三家教養院,加劇了迫害的慘烈程度。12月末「幫教團」撤出,馬三家「嚴打整紀」攻堅戰繼續進行,一共持續了70天。

4. 2004年「攻堅團」助攻

2004 年初,中國大陸全國範圍內借「反×教警示教育運動」之名,開始了一場針對法輪功的新一輪有文件、有綱領、有周密計劃的系統的政治迫害。這場運動由中央「610辦公室」、中組部、中央文明辦、教育部、公安部、農業部、團中央和中國科協等八部委聯合發起,向全國各省、市、區縣直至鄉鎮發布《關於在全國農村開展反×教警示教育活動的通知》,並大量派發《反×教警示教育宣傳提綱》。在社會上,不斷的、反覆的對中國老百姓進行洗腦,讓老百姓漸漸的仇恨法輪功,在潛意識中逐漸的迴避、排斥「真善忍」普世價值。

即使採用血腥、殘忍的酷刑手段,馬三家制定的「百分之百轉化」的目標,始終也沒有實現。對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馬三家採用加期處罰的方式,拒絕放人。馬三家教養院任意加期、超期關押的現象非常普遍,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了五年之久,也不放人。

2004年夏,由遼寧省「610辦公室」頭目陳志堅帶領「攻堅團」進駐馬三家教養院,對堅持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實施新一輪的迫害:吊打、電棍電擊、強行用繩子雙腿雙盤捆綁……

【被迫害實例】

一名遼寧省法輪功學員投書明慧網,馬三家教養院曾用了十多種酷刑方式試圖逼迫她轉化:

(明慧網)
(明慧網)
(明慧網)
(明慧網)

把兩隻手臂扣在鐵凳子上,要站站不起來,要蹲蹲不下,扣了十五天。

兩隻手臂分別扣在暖氣片的兩邊掛鉤上,坐也坐不下,站又站不起來,只能撅著呆著,兩隻手臂都呈現出黑紫色了,這一撅就是兩個月。

手腳同時扣在床上,整個人呈大字形,一點都動彈不得,時間一長,渾身疼痛難忍,一扣就是數天(期間不讓上廁所)。兩隻手臂同時被扣在走廊暖氣的立管鉤子上,此勾比人的身高正好高一點,兩隻腳必須是腳尖著地,人才能呆住,扣了我一個星期。

酷刑:繩綁(明慧網)

所謂背扣,就是將兩手一上一下扣到背後去,前邊還用繩子從脖子連到腳上,不讓你抬頭,這個姿式任何人也承受不了,說是剜心透骨一點也不過份。四十多分鐘我是大汗淋漓,心臟開始不行了,邪惡一看我真的不行了,才罷手。

酷刑:繩綁(明慧網)

用繩子綁。獄警惡狠狠的喊:「我讓你盤腿!」不容分說,就用繩子把我盤著的腿給綁起來,手臂也被五花大綁起來,脖子和盤著的腿之間也用一條手巾連上,目的是不讓我抬頭,七個多小時不讓上廁所。一個獄警還用皮鞋踩我盤著的腿,用腳踹我腦袋,獄警還色迷迷的躺在我旁邊。真是下流至極,流氓到了極點。不讓上廁所,被綁七個多小時,兩條腿都成了黑紫色了,不能動彈了,此時用筋斷骨折來形容都有過之而無不及,從此,我全身幾乎都已失去知覺,生活不能自理。

小號──「悶罐」

「悶罐」是新發明的酷刑,它是一個用很厚的海綿將四壁全封閉的小號,沒有一點空氣,人在裏面很快就上不來氣。馬三家警察為掩人耳目,對外稱其為「宣洩室」。

【被迫害實例】

一位法輪功學員投書明慧網:

六月,我被強行送入了「小號」。這裏的小號在四樓,小號共有九個,每個小號面積約有2張床那麼大。其中有4個「悶罐子」,也就是完全封閉死的,沒有一絲透氣的地方,呼吸非常困難。每個屋裏都有喇叭,發出強大的破壞性的噪音,就像電唱機、錄音機要壞時發出的喳喳的聲音,24小時不停的放,致使人的心臟受到嚴重的傷害。法輪功學員王金鳳被關進三天就大量吐血;米豔麗的心臟病被折磨發作,危在旦夕。二人分別被送進醫院搶救。我被一字型銬在悶罐子裏,長達24小時不讓睡覺,任憑例假血流在地上,無人問津。

【被迫害實例】

酷刑:戴「人頭全封閉面具」(明慧網)

八月中旬左右,「悶罐」小號的氣溫在三十度以上,獄警王玉光在把小號門窗全部關閉,關在裏面的法輪功學員高雅賢每天都在高溫下被折磨的大汗淋淋。王玉光拿出一個人頭部大小的刑具──「人頭全封閉面具」(此刑具戴上後緊貼頭部),扣在法輪功學員高雅賢的頭上,造成高雅賢出現五次無法呼吸、幾近窒息,心絞痛難忍。高雅賢高聲呼喊十多分鐘,獄警王玉光才取下「人頭面具」刑具。

獄警把「高分貝噪聲廣播」放成快轉,發出一種刺耳的磨鐵軌的超高倍聲音,有時把瀋陽交通電台的廣播用超高倍數快轉播放,震耳欲聾的從早響到晚,持續近半個月。強噪聲刺激致使高雅賢耳聾,血壓高壓二百一十以上,低壓一百三十。

酷刑:冷凍(明慧網)

獄警對高雅賢不僅在零上三十度的盛夏關「悶罐」,還在零下三十度的冬天穿單衣冷凍。高雅賢數次被獄警毒打、上手銬、坐鐵椅、被強制聽高強度噪聲……九個月的酷刑迫害,造成高雅賢血糖、血脂升高,尿血,大小便失常,全身關節劇烈疼痛難忍,最後全身癱瘓。

2004年,三十多歲的本溪法輪功學員王曼麗被迫害致雙目失明。

二、極端酷刑下踐行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

2004年10月初,瀋陽龍山教養院解體,被非法關押的10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轉往馬三家;2004年10月末,大連教養院解體,被非法關押的120多名法輪功學員也被轉送到馬三家教養院。2004年年底,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教養院的法輪功學員約有800人左右。

在馬三家教養院,輪番的攻堅戰並沒有摧垮法輪功學員的意志,內心強大的信仰力量,讓法輪功學員抵禦住了各種非人的封閉式暴力酷刑。即使有些法輪功學員在極端的酷刑下有短暫妥協,等到意識清醒的時候,她們立即公開發表嚴正聲明。從2004年12月到2005年初,在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內,就有200多名法輪功學員先後寫了嚴正聲明,向馬三家公開宣布強制洗腦作廢,從新開始修煉。

為了抗議邪惡迫害,近二百名法輪功學員開始集體絕食,要求見司法局領導,要求停止迫害,無罪釋放。法輪功學員用這種最平和的方式,表達了自己對「真、善、忍」毫不放棄的信念,以及對馬三家毫無人性、殘酷迫害的抵制。

2005年1月及3月,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一大隊、二大隊的法輪功學員先後集體拒穿勞教服,並拒絕配合一切非法勞教活動。黃曆新年前後,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高呼「法輪大法好!」聲音此起彼伏、驚天動地,震懾了整個馬三家教養院。

酷刑:膠帶封嘴(明慧網)

在馬三家教養院獄警們一聽到「法輪大法好」,就像被觸電一樣,害怕至極,立即上前封住法輪功學員的嘴,用膠帶粘了一道又一道;一看到法輪功學員寫的嚴正聲明,嚇的就趕快撕毀;一發現法輪功學員閉目無語,就怕法輪功學員發正念,趕快制止,就怕自己遭報應。馬三家對法輪功學員的懼怕可見一斑,「惡」永遠懼怕「善」,「邪惡」在「正義」面前永遠是不堪一擊的。

對於這場迫害,法輪功學員最初認為是中共不了解法輪功、誤解了法輪功,不斷的向政府澄清事實,向百姓講述真相。但是走過艱辛的五年後,法輪功學員越來越看清中共懼怕的是「真、善、忍」,中共的本質決定了它必然要消滅法輪功。

《九評共產黨》(明慧網)

2004年11月,海外法輪功學員編寫出版了《九評共產黨》,以真實的史料全面、系統的揭露了中共自成立以來的種種罪惡和它邪惡的本質。一石激起千層浪,看過《九評共產黨》的人們都驚呼:終於把中共的面具揭開了。中共對《九評共產黨》的封殺是最高級別的,禁止一切網絡上、私下裏談及或傳播《九評共產黨》。大陸法輪功學員放下自身的安危,通過各種方法將《九評共產黨》傳遞給民眾,勸老百姓看清中共,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簡稱「三退」)。大批的中國人開始覺醒,退黨自救。經過法輪功學員十六年的不懈努力,至2020年12月,三退人數已達3.6億。

(待續)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