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時分】諾查丹瑪斯預言:君主制回歸,國王歸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06日訊】大家好,我是子定,今天聊一個有趣的話題,君主制回歸,國王歸來。

我們人類自從出現國家以後就有兩種體制,大體上來說,一種是君主制,有事聽皇帝的,一種是民主共和制,有事情大家商量。那麼是不是一開始人類社會是君主制,後來慢慢走向共和和民主呢?

其實啊,君主和共和在人類歷史上是交替出現的。就比如說,在古希臘,雅典是最早的民主體制,而斯巴達是君主制,兩者共存。希臘和斯巴達最後是被君主制的亞歷山大大帝給打敗。再往後歐洲又從君主制回到了共和制的羅馬,就是羅馬共和國。

羅馬共和國向前發展就變成了羅馬帝國,又變回了君主制。所以你看人類的歷史不是線性發展的,它是循環發展的。這裡插一句話,民主和共和在政治學上來說不是一回事,以後我們有機會再詳細討論共和、民主、寡、獨裁等體制。

所以你看,民主共和發展下去可能變成君主制,而君主制發展下去可能變成民主共和。那麼就有一個問題了,我們現在的世界發展下去還會回到君主制麼?

諾查丹瑪斯預言:共和後回歸君主制

我個人其實一直是民主共和的支持者,但是我最近在研究諾查丹瑪斯的預言,突然發現有一個事情很有意思,諾查丹瑪斯竟然預言,人類在走向共和之後,會再次回到君主制。我看到的時候真的驚呆了,我們看看法國預言家諾查丹瑪斯怎麼說的。

法國預言家諾查丹瑪斯在《諸世紀》的序言(給兒子的信)是這麼說的:在世紀之末,有些國家會經歷革命,而另一些國家經歷更長時間的災難。我們會來到一個共和的時代。那麼隨著全能造物主的幫助,在完成這一周期之前,君主制將會回歸,然後黃金時代就會到來。我根據天體運行的規律判斷,黃金時代將要回歸。

這段話說的十分晦澀。首先,我們知道世界會經過一系列革命,然後走入共和的時代,然後呢,君主制回歸,黃金時代到來。我們現在已經處於共和了,但是在共和與君主制之間,要經歷「一個周期的完成」(completing its full cycle),這個周期指的到底是什麼呢?諾查丹瑪斯在這封信的另外一個部分對這個周期做了解釋,這段比較長。

我們簡單說一下,就是諾查丹瑪斯認為存在一個敵基督,antichrist是天主教基督教中的名詞,意思是反對造物主的惡魔吧。在《聖經》裡面也多次出現,因為諾查丹瑪斯是虔誠的基督徒,所以他預言了很多宗教信仰的事情。諾查丹瑪斯預言這個敵基督會給人類帶來極大的災難,很多邪惡充滿世界。在最後敵基督會被造物主扔進一個無底的深淵,永世不得翻身,這個時候我們會迎來「木星」的統治,開啟了一個黃金時代。這一部分基本上印證了天主教《聖經啟示錄》中的預言,大致內容是一樣的,我們就不多講了。

簡單來說,在敵基督或者說是撒旦被投入無底深淵之後,人類迎來君主制回歸,國王歸來,黃金時代到來。

逐漸放棄傳統 為獲得自由?

諾查丹瑪斯還說了,國家、城鎮、行省都將會逐漸放棄他們的傳統來獲得自由。但是這麼做呢,他們反而把自己困得更牢了。在暗中他們其實是在默默地失去自己的自由。最後的結果是,人們失去了對傳統信仰和宗教的信任,他們開始向左轉,最後他們會回到正確的(右邊的)道路上來,神性將會歸來。

我看到這段話的時候很感慨,這不就是在描述我們世界的現狀嗎?最近幾十年來,整個社會,無論是在東方還是西方,都在放棄傳統文化,整個社會和政治都在向左轉,我有一些美國朋友,說我們本來是中間派的,現在社會左轉,我們站著不動,怎麼突然就成了右派了。

放棄傳統,名義上說是為了更多的自由,但是到頭來卻發現很多自由都沒有了。看看現在的美國,美國總統電視講話,電視台都不播放,twitter被刪,facebook被禁止。

再比如說美國現在的政治正確,政治正確的出現名義上是為了平等,你不能針對某一些群體說讓人感覺冒犯的話,但是帶來的一個後果卻是極大地限制了言論自由,甚至連真話都不能說了。

就比如說吧,你在美國如果說,根據FBI的數據,某一族裔的犯罪率要高過其他族裔,這話你一說出來就被認為政治不正確。但問題我們說的是一個事實。這就帶來一個很嚴重的後果,因為政治正確,人都不敢說真話了。這不正是諾查丹瑪斯說的,我們放棄傳統來獲得自由,最後卻是作繭自縛,把自己綁得越來越牢,連基本的言論自由也受到了很大限制。

不過根據諾查丹瑪斯的預言,they will begin to strike to the left, only to return to the right。我們向左轉,最後一定會回到正確(右)的道路上來,這個Right有兩層意思,一個是右,一個是正確,你怎麼理解都可以。至於未來的路怎麼走,怎麼左轉再右轉,諾查丹瑪斯沒說,我也猜不出來,只能拭目以待了。

說回君主制度和民主共和。我個人認為民主和君主制都是有利有弊,民主制度雖然在政治領域廣泛採用,但是你看在軍隊、在公司,從來不講民主。

比如說,韓信背水一戰,要打仗了,振臂一呼,兄弟們,我們來投票吧,這仗打不打。士兵們開始投票、抱怨,這仗怎麼打啊,敵人20萬,我們2萬,怎麼打,不打了。投票投到一半,敵人殺過來了,這個時候將軍再振臂一呼,兄弟們,敵人過來了,我們再投票吧,投不投降?然後大家應聲答道,好!來投票吧。你看,這杖是不能這麼打的吧。

在軍隊裡,下級要對上級絕對地服從,因為每個人想法不一樣,但是軍隊裡要講究作戰的時機,叫兵貴神速。不能都聽每個人的,也沒時間去聽。你看在公司裡也這樣,從來沒聽說,公司的CEO是全公司的人選舉出來的,或者開除一個人的時候要搞投票。要真這麼搞可壞了,那麼公司被開除的永遠是人緣最不好的,而不是能力最差、最不出活的。

民主和君主作為政治制度 有利有弊

我其實就想說,民主和君主作為不同的制度,都是有利有弊的。但是在政治領域,我仍然是民主共和的支持者,我認為美國目前的聯邦制共和國家是目前世界上最為優秀和穩定的政治體系。

首先,我們看聯邦制,聯邦管聯邦的事情,州管自己州的事情,比如教育、警察,這都是每個州的權力,所以在美國只有州立大學,沒有所謂的國家公立大學,就是這個原因。國家不辦學校,每個州辦你自己的。

警察也是,每個州管自己的事情,所以在每個州有自己的交通管理局,自己的駕照。聯邦只管你的護照,駕照每個州自己管。之所以出現聯邦調查局,就是因為這個州的警察在另外的州沒有執法權,怎麼辦呢,只能聯邦出面了。

而在聯邦一級,則是三權分立,行政權力歸總統,司法有最高法院,立法則是國會,互相制約,互相監督。在州一級也是三權分立,有州長、州議會、州高院。

絕大多數美國人也是支持目前的共和制的。我做了一下研究,發現很有意思的事情,在美國也有一些人支持君主制。英國《衛報》報導,美國Reddit討論區分頁monarchism,有近一萬名成員,他們竟然都宣告支持君主制。

成員Sean是20歲出頭的歷史系研究生,在麻省的天主教家庭長大。他接受記者訪問時說,他從中學開始就喜歡讀歷史,特別是羅馬帝國史。「當很多人在中學時趨向自由派,我最後研究中世紀政治理論,變得更加保守。我認為君主制最有趣,我們應該重回中世紀晚期。」

對Sean與其他成員而言,君主制不僅代表國家有著至高無上的君主,君主制還象徵著回歸傳統。其中一名網民解釋:「君主制是以國家為基礎,展現對過去、人民和文化的尊重。」很多人喜歡君主制其實更多的是對過去傳統和文化的嚮往,並不是想要恢復專制。

那麼如果諾查丹瑪斯預言是真的,君主制會再次出現,未來的君主制會以什麼樣的方式,你又希望是什麼樣的君主制呢?接下來我們就腦洞大開,隨便設想一下。

中國古代是集權 共產主義是極權

我個人其實更喜歡唐朝和北宋的政治制度。特別是唐太宗時期的政治。以前一直有一個詞叫封建社會,我就不願意聽,其實我們中國兩千年來就從沒封建過。什麼是封建?就是我是皇帝國王,土地太大,管不了,分封給下面的人做公爵伯爵替我管理,這就是封。然後你們在我給的土地上建設,打仗了要派兵,每年要上貢,這就是建,合在一起這就是封建了。

我們中國從秦朝開始,二千多年來就不再有這種封建體制了。我們中國的制度都是中央集中管理,俗稱中央集權。集權和極權不是一回事,集權是集中權力,而極權則是指國家對社會或者個人有著絕對的控制力和影響力。

中國古代是集權,而共產主義則是極權,對個體的控制是無微不至。比如說,結婚是組織安排,連你生幾個孩子都要管,一開始要多生,生少了不行,後來只能生一個,多生了不行,不讓上戶口,強制墮胎。

我們中國從秦朝開始就是中央集權,中央派人去地方管理,而地方則直接對中央負責。到了唐朝就發展出三省六部制,在我看來唐朝的制度是非常先進的。

三省是中書、門下和尚書。中書負責法令的制定,門下負責審議。法令通過後交給尚書省執行。你看,和現在比,這中書省就像是眾議院,制定法案,門下相當於參議院,我要通過了才能執行。而尚書省就相當於行政機構,總統府,負責行政管理,執行立法機構通過的法案。除此之外,還有大理寺,相當於最高法院,這就是司法機構,還有御史台,是監察機構,看誰貪污枉法了,做得不對了就指出來。

這套制度看起來很好,有立法,有司法,有行政,還有監督機構,比同時期的歐洲君主制度要完善得多。但是大家可能心裡有一個問題,無論是尚書、中書還是門下、大理寺,都要對皇帝負責,都受皇帝的節制。那麼皇帝又受誰的節制,如果君主做錯了怎麼辦?這一直是君主制的一個核心問題。那麼我們中國古人是怎麼看這個問題的呢?

皇帝受上天之命 奉天承運

我們中國人自古就認為皇帝受上天之命,奉天承運嘛,自然要受上天的節制,所以如果發生了什麼災難,這就是上天對於君主的警示了,皇帝要找自己的原因,是不是我哪裡做錯了,然後發罪己詔。

唐太宗曾經說過,「我每說一句話,每做一件事,必定上敬畏皇天,下畏懼群臣。上天高高在上,可以洞察人間最細微的地方,怎能不敬畏呢?群臣公卿都在看著我,怎能不畏懼呢?如此想來,就知道要保持謙遜保持敬畏,唯恐我的做法不合乎上天之心和老百姓的意願。」

唐太宗是中國歷史上最傑出的皇帝,仍然能夠保持一顆對上天的敬畏之心,對群臣的尊重,這是唐太宗能夠成為千古明君的重要原因吧。我個人的看法,假如有一天君主制要回歸,就一定要解決一個問題,君主的行為受誰的制約。只有人重拾對上天的敬畏之心,君主制才有回歸的可能。

今天就是想到哪聊到哪,諾查丹瑪斯預言君主制回歸,我是挺感慨的。到底君主制會不會回歸呢?又會何時回歸?不知道各位觀眾朋友怎麼想的,歡迎大家留言,我們下集節目再見。

《解密時分》節目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