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濤哥侃封神】第三十一回 聞太師驅兵追襲 (視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詩曰:

忠良去國運將灰,水旱頻仍萬姓災。

賢聖太師旋斗柄,奸讒妖孽喪鹽梅。

商朝末年,忠臣良將離去,是因為朝廷中出現了妖怪、動物。聞太師有再大的本事,大不過受女媧娘娘法旨而來的狐狸精。聞仲有第三隻眼睛,怎麼會不知道妲己是妖怪?他又是託孤老臣,紂王對他敬畏有三,但他就不去說破。不說破的另一個含義就是:聞仲在他生命的根本上有不正的地方——他是通天教主的弟子。

三關漫道能留轡,四徑紛紜唱草萊。

空把追兵迷白日,彼蒼定數莫相猜。

這個時候,黃天化出來了——黃飛虎的長子。定數就是定數,聞太師再有本事,但是人外人、天外天,一物降一物。

話說聞太師驅兵追趕,出西門,一路上旗旛招展,鏜鼓齊鳴,喊聲大作。不表。

且說黃家父子、兄弟過了孟津,渡了黃河,行至澠池縣──縣中鎮守主將張奎。黃飛虎知張奎利害,不敢穿城而走,從城外過了澠池,逕往臨潼關來。

澠池縣,在河南,現在還叫澠池。

黃飛虎反了,離開朝歌的時候,第一關遇到的就是張奎,後來,當《封神演義》快結束的時候,黃飛虎死在張奎的手裡面——張奎一戰,就把東、西、南、北、中五大山神全給廢了。張奎最厲害的就是快,他的速度極快,馬也快過別人,而且他也會地遁。在一次的交手過程中,張奎用一把刀,把黃飛虎、崇黑虎他們四個人全給殺了。所以這是首尾相扣——當黃飛虎打回朝歌的時候,最後一關,在張奎這兒死了。

家將徐徐行至白鶯林,只聽得後面喊聲大作,滾滾塵起。飛虎回頭一看,卻是聞太師的旗號,隨後趕來,飛虎俯鞍嘆曰:「聞太師兵來,如何抵敵!吾等束手待斃而已。」飛虎見三子天祥──年方七歲,坐在馬上。飛虎暗暗嗟嘆:「此子幼稚無知,你得何罪,也逢此難。」家將來報:「啟千歲:左邊有一支人馬到了。」飛虎看時,乃青龍關張桂芳人馬。又報:「佳夢關魔家四將從右邊來了。」

魔家四將,是最早跟西岐對壘的。

又見正中間臨潼關總兵官張鳳兵來。黃飛虎見四面人馬俱來,自思不能逃脫,長吁一聲,氣沖霄漢。

且說青峰山紫陽洞清虛道德真君因神仙犯了殺戒,玉虛宮止講,待子牙封過神方上崑崙,因此閒遊五嶽。一日往臨潼關過,被武成王怨氣沖開真人足下祥光。

因神仙犯了殺戒——神仙之界要大清洗了。玉虛宮的元始天尊不再講法了,一切都要等著姜子牙封過神再從新開始——更新、換代——一個循環往復、一始一終。

這裡講的「神仙犯了殺戒」,有可能指「截教」,封神的過程中就是把截教都給清理了。在清理截教的過程中,「闡教」得以更新、淨化,重新來一回。「玉虛宮止講」,不講道了,元始天尊的弟子們只能等著,他們沒有機會再昇華了。

凡是人間出現妖怪的時候,對等的是神界出狀況。現在中南海就出現妖怪。今天能托生成人,能趕上這個時代的人,其實都滿有來頭的,與中南海的妖怪對等而來。如果那不是妖怪,是一般人的話,不會出現現在的場面……人間出現瘟疫不是小事情。因為人是神造的,出了大瘟疫,那是神懲罰人。那是被神造的人做了多大的惡事?其中有些不是人了!被這些妖怪占了——這是我自己理解的。

道德真君「閒遊五嶽」就是等著黃飛虎到這兒來。就是因為黃飛虎是五嶽之首東嶽泰山的神。一切事情都是有定數的,人所遇到的事情是跟後面將要發生的事情對應的,沒有私利、有悟性、敏銳的人就有這樣的本事能窺視、預感、把握自己命運的歸屬。

真人撥開雲彩,往下一觀──原來是武成王有難,貧道不行護救,誰來拔濟!真人命黃巾力士:「將吾混元旛遮下,把黃家父子移到僻淨山中去;待貧道退了朝歌人馬,打發他出關。」黃巾力士領法旨,用混元旛一罩,將黃家父子盡移往深山去了,蹤跡全無。

其實可以理解為障眼法,像現在說的隱形衣,一蓋上就沒了——空間錯位……

且說聞太師大兵趕至中途,前哨報:「青龍關總兵官張桂芳聽令。」太師傳將令:「來。」桂芳行至軍前,欠身躬候。太師問曰:「黃飛虎反出朝歌,必由此關隘,你可曾見否?」桂芳答曰:「末將不曾見。」太師曰:「速回,謹防關隘,不得遲誤。」桂芳得令,去訖。

又報:「佳夢關魔家四將聽令。」太師命:「令來。」四天王步行至軍前,口稱:「太師,甲冑在身,不能全禮。」太師道:「黃飛虎曾往佳夢關來否?」四將答曰:「不曾見。」太師傳令:「速回佳夢關守禦,協同捉賊。」四將得令,去訖。

又報:「臨潼關守將張鳳聽令。」太師命:「令來。」至騎前行禮。太師曰:「老將軍,叛賊黃飛虎曾往關上來否?」張鳳欠身答曰:「不曾見。」聞太師令回兵,用心防守。張鳳得令,去訖。

且說太師坐在騎上暗思:「俱道飛虎既出西門,過孟津,為何不見?三處人馬撞來,俱言不曾見。異哉!異哉!也罷,待吾將人馬紮住在此,看他往那裡去?」

且說清虛道德真君在空中看聞太師住兵不動,真君曰:「若不把聞仲兵退回去,黃飛虎怎的出得五關?」真人隨將葫蘆蓋去了,倒出神砂一捏,望東南上一灑──法去先天一氣,爐中鍊就玄功。

真君的境界,可稱為「法」。「先天一氣」不是人間的概念,是表達一種境界。他修行多年,在此展現他的功力。

少時間,聞太師軍政官來報:「啟太師!武成王領家將倒殺往朝歌去了。」太師聞報,傳令:「回兵。」慌忙趕殺,逕奔澠池。一路上果見前邊一夥人,簇擁飛走。太師催動三軍,趕過了孟津。按下不表。

黃飛虎死難逢生路

黃飛虎是武將之首,而聞太師是文官,怎麼會有文官帶兵打仗的概念?在傳統的歷史當中,生命的境界不混淆的,都是對等來的,是吻合天意的,一旦混著來,其實就麻煩了。

我記得跟大家解釋過,在古希臘為什麼沒有宗教?他有,很亂!而希臘故事當中很多神與神獸、人與神獸生了不同的東西,結果,後來就不成形了。蘇格拉底傳出來的東西,被人們普遍認為是一種哲學。柏拉圖、亞里斯多德講述的所謂哲學(就是講述人在人的環境中生存的道理),我以為可以對等孔老夫子。而老子就像蘇格拉底,但蘇格拉底沒留下任何東西,老子留下了《道德經》。孔老夫子當年曾經向老子求過道,有孔老夫子不懂的地方。

柏拉圖、亞里斯多德,我覺得就像孔、孟,留下來的是人中的文化——衣、食、住、行的一切概念,給人中樹立了一道規範。孔老夫子就是「仁義禮智信」,所以人們可以在「仁義禮智信」當中找到人的回歸之路,就是自我約束的一種準則。而在西方,人們看到的就是柏拉圖、亞里斯多德留下來的一份哲學(西方哲學),也就是在人的環境中生存的道理,可是,不是宗教。

儒家修不成的!儒家不認識自己的靈魂;而佛與道可以回歸到自己生命(靈魂)的本身,就這麼大區別。所以生命境界是不能混的,混了就出事了!妲己是妖,跟紂王結合就出事了!而姜子牙,他師父上來就跟他說:「你修不成,你就是個人。」其實就有著「不混」的概念。在人中修行,比如黃天化,那黃天化最後沒修成,他掉下來了,但他同樣不會在人中活動,他又被封成了三山五嶽的三山神。

與人相關境界的神,我以為就是三界裡的神。我希望朋友能理解我說的涵義,生命是有層面的,在關鍵的層面上,就是人的生命真諦。姜子牙,你別看他修行,他就是個人,元始天尊是因為有原因,才收他做徒弟,換句話說,早在姜子牙上山的時候,就已經定格了。我個人理解:當這件事情在不同境界上被安排的時候,如果連女媧都改變不了紂王還有二十八年的朝廷的話,那元始天尊怎麼能夠隨意去挑姜子牙,並且如何呢?換個說法:姜子牙人家也是有來頭的,就是為了幹這個事兒……

聞太師出手去抓黃飛虎,才會使得道德真君出手,相互都有修行的涵義在其中。

有什麼涵義在裡頭?

在現實的環境中,你看到中共的邪惡,很多朋友說,請神出手吧!神出手,也是按照人的形式出手,神不會大顯於空間,當神大顯於空間的時候,魔鬼已經沒了。神與魔之間的這種搏殺概念,同樣是以人的表面形式、方式出現,狐狸是以女人的身體出現的,對吧!這個道理是一樣的,那姜子牙同樣是。

元始天尊給了姜子牙杏黃旗、打神鞭,這都是絕對的寶貝,還給了他麒麟——元始天尊把自己的坐騎給他。但他是人,他一定符合人的方式做。這需要人有悟性。那現實中的凡夫俗子,一般的人要知道善、惡。這女人有問題,你不能招她,遠離是非之地——這是當初文王給武王留下的話——遠離是非。有朋友說:你得見義勇為!……

很多宗教的人,他混著修!人不人、神不神、鬼不鬼……其實我以為很多混著修的原因,就是他在人的貪念中、貪婪中去探討修行,去探討信仰。這是我自己的說法啊!

我剛才說,聞太師出手,從而使得道德真君出手,這就是一物降一物,一山又比一山高。

且說真君在雲裡命黃巾力士把混元旛移出大道,黃家父子兄弟在馬上如醉方醒,如夢方覺,個個馬上揉眉擦眼。定睛看時,四路人馬去得影跡無蹤。

聞太師還以為黃飛虎殺回朝歌去了,其實就是遁入了另外時空了——道德真君說:「給他移到山裡去。」這是表面的說法,是一種障眼法,其實就是給他擋住了。

黃明歎曰:「吉人自有天相。」飛虎忙問眾弟兄:「方纔人馬俱不知往那裡去了,乘此時速行,過臨潼關方好。」眾將聽令,速速策馬前行。

來至臨潼關,見一支人馬紮住團營,阻住去路。黃飛虎令軍輛暫停,正要上前打聽,只聽得砲聲響處,吶喊搖旗,飛虎坐在五色神牛上,只見總兵張鳳全粧甲冑,八紮九吞。怎見得:

鳳翅盔,黃金冑;柳葉甲掛紅袍控。

束腰八寶紫金廂,絨繩雙叩梅花鏡。

打將鋼鞭如豹尾,百鍊鎚起寒雲迸。

斬將刀舉似秋霜,馬走臨崖當取勝。

大紅旛上樹威名,「坐鎮臨潼將張鳳」。

張鳳他是個老人,是個老將。

話說張鳳聽報,黃飛虎領眾已至關前。張鳳上馬,來至軍前,大呼曰:「黃飛虎出來答話!」

因為張鳳他們已經見過聞太師了,所以就這樣。本來從將官的角度來講,他們都要受制於黃飛虎的。

武成王乘神牛至營前,欠身,口稱:「老叔:小侄乃是難臣,不能全禮。」張鳳曰:「黃飛虎,你的父與我一拜之交,你乃紂王之股肱,況是國戚,為何造反,辱沒祖宗。今汝父任總帥大權,汝居王位。豈為一婦人而負君德。

那個時候就有男尊女卑了?!托生成男、女,每一個人都在歷史的過程中,如果你連輪迴轉世都不認的話,聽《封神演義》這事兒也不好聽。我並不是埋汰男尊女卑,不是!我也托生過女人,當你真正的魂魄落到人這一層,你一定要懂得把自己的元神跟自己的身體切割開。

瀕死經驗裡,不同的人都在講述這個我、那個我合成一體。其實瀕死經驗是我們藉助他人的經驗,真正認識我們生命的真實的例子。夢境,很多人解釋不了,卻能理解,但是夢境不像瀕死經驗這麼清晰。

這裡咱講男尊女卑,都是落在肉身。

今日反叛,如鼠投陷穽,無有昇騰,即老拙聞知,亦慚愧無地,真是可惜!

這就變成了:君臣的概念,高過了人的親情。

聽我老拙之言,早下坐騎受縛,解送朝歌,百官有本,當殿與你分個清濁,辨其罪戾;庶幾紂王姑念國戚,將往日功勞,贖今日之罪,保全一家生命。如迷而不悟,悔之晚矣!」

為什麼那些人明知不是對方的對手,還要出手去做?就是人的道德素養高,對吧!

那周文王「畫地為牢」,利用《周易》能夠捕捉到人的靈魂。他如果捕捉不到這個人的靈魂的話,他怎能知道那個人跑到哪兒去了?是活、是死?

洞悉魂魄的人,別人根本不是他對手,原因就是你還沒幹,他都知道你要幹嘛!所以這個魂魄的境界超越了時間。

今天,很多人在國內被灌輸了知識,就像洋蔥似的層層把你元神包上,你自己分不出誰是誰!?那人家有境界的一看就知道你包了多少層!小樣兒!連你自己的靈魂都找不著了,你跑到天邊你也是這東西。

所以咱們節目中說,人壞了,全都完了。而我們在節目中闡述的概念就是善、惡的取捨。也就是說,破除掉你那一層一層就像洋蔥似的利益之心。你家財萬貫,你有八百個女人跟著你,然後呢?你死的時候,沒有人理你的,立刻變成一塊臭肉……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對不對!你是有錢的男人,找那麼多女人?愛你啥呀?一塊破肉,對不對!所以人看不懂的時候,炫富、炫耀自己,非常可憐。

就像女人整那張臉,把自己那塊肉一通整,比牲口都不如,牲口不會整自己,人會整自己,動刀動槍的。我說的是糟蹋自己,沒有任何罵別人的意思,你糟蹋你自己,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我在這兒拍節目,你就一看一樂,對吧!

黃飛虎告曰:「老叔在上,小姪為人,老叔盡知。紂王不荒淫酒色,聽奸退賢,顛倒朝政,人民思亂久矣。況君欺臣妻,逆禮悖倫,殺妻滅義。我兵平東海,立大功二百餘場。定天下,安社稷,瀝膽披肝;治諸侯,練士卒,神勞形瘁,有所不恤。天下太平,不念功臣,反行不道,而欲使臣下傾心難矣。

叫「老叔」是因為張鳳比黃飛虎的父親小。黃飛虎在陳述紂王個人生命的敗落。當年的紂王毀了五臣王。你說你欺負人家老婆幹什麼。但是酒壯慫人膽……

就說張鳳本身空念其理,其實那些守著紂王的人,同樣是空念其理,那些守著中共跟習近平的人同樣是空念其理。其實這個人自私,他不能夠切身觸及、珍惜生命,只珍惜道理。大凡邪惡的,都是這個。

望老叔開天地之心,發慈悲之德,放小姪出關,投其明主。久後結草啣環,補報不遲。不識尊叔意下何如?」張鳳大怒:「好逆賊!敢出此污衊之言,欺吾老邁!」手起一刀砍來。

其實我們可以看到很多人在不同的環境中都能講出一番道理。大家聽的是道理,但大家很難感受到他對生命的體悟。

黃飛虎將手中鎗架住,「老叔息怒。我與老叔皆是一樣臣子,倘老叔被屈,必定也投他處,總是一般。從來有言:『君不正,臣投外國。』禮之當然。老叔何苦認真,不行方便。」

人家講的都是真正生命之道理,那張鳳喝斥的就是所謂的禮儀。為什麼王滬寧說「人之初,性本惡」,能被人接受?就是利益之心的邪惡。

張鳳大喝曰:「好反賊!焉敢巧舌!」又一刀劈來。飛虎大怒,縱騎挺鎗。牛馬相交,刀鎗並舉。戰三十回合,張鳳力怯,撥馬便走。飛虎逞勢趕來。張鳳聞腦後鈴響,料飛虎趕來,鳥翅環掛下刀,揭開戰袍,取百鍊鎚,紫絨繩理得停當,發手打來。怎見得好鎚:

圓的好:冰盤大,碗口小。

神見愁,鬼見怕;

傷人心,碎人腦。

斷筋骨,真稀少。

順手輕持百鍊鎚,暗帶隨身人不曉。

大將逢著命難逃,著重人亡併馬倒。

話說張鳳回馬一鎚打來,黃飛虎見鎚將近,用寶劍望上一掠,將繩截為兩斷,收了張鳳百鍊鎚。張鳳敗進帥府,黃飛虎也不追趕,命家將將車輛圍遶營中,就草茵而坐,與眾弟兄商議出關之策。

所以一般這種情況你可以看到他都不強追的。裡面總是有一個恩情,有一個禮儀。

且說張鳳敗進關,坐在殿上,自思:「黃飛虎勇貫三軍,吾老邁安能取勝。倘然走了,吾又得罪於天子。」叫:「蕭銀在那裡?」蕭銀上殿,見張鳳曰:「末將聽令。」張鳳曰:「黃飛虎力敵萬夫,又收我百鍊鎚,似不可以力敵。你可黃昏時候,傳長箭手三千,至二更時分,領至大營,聽梆子響,一齊發箭,射死反賊;將首級獻上朝歌請功,方保無虞。」

張鳳他知道打不過黃飛虎,所以他就使計了。因為黃飛虎帶的自己的家將是有數的,那近距離取不了,就用箭射了。

蕭銀領令出府,乃自忖曰:「黃將軍昔在都城,我在他麾下,荷蒙提攜,獎薦陞用將職,未曾以不肖相看,今點臨潼副將。我豈敢忘恩,忍令恩主一門反遭橫禍,我心安忍!」

黃飛虎對蕭銀非常好,蕭銀能有今天的將位全是黃飛虎一手提攜的,成為今天的臨潼副將。蕭銀在這地方就跟張鳳形成了一正一負,相互對應。蕭銀念的是仁,對吧!那張鳳講的是所謂的理,而這一份理呢,其實就已經被黃飛虎說破了(說:老叔,如果你跟我一樣,你受屈了,你難道就這麼忍了嗎?你難道還要用你剛才那一番道理跟我去講嗎?)

沒跟你說嗎?中共賴以生存的方式就是欺騙,這就是它生存的概念。當我們遇到了共產黨,是「真實的遇到了騙子」,而它的騙,也是「真實的」。欺騙就是欺騙,如果連這都分不清的話,說句難聽話,這人挺自我的,都是站在自我的角度說。沒有惡意啊!節目中一再跟大家講:提升生命的境界,不能自己毀自己。

蕭銀隨改粧束,暗出行營,黑地潛行,來至黃飛虎營前問曰:「可有人麼?」巡營軍曰:「你是何人?」蕭銀答曰:「我原是老爺門下蕭銀,特來報機密重情。」巡營軍急進營報知,飛虎命:「速令進見。」

蕭銀黑地參見,下拜曰:「末將乃舊門下蕭銀,蒙老爺點發臨潼關;今日張鳳密令末將二更時,帶領攢箭手,射死老爺滿門,將首級獻上朝歌請功。末將自思:豈肯欺心,有傷天道!故此改粧,先來報知。」

臨潼關的將官也都是黃飛虎派過去的。

生命是最珍貴的。傷人就是「有傷天道」。順應天意的就是對的。

飛虎聽畢,大驚曰:「多感將軍盛德!不然黃門老少死於非命矣。實係再生之恩,何時能報。為今之計,事屬燃眉,將軍何以救我?」

人家蕭銀是報恩來的。

蕭銀曰:「大王速上馬,領車輛殺出臨潼關,末將開關等候。事不宜遲,恐機泄有誤。」飛虎等急忙上騎,各持兵器,喊聲殺來,勢如猛虎。

時方初更,未及二鼓,士卒皆未有備。蕭銀開了栓鎖,黃家眾將一擁殺出關門去了。且說張鳳正坐廳上,忽報:「黃家眾將闖關殺出去了!」張鳳厲聲叫苦曰:「是我錯用了人!蕭銀乃黃飛虎舊將,今日串同黃飛虎斬關落鎖而去,情殊可恨!」

這就是對比了。

張鳳急上馬提刀來趕飛虎。不防蕭銀乘馬隱在關傍,聽得馬鈴響處,料是張鳳來趕!不期果然。張鳳走馬方出關門,蕭銀一戟刺張鳳於馬下。

都是「配對」來的。相互一對應,故事就完了。

有詩為證,詩曰:

凜凜英才漢,堂堂忠義隆,

只因飛虎皮,聽令發千弓。

知恩行大義,落鎖放雕籠。

戟刺張鳳死,輔佐出臨潼。

話說蕭銀殺了張鳳,走馬趕來,大叫:「黃老爺慢行!末將蕭銀已刺死了張鳳,大王前途保重!末將如今將臨潼扎板下了,命兵卒將士壅塞,恐有追兵趕來,再去了土板,可以羈滯時候,及至來時,大王去之已遠。此一別又不知何日再睹尊顏!」飛虎稱謝曰:「今日之恩,不知甚日能報!」彼此各分路而別──後來蕭銀要會在「十絕陣內」。此是後話。不表。

所以蕭銀一不做二不休,把城門用土給堵了。那後面肯定有追兵來,蕭銀給他拖延時間,他對自己原來的主公非常的盡力。

後來蕭銀會在「十絕陣內」出現。他是一個普通的人,當他進入「十絕陣內」的時候就死掉了。人跟那些修行的人沒辦法比,但是當蕭銀以這樣方式死掉的時候,一步登天!也就是說,蕭銀沒有人中的修煉的概念,可是呢,他在關鍵的問題上,做出了「極其重大的選擇」。

黃天化修煉那麼長時間,他沒修成;蕭銀順天意就做了這麼一件恩義之事,選擇生命善的表現,卻同修行的人一樣,用自己的肉身,換來了靈魂元神的境界。有多少朋友能理解這一份生命的真諦!誰都珍惜生命,但是死了就死了(誰都喜歡自己那輛車,但車壞了也就壞了,一個道理的),所以佛家說肉身像一件衣服。

黃飛虎火龍標傷身而亡

且說黃飛虎離了臨潼,八十餘裡,行至潼關。潼關守將陳桐有探馬報到:「黃飛虎同家將至關,紮住了行營。」陳桐笑曰:「黃飛虎,你指望成湯王位坐守千年,一般也有今日!」傳令:「將人馬排開,鹿角阻住咽喉。」

黃飛虎曾經整過陳桐,所以就很有意思:黃飛虎有恩於蕭銀,所以蕭銀放了他;而黃飛虎整了陳桐,人家報仇!

黃飛虎從來沒想過自己會背叛紂王,也從來沒想過紂王會欺負他老婆,對不對!在百官之中,黃飛虎是百官之首,所有將官都得聽他的,而且黃飛虎七世的家族保了商朝,不再有第二個家族能夠看住他。

陳桐全身披掛,粧束整齊,打點擒拿飛虎。且說黃飛虎紮住行營,問:「守關主將何人?」周紀曰:「乃是陳桐。」黃飛虎半晌不言,長吁曰:「昔陳桐在我麾下,有事犯吾軍令,該梟首級,眾將告免,後來准立功代罪;今調任在此,與吾有隙,必報昔日之恨,如何處治?……」正沉思間,只聽外邊吶喊之聲甚急。

飛虎上了神牛,提鎗至營前。只見陳桐耀武揚威,用戟指曰:「黃將軍請了!你昔享王爵,今日為何私自出關?吾奉太師將令,久候多時。乞早早下馬,解返朝歌,免生他說。」飛虎曰:「陳將軍差矣!盈虛消息,乃世間長情,昔日你在吾麾下,我並無他心,待如手足;後來犯罪,是你自取,吾亦聽眾人而免你之罪,立功自贖,我亦不為無恩。今當面辱吾,莫非報昔日之恨耶?快放馬來,你三合贏得我,便下馬受縛。」言罷,搖鎗直取。陳桐將畫戟相迎,二騎相交,雙兵共舉,一場大戰。

所以相生相剋對應的道理不是你承認、不承認,它自然就會發生作用。你再怎麼樣承認或者不承認,是你主觀的想法,但你無法逃脫你自己生命的道理。

就像武漢病毒一樣,走到一定程度的時候,當中共忘乎所以的時候,當習近平根本不顧任何其它事情(其實他是沒能力顧),人們就會明白是怎麼回事。

則殺的──讚曰:

四下陰雲慘慘,八方殺氣騰騰,

長鎗閃得亮如銀,畫戟搖擺動。

鎗挑前心兩脅,戟刺眼角眉叢。

咬牙切齒麵皮紅,地府天關搖動。

無論是詩、是詞、是賦,有它的規範,用的字很少,但描繪得反而越真實、越畫面,而且給人的感覺是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真正厲害的:一言以蔽之、言簡意賅。但是非常準確。

話說二將撥馬,往來衝突,二十回合。陳桐非飛虎敵手,料不能勝,掩一戟撥馬就走。飛虎怒氣沖空,大喝一聲:「決拿此賊以泄吾恨!」望前趕來。陳桐聞腦後鸞鈴響處,料是飛虎趕來,掛下畫戟,取火龍標拿在手中──此標乃異人祕授,出手煙生,百中百發,一標打來,飛虎叫聲:「不好!」躲不及,一標從脅下打來。可憐:萬丈神光從此滅,將軍撞下戰駒來。

「異人祕受」,他沒有講明這個「異人」是誰,但是,凡是異人祕授,在當時,其實異人的功夫超過了一般人,不是一般的刀、槍、劍、戟、斧、鉞、鉤、叉。其實只要不同於人,人就受不了。啥意思?妲己是隻狐狸,人也受不了,她沒境界,她只有豔,人也受不了。所以,人是最弱的,也正是人自身最弱,所以背後有神的因素。相生相剋,對應出來。

詩曰:

標發飛煙焰,光華似異珍,

逢將穿心過,中馬倒埃塵。

安邦無價寶,治國正乾坤。

今日傷飛虎,萬死落沉淪。

這就講述了飛鏢之厲害,然後談到了黃飛虎被傷這件事情。因為黃飛虎他身分背後所代表的涵義,被陳桐所傷,就覺得有點冤。

黃飛虎被火龍標打下五色神牛,黃明、周紀見主將落騎,催馬向前,大喝曰:「勿傷吾主,待吾來也!」

五色的神牛,就像你到中山公園勞動人民文化宮,你看到五色圖,其實就是「金木水火土」的概念。五色物質的涵蓋性、包容性大,境界高,物質的組織比較完美。

兩騎馬、兩柄斧飛來直取,陳桐將畫戟急架相還。飛彪將飛虎救回時,已是死了。二將戰陳桐,恨不得將陳桐碎萬段。陳桐掩一戟就走。二將為飛虎報讎,催馬趕來。陳桐又發標打來,把周紀一標,將頸子打通,落馬。陳桐勒回馬欲取首級,早被黃明馬到,力戰陳桐。陳桐見已勝二人,便回軍掌鼓進營去了。

黃飛虎、周紀他兩死了。

且說飛彪把飛虎屍骸救回。三子見父死大哭。黃明將周紀也停在荒郊草地。眾家將無不傷感。眾將見死了二人,心下無謀,前無所往,退無所歸,羊觸藩籬,進退兩離。正在慌亂之間。不表。

這是黃飛虎逃出之後,遭到的第一難。

黃天化奉師命落塵救父

話說青峰山紫陽洞清虛道德真君正在碧雲床運元神,忽心下一驚,道人袖裡捏指一算,早知黃飛虎有厄,道人忙命白雲童兒:「請你師兄來。」白雲童兒即時請出一位道童,生的身高九尺,面似羊脂,眼光暴露,虎形豹走;頭挽抓髻,腰束麻絛,腳登草履,至雲榻前下拜,口稱:「師父,喚弟子那壁使用?」真君曰:「你父親有難,你可下山走一遭。」黃天化答曰:「師父,弟子父親是誰?」真君曰:「你父乃武成王黃飛虎是也;今在潼關,被火龍標打死,著你下山,一則救父;二則你子父相逢,久後仕周,共扶王業。」天化聽罷問曰:「弟子因何到此?」真君曰:「那一年,我往崑崙山來,腳踏祥雲,被你頂上殺氣沖入雲霄,阻我雲路。我看時,你纔三歲。見你相貌清奇,後有大貴,故此帶你上山;今已十三載了。你父親今日有難,該我救他。我故教你前去。」

道德真君在此之前,曾被黃飛虎的「怨氣」給阻住了自己的路,那在十三年前,他遇到了三歲的孩子黃天化,又被他頭頂上的「殺氣」給阻入雲路。這裡面一定有涵義。黃飛虎父子最後都沒成——黃飛虎被殺、黃天化沒修成。我相信這跟這裡面所埋下的暗線是有關係的。

這裡講了黃天化只有三歲,哪來的殺氣?他的元神,他托生去的元神帶著某種緣由成為了黃飛虎的長子。黃飛虎的的「怨氣」是指他家七世保著紂王(跟紂王供奉太廟是一樣的意思),大、小戰爭打了二百多場,結果竟然保了這個君王欺負自己的老婆!這是男人的奇恥,所以這個怨氣確實就在這。

怨氣也好、殺氣也好,在人的修行、人的品質當中是非常傷及人本身的,可以阻礙修煉人的修行之路。這是給我體會的。黃天化最後確實沒修成。

真君先把花籃兒與天化拏了,又將一口劍付與,吩咐:「速去救父。」天化方欲問故,真君曰:「若會陳桐,須得……如此如此,方可保你父出潼關。不許你同往西岐,可速回來,終有日相會。」

書裡面黃飛虎、周文王他們都被自己的兒子救了,但是,他們的師父都不許徒弟跟著父親去(到西岐)。我以為很大的原因就是「時間」的問題。

那次我們在講雷震子救周文王的時候,其實也是一個時間的問題。西岐還沒有正式開始討伐商紂,他們就不能下山。可以救自己的父親——那是有緣由的,但是不能傷及這種國度、朝廷之間的事情。時辰不到是不能露面的。很像太廟一燒,元始天尊才跟太乙真人說,讓哪吒投胎,出生,跟這個故事是一樣,必須是大的天象到位。

別問為什麼,時辰不到不會告訴你,就像現在瘟疫的概念一樣,發生了就發生了,一樣的道理。

天化領師父嚴命,叩頭下山。出了紫陽洞,捏了一撮土,望空中一撒,借土遁往潼關來;迅速如風。父子相逢,潼關大戰。

在他們正經八百開打之前,父子之間這點事兒,都得交代完了。

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待續)

濤哥侃封神】第三十一回 (上)

濤哥侃封神】第三十一回 (下)

點閱【濤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