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兩位官員前世皆為僧人

文/劉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11日訊】佛家認為,人今生的功名利祿大多都取決於前生所積的德行的多少,德多者,必為高官得厚祿,享榮華富貴,德少或無德者,則一生貧困、命運多舛。而且,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今世的許多高官富豪,前世很多是修行者,他們或因為沒有修成,或沒有發願繼續修行,而在紅塵中得了極大的福報。晚清有兩名官員就是如此。

四川侯補道乃大根和尚轉世

清朝晚期曾任四川候補道的江蘇丹徒人吳養臣先生,字兆元,大概生於1855年至1859年間,活了九十多歲,民國間才去世。早年,都城裡的人都盛傳他是大根和尚轉世

吳兆元曾自述說,年幼之時一聽到誦佛之聲,他就歡躍奔赴,喜不自禁。他曾做過一個夢,夢中來到了山間的一座大殿,大殿正中坐著一位赤面長髯身穿綠袍之人,左右各有三名穿青袍的人侍立。見到此人,吳兆元不由自主地就下拜。

赤面人勉勵了幾十句話,但吳兆元夢醒後大多都記不得,只記得最後一句是「無忝所生」(意思是不要愧對生你的父母)。隨後,他被帶到側院吃賞賜的食物,類似白芋,味道極其甘美。

等吃完後,侍者將吳兆元帶到一處精室,几榻依然,他忽然意識到這是自己前生的居所。從精室出來,經過大門,石坊巋然屹立,侍者告訴他這是鐵塔棱金寺,並遙指前方,但見溪水對岸高高聳立著一座鐵塔,旁邊是一座樓閣,風景幽靜絕美。

吳兆元跟隨著侍者跨過溪水上的小橋,又見到亭台樓閣,問這是什麼地方,答曰「在武漢以上」。又見山側有大帝廟,左右都是白石額匾,右匾寫著「閒耕」二字,吳兆元剛想往左看,忽然就從夢中醒來。

吳兆元跟隨著侍者跨過溪水上的小橋,又見到亭台樓閣。示意圖,圖為(傳)[北宋]屈鼎《夏山圖》卷局部。(公有領域)

對於所夢之事,吳兆元內心深感驚異。後來他從漢皋處得到《明聖經》,序文中講了玉泉寺,其又名「鐵塔棱金寺」,但並不確切知道在什麼地方。
二十年後,吳兆元經過蜀道,出宜昌,聽到有人說起當陽玉泉山之勝景,他突然想起了二十年前的夢,遂決定前往一遊。

進入玉泉山後,眼前所見的石坊神殿和夢中見到的一樣,唯獨鐵塔旁沒有樓閣,山側也沒有大帝廟。吳兆元便詢問住持植禪法師,回答說昔日曾有一座宋劉太后的化妝樓,但毀於火災很長時間了。另有八十五歲的僧人告訴他,大帝廟以前也有,但毀於朝廷與太平天國的戰火中。

吳兆元將夢境告訴了僧人,僧人帶他來到一處居室,說是去世的師父大根和尚曾居住的地方,一几一榻,與夢中所見吻合。遂問及大根和尚圓寂的時間,剛好就是吳兆元自己的出生時間。吳兆元恍然大悟,原來自己的前世是大根和尚,便將此事記錄了下來。

民國時期任浙江省省長的齊照岩曾為吳兆元的《玉泉尋夢圖》題名,所以知曉此事,後來他又告訴了曾在北洋軍閥政府任職也是《洞靈小志》的作者郭則沄。郭則沄就去看了《大根禪師傳》,他覺得禪師一直是一位苦行僧,即使不是成佛,福報當也不止如此。

齊照岩卻認為:「世間的緣份未了,即使是佛也有歷劫轉生的,何況是修行的僧人呢!而且吳兆元雖然名位不顯赫,但畢生安樂,年齡已經超過了七十歲,從福報角度看,已經不薄了。學佛者常以人天福報為不幸,並將福報比喻為手腳布滿老繭的農民坐吃山空一般,人身易失,難道不應該努力嗎?!」

吳兆元恍然大悟,原來自己的前世是大根和尚,便將此事記錄了下來。示意圖,圖為明 文徵明 仇英 合摹李公麟《蓮社圖》。(公有領域)

台諫三傑之趙炳麟前世為天竺僧

趙炳麟,名竺垣,出生於官宦之家。清朝光緒年間中了進士,並被光緒皇帝在殿試中破格提為二甲,與康有為為同榜生。其後進入翰林院任編修。三十歲時被任命為福建京畿道監察御史,多次上書希望「正綱紀,重法令,養廉恥,抑幸臣」,被視為台諫官員的三傑之一。民國時曾當選為代表廣西的國會議員。

曾與其父親趙潤生一起在湖南做官的張海樓觀察使,在趙炳麟入翰林院後,前往其家道賀,聽趙潤生說趙炳麟前世是一名天竺僧人。

原來,在趙炳麟出生時,趙潤生夢見一位天竺僧人來到家中,請求借住,他內心並不情願,就以住處低洼狹窄為由拒絕,但僧人並不氣餒,依舊堅定請求。夢醒後,夫人就生下了兒子,因此趙潤生用竺字來為兒子起名。

晚年時,趙炳麟腳部有疾,就去扶乩,得到的結果是:你兩世都是天竺僧人,苦行修持,所以得到了幾十年的小富貴,如今大限快到要走了。至於腳疾問題,是內室中的孽緣所致。趙炳麟不由想起了多年前納的小妾,因為小事當面打了她,小妾一氣之下自縊而死。扶乩說的應該就是這件事。

後來,趙炳麟的腳疾愈發嚴重。一天,家人扶著他在院子中溜達,他不慎摔倒,當時就去世了。死去二十一天後,他的幼子忽然道:「父親走了,還穿著僧衣!」不知來世趙炳麟是否還會轉生為修行者。

兩位晚清官員的轉世經歷或許再次讓世人明白,即使不修行,積德修福也是非常重要的。@*#

參考資料:《洞靈小志》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