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林賽:列寧主義4.0美國上演?

(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楊傑凱採訪報導/秋生翻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15日訊】這些畫面簡直不可思議,以前從未見過。1月6日對國會山莊的攻擊令人震驚,隨後發生大規模的審查和社交媒體封殺事件,包括對川普總統的封殺,他們說這是為了防止暴力。

詹姆斯·林賽(James Lindsay)是《犬儒理論》(Cynical Theories)一書的作家,他認為這次事件是為了奪權。

「我覺得他們想要在美國實行列寧主義,他們用大公司企業作為工具。」

林賽認為,所謂的「覺醒運動」正在進行,就是「一組比較聰明的人,他們認為他們比無產階級這個群體的本身更了解無產階級的問題,所以他們要帶領這個群體進行革命」。但這個意識形態顛倒了道德觀念,人們用雙重標準進行暴力行為,這種暴力與政治相關。「如果你說『黑人的命也是命』(BLM)不可以燒大樓,他們就說你是無所作為,試圖維持現狀,這些就是暴力。」

這期,詹姆斯·林賽來跟我們分享一下現在的政治局勢,他的看法。

這是《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楊傑凱:詹姆斯·林賽,很高興您又來到我們的節目。
林賽:謝謝,楊,再次來到這個節目,我感到很榮幸。

列寧主義1~3版本:列寧 斯大林 毛澤東

楊傑凱:詹姆斯,1月4日,我們當天在電話上有過一次比較長的談話。之前,您在推特上發文,其中有一些內容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當時正在思考這個世界上發生的一些事情,您說的有一些話讓我感到很震驚。您主要說您很擔心,我們現在正朝著列寧主義4.0版本的方向前進,那我當時覺得這是一個非常令人震驚的說法。

自1月4日以來又發生了很多事情,我想請您說一說,您那天在想什麼?那跟後來發生的事情間有什麼關聯?

林賽:好的,我其實已經不太記得1月4日當天,我具體在想什麼。因為自此以來已經發生了很多歷史性的事情,所以我的記憶有點不清晰了。但是列寧主義4.0版本這個事情本身,是我這些年來一直在研究的一個主題,即所謂的「覺醒運動」或者叫「批判社會正義」,這是他們的用詞。

列寧

林賽:從文獻歷史和哲學角度了解他們的前身是什麼,最終我得出一個結論,就是列寧是怎樣應用馬克思主義這套理論的,和其他應用的人有什麼不一樣。他創建了一個黨,這個黨是有權力的,這個創建的黨是要帶領群眾去搞革命的。馬克思預測這種革命是會有組織地自發產生,他還預測無產階級會產生階級意識,他們會推翻資產階級議會奪權,會進入馬克思所謂的第五階段就是社會主義,然後進入共產主義。那到時國家就可有可無了,那時會變成一個自給自足的體系。

但是當時,並沒有發生這樣的事情,所以列寧說其實我們是一群比較特殊的人群,我們是資產階級,我們有這個階級意識。所以我們需要形成一個黨就是共產黨,我們會奪權,然後我們會把無產階級帶進來,教他們並帶領他們搞一場革命,因為這場革命沒法自主發生,他們必須有人帶領他們。

列寧主義,馬克思的這個革命需要有一個黨來帶領,這就是我說的列寧主義1.0版本,之後就到了4.0版本。1.0版本之後,斯大林掌握了權力,

斯大林

林賽:在列寧之後,斯大林掌權後的做法就不一樣,當然他也和列寧一樣的殘酷,甚至更加殘酷,我把它叫做列寧主義2.0版本。因為當時列寧那個版本還不夠殘酷,沒有讓革命自主發生,所以就需要施加更大的壓力。

有很多分析馬克思主義的人今天譴責斯大林,他們覺得斯大林是錯的,2.0版本是不對的。所以就像所有這些哲學家包括安東尼奧·葛蘭西(Antonio Gramsci,意大利共產黨的創始人和領導人之一),他寫道說馬克思是錯的。我們要追溯回黑格爾時代,馬克思對於歷史的理念來自於黑格爾,要改造世界;斯大林也是錯的,我們要回到列寧的做法。

毛澤東

林賽:那後來毛澤東出現了,毛澤東是追崇列寧主義的,在中國他公開這樣做了,我稱之為列寧主義3.0版本,葛蘭西稱之為文化馬克思主義。

毛對於這個文化大革命特別感興趣,要先進行文化革命,再進行政治革命,所以這個文化的層面就變得特別的重要。這種方法更加細緻,也比之前的方法更加的成功,今天中國仍然在共產黨統治之下,而蘇聯早已經解體了。

美國「覺醒運動」?列寧主義4.0版本

林賽:所謂的覺醒運動,當然有很多可比性,他們的行為和規律,另外其歷史和哲學的前身和這個列寧主義1.0版、2.0或者3.0版本是相同的,來自同樣的文獻,來自同樣的思想,只是在不同的環境裡發生。現在在美國,這幫人要實施列寧主義,利用大企業作為工具,我們管這個運動叫覺醒運動,這些大企業,它們的資本叫覺醒資本,我把它稱作列寧主義4.0版本。當時我們這個談話是以這個為背景的。

有一群覺得自己比較聰明的人,馬克思可能會稱他們為資產階級,他們認為他們了解無產階級的問題比無產階級本身理解得還要好,所以他們想要帶領無產階級去搞革命,而他們絕對是為了一個更高的目標或者為了他們自己的利益,或者站在歷史的正確一方等,就看你怎麼去看待它,看是什麼樣的環境。

國會山莊1月6日事件被利用

林賽:我覺得這種可比性是令人恐懼的。特別最近發生的國會山莊1月6日的事情,當然國會山莊的這個事件可以深談,也可以不談。我們現在並不完全清楚當時發生了什麼,很多人有他們自己的看法,但是我們知道這個事情被利用了,最準確的描述就是它類似於德國當年的國會縱火案。

我覺得德國的國會縱火案,我猜是納粹他們自己幹的。當然我並不是說美國的這個國會山莊事件是一個被設計陷害的事情,我覺得有可能就是一群認為自己是愛國者的人,他們失去控制了,然後衝進了國會山莊。所以有點像是反過來的。

但是納粹利用了德國的那次縱火案事件,來鎮壓他們的政敵,當時他們剛好有權力去這麼做。而現在的這些科技公司也在這樣做,民主黨人甚至想把人放進黑名單,還想搞一個類似愛國者法案2.0版本,把所有不支持他們的人都標籤成國內的恐怖主義分子,還要求總統和其他認為這次大選不合法的共和黨參議員們辭職,要求他們離任等等。

所以我們有這麼多的可比性可以去比較,歷史上也有這樣的政權利用這種事件這個時間點來鞏固自己的權力。國會山莊當天到底發生了什麼,其實並不重要,但是我們看到了歷史再次地在重演了,這個涉及到科技巨頭,涉及到民主黨內部。

誰攻擊國會山?一些人明顯不是川普支持者

林賽:我們知道科技巨頭是他們主要的資金來源,正好這些民主黨政客在推動這套政策,我們可以看到兩方之間的這種相互利益關係。這應該是讓大家很擔心的事。我們的科技巨頭公司,他們是私營企業,他們應該有權利去規避第一修正案和其它修正案的。所以我認為這個事很令人擔憂。

楊傑凱:國會當天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能知道的有一些人當天死亡了,或者說被殺害了,當天有一群暴民攻擊了國會山莊,現場也有川普總統的支持者,有一些人明顯不是川普的支持者。

今天我們剛剛發布了一條時間線,想知道當天到底發生了什麼,我還沒有讀過,但是我希望我們的讀者可以去看一看,將來我們會有更多這方面的資訊。

我想問一個比較關鍵的問題,現在有人把它稱作是一場暴亂,總統在煽動這群暴民,您對這種說法怎麼看呢?

林賽:我覺得這是一種誇張的說法,很有可能是編造出來的謠言。那些衝進國會山莊的人,也許有一些暴亂的意圖,但是有視頻證據顯示那些在國會山莊的人走來走去,當採訪他們問他們有沒有什麼計劃時,他們說他們沒有計劃,他們不知道有啥。

顯然這不是一場暴亂,如果你闖進一個政府大樓,然後開始自拍,並把自拍上傳到網路上,這怎麼可能是一場暴亂呢?這更像是一場示威遊行,對不對?他們的意圖是要制止這個大選被竊取。採訪問他們你們為什麼來,回答說他們不是要來推翻選舉,他們是要求問責制,要求選舉進行聽證,「我們不相信這次選舉是公平誠實的」。

另有一個被採訪的人,被噴了胡椒噴霧,他的口音我覺得可能是南美人,結果媒體說他是白人。

到國會山 川普明說:要和平以愛國心態去

林賽:這些詳細的情況,你要想深究都可以,但是我覺得沒有必要。他們只是想要進行一場聽證,如果這個聽證結果表示選舉是公正的,那就是公正的。他們不是想要推翻民主,這不是他們來這裡的理由。把它叫「暴亂」,而不是叫一場「失控的示威遊行」,我覺得是不合適的。我覺得這已經被利用來當作一個政治武器了,說總統煽動也是這個目的。

我可以理解為什麼有的人他們在聽川普總統集會上講話時,會變得很激動,從而有人會產生這樣的聯想,但是我有很多其它的資料和證據是不支持這種說法的。

比如說川普明確說過,希望人們去國會山莊時要和平,要以愛國的心態去,川普講完後,他的兒子也馬上上台,當時他在台上稱讚說,大家沒有採用任何暴力方式去攻擊別人,損毀財物。

發生了國會山莊事件之後,川普雖然沒有馬上表態,但是很快他就要求大家「回家,我們要和平」。同時發生了很多事情,當時這些事情都表明川普沒有煽動人群採取暴力手段,當然還有其它一些間接證據。

遠早於川普講話時間 暴力像是預先謀劃的

林賽:現在證據顯示就是所謂的衝進國會山莊,是很多天以前甚至是一個多月以前,就在社交媒體平台上已經計劃好了的,這是遠遠早於川普講話時間。這怎麼可能是川普煽動的呢?這是不可能的。

我看到一個人,傑克·波索比克(Jack Posobiec,OAN記者兼主播),他是一個比較有爭議性的人物,他說當天華盛頓DC民主黨和共和黨全國委員會總部附近,確實發現有炸彈,這樣的事情不可能15分鐘之內完成的,這個是要預先謀劃的。

如果這些事情早就謀劃好了的話,那麼總統怎麼可能在當天講話的時候,再來煽動民眾的呢。所以我認為有人在利用這個事件這個時間點來推動他們要的,是為了奪權。

另一種說法就是說可能川普的講話不太修飾,刺激了一些人,他們誤解了,他們就採用了暴力行為。相比前一種,我更相信預先謀劃的說法。看起來這些暴力是預先謀劃的,所以他們現在的報導是相互矛盾的。如果他們說總統在當天煽動民眾,那怎麼可能預先謀劃呢?這兩個是不能同時存在的。

只要質疑大選 都被歸類到國會山暴徒

楊傑凱:我聽到的情況是,從第一天開始,他們就在試圖升級這個事情,一開始說是一群暴徒,然後我們就聽到暴亂這種說法,媒體就說出來了。

所以這種語言是讓事情升溫,每一天的事情在升溫,後來就變成了,任何只要質疑這次大選結果的人,就會被歸類到和暴徒是一夥的。

林賽:是的,我把這個稱為創造變戲法似的說法,我用這種說法來形容發生的事情。

當天國會山莊發生的事情,顯然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很多人害怕,很多人用恐懼的眼神看著,有的人可以說是幸災樂禍……我看到推特上有些人的推文,不管是(發自)機器人還是真人,他們當時的推文在說,終於發生點事情了。現在有各種各樣不同的看法。

那媒體呢,需要特別說一下,還有那些政客,不僅僅民主黨政客,像阿諾德·施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這樣的共和黨政客,還有參議員,他們也站出來表態。所有這些政客們逐漸達成一種共識,他們依然持有這種共識,他們從中選出那些最令人恐懼的因素,把這些因素混合在一起,編造了一個不真實的故事。

就像你說的一開始是有一群暴民,後來變成失控了,後來他們說這是暴亂,最後說這是政變。我覺得這真是在開玩笑,因為如果真的是政變的話,你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嗎?我知道當天有人帶槍,但是政變是很多很多人帶很多很多的槍,有意圖地用暴力的形式去推翻政府的現狀。

但是1月6日當天跟這個是完全不一樣的,他們就這樣讓事情越來越升溫,變戲法似地形成一個故事,這個已經快變成一個共識了。

它可能跟真實情況沒有半點關係,這種事情經常發生,我以前的工作呢,有時候也讓我陷於一些比較有爭議性的公共事件當中。就是有時會出現和真實情況不相同的說法或者故事,然後這虛假的故事就變成「真實」的了。

媒體不斷讓事態升溫 從中編故事

林賽:現在這個事情逐步地在升溫。過去5年來,自從川普當選總統後,我們就看到事態在逐漸升溫,這個媒體在不斷地推動這些事情的升溫,在激化矛盾。我覺得這種不對稱的情形令人很擔憂,我們很少聽到像CNN、或者《紐約時報》或其它這種大媒體用緩和矛盾的語氣報導,福克斯有的時候可能會。

他們從來不說川普可能只是不太會說話,或者大家不用太緊張,他們不說這樣的話。他們總是說川普是一個獨裁者等等,所以他們把握每一個機會讓事態升溫。媒體用這種報導方式,包括川普周圍的這些政客們的行事方式,都讓事態升溫到最糟糕的一種局面,然後從中編造出一個其實不存在的故事。

我覺得1月6日這個事件就完全符合這種做法,而且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接受這種偏執的歇斯底里的故事,隨後就是一個個變戲法似的說法,最後編造的故事就變成了「真相」。我們不需要從過於哲學的角度去講,但是有一組哲學家,他們的說法對我有些啟發,他們是後現代主義者。

他們說當社會強制的變戲法似的說法占上風的時候會發生什麼,總體來說我覺得他們的理論很有問題,但是他們在這點上的看法我認為是很準確的。

楊傑凱:他們是怎麼看的呢?您可以再講一講嗎?

林賽:其中有個哲學家利奧塔(Jean-Francois Lyotard),他在1979年寫了一本書叫《後現代狀況》,利奧塔當時擔心一個事情就是所謂的謬論的合理化。那什麼叫謬論的合理化,簡單地說就是人們對於不真實的一套事情達成一個共識,因為所謂的謬論就是不符合邏輯的,是謊言,當人們對一套謊言達成了共識,合法化、合理化的意思,就是說把這個謬論當成「真相」。

後現代主義者他們是錯的,首先我是要講清楚,他們相信所有的謬論都可以合理化合法化,是沒有真相的,是不以真相來理解這個世界的,他們認為任何理解都是其中一種謬論而已。但是他們擔心的是,如果出現謬論的合理化,當人們盲目地跟從,盲目地達成共識,擁有政治授權的話,就會出現暴政,可能會出現濫用權力,人們會失去自由,失去真相。如果我們不得不生活在一個謊言裡,而這個謊言卻是公眾達成共識造成的話。

「假現實」 用「批判性種族理論」看世界

楊傑凱:這個非常發人深省,您在一篇論文《教極權主義的精神病態和起源》裡,講的一件事情,我覺得挺有意思的。這篇論文比較難讀,如果讀者喜歡讀有難度的論文的話,我建議大家去讀一下。

很有意思的,您想說明有一個所謂的「假現實」主題。就是,你可以創建一種狀態,讓人們在心裡去相信一套假現實,把好的和壞的搞反了,讓人們相信他們在打著惡的名義在做好的事情。所以我在讀的時候,我注意到這點,這讓我很害怕,我之前沒有思考過這點。

林賽:我是用了假現實這種說法,也就是說大家生活在一個有共識的謊言裡面,生活在這樣一套故事裡,而這個故事是不真實的,是強加於人的,利奧塔管它叫謬論。在這篇論文中,我想讓人們能夠容易理解,我把它形容為謬論的邏輯,另一套的邏輯結構。

我們可以舉個例子,比方說這個批判性種族理論吧。你可以用這種模式去思考問題,批判性種族理論去思考,以這種模式去做事情,他們說是戴上這種眼鏡去看世界,就是擁有批判性種族意識。所以你可以以這種框架去思考問題。

這也就說明你參與到這個假邏輯裡了,他管這種叫「宏大敘事」,它比「常規敘事」要更宏大,而且他的所謂的道德也是顛倒的。你如果是尼采的擁護者,他就是所謂尼采說的道德譜系中提到的奴隸道德,它是一個顛倒的道德體系,上變成下,好變成壞,惡變成好等等。人們會做他們覺得是對的事情,但實際上他們在做邪惡的、不好的事情。

他們就用這些東西去欺負別人,去強迫別人。比方說這個批判性種族理論這個例子,我們常聽到的一種說法,就是我們系統地生活在種族歧視的社會裡,種族歧視是日常可見的。他們不說種族歧視是否存在或不存在,他們直接說種族歧視一定存在,只是它如何表現。

當然從種族歧視中獲利的人,他們不想去挑戰,他們在這個狀態當中獲得好處,所以他們儘力去忽略它。他們用他們自己的話去描述這個事情,然後他們就去解釋這是什麼。他說我們有種族歧視的歷史,美國有幾百年的種族歧視的歷史,有奴隸制,有《吉姆·克勞(Jim Crow)法》,有種族隔離等等,所有這些都會留下烙印,而這個烙印永遠不會消失,這是他們的一個重要論點。其中還有一個更重要的概念叫「利益趨同」,就是當你想要消除種族歧視的時候,你真正在做的只是想要隱藏它,出於自己的利益去這樣做,比方說如果我們白人想要去消除種族歧視,其實是出於自己私利,所以是不純正的。

德里克·貝爾(Derrick Bell)的說法就是說,創建這個批判性重組理論的人呢,其實是在重新塑造,以不同的形式塑造種族歧視,讓人更難發現,而實際上讓種族歧視變得更加糟糕。德里克·貝爾是哈佛法學院第一個黑人終身制教授。

這就是維護批判性種族理論的繆論。只要你不同意他,那麼這個顛倒黑白的道德觀念就會來批判你,他說任何不同意他的人都是種族歧視者:他們(不同意批判性種族理論的人)有這個意圖,有不好的動機,他們想要維護白人至上主義,他們可能故意裝作不知道,他們缺少種族謙卑等等。

他們這個道德理念是顛倒的,你不能夠不同意,你不能夠去質疑他,所以他是這個虛假道德體系中的,用例子舉例就比較簡單。當然文章本身比較複雜,因為我想寫得抽象一點,虛假現實看著是挺複雜的一個概念,它其實就是扭曲真相,而且有一套邏輯理論去支持它。在這個框架裡,它可以讓你理解,去採取行動,但實際上它是完全混亂的。

另一方面呢,他們的這個道德體系也是顛倒的,而且是欺負別人的,欺負任何不同意、挑戰他的人,或者任何不參與他的人,會譴責他們是種族歧視者等等。這樣的事情我們過去幾個月來都在持續地發生著,而且是在肆無忌憚地發生著。包括1月6日國會山莊事件。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