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茂春:自由世界應劃定「紅線」對抗中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16日訊】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的中國顧問說,世界需要對中共的霸道行徑有所醒悟,制定自己的規則,以遏制中共的侵略。

幫助川普(特朗普)政府制定對華政策的華裔學者余茂春(Miles Yu)指出,中共威脅美國的策略是,要求美國不要干涉該政權的「內政」問題,包括:香港、西藏、新疆等,並稱其為「紅線」。

「這僅只是中國共產黨的『紅線』,而非基於國際法的紅線。」余茂春在接受《大紀元時報》「美國思想領袖」節目主持人楊傑凱(Jan Jekielek)專訪時說。

最近,中共當局的最高外交官警告拜登政府,「這些問題關乎中國的核心利益和民族尊嚴,牽動14億中國人的民族感情,是碰不得的,否則最終只會給中美關係和美方自身利益造成嚴重損害」。

余茂春說,當中共告訴各國,新疆議題是一條「紅線」時,它真正的意思是,「我們要把100萬名維吾爾人關進集中營,我們要折磨他們,壓制他們的自由」。

「而你們國際社會⋯⋯不許說一句抗議的話。否則就是不尊重我們。」

余茂春說,「全世界都要對這種霸道行徑醒悟過來」,拒絕接受這種言論。

余茂春說,雖然中共聲稱追究其在新疆侵犯人權的國家,是在干涉中國的「國內主權」(domestic sovereignty),但事實並非如此,「因為在某些時候,你不可能真的以主權的名義殺害人民,進行種族滅絕」。

他敦促國際社會,應針對中共的侵略行為設定自己的紅線,迫使中共政權遵守國際規則。

並非把事做對而是去做對的事

余茂春認為,川普政府通過認識到中共的本質是「我們這個時代最核心的威脅」,這也是前國務卿蓬佩奧常用的描述,已徹底改變了美國對中國的態度。

余茂春說,前幾屆美國政府為了如何在「有缺陷的框架」上與中共保持「平穩的關係」,一直持續「耗損」。這個框架的指導思想,就是他所說的「傳教士情緒」:認為與北京的經濟接觸會使中國變得更加民主,成為世界上一個負責任的、休戚與共的一員。

「我們所做的是,我們試圖改變這個框架,」余茂春說,「我們不是關注如何把事情做對,而是如何做對的事情。」(Rather than focus on how to do things right.We focused on how to do the right thing.)

在余茂春看來,以往對中國的思考是「完全脫節的」,因為它沒有理解這個統治著中國人民的政權之本質。

「我們西方國家,不斷地、不斷地低估了中國仍是個共產黨(國家)的程度,」余茂春說,中共是人類歷史上最自以為是的列寧主義政黨。

「看看他們的國內政策。看看他們的國際政策。每一項重大政策舉措都是出於這種意識形態。」他說,只要讀一讀中共領導人的講話,就能認識到這一點。然而,西方政策制定者卻沒有認真對待。

「我認為這是(川普政府之前)美國外交政策最根本的不足。」他說。

文革時代在中國重慶市長大的余茂春,因為獨特的經歷,得以對中共有更真實的評估。1985年,他作為交換生來到美國。四年後的天安門大屠殺,促使余茂春成為中國民主運動的學生倡導者。

他繼續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攻讀博士學位,1994年成為馬里蘭州安納波利斯市(Annapolis)美國海軍學院的近代中國和軍事史教授,在四年前調入國務院之前,他一直在那裡任教。

余茂春是該部門制定對華政策的前沿人物。在川普上任的最後一年,蓬佩奧成為美國政府對北京強硬立場的公開代言人,對中共侵犯人權、壓制香港自由、南海軍事侵略,以及中國技術帶來的威脅等問題,進行制裁和其它打擊措施。

雖然曾被美國高級官員稱為「國寶」(national treasure),余茂春卻遭中共政權格外蔑視。中共官媒將他稱為現代史上頭號「漢奸」,他在重慶上過的中學,將他的名字從榮譽牆上鑿下來。

中共利用在華經商許可綁架精英階層

余茂春說,川普政府的一個非公開的「最重要的成就」(crowning achievements)是,它能最大限度地減少中國遊說團體的「不健康影響」,中國遊說團體在很多方面上,都是對中共俯首帖耳的。

他說,中共利用進入中國市場的獨家許可權,來影響想在中國開展業務的美國公司和團體,這也影響了華府的遊說者,他們「必須去見中共高層,以獲得任何進入中國的機會」。

「這就造成了一個非常不健康、非常危險的特定階層。」他說。

余茂春說,這些根深蒂固的遊說集團,「對我國的外交政策,特別是對中國政策的制定過程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與盟友合作抗衡中共

對那些批評川普政府在執行對華政策上,過於傾向單邊主義的人,這位前任顧問也提出了反駁。拜登官員誓言要加強與盟友的合作,共同對抗中共威脅,並稱這是與前任政府的區別。

余茂春說,蓬佩奧花了「大部分的時間」,試圖在全球範圍內提高對中國威脅的認識,並建立一個應對它的聯盟。

他說:「我們花了很多很多心力,來組建這個多邊聯盟。」不過,川普政府在早期遇到了很多來自其它國家的阻力。

「我們的許多朋友和盟友,一開始並不這麼看,」余茂春說,他們指責美國是單邊主義,「但他們才是(最)單邊主義的,因為他們不想一起行動」。

他說,直到COVID-19大流行之後,許多國家才覺醒,意識到中共帶來的全球威脅。

例如,在大流行之後,美國說服了北約應對中國在印太地區的挑戰。余茂春說,這在三年之前是不可想像的。

同時,他認為,美國必須能夠帶頭與中共政權對抗。

「當我們帶頭的時候,自由國家就會跟隨。」他說。

「這不是因為我們傲慢。而是因為⋯⋯我們是有能力的⋯⋯美國是能在全球範圍內阻止中國擴張的國家。」

余茂春表示,以上觀點僅代表他個人,不代表美國海軍學院、五角大樓或聯邦政府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唐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