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大戲在中原 預言中的大瘟疫和中國變局

壬靜思:從《推背圖》預言中國變局和大瘟疫說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23日訊】中國人有句俗話:「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意思是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不容人為去改變。換句話說,人類歷史就宛如一場大戲,在按照已經定好的劇本情節上演。在宗教中或修煉界,人們認為這場「歷史大戲」就是神在世間的安排;按中國人的話講,此乃「天意」。

這場大戲上演過的部分,人們稱之為「過去」,還沒有上演的部分,人們則稱之為「未來」。人類歷史上留下的預言,其實就是關於這場大戲未來部分的謎語。

在世界的著名預言中,幾乎無一例外都提到了人類將要經歷的一場前所未有的巨大劫難──也就是人們傳說中的「大災難」:在歷時多年的大災難中,世界充滿了各種大型的災害禍患,對於人類生命的毀滅程度慘烈無比。而這場人類歷史大戲的最高潮和終局,完完全全就是圍繞這場「大災難」。

因此,在所有的著名預言中(包括《推背圖》),其最大的篇幅都放在了描述這場「大災難」時期所發生的重大事件,目的是為了給後人起到告誡和警示的作用。

在「大災難」中,為各種預言所描述最多的災難表現包括世界性的戰爭和大瘟疫。而在所有的災難表現中,對於人類生命毀滅程度最為慘重的則是「大瘟疫」。

在「大災難」中,為各種預言所描述最多的災難表現包括世界性的戰爭和大瘟疫。(pixabay)

一、《推背圖》預言中國變局和大瘟疫

在中國的歷史預言中,唐初袁天罡和李淳風所著的《推背圖》是最為著名也最受後人尊崇的預言書之一。《推背圖》對於「大災難」中的戰爭現象有相當篇幅的生動描述,比如其第五十六象描述了(第三次)世界大戰的表現、第四十五象描述了戰爭在中國的一幕,以及第五十七象描述了世界大戰的終結及其原因等。

然而,對於在「大災難」中最具毀滅性的「大瘟疫」,《推背圖》卻似乎沒有明文描述。

其實,《推背圖》的第五十象同一些著名預言中對於「大瘟疫」所造成的特殊社會現象的描述一致;同時,此象也描述了即將發生於中國的一場重大社會變局。

第五十象

讖曰:
水火相戰 時窮則變
貞下起元 獸貴人賤

頌曰:
虎頭人遇虎頭年 白米盈倉不值錢
豺狼結隊街中走 撥盡風雲始見天

這一象描述了兩個互相關聯的重大歷史事件。

第一,「虎頭人遇虎頭年」的「遇」在古文中有遭受(厄運)之意。這句指一個屬虎的王者(「虎頭人」)在一個寅虎年遭受厄運──可能指此人及其利益集團遭到清算。而其遭受厄運對於世人而言卻終究將是幸事──「撥盡風雲始見天」。

這一事件可能是中國即將發生的重大社會變局的一幕。

第二,「白米盈倉不值錢」和「豺狼結隊街中走」則描述了在那寅虎年的兩個特殊社會現象。而這兩個現象同其它預言中對於「大瘟疫」所導致的後效應的描述相吻合。

其中「豺狼結隊街中走」一語雙關,即描述了「虎頭人」帶來的社會亂象,又描述了「大瘟疫」所導致的後效應。

本文稍後將討論這兩個事件及其關聯。

二、《推背圖》第五十象所指時間

中國預言在描述時間上都是使用中國傳統的干支生肖紀年方法,很難同西元紀年明確對應。

在中國預言中,歷史上於民間流傳廣泛的佛家預言《五公經》是對於「大災難」給予最為詳細描述的預言之一,也是能夠將「大災難」時期的事件發生的具體時間同西元紀年明確對應的預言之一。

經過仔細推算,《五公經》描述的「大災難」發生時間所指的「末劫下元甲子」是指1984年至2043年的六十年間。(關於「大災難」所處時間的推算詳細過程,請見《「子丑之年江邊起」:預言中的「大瘟疫」和避疫之道》。)

而且,《五公經》描述了「大災難」時期的兩個高峰階段──每個階段都是處於相應地支為「子丑寅卯辰」的五個年頭之間,而且每個階段的主要災難表現都是戰爭和大瘟疫:「但看子丑寅卯辰,只見荒郊不見人,……火燒災病及刀兵,下元遭末劫。」

根據《五公經》及其相關預言的描述來推算,這兩個高峰階段分別是庚子年至甲辰年(2020至2024年)以及壬子年至丙辰年(2032至2036年)。

「末劫下元甲子」(即2044年以前)還剩下兩個寅虎年,即2022年和2034年。那麼《推背圖》的第五十象描述的寅虎年是指哪一年呢?

《五公經》中有一段預言詞《西江月》,其中的描述包括了關於中共(「胡人」)、救世聖人(「帝」)和「大災難」的一些事件及時間表。(由於中共靠蘇俄起家、強使外夷「共產」異說入侵中華及其摧毀中華文化,一些著名中國預言稱中共為「胡人」,即外夷。)

《西江月》中有「白虎之年大亂」的說法,可能與《推背圖》的「虎頭人遇虎頭年」指同一事件。在剩下的兩個寅虎年中,按照納音五行,2022年為白虎年,2034年為黑虎年。「虎頭人遇虎頭年」的「虎頭年」可能是指2022年白虎年。

也就是說,《推背圖》的第五十象描述的可能是2022年發生的事件和現象──即一個屬虎的王者(「虎頭人」)及其利益集團在2022年遭到清算;同時,在過去的歷史安排中,在2020年到2022年間發生的一場大瘟疫導致在2022年出現了「白米盈倉不值錢」和「豺狼結隊街中走」的特殊社會現象。

下面結合相關預言,探討一下《推背圖》的第五十象所描述的這兩個事件。

「虎頭人遇虎頭年」的「虎頭年」可能是指2022年白虎年。示意圖。(pixaby)

三、中國變局中可能發生的事件

《推背圖》第五十象所描述的「虎頭人」是指一個屬虎的王者。在中共歷史上的所有掌權者中,江澤民是唯一屬虎之人──《推背圖》第五十象所描述的第一個事件應該是指江澤民及其死黨於2022年遭到清算。

這一事件可能是中國即將發生的重大社會變局的一幕,即中共滅亡前後的一幕。

其實,在所有的中國歷史預言中,中共政權的終結都是伴隨著「大災難」的發生。

從相關預言來看,在中共滅亡之前後,中共死黨似乎發動了一場企圖奪權但最終以失敗告終的政變。劉伯溫《金陵塔碑文》中的「馬不點頭石沉底,紅花開盡白花開」、《推背圖》的第四十六象「東邊門裡伏金劍,勇士後門入帝宮」以及《諸葛武侯乩文》中的「宮門拔劍除奸佞,白頭變作赤頭人」,可能都是對這場政變的隱約描述。其中《推背圖》的第四十六象似乎預示這場政變同一位姓名帶「弓」或「阝」的軍人相關。

之後,出於某些原因,一位姓氏含「白」、名字帶「平」之人(可能是習近平)對中共的罪惡及其黨徒施行了血債血還的嚴厲清算──《金陵塔碑文》對這場清算的描述是「一災換一災,一害換一害」「英雄拔盡石中毛,血流標桿萬人號」。

《推背圖》第五十象所描述的「虎頭人遇虎頭年」,可能是這場清算的一部分。

四、《推背圖》描述「大瘟疫」後效應

《推背圖》第五十象所描述的「白米盈倉不值錢」和「豺狼結隊街中走」這兩個現象,同其它預言中對於「大瘟疫」所產生的後效應的描述完全一致。

其實,《五公經》對於「大災難」時期的第一個高峰階段──即庚子年至甲辰年(2020至2024年)所發生的這第一場「大瘟疫」給予了相當詳細的描述:

「但看辰年中秋月,家家戶戶有蛆蟲;子丑之年江邊起,死者萬萬欠棺材。紅粉美人流血死,寶珠金銀化成灰;雖有田圓無人收,高樓大廈化成墳;腰金衣紫人何在,總被蒿蓬伴骷髏……」

根據《五公經》的這一描述,這第一場「大瘟疫」起始於「子年」的「江邊」,出現了兩波高峰:第一波高峰可能發生於「丑」年,導致「死者萬萬欠棺材」;而第二波高峰可能發生於「辰年」的「中秋月」,導致「家家戶戶有蛆蟲」。(因為「天機不可洩漏」,因此預言多採用隱晦的方式來描述未來。比如這裡使用的就是倒裝結構,因此在事件發生之前很難確定其時間順序。)

現今正在發生的「中共肺炎」,起始於庚子(2020)年長江岸邊的武漢,同《五公經》的描述完全吻合。

根據預言,這場「中共肺炎」可能在辛丑(2021)年達到第一波高峰──「中共病毒」將出現一些具有異常強大殺傷力的變種,導致「死者萬萬欠棺材」。

在第一波高峰過後,「中共肺炎」可能會消失一段時間,再於甲辰(2024)年的「中秋月」(黃曆八九月)達到第二波高峰:「寅卯辰年八九月,遍地死人不堪言;米熟五穀無人吃,絲綿衣緞無人穿。」(《五公經》)

根據《五公經》的描述,在過去歷史的安排中,庚子年至甲辰年(2020至2024年)的第一場「大瘟疫」導致「末到子丑年,百中無一半」;而壬子年至丙辰年(2032至2036年)的第二場「大瘟疫」則導致「壬子(2032)癸丑(2033)兩年,但八九月,朝病暮死,又遭兵火之災,十分死九分」。

道家經典《道藏》中的《太上洞淵神咒經》在描述「大災難」時期的大瘟疫發生的時間範圍時,也描述了兩場大瘟疫:「甲辰(2024)、甲寅(2034)年,有三十六萬疫鬼,來殺惡人,惡人多故。」這與《五公經》的時間描述相符。

「大瘟疫」在短期內對於人類生命毀滅程度之劇烈,導致社會上的人口急劇銳減,從而造成了兩個特殊的社會現象或後效應。第一個現象是《五公經》描述的「穀米無人吃」:《五公經》描述道「珠玉金銀化作塵,雖有田園無人種,高倉大庫變成丘」以及《陝西太白山的劉伯溫碑記》描述的「有飯無人食」「有衣無人穿」。這些同《推背圖》第五十象描述的「白米盈倉不值錢」相一致。

第二個現象是《五公經》描述的「虎狼盡傷人」:《五公經》描述道「黃斑猛虎如家犬,晝夜巡門轉,咬人咬豬羊,天下盡損傷」「黃狗隊隊如家犬,夜夜巡門轉,牛羊食盡化為塵,然後便傷人」;《太上洞淵神咒經》也描述「壬寅(2022)金,猛獸結群侵」。這些同《推背圖》第五十象描述的「豺狼結隊街中走」異曲同工,也與其描述的「獸貴人賤」相一致(「貴」指多,「賤」指少)。

從事件發生時間來看,《五公經》和《推背圖》對於這場大瘟疫的描述也相吻合:《五公經》預言這第一場大瘟疫「中共肺炎」在辛丑(2021)年達到第一波高峰,導致「死者萬萬欠棺材」;而《推背圖》第五十象描述「大瘟疫」所產生的後效應則發生於緊接其後的壬寅(2022)年。

那麼,《推背圖》將「虎頭人」與「大瘟疫」合在同一象中描述,僅僅是出於時間的巧合麼?

根據預言,這場「中共肺炎」可能在辛丑(2021)年達到第一波高峰──「中共病毒」將出現一些具有異常強大殺傷力的變種,導致「死者萬萬欠棺材」。 (Saul Loeb-Pool/Getty Images)

五、《推背圖》所指的「大瘟疫」起因

《推背圖》的第五十象將「虎頭人」與「大瘟疫」合在一起描述表面看是出於發生時間的巧合,其實不僅如此,因為歷史上的先哲們留下預言的目的是為了給後人起到告誡和警示的作用。

其實,從相關的著名歷史預言來看,「虎頭人」與「大瘟疫」兩者似乎存在著因果關係。

根據劉伯溫《金陵塔碑文》的描述,在大災難中,「人逢猛虎難迴避」:「逢」意迎合,喻指接受相信或受其迷惑;「猛虎」指一屬虎之人及其所代表的利益集團,「猛」又喻其勢凶猛;「難迥避」比喻在劫難逃。那些受到該「猛虎」迷惑而隨波逐流的人們在這場大災難中在劫難逃──也就是說,「猛虎」給人民帶來毀滅性災難。

其實,《金陵塔碑文》隱指大災難發生的直接導火索是江澤民(屬虎)親自操縱中共發動的大規模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運動;尤其是其動用了鋪天蓋地的謊言宣傳,使得受到欺騙的世人在大災難中斷送性命。(詳細解析請見《劉伯溫「金陵塔碑文」之解析》一文。)

《五公經》的「子丑之年江邊起」,似乎和《金陵塔碑文》異曲同工:該句描述的不僅是「大瘟疫」的起始時間和地點,而且還道出了導致這場毀滅性災難的責任者的姓氏:由「江」引起。

《推背圖》作者之一的李淳風在其另一著名預言《藏頭詩》中,亦隱指鄧小平後的一個姓名含「民」字的掌權者的行徑是導致大災難的直接原因。(詳細解析請見《預言中的國共兩黨宿命和「大災難」》系列文章。)

六、《推背圖》名稱的可能真實含意

關於《推背圖》名稱的來歷,一般傳說是李淳風和袁天罡推算大唐國運,但是李淳風推算起來之後,竟一發不可收拾,一直推算到了後來的一千多年,直到袁天罡從身後邊推了他的背,說天機不可泄露,李淳風才作罷。此預言書由此得名《推背圖》。

這個傳說之事可能存在。然而,這個可能的來歷卻並不一定是《推背圖》名稱的真實含意。

其實,李淳風和袁天罡都是修道之人,他們在《推背圖》中採用了一個修煉界和預言中比較常見的時空觀──即過去人類的歷史是重複的。

《推背圖》的第一象說道「日月循環,周而復始」;其第六十象說道「一陰一陽,無始無終;終者自終,始者自始」。這裡的「日月」和「陰陽」都象徵歷史,指人類歷史周而復始、循環往復。

《推背圖》的第一象還說道「悟得循環真諦在,試於唐後論元機」,是指預言作者悟到了人類歷史是在循環往復的真諦,他們試著將他們看到的歷史的過去(即史前的歷史)描述出來,從而推論從唐朝開始的這期歷史的未來──從「背」(即過去)來推未來。這可能是《推背圖》名稱的真實含意。

這與其它幾個中國著名歷史預言中所體現的時空觀相同。比如:

姜子牙《乾坤萬年歌》說道「我今只算萬年終,剝復循環理無窮」:剝復為易經中的兩卦。坤下艮上為剝,表示陰盛陽衰;震下坤上為復,表示陰極而陽復。「剝復循環」形容歷史循環往復。

諸葛亮《馬前課》說道「前古後今,其道無窮」:前古的歷史,在後世的現今再次重現,循環往復。

《黃檗禪師詩》說道「日月推遷似轉輪」:「日月」象徵歷史,形容歷史如轉輪,循環往復……

也就是說,在這些預言家們所預言的未來中,有一部分(甚至全部)可能是他們看到的歷史的過去。

西方預言《聖經.啟示錄》也隱晦地使用了這一時空觀,描述了發生於相隔「一千年」的兩期歷史的歷史末期的「大災難」事件。

《聖經.啟示錄》的作者對於在「一千年」前的那期歷史末期發生的「大災難」現象及「聖人救世」給予了詳細的描述,包括撒旦被神捉住並捆綁扔在無底坑裡,「使他不得再迷惑列國」。(註解:這裡的「一千年」是指神所處時空的一千年,對於人類時空來說可能是個相當久遠的時間。)

但是《聖經.啟示錄》的作者在描述「一千年」後的這一期歷史時,在撒旦被釋放之後,只是一筆帶過那重複的歷史過程──即撒旦「迷惑地上四方的列國」等,然後著重描述了後續歷史的嶄新篇章。

在這期歷史的後續嶄新篇章中,撒旦將被神徹底毀滅,「被扔在硫磺的火湖裡」「直到永永遠遠」。《聖經》學者稱此為「最後的決戰」。

也就是說,這期的歷史不再只是簡單重複,而將展現嶄新篇章。那麼為什麼這期歷史會出現嶄新篇章呢?

這裡的「日月」和「陰陽」都象徵歷史,指人類歷史周而復始、循環往復。(王嘉益 / 大紀元)

七、歷史的變數

其實,很多著名的中外預言都描述了在「大災難」中,將有一位「聖人」出世拯救世人,並將開啟歷史的嶄新紀元。

比如,在中國的著名歷史預言中,《推背圖》、諸葛亮的《馬前課》、劉伯溫的《金陵塔碑文》和《燒餅歌》、邵雍的《梅花詩》、李淳風的《藏頭詩》、南師古的《格庵遺錄》等等,都從不同角度為「聖人救世」給予了描述。

而在歷史上的神傳預言中,佛家預言《五公經》描述到這期歷史末期是「三萬七千七百年當末劫」,「末劫之年更乾坤」,聖人「明王」將「改換乾坤」;道家預言《太上洞淵神咒經》稱這期歷史末期為「劫盡」,聖人「真君」將「更生天地」;《聖經.啟示錄》也明示創世主神「將一切都更新了」。

也就是說,這一期歷史之後,整個天宇將要完全更新,歷史將開啟嶄新篇章。因此,這一期歷史的尾聲部分不會只是簡單重複上演以前的歷史過程。

不僅如此,所有這些相關預言在描述「大災難」所帶來慘烈結果的同時,又都埋下了一個如何避免災難的重要伏筆:「聖人」將於此危難中拯救世人,所有的信者和善良人最終都將得到「聖人」的拯救,從而進入歷史的嶄新紀元,而在「大災難」中被淘汰的只是那些不信者和惡人。

也就是說,在這場毀滅性的「大災難」中,世人的選擇可能改變歷史的軌跡。

其實,如果我們把在中國歷史上已經發生的史實同中國歷史預言做個比較,會發現在2000年以前,在中國歷史上已經發生了的歷史事件同所有中國歷史預言相比幾無差異。但是,歷史從2000年開始,一些災難性事件同預言描述的「末劫」時期所要發生的災難情形相比,已有較大不同。比如,2003年「薩斯病」瘟疫和2004年大水(海嘯)並沒有給中國帶來預言中的慘重生命損失,以及預言中2018年中國發生的軍事衝突已經改變成為貿易衝突,從而可能使得導致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因素發生改變甚至免除……

按照《五公經》、《太上洞淵神咒經》以及所有相關歷史預言的伏筆之言,這些重大災難的改變,只是因為「聖人」正在當今這末法時期傳法,信者日眾,從而導致預言中的一些重大災難事件得以減輕或免除。而且,這是使得預言中重大災難的可能變數成為了歷史現實的唯一原因。(關於人類歷史預言中對於大災難中「救世聖人」的眾多描述及其詳細解析,請見《歷史預言中的「救世聖人」解密》一文。)

從世界上的諸多預言來看,人類的歷史似乎已經走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刻──這場歷史大戲的大結局即將上演。然而,在過去歷史的安排中,這場歷史大戲的結局卻是無比的慘烈和刻骨銘心的悔憾:世人因為受到「撒旦」(《聖經.啟示錄》)或「猛虎」(《金陵塔碑文》)的迷惑而不信、作惡,導致在「大災難」中慘遭淘汰,被毀滅程度達十不剩一。

但是,在歷史安排大災難和大淘汰的同時,又安排了避免災難和淘汰的伏筆。在這期歷史大戲的終局時刻,所有的生命都被公平地賜予了選擇和決定自己未來命運的機緣:一個生命要想改變過去歷史安排的悲慘結局,平安渡過災難從而進入歷史嶄新紀元的唯一辦法,就是選擇信和善良。

對於一些讀者朋友來說,可能對於預言及其描述的一些將要發生的事情還是難以置信。但是無論怎樣,在「大瘟疫」已經正在眼前發生的情勢下、在這種生命攸關的時刻,中國人的一句俗話也許能夠使人受益:「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冷靜下來思考,在面對涇渭分明的善與惡、生與死的選擇面前,又有什麼理由值得做出賭上珍貴生命的選擇呢?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文馨)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