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到大,我們排過的那些長長的隊……  

文: 曉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從小到大,不知道要經歷過多少次的排隊,那長龍隊伍排的腳後跟都發麻,只為了辦那麼一點兒事,找政府開個證明、蓋個章啊啥的。排到跟前的時候,有種快衝出牢籠擁抱自由的感覺。大家都習慣成自然了,中共自然也成了百姓的太上皇。滿滿的說不出的那個不要臉:「中國人多,事不好辦。家裡孩子多,做父母的難。」算算中共的官民比,領跑世界,怎就沒看見當官的排過隊,都是百姓在排呢?

真要翻翻中國人的排隊史,活脫脫一部百姓血淚史,中共罪惡史,不知真相者難以置信。

1.三十~五十年代:排隊鬥地主

站隊第一,排隊第二。這是中共治下排隊政治學。排隊鬥地主、打右派、唾罵敵對分子是革命忠誠的表現。

打土豪分田地」「有土皆豪、無紳不劣」,中共從二三十年代一直到四五十年代,以革命的名義搶劫私產。200萬地主被冤死。鬥地主時,搭戲台子,強迫全村人圍觀,有的還勒令村民排隊挨個上台扇地主耳光子。群眾斗群眾,造下惡業無數,到頭來都是誰造業誰償還。

1947年土改,河北省營井村村民呂某,積極站隊,將和自己平時無冤無仇的一個地主耳朵咬下來了,該地主後被槍斃。次年呂某生了個沒耳朵的兒子,兒子十來歲的時候,一把火把家給燒了,此子後來未娶媳婦,呂家絕後。呂某自己也知道是冤死的地主找他要債來了。

2.五十~八十年代:排隊買米

上了年紀的人大概都忘不了中共的票證經濟。那時,要買到基本生活用品,除了錢之外,還要有中共按人丁發放的各種蓋了紅章的票證:糧票、肉票、油票、雞蛋票、糖票、布票、煤票、肥皂票、自行車票等。有了這張「吃飯的護照」,百姓們就會在糧食局和供銷社前排起長長的隊伍。

這「護照」成了中國人的「生死簿」。1961年夏,身在四川的吳宓準備到廣州探訪陳寅恪,陳寅恪寫信叮囑吳宓:「兄帶米票每日七兩似可供兩餐用。」1971年9月,一位中共公社幹部得知林彪「叛逃」的消息,直叫嚷:「不發給你全國糧票,看你能跑到哪去。」

「大躍進」和大饑荒前後,物資尤為緊張,農民每天只吃3兩左右的毛糧,一年只有1.7尺布。1965年,鎮平縣發行的油票最小面值僅為0.0055兩,想像不了這需要何等精良的計稱器才能稱算的出來。

3.九十~二千年代:排隊上訪

「信訪」這塊中共本想為自己樹立的人權貞節牌坊,已經完全成了中共迫害人權的利器了。

國家信訪辦附近近千訪民的後面,往往會暗藏幾千土匪般的中共各地截訪隊伍。古有逼上梁山,中共自己就是最大的山大王,百姓只能是被逼上訪。假疫苗事件、毒大米毒奶粉、強拆、退伍老兵待遇、金融爆雷等等各類上訪事件年年層出不窮,無一不是中共惡政導致的。中共把順民逼成冤民,把冤民逼成訪民,再把訪民打成罪民。

也因此,中共國家信訪辦在百姓中贏得了「三騙胡同」的稱號。2016年,e租寶詐騙案的上海訪民吳玉芬說:「它一個胡同進去一共有三個部門,一個國務院信訪辦,還有人大,還有那中紀委的信訪辦,三個部門在裡面,叫三騙胡同,它們儘是騙老百姓的。」

1999年4月25日,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國家信訪局和平上訪,申訴天津公安無故非法抓捕、毆打天津法輪功學員的惡性違法事件,法輪功學員理性的訴求與和平的行為贏得了在場警察的讚歎,一個警察說:「這就是德!」不料,這次中共歷史上最為和平理性的上訪行為卻被中共反誣成「圍攻中南海」,中共和江澤民流氓政治集團迫不及待的於1999年7月20日發動針對法輪功的迫害運動。

4.庚子辛丑年:排隊領骨灰盒、等核酸

辛丑年大年初一,按照當地人習俗,用於新年第一天祭奠亡靈的菊花,在市面上短時間內竟然脫銷,中共謊稱是疫情後的報復性消費,選擇性忽略了脫銷背後「燒清香」的習俗。在老人數量每年都增加的情況下,湖北省民政廳數據顯示去年第一季度該省就有多達15萬名老人突然間從老年津貼名單上消失。

人們不由自主的想起去年3月23日,武漢家屬們在殯儀館裡領親人骨灰盒的那長長的隊伍。不讓拍照,不讓說話,人們忍無可忍的排著隊,排隊的丁先生心中充滿憤怒:「是一場徹頭徹尾的屠殺。」「到現在為止,凶手還逍遙法外,你說我接受得了嗎?」從3月23日到4月5日,每天領走500個骨灰盒,單這一數據就高達65000個。

庚子年,武漢市民刻骨銘心的一年,中國人不應遺忘的一年。中共卻以抗疫戰勝者的姿勢戲謔著人類的智商,碾壓著國人破碎不堪的心靈。

去冬今春,變異病毒讓多個疫區的民眾排起了一串串長龍般的隊伍,北方的冬天零下二三十度。核酸檢測人海戰術又一次支撐起中共的抗疫神話。從五十年代炮製「半夜雞叫」煽動仇恨鬥地主,到大半個世紀後的庚子辛丑年半夜核酸,編纂抗疫神話,中共賺得糞土名,坑了億萬民。

5.時代大覺醒:排隊爭退黨

羅馬尼亞共產極權在倒台之前,流傳著一個關於排隊的笑話:一天大清早,在一家肉鋪前許多人排長隊等候買肉,十分辛苦,但能否買到還是未知數。一個市民罵罵咧咧:「全是齊奧塞斯庫搞的。現在我去把他幹掉!」說完便氣呼呼的走了。一會兒,此人返回,繼續排隊。其他人就問他是否把黨幹掉了。他一言不發。大家就罵他是膽小鬼,放空炮。他實在忍受不了,就大聲說:「那裡的隊伍排得比這兒還長!」

2004年,《九評共產黨》問世,揭開了退出中共運動序幕。至今已有超過3.7億人宣布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組織共青團、少先隊。2007年,當退黨人數超過2000萬之後,在韓國出現了當地中國人排隊退黨的熱潮。韓國蔚市退黨中心代表河連玉女士說:「有一天,我們去了中國人比較多的工廠區,沒想到那些中國工人一看到我拿出退黨宣傳單就排隊要退黨。其中一個中國工人因為工作時間到,來不及退黨就離開了。我到現在還非常清楚地記得他很著急的神情。」

2020年8月,前鳳凰衛視記者張真瑜表示,三退活動目前在大陸已人盡皆知,「包括有一些(中共)要害部門的官員、家屬、甚至孩子,在海外的一些留學生,或者一些親共的媒體(員工),他們本身自己在背後就參加了這個三退的活動。現在都看到了共產黨目前在世界上面臨的一個窘境。」

2020年10月,美國正式實施共產黨員移民禁令後,「全球退黨服務中心」數據顯示,僅10月3日到5日這三天,在該中心網站上以真名辦理《退黨證書》的人數就增加了幾十倍。

盤點中國人一生中排過的那些長長的隊伍,邪惡、悽慘、悲情、滑稽、無奈,雜味紛呈,究其根源,都是邪惡中共強加給中國人的。如今的「三退」這支最長最壯觀的隊伍,中國人,都應去排上這支隊伍,千萬不要錯過,只有三退後,天滅中共時,中國人才能避禍為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原文鏈接:從小到大,我們排過的那些長長的隊……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