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花仙子的神話傳說

佚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25日訊】「洛陽牡丹甲天下」這句話是誰說的呢?其實「洛陽牡丹甲天下」這話是有來歷的。

洛陽有個書生,名叫常大用,他最大的嗜好是酷愛牡丹花。他聽說曹州牡丹花的品種最名貴,就一心一意想到那裡去看看,但一直沒找到個去的機會。

這一年因為有別的事情要到曹州去,這可遂了常大用的心願。他想,無論如何也要借這個機會欣賞一下曹州的牡丹。

事情辦完後,常大用借了一家大戶人家的花園暫時住下。因為那時才是2月初,天氣還有些寒冷,牡丹花還沒有開。如果不等牡丹花開就回去,這一趟就等於白跑了。等吧,還得等好些日子,他的心情很急,可也沒有辦法。

他天天在牡丹花園裡走來走去,目不轉睛的看著剛發出嫩芽的牡丹,希望它能早日長出花苞,早日開放。

可牡丹自有它開放的時日,並不因人們急於看到它的花朵而提前開花。

常大用看花心切,無法排遣,晚間回來,就寫思念牡丹的詩。時間久了,他竟寫了一百多首關于思念牡丹的詩。

等了些日子,牡丹花終於含苞待放了。可是常大用的盤纏早已用得淨光,於是他就把暫時穿不著的衣服送到當鋪裡去典當了。典當的錢也快要花光了,於是每天把稀粥分成三份,早中晚各喝一點,聊以充飢。就這樣,艱難的等待著牡丹花的盛開。

一天,天剛微明,他又到了牡丹花園,花還在含苞待開。卻見花株叢中有一個女子站在那裡,後面跟了一個老太婆,像是女僕人,二人穿戴很講究。常大用以為這是大戶人家的宅眷到這裡來遊玩賞花的。心想,我性急,這麼早就來看花,沒想到還有比我更早的。他見有人在這裡,而花還沒開,就掉轉頭回到自己的寓所。

天快黑的時候,常大用又去到牡丹花園裡,見那位女子和那位老人又先在那兒了,於是又悄悄的迴避了。這樣,一連幾回遇過好幾次。這一次,常大用留心看了看那女子,只見她穿著十分華麗,衣服的式樣也不一般,似乎皇宮中也沒有這樣的。他想,一般大戶人家的女子,也沒有這樣穿著打扮的。常大用猜想了半天,也沒猜出女子的身世,心裏暗暗說:「這一定是個仙女吧,人間哪裡會有這麼漂亮的女郎?」

常大用邊想著邊大著膽子走向牡丹叢中,女子已回身離去。常大用跟在後面,剛轉過一座假山,恰巧遇見那位老僕人。女子坐在後面的石頭上沒動,老女僕趕緊走上前去,用自己的身體遮護著女子,回頭對常大用喝叱道:「狂生,你要幹什麼!」常大用趕緊上前作揖,說道:「這位娘子一定是位天仙,小生這廂……」還沒等常大用把話說完,老僕人就又訓斥他說:「一派胡言!像你這樣,該把你捆起來送到縣衙門裡去!」

常大用嚇出一身冷汗。女子倒沒生氣,只是微微的笑了笑,說道:「走吧。」於是轉過假山離去。

常大用嚇得夠嗆,往回走的時候,兩腿直打戰,兩腳也不聽使換。他想:

「這一下可闖下亂子了。女子回去,若告訴她父兄,必然有一場大的麻煩。」他越想越後悔,暗恨自己:「這是何苦呢,自己是來看牡丹的,幹嗎在女子面前冒冒失失的!」可此時後悔也來不及了。

他回到寓所,飯也沒吃,一頭倒在那張空床上,只是恨自己不該這樣唐突。所可慶幸的是那女子沒發脾氣。這一夜,常大用又懊悔,又痛恨,又害怕,翻來覆去睡不著。經這一折騰,常大用生病了。

第二天,也沒人來捉拿他,也沒人來罵他,常大用多少放些心了,可再回憶那女子的言行舉止,聲容笑貌,歷歷如在眼前,無一處不動人。這時把害怕的心思又變成對女子的思念了。

這樣一連3天,吃不下飯,睡不著覺,一會兒害怕,一會兒思念,把自己折騰得病情加重,虛弱的不能起床了。

一天夜間,人們都已經入睡了,常大用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這時,那位老女僕走進他的寓舍,手裡提了個瓦罐子。她把瓦罐往桌上一放,說道:

「這是我家葛巾娘子親手熬的鴆湯。鴆湯是劇毒藥水,喝下去不多會兒就會毒死了,這樣你也就不再受疾病之苦了,快喝了吧!」常大用很為吃驚,說道:「我和你家娘子素來沒有冤仇,為什麼要用毒藥來毒死我?」

過了一會兒他又說:「也好,既然是小娘子親手制的毒湯,我就喝了它。與其這般思念,生病受罪,不如喝了毒藥死個痛快」!說完,拿起藥罐一仰脖子喝了下去。

老女僕看到這小夥子的憨厚樣子,笑了笑,拿起那個瓦罐出門走了。

常大用喝過毒藥,躺在床上,等待藥性發作死去。但又覺得藥味清涼,還有一種特別的香味。喝過不久,覺得頭腦清醒了些。他把眼睛閉上,躺著不動。過了會兒,覺得心胸漸漸的寬鬆了許多,遍身都很舒服,他不再考慮如何死法,也不再想其它的事情,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第二天醒來,早晨的陽光已照射在窗子上了。他已病了三天不能起床,此時覺得病痛消失,於是試著起身下床,走了幾步,發現病已完全好了。他更加認定那女子就是一位仙女。

常大用一心想去見見這位仙女,但不知她住在哪裡,又找不出個理由來去見她。沒有別的辦法,只好在沒有人的時候,誠心誠意的對天禱告,以表達他對女子的思念之情。

一天,常大用又要去看牡丹花,剛走到一個小樹林中,恰巧碰到他思念的那位女子。他往四下裡一望,別無他人,就高高興興的走上去施禮問訊。

女子客客氣氣的還了禮。常大用聞到女子身上有一股奇異的香氣。剛要開口與她說話,發現老女僕從遠處走來。女子讓常大用暫到一塊大石後面避一避,又用手向南指了指,小聲說:「夜間踏著花梯過牆,看那所四面有紅窗的房子,就是我住的地方。」說完,急匆匆的走了。

女郎走後,常大用像丟魂失魄一樣,不知該怎麼辦好。

這天夜間,他想找個梯子扛到南牆跟。但到了南牆跟前,卻有了一個梯子已經放在那裡。常大用很高興,爬上梯子,越過垣牆,到了裡面,果然有一所房子,四面都有窗子,窗子上都掛著紅絹窗簾,裡面的燈光透過紅窗簾射了出來,整個窗子都是紅的。

他小心的走近窗前,聽到裡面像是有人在下棋,棋子敲打棋盤的聲音不時傳了出來。常大用久久的站在外面,不敢往裡走。站了好長時間,裡面下棋的仍未結束。他想,與其站在這裡等候,還不如先回到自己那邊,等到裡面下完了棋,再過來。常大用登上花梯,爬回到牆外面。

等了一會兒,他又爬過牆往裏看,見棋局還沒散,就再爬了回來,如此往返,爬了四五趟,仍沒有機會進屋。

是誰在和女子下棋呢?常大用決定從窗縫裡往裡望望。原來和她下棋的也是一位女子,長得也很美麗,只是衣服穿得更淡雅些。那個老女僕也坐在裡面,還有一個丫鬟,常給兩位女子端茶,剪燭花兒。常大用見此時仍不能進去,又踏著梯子越牆回到自己這邊。這時聽到譙樓上鼓打三更。

這次,常大用登上花梯,趴在牆頭上,目不轉睛的看著裡面的動靜。不久,就聽到老女僕從屋裡走了出來。常大用心中高興:「你們可都走了!」

誰知老僕人沒回自己的住室,卻走到牆腳下察看,說道:「花梯子怎麼放在這裡?是誰放的?」說完,又招呼丫鬟出來,把梯子搬走了。常大用心中直埋怨這老太婆多事。

梯子搬走了,常大用想再過去,已過不去了,沒有辦法,只好回到自己的寓所。

第二天晚上,常大用又去了,來到牆下,見梯子又安放好了。他四下望瞭望,幸好四周沒有人。他越牆而過,見女子一個人坐在室內,像是在等人,又像是在思考什麼事情。女子見常大用進來,驚惶的站了起來。常大用上前行過禮,說道:「我知道自己緣份淺薄;怕今生見不到你了。沒想還終於能見到你。」常大用激動得不知該說什麼話好,女子說:「有志者,事竟成。你請坐吧。」

常大用剛要對她說說自己的心裏話,就聽到遠處傳來說話的聲音。

女郎趕緊對常大用說:「我妹妹玉版姑娘來了,你趕快找地方躲一躲。」

一會兒,又一個女子從外面走進來,笑著說:「敗軍之將,還敢再和我戰嗎?走吧,我那裡已經泡好茶,擺上棋盤等著你呢!今天我非和你下個通宵不可!」

女子推托說:「今天身上不大舒服,有些發困,不去了。」玉版姑娘哪裡肯答應,非讓她去下幾盤不可。邊說笑,邊生拉硬拽著走。女子這才站起身,默默的跟著走了。

女子走後,常大用十分懊喪。他環視室內,室內整齊清潔,香氣襲人,但並沒有什麼梳妝打扮的化妝用品。屋內更沒有什麼多餘的陳設,只有一塊水晶如意,芳香清潔,十分可愛。

他想:「沒有別的可拿,我就拿它權當個信物吧。」於是把那柄水晶如意揣在懷內,越牆而回。

常大用回到自己的寓所,時常拿出水晶如意來展看。每每看到如意,聞其芳香,又更加對那女子思念。他想起前天在女子屋內的情景,聽到玉版姑娘說的那些話,覺得有些後怕。如今偷拿了她的水晶如意,一方面覺得不好意思,但又很盼望女子能來尋找。

幾天之後的一個晚問,女子果然來了。笑著說:「我還以為你是個君子呢,沒想到卻是個小偷。」常大用應聲說道:「不錯,不錯,我當過一次小偷。就偷了一次,」說著趕快向女子讓坐,女子大大方方的對面坐下。

女子一入室,室內異香扑鼻,沁人心脾。常大用說:「我第一次見面時,就覺得你是個仙女,現在看來,更加證實了我的想法。我只怕這是一場夢。」

女子笑著說:「你想得也太多了。明明是我和你在一起,怎麼會是夢!不過,以後還是小心些好。現在的人,往往愛無端說些閒話。人言可畏,倘或被他們捏造些黑白,那時,你不能生出翅膀來飛走,我也不能乘風飛去,弄得說不清道不明,多不好啊!」

常大用覺得這女子很有見識,說得也有道理。聽她說的這些話,很像平常的人,但看她那相貌、穿戴、舉止,又不像平常的人。常大用問她貴姓、芳名,女郎笑了笑說:「你既然認為我是仙女,何必再問姓名!」常大用見她不肯道名姓,也就不再追問,就說:「那位老人是誰?」女子說:「她是桑姥姥,我從小就受到她的照顧,所以,我一直沒把她當僕人看待。」

談了一會兒,女子起身告辭,說道:「我不可久留。以後有時間,我們再約時間敘談。」臨走的時候說:「那塊水晶如意,不是我的,是玉版妹妹放在那裡的。」

常大用問:「玉版是誰?」女子說:「是我堂叔姊妹。」

於是常大用把水晶如意拿出,交給女子。女子帶著離去了。女子走後,滿屋裡香飄四溢,久久不散。

從此,常大用常和女子會面。

常大用為了等待牡丹開放,又戀著常和女子會面,一直在這曹州等待著。典當衣服的錢早又花光了,早沒的可賣了,就要去賣馬。

女子知道了,對他說:「你為了我,把衣服都當了,現在又要賣馬,這可使不得。洛陽離此,千里迢迢,沒有馬騎怎麼回去?我還有點積蓄,你先拿去用吧。」常大用不肯說道:「你的一番好意,我心領了,你的錢我不能接受。」

女子說:「不必客氣,就算我借給你好了。」她不等常大用分說,強拉著他來到一棵老桑樹下。指著一塊石頭說:「你把它轉動一下。」常大用照女子說的作了。女子從頭上拔下一根金簪來,在土中刺了幾下,又說:「你把這土挖一下吧。」

常大用伸手將女子刺的土挖了兩下,一個瓮的口就露出來了。女子向瓮中取出白銀五十餘兩。常大用說:「夠了,夠了,不用再拿了。」女子不聽,又從中拿出幾根金條來,還要往外拿,常大用只好拿了一半,其餘的又放進瓮中,掩埋了起來。

一天晚上,女子來對常大用說:「最近有人說咱們的閒話,看來咱們不能常在這裡住了,應該早作打算才好。」常大用聽說,非常吃驚,說道:「這可怎麼辦好!我一點辦法也想不出,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吧。」

女子說:「沒有別的辦法,只好逃走。乾脆另找個地方,就說咱們是夫妻,一起過得了。」常大用沒有主意,問道:「逃到哪裡去好呢?」女子說:「你家在洛陽,我就跟你去洛陽吧。你先走,我隨後去找你,我們在洛陽見面。」

常大用整理好行裝,騎上馬先走了。他一路打馬快跑。心想,自己先到洛陽,打掃好房舍再回來迎接女子。

等到他趕回洛陽,女子的車馬也來到他的家門了。女子和常大用一起拜見父母,就和正式夫妻一樣,沒有人知道女子是私奔的。常大用自己老是覺得拐人家的女兒逃回家中,心裏常常惴惴不安。可女子很坦然。

她對常大用說:「你儘管放心。不用說千里之外沒有人知道我是私奔的,就算有人知道了,也沒關係。我是曹州名門世家之女,他們還能說什麼!當年卓文君不是也曾跟著司馬相如逃跑的嗎?卓文君的父親卓王孫知道了,不也沒把她怎麼樣嗎?不但沒有人說閒話,而且還傳為佳話。」常大用聽了女郎的這番話,才略微放心些。

常大用有個弟弟叫常大器,女子看了看他的相貌,說:「弟弟的才情比你高,前程也比你大,現在還沒完婚。我妹妹玉版你是見過的,和弟弟的年齡也相當,他們倒是天生的一對兒。」常大用說:「遠隔千里,怎麼去說親?」女子說:「這也不難,玉版妹妹和我最好,讓桑姥姥駕車回去一趟就成了。」常大用怕自己拐著她來的事情暴露,不敢這樣做。女子笑著說:「不妨事。」就打發桑姥姥駕車去了。

桑姥姥到了曹州,不久就把玉版接回洛陽。女子安排大器與玉版成了親,從此,兄弟兩個都過得很合美。日子也過得一天天富起來。

一天,來了一群強盜,闖進常大用家。常大用趕快率領全家躲到一個樓上。強盜一進宅就把樓團團圍住,聲言不答應他們的要求就放火燒樓。常大用大著膽子問他們什麼要求,強盜頭兒出來說:「只有兩條。第一,聽說你們兄弟兩個娶的媳婦都很美,讓她們出來,我們見一見;第二,我們一夥五十八人,每人給五百黃金。」常大用說:「每人給五百黃金,我能做主。要弟媳婦和夫人出來見你們,得去和她們本人商量過後再說。」

眾強盜齊聲呼喊:「不答應,這就點火燒樓!」人們都嚇得了不得。

女子和玉版妹妹都身穿華麗的衣服,戴上貴重的首飾,邁著輕盈的步子,慢慢的從裡面走出。她們姊妹倆走下樓來,站在下面的樓梯階上。

女子對眾強盜說:「我姊妹倆都是仙人,名列仙籍,暫時來到人世,對正直的人,我們情願扶持,卻不怕強橫威脅。你們每人要一萬兩黃金,我也拿得出來,就算給你們,你們也不敢要!」許多強盜聽了這話,又見她們飄飄然賽過天仙,忙跪下說:「不敢,不敢,我們這就要走。」其中有一個卻說:「不要聽她的,她是騙人的!」

女子和玉版本來要回身上樓,聽了這強盜的話,就轉回身,站在原地,問道:「你要怎麼樣,說吧,現在說也還不晚!」眾強盜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有一個敢回話的。

過了一會兒,女子手挽著玉版的手,姊妹倆從從容容的上樓去了。強盜見兩個仙女已走,只好哄然散去。

過了兩年,女子和玉版各生了一個男孩,女子這才漸漸露出自己的身世。

在一次談話中,她說:「我姓魏,母親封為曹國夫人。」常大用有些懷疑,他想,曹州沒有姓魏的世族大家。再說,一個大家世族的女兒,跟人傢私奔,家裡能夠不找嗎?這個疑團一直懸在他的心裏。

後來,常大用又藉故去曹州調查詢問,訪遍了曹州各地,果然沒有姓魏的大家族。一次在朋友家裡做客,見其牆壁上懸掛著一首詩,題目是《贈曹國夫人》。他聽自己的妻子說,她母親封為曹國夫人,就問道:「曹國夫人是誰?」朋友笑了笑說:「我這就和你去見見曹國夫人。」於是領著他來到後花園,指著一株和屋檐一般高的牡丹說:「這就是曹國夫人。」並告訴常大用說,這株牡丹在曹州牡丹花比賽中,名列第一,被封為曹國夫人。這是最名貴的品種,俗稱「葛巾紫」。

常大用瞭解到這些,心中很是驚駭。他懷疑自己娶的女郎是花妖,弟弟娶的玉版也是花妖。

常大用從曹州回到洛陽,沒敢直接問妻子,只旁敲側擊的拿《贈曹國夫人》詩來試探,看看她的反應。女子見常大用這樣懷疑自己,覺得受了極大的屈辱。她沒想到自己誠心相愛的人,竟這樣懷疑她。她立即著人讓玉版妹妹抱著孩子來,自己也把孩子抱在懷中,對常大用說:「三年前,感激你真心思念我,我也真心實意的來報答你。今天被你無端懷疑,我們也就不能再留在你這裡了。」說完,和妹妹玉版一起舉起懷中的孩子,遠遠的拋了過去。

兩個孩子一落地就不見了。常大用驚慌的回頭看時,兩個女子也都不見了。

常大用悔恨不已。

又過了幾天,兩小兒落地的地方,生出兩株牡丹。這兩株牡丹長得很快,一夜之間長了一尺多高,當年就開花,一株開紫花,一株開白花,花朵都比盤子還大,比一般的葛巾、玉版花瓣更多,顏色也更美麗。幾年之後,就長得一叢一叢,十分茂盛。把它分別移到其它地方,也就變成其它品種,人們都叫不出它們的名稱來。從此,牡丹之盛,沒有哪個地方能比得過洛陽的。

直到今天,仍然傳說著「洛陽牡丹甲天下」的佳話。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